新聞 > 軍政 > 正文

這個北歐大國,習近平留下龐大的「中國鬼城」

—「一帶一路」在芬蘭: 中國留下的一地雞毛

芬蘭東南部交通樞紐城市科沃拉 (Kouvola)的東北角,距離市中心大約6公里的一條小河邊,醫院路之側,一大片廢墟與周圍靜謐的樹林、公寓樓和居民小樓對比鮮明,格格不入。這片廢棄的房舍,除了一排平房,其他幾座兩三層的樓房都被鐵絲網圍了起來,鐵絲網上的紅黃膠帶提示人們,這裏禁止擅入。圍欄上可以看到白色的標誌牌,上書 Vartioitu ---- 受保護區。標誌牌上還寫着一個公司的名稱—Lisäturva Oy, 經查,是一家芬蘭南部的安保公司。

「一帶一路」的廢墟,彷佛經歷過戰火

從谷歌地圖上可以大致測出,這片廢棄物業,總佔地大約3萬多平米,50多畝。根據建築物層數和邊長推算,建築面積大約為7,000多平米。被圍起來的部分,建築面積大約為6,000平米。主體建築物牆面破裂,窗戶玻璃破碎,門也都是破裂的,彷佛經歷過戰火一樣。主樓是三層建築,樓頂覆蓋層幾乎全部碎裂並向上翻開,彷佛被炮彈炸過。

這片廢棄物業的入口處,幾棵松樹下,橫立着一個四五米長的木匾,匾上還能看到一個大大的缺了兩條腿的漢字」商」。其他的字都已脫落,僅殘留着粘膠的貼痕在木條上。木匾下方的殘餘貼痕,依稀可辨 ---- DA TANG GROUP OY,即大唐集團公司。

湖南省的「一帶一路」標兵項目

這裏就是2020年9月湖南省發改委發佈的「一帶一路」暨國際產能合作重大項目之一的「北歐湖南農業產業園」。湖南省發改委公佈的這些所謂重大項目共93項,其中境外57項,北歐湖南農業產業園位列第一名,算是湖南省 「一帶一路」的標兵了。發改委公報稱該產業園總投資3.42億美元,園區位於芬蘭科沃拉市,定位為綠色有機的現代化農業產業園,將致力於為中國企業搭建 「投資北歐、輻射歐洲」 的投資貿易平台。

2017年長沙晚報報道,長沙人唐勇抓住了 「一帶一路」 戰略機遇,走出國門,勇闖海外。該報道說: 「2014年該園區由長沙企業湖南北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投資建設,大力發展生態農業,重點培育食用菌、果蔬產品等。截至2016年底,園區實際投資已達3700萬歐元,建成1萬平方米的辦公樓和1.5萬平方米的食用菌標準廠房,其中3000平方米廠房已投產,日產平菇、香菇等食用菌2噸,投放芬蘭市場後供不應求。食用菌廠房全部投產後,日產量10~15噸,可滿足北歐和西歐20%的市場份額。」

這個北歐大國,習近平留下龐大的「中國鬼城」

曾經的大唐商業中心,字跡剝落 (美國之音 李北平)

唐勇在接受長沙晚報採訪時說:「園區規劃面積是2.5平方公里,投資總額1.16億歐元,可以容納生產型企業30~40家,貿易型企業100家,未來年產值可達10億歐元。」 唐勇稱自己的目標是建成北歐最大的綠色有機農業現代化產業園,並通過產業升級,對接北歐生物製藥產業。

該報道並稱,北歐湖南農業產業園已通過省商務廳評定,成為湖南首批境外經貿園區。唐勇2017年回國就是為了「招商引資「。

湖南高官流水般造訪,省長簽下一紙空文

2015年5月,時任湖南省委副書記孫金龍,到訪科沃拉,並在所謂的芬蘭大唐集團商務中心,主持了北歐湖南農業產業園的掛牌儀式。隨行官員有湖南省農委、省外辦、林業廳、水利廳的領導。孫金龍現任中國生態環境部黨組書記、副部長。

2016年10月,時任湖南省人大主任、前省委書記徐守盛到訪芬蘭,也曾視察該農業產業園。

2017年7月,湖南在線報道,時任省委副書記、省長許達哲率團訪問芬蘭,「深化一帶一路合作」,並專程來到科沃拉市的北歐湖南農業產業園視察。許達哲還和屈米大區(芬蘭古門拉克索省,Kymenlaakso,不知為何被翻譯成了屈米)省長喬科·萊派恁、國會議員馬爾庫·帕卡恁見證湘芬雙方企業間簽署合作協議。該報道的照片裡可以看到唐勇。中國方面相關報道都未提供芬蘭官員的英文或芬蘭文名。

網搜芬蘭古門拉克索省省長(該報道稱之為大區區長),根本找不到這個人名。在該省官網 Kymenlaakso Liitto可以查到該省行政長官名叫雅高. 米高拉(Jaakko Mikkola),他從2016年起擔任該省行政長官至今。他外形消瘦,完全不是中方報道里的那個大胖子。

而在芬蘭Kymenlaakso省官網上,依舊可以搜索到2017年湖南省長與該省省長簽署的所謂的「友好合作備忘錄」,中英文各一頁,中方官員寫着許達哲的名字,芬方省長的名字空着。備忘錄極其簡略,沒有任何實際內容,落款日期是2017年7月14日,簽名處也是空的。也就是說,這就是一紙空文。所謂屈米大區區長(省長)也是個假的。

湖南省商務廳官網可以看到,2015年7月副廳長李心球率團訪問芬蘭,也專程考察了科沃拉市這個所謂的北歐湖南農業產業園。該報道中說,產業園目前已完成佔地150畝、10,000平米辦公區建設,園區大力發展生態農業,重點培育食用菌、果蔬產品,進行高效工廠化生產及規模化種植云云,並稱已經入園企業兩家,簽約企業4家,其中味菇坊生產線建設基本完成,預計8月開工投產。

這裏曾接待了一批又一批湖南官員,包括很多高官。儘管它幾乎沒有實際經營內容。

未有實際營業,一直在轉讓中

記者本人曾在2017年拜訪過該「園區」。那時是因為有一位微信名「必雙人」的老年男子,在一個Kina.cc的北歐華人服務網站(該網站已經無法打開)上轉讓房地產。轉讓項目正好就是這個「園區」的平房部分,大約1000平米,當時他同意的售價大約是25-35萬歐元。後來得知他叫雷必從,買下這片舊房屋曾開設了按摩休閒中心。那時候北歐湖南農業產業園的牌子已經掛在該園區里了,門口的匾牌上寫着「大唐國際商務中心」,路口還有石獅子,石馬,大樓入口處立着兩隻巨大的瓷瓶。但是大樓裏面並無實際經營,似乎是一個餐廳,但因遠離市中心,並無本地客人。至於所謂的食用菌產業,記者沒有看到。那時,記者也為了解這些房產,聯繫過雷必從推薦的一位當地官員Sirkku Seila,她是當時該市負責招商引資的官員。

現在這片園區已經成為廢墟,雷必從當年努力轉讓的平房區,門窗也都被打得稀爛,屋子裏面堆滿了各種垃圾和雜物。他花了很長時間也沒能轉讓出去。他的中國電話號碼,現在已經是無效號碼。

10年一直虧損,老闆人間蒸發

這個北歐大國,習近平留下龐大的「中國鬼城」

被火燒毀的主樓 (美國之音 李北平)

查閱當地媒體 Kouvolan Sanomat (科沃拉消息報)的報道,這片廢墟在2020年曾發生火災,燒毀了主樓的三樓部分,這也是現在被圈起來的原因。至於為何沒有拆除,當地官方說,因為很長時間聯繫不到業主,未經和業主溝通的情況下,當地政府無法做出拆除的決定。業主就是長沙商人唐勇,他也有瑞士國籍,現在芬蘭警方也無法找到他。

記者在近日二度探訪該片「園區」時,路遇一位當地騎自行車的老人,問他該「園區」現狀,他只是不斷搖頭,表示那是個失敗,並且「園區」的中國老闆已經失蹤。

在芬蘭網查大唐集團,公司經營始於2013年,營業額為負數,無僱用人,業務虧損為20萬歐元,營業利潤率為-74.6%,營業額最多的一年是2020年,2,000歐元。自2018年開始有營業額記錄,全是虧損,2022年虧損額為15.6萬歐元。公司註冊地址在赫爾辛基,登記經營行業為木屋製造,註冊電話號碼是0400261501。但是撥打該號碼,對方回應說並非大唐集團,是一個錯誤號碼。

這完全是一個破產公司的記錄,而且還聯繫不到業主。

一個境外空殼

當地媒體可以看到這片物業的歷史。該處物業主體部分原是本市的精神病院,於1962年竣工,附屬的部分1992年竣工,叫瓦爾蓋拉醫院(Valkealan Sairaala)。2006年該醫院病人全部轉移到了另一個地區,物業空置。2007年,該醫院被以33萬歐元出售給中資公司雷石芬蘭。 Leish 健康中心於 2008 年 10 月在醫院內開業,提供中式按摩、針灸、美容護理和保健浴。

但2009年11月,警察、邊防和海關大規模搜捕了科沃拉的中國城和雷石健康中心等場所,數人被捕。 一個中國犯罪集團涉嫌以商業活動為名,組織中國人非法入境。 同年,雷必從涉嫌向科沃拉市政府官員艾莫 · 阿赫蒂(Aimo Ahti)行賄,為他提供免費按摩,而被判行賄罪。雷必從還被判就業歧視,他的公司存在工作時間不當、工資過低、未支付加班費,並涉嫌利用僱員缺乏語言能力。雷必從被判處6個月緩刑和罰款,並向前員工支付非法解僱賠償、拖欠工資和工作時間補償。

雷石從此基本停業。

該處醫院運營結束以後,部分物業也曾短暫用作一個本地幼兒園,和難民收容所。

當地媒體報道,大約2013年起,大唐集團的唐勇擁有了該處物業的主體部分,也就是後來的所謂北歐湖南農業產業園,湖南省排名第一的「一帶一路」境外重大合作項目。該重大項目10年來的營業額,最多的一年只有2,000歐元。分析人士認為,很大的可能就是,唐勇買下這些閒置的醫院舊樓,虛設一個空殼,吸引湖南官員不斷造訪,以求吸引國內投資。

在芬蘭的「北歐中國城」

這個北歐大國,習近平留下龐大的「中國鬼城」

曾經的北歐中國城,僅剩一座孤零零的牌坊 (美國之音 李北平)

在科沃拉市中心火車站以東約4公里處,有一個有名的北歐中國城,佔地大約12.5萬平米,近乎200畝。其中主體建築物是一處廢棄的乳品廠房,佔地約1.3萬平米。

2007年秋,北歐中國城開業。創立者是溫州商人王家駐,他曾於90年代在匈牙利批發中國廉價商品,大賺了一筆。科沃拉中國城很快成了中國產品批發市場。王家駐本人也因為這個宏大的北歐中國城,而被溫州市委於2009年評為改革開放30年 「溫籍十大傑出國際商人」,而且王家駐排名第一。

這個北歐大國,習近平留下龐大的「中國鬼城」

北歐中國城,現在是一座芬蘭食品廠廠房。 (美國之音 李北平)

但是,2009年11月11日,中國城遭遇突然包圍和搜查,原因是被懷疑組織中國人非法入境。來自芬蘭邊防衛隊、警察、海關和稅務管理局的執法人員約160人參與了突襲,還動用了兩架直升機和警犬。共有7人被捕,包括王家駐,他被關押了81天。此次行動,被認為是芬蘭和平時期最大的圍捕行動。

北歐中國城從此生意凋敝,最終關門。

如今,中國城內原有的廠房已被標記為一家芬蘭食品廠,Finnish Food Factory。這裏僅剩的中國遺蹟,就是這個14米高的巨大牌坊。石獅依舊蹲在牌坊門前,中國人早已看不到蹤影。

曾負責招商的科沃拉市官員Sirkku Seila 曾對媒體說,中國人在這裏丟盡了名聲。芬蘭媒體報道中國城時,使用了 「臭名昭著」 一詞。

中歐班列,靠補貼維持的「一帶一路」

2017年10月,另一個被中共官方視為 「一帶一路」 重大項目的中歐班列,科沃拉至西安貨運列車通車。時任中國駐芬蘭大使陳立等一批官員,出席了通車儀式。首列班列載貨41車。項目計劃常態化開行,每周四從科沃拉開出,每周三從西安港開出,每周1列往返對開。該項目在2022年被陝西省發改委評為該省「一帶一路十大亮點」,並位列第一亮點。

然而,中國官媒全部都避免提及一個重要的事實----中國政府對中歐班列補貼一半運輸費用,以吸引芬蘭企業出口貨物。這樣的好事,自然有人參與,何況精明的芬蘭商人。

2020年,芬蘭最大報紙赫爾辛基消息報(Helsingin Sanomat)說,中歐班列向中國出口了木材等製品,回程的集裝箱卻是空的。陸運成本遠高於海運,回程如果沒有補貼,當然沒有吸引力。這個補貼政策當時承諾會持續到2020年。該報道引用了美國學者喬納森·希爾曼 (Jonathan Hillman)在他的著作里的說法,新絲綢之路的計劃就是一個新的皇帝的新衣,浪費大量資金。

2022年2月,俄羅斯侵烏戰爭爆發,3月,歐盟宣佈制裁,芬蘭和俄羅斯鐵路開始停運,中歐班列也在其中。芬蘭在4-6月間扣押865輛俄羅斯車廂。此後,芬俄貿易驟降。至2023年7月,芬蘭對俄羅斯的商品出口額僅2100萬歐元。同月芬蘭從俄羅斯的進口商品僅1.52億歐元。俄羅斯僅占芬蘭商品出口的0.4 %和芬蘭商品進口的2.6%。 俄羅斯在芬蘭貨物貿易中的份額上一次達到如此低水平是在 20 世紀 40 年代, 蘇芬戰爭期間。

2023年7月,芬蘭和俄羅斯相互宣佈關閉對方領事館。芬蘭加入北約,俄芬關係更加緊張。

在這種背景下,所謂的一帶一路重大項目,中歐班列幾乎等於斷路了。

芬蘭灣海底隧道,許是 「一帶一路」 最大泡沫

這個北歐大國,習近平留下龐大的「中國鬼城」

芬蘭灣海底隧道原址(Laukkanmiementie) 一片荒灘 (美國之音 李北平)

2019年3月,芬蘭—愛沙尼亞灣區發展有限公司(Finest Bay Area Development Oy)公告稱,與中國點石基金(Touchstone Capital Partners)簽署了價值150億歐元的融資諒解備忘錄。中國資本將參與建築全球最長的海底隧道,芬蘭灣隧道。該隧道將連接芬蘭、愛沙尼亞的首都赫爾辛基和塔林。路透社認為,該隧道預計的造價在150億至200億歐元之間。

據點石基金官網稱,它是唯一一家為「一帶一路倡議」下的項目提供定製化、一站式金融解決方案的基金。並在歐洲、獨聯體地區、澳大利亞、亞洲、美國等地籌集了約合300億美元的項目資金。點石基金稱其與中國國企、絲路基金共同發起,設立了總規模1000億美元的「一帶一路」基金。

點石基金官網還說,自己的融資夥伴有德意志銀行、德國商業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銀行、國家開發銀行、中信銀行,戰略合伙人則有中國交建、中材節能、中建總公司、中國中鐵等中企。

這完全是一個中國國家隊的陣容。

點石基金計劃使用一帶一路基金,投入芬蘭灣海底隧道建設。這或許是「一帶一路」 在全球最有雄心的項目。

但是該項目並未獲得歐盟支持,歐盟委員會建議謹慎評估中國為建設赫爾辛基至塔林海底隧道項目可能進行的重大投資。歐盟委員會運輸移動總司長亨里克∙ 霍洛萊在接受愛沙尼亞公共廣播電台採訪時說:「關於中國資本,目前還不太清楚這些投資的目的是什麼,是否與該國加強地緣政治影響力有關。我們已經在許多國家看到過類似的事情,後來這些國家都破產了。」

該項目的發起人是芬蘭企業家彼得. 維斯特巴卡(Peter Vesterbacka),他也是芬蘭遊戲公司憤怒鳥的創始人。他一直希望得到中國的投資。

愛沙尼亞公共行政部長雅克. 艾博(Jaak Aab)曾計劃向政府提議,不啟動塔林—赫爾辛基海底隧道及其附屬項目。愛沙尼亞外交部曾表示,愛沙尼亞將直接與芬蘭政府合作制定替代隧道的計劃。外界的傳聞是中國資本的參與,導致項目被擱置。

時間過去4年了,尚未見到該項目有任何推進。

今年8月下旬,記者曾按谷歌地圖上顯示的地址去探訪,Laukkanmiementie 1。但那裏卻是一片荒灘,有樹木,有水草,不遠處還有一個居民公寓小區,但並無該海底隧道開發公司的一磚一瓦,也沒有任何標記。

不過,前芬蘭阿爾托大學教授、挪威商學院戰略學教授卡爾·費 (Carl Fey)對中國和歐洲的經濟合作持樂觀態度。他對美國之音記者說, 歐盟和中國之間的政治緊張局勢阻礙了近年來存在的商業合作可能性。 然而,中國仍然是芬蘭和歐盟非常重要的貿易夥伴,而且永遠如此。 另一方面,中美之間的政治緊張關係甚至比中國與北歐之間的政治緊張關係還要廣泛。 事實上,北歐國家和北歐企業在中國享有良好聲譽。 因此,對於北歐公司來說,這可能是一個更容易利用其聲譽的相對優勢並進一步擴大與中國業務的時機。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1008/19632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