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維洛:打破「兩個維護」、「兩個確立」的思想禁忌

—懷念《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作者胡福明老師因感染新冠病毒去世

作者:

根據恍惚的雪球的《漫談本次京津冀洪水》一文,雄安新區創立後,圍繞雄安中心區建立了一圈堤壩(紅色實線),堤壩的防洪級別是防百年一遇的洪水,再結合蘭溝窪和白洋淀的蓄滯洪能力,雄安中心區除非極大洪水,不可能受到很大影響。

下圖中的紅色虛線展示的是白洋淀在自然條件下蓄滯洪水的範圍。紅色虛線東邊、紅色箭頭所指是霸州的東淀蓄滯洪區。

圖6:雄安新區的防洪體系,圖片來源:如圖所示

圖7:建設中的雄安新區防洪大堤,圖片來源:如圖所示

在2023年京津冀洪水過程中,河北省政府先後啟用了7處蓄滯洪區,但是沒有啟用白洋淀蓄滯洪區,雖然白洋淀依然還在國家級的蓄滯洪區名單之列。2023年8月3日水利部也證實:白洋淀依然是法定蓄洪區[14]。

據河北省應急管理廳2023年8月2日消息,為保障行洪安全,緩解京津防汛壓力,河北陸續啟用小清河分洪區、蘭溝窪、東淀等7處蓄滯洪區,分減洪水18億立方米。截至目前,河北共轉移民眾122.9萬人,其中蓄滯洪區轉移85.72萬人[15]。請注意,截至2023年8月2日河北省啟用7處蓄滯洪區,共分減洪水18億立方米。

河北省政府新聞辦2023年8月11日召開了河北省防汛救災暨災後重建新聞發佈會稱,截至2023年8月10日,7個蓄滯洪區累計分洪41.2億立方米,最大蓄滯洪量23.5億立方米,最大淹沒面積1399平方公里,當前淹沒面積1239平方公里[16]。請注意,截至2023年8月10日河北省啟用7處蓄滯洪區,累計分洪41.2億立方米,最大蓄滯洪量23.5億立方米。

在1963年8月的洪水過程中,白洋淀蓄水量高達41.725億立方米!截至2023年8月10日,7處蓄滯洪區的最大蓄滯洪量23.5億立方米,累計分洪41.2億立方米,沒有超過1963年8月白洋淀的蓄水量41.725億立方米!如果沒有雄安新區,白洋淀作為自然蓄滯洪區,在2023年洪水過程中肯定能夠發揮很大的作用,可以大大減小涿州、霸州、高碑店市、定興縣的洪水淹沒損失。

「李代桃僵」是中國的一個成語,直接意思是讓李樹代替桃樹去死。涿州市、霸州市、定興縣、高碑店市等諸多地方就是替代雄安新區、白洋淀去承受洪水災害的犧牲品。

圖8:一堤之隔的霸州與雄安新區的兩重天,圖片來源:如圖所示

圖9:李代桃僵,霸州災民在坡地上的悲慘生活,圖片來源:網路截屏

圖10:霸州民眾的抗議,圖片來源:網路截屏

七、必須否定「兩個確立」與「兩個維護」

2023年7月底8月初京津冀洪水災害的實踐,證明了習近平建設雄安新區的決策是錯誤的。同時也進一步證明,把習近平思想當成真理也是錯誤的。

2021年11月8日至11日舉行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決議指出,「黨確立習近平同志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確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指導地位,反映了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共同心願,對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對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具有決定性意義。」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的決議不能保證習近平的決策、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都是真理。就像胡福明老師在《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一文中所指出的,「作為檢驗真理的標準,就不能到主觀領域內去尋找,不能到理論領域內去尋找,思想、理論、自身不能成為檢驗自身是否符合客觀實際的標準,正如在法律上原告是否屬實,不能依他自己的起訴為標準一樣。作為檢驗真理的標準,必須具有把人的思想和客觀世界聯繫起來的特性,否則就無法檢驗。人的社會實踐是改造客觀世界的活動,是主觀見之於客觀的東西。實踐具有把思想和客觀實際聯繫起來的特性。因此,正是實踐,也只有實踐,才能夠完成檢驗真理的任務。科學史上的無數事實,充分地說明了這個問題。」胡福明老師還指出:「凡有超越於實踐並自奉為絕對的『禁區』的地方,就沒有科學,就沒有真正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而只有蒙昧主義、唯心主義、文化專制主義。

如果仍然堅持「兩個確立」與「兩個維護」,那麼就必須支持習近平建設雄安新區的決策。但是2023年的京津冀洪水的實踐證明了習近平建設雄安新區的決策是錯誤的。如何來解決這個矛盾?必須否定「兩個確立」與「兩個維護」,打破了思想的禁區,象當年否定「兩個凡是」一樣,用社會實踐來檢驗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否正確。

[1]記者楊顏慈:《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主要作者胡福明去世,中新網,2023年1月2日,https://www.chinanews.com.cn/gn/2023/01-02/9926087.shtml

[2]「改革先鋒」胡福明染疫引併發症辭世,星島日報,2023年1月3日,https://std.stheadline.com/daily/article/2505487/%E6%97%A5%E5%A0%B1-%E4%B8%AD%E5%9C%8B-%E6%94%B9%E9%9D%A9%E5%85%88%E9%8B%92-%E8%83%A1%E7%A6%8F%E6%98%8E-%E6%9F%93%E7%96%AB%E5%BC%95%E4%BD%B5%E7%99%BC%E7%97%87%E8%BE%AD%E4%B8%96

[3]為中國改革撰文掀真理標準大討論作者胡福明染疫過世,自由時報,2023年1月2日,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4172733

[4]記者蔣芳:胡福明:《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非我首創,鳳凰資訊,2008年10月23日,https://news.ifeng.com/history/1/jishi/200810/1023_2663_843545.shtml

[5]新華社記者安蓓、高敬、嚴賦憬、張濤:習近平總書記指引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的故事,2023年5月12日,來源:新華社,刊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https://www.gov.cn/yaowen/liebiao/202305/content_6857314.htm

[6]清華教授尹稚:雄安為啥沒動靜了?刊登在《觀察網》,2019年12月24日,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16275

[7]陸大道院士:建設雄安新區難在何處?來源:中國金融地產會,刊登在《風景園林網》。2019年4月24日,http://chla.com.cn/htm/2019/0424/271681.html

[8]夏軍、張永勇:雄安新區建設水安全保障面臨的問題與挑戰,中國科學院院刊,2017年,32(11):1199頁至1205頁,http://old2022.bulletin.cas.cn/publish_article/2017/11/20171104.htm

[9]平原篇_大河之北,來源:河北新聞網,2021年4月22日,https://dahezhibei.hebnews.cn/2021-04/22/content_8469740.htm

[10]海河水利委員會馮炎主編:海河,中國江河防洪叢書,水利電力出版社,北京,1993年,第114頁

[11]國務院關於大清河防禦洪水方案的批覆,附大清河防禦洪水方案,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發佈時間:2008年03月28日https://www.gov.cn/zhengce/content/2008-03/28/content_2975.htm

[12]中國雄安集團:雄安新區環起步區生態防洪堤規劃,http://www.chinaxiongan.com.cn/xwzx/tsxa/fhgc/list.shtml

[13]雄安新區防洪工程基本完工具備200年一遇防洪能力,發佈時間2022年4月6日,水利部發展研究中心網,https://www.waterinfo.com.cn/yw/slxw/202204/t20220406_34071.html

[14]出大事了!水利部:白洋淀是法定蓄洪區。隨着壓力增大,會開放更多蓄洪區。2023年8月1日,刊登在《新未名空間網》,https://www.newmitbbs.com/viewtopic.php?t=251720

[15]為緩解京津防汛壓力,河北轉移122.9萬人分洪18億立方米,來源:澎湃網,2023年8月3日,刊登在《中國網》,http://henan.china.com.cn/m/2023-08/03/content_42470375.html

[16]河北日報記者郝東偉:截至8月10日累計分洪41.2億立方米河北7個蓄滯洪區均已進入退水階段,來源:河北新聞網,2023年8月12日,https://hebei.hebnews.cn/2023-08/12/content_9053615.htm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902/1948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