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托派子女的夢魘

—中共罪行錄之一百四十九

作者:

1952年12月22日,是獨裁者斯大林的生日。那天夜裏,張曼青從熟睡中醒來,看見屋裏燈光明亮,還有人說着話。後來知道那是父親被抓走了。為了向獨裁者斯大林獻禮,中共策劃了這次全國統一的掃蕩托派行動,五百餘名托派分子(包括鄭超麟先生)都在當夜被捕。

張曼青回憶說,父親被捕,他們兄弟姐妹就成了托派子女。讀小學時,一次因調皮被叫到老師辦公室,老師訓他:「你是反革命子女,怎麼不克制克制自己的行為!」這次訓斥使他刻骨銘心,也改變了他的性格。自此他變得沉默寡言,謹小慎微,總怕自己的言行再召來同樣的訓斥。

張曼青上的是私立幼兒園,小學讀的私立達育小學(後改為公辦中華路小學),小學畢業升不了公辦中學,只能讀民辦初中和高中。1965年12月,重慶4所民辦高中的高三生,大部分被南充煉油廠以半工半讀的名義招去。1967年分配進該廠,張曼青到了最差的工段,幹了最差的工種。

張曼青大姐曼妮的人生也很坎坷。高三就讀於重慶市九中,是該校的高材生。高考後比她成績差的同學都被各高校錄取,她卻榜上無名。好不容易分到重慶空壓機廠(軍工企業),沒幹多久,廠里下放人員,她首當其衝被下放,後來好不容易在和平路小學找了個代課老師的差事。

張曼青的大姐夫也是空壓機廠工人,因與托派子女戀愛、結婚,被調離該廠,到重慶東風機器廠工作。大姐後來以家屬工身份也進了該廠。長年精神壓抑,大姐失眠成疾,久治不愈,1979年服安眠藥自殺。時年40歲,留下一雙女兒。當時已退休的張曼青母親得此噩耗,悲痛難抑,可也只能是眼淚往肚裏流。

張曼青的妹妹曼雲1965初中畢業,成績優異但升不了高中,被招去當臨時工。因是托派子女,1968年被辭退,長期未分配工作,幹了十幾年臨時工,直到母親退休才頂替成為正式職工。

因事事遭遇不公,積鬱多年,張曼青的母親於1995年過世。曼雲失去精神依託,於7月26日留下遺書,投嘉陵江自盡,時年47歲。妹夫符比奇千辛萬苦,花幾千元僱人打撈,7天後才在嘉陵江下遊河流轉彎處找到其遺體。此時是重慶最炎熱的時候,遺體高度腐敗,無法辨認。那時沒有DNA鑑定技術,僅從足部一顆痣的位置確定了妹妹的身份。

張曼青母親的遭遇一言難盡。公私合營後沒收了所有的資產,被劃為資本家,以資方人員的身份進入國營文化用品公司工作。接受改造自不必說,文革中因是托派家屬,常被揪鬥、遊街及下放勞動。她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不計時間、報酬。由於工作辛苦,又得不到很好的休息,她的臉常常浮腫,也查不出什麼病因。

那個年代還有一件令張曼青常感頭痛的事:無論升學和工作,經常要填履歷表,如何填寫家庭出身一欄,常使他犯難。思考再三,要麼填上小商、商人,要麼填資本家,總之不願填反革命、托派。但無論你怎樣填,在檔案里他們總是「托派子女」,是躲避不了的。

由於家庭遭遇,張曼青非常害怕政治,不敢碰它。入黨、入團的申請書是不敢寫的,知道寫了也白寫。他搞不明白什麼是政治,尤其是中國的政治。「不同政見者就必然是敵人嗎?難道政治就是成者為王,敗者為寇?我期頒着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政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政治,平等、自由、博愛的政治。我相信這一天一定會到來!」張曼青說。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809/1938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