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吳芳銘:沉睡存戶覺醒 美銀行資金大逃亡

作者:
銀行的存款大逃亡,三月迄今已有三千億美元流入貨幣市場基金,創下自二〇二〇年四月疫情高峰以來單月淨流入金額新高。在矽谷銀行倒閉後的一周內,即三月中旬當周貨幣市場基金流入約一千三百億美元,也創下自新冠疫情爆發來單周流入紀錄。

矽谷銀行爆雷後,危近期猛烈外逃的銀行存款,大舉流向美國共同貨幣市場基金,目前資金規模已急速飆升至五·二兆美元,將加劇銀行體系的壓力,並催化經濟的惡化。(取自第一公民銀行FB)

矽谷銀行爆雷後,危機暫解但仍蟄伏待除雷。這個雷區是近期猛烈外逃的銀行存款,大舉流向美國共同貨幣市場基金,目前資金規模已急速飆升至五·二兆美元,若再持續恐將加劇銀行體系的壓力,並催化經濟的惡化。

從聯準會貼現窗口需求下降,規模自一千一百億美元降至約八百八十億美元,顯示矽谷銀行引爆的危機緩解,但銀行仍向聯準會求助中。這從美國銀行使用聯準會新融資工具(BTFP)的規模變化可以窺得。新融資工具推出後第三周再次攀升,至三月底最後一周規模增加超過一百億美元,目前總規模已達約六百五十億美元。

另方面,銀行的存款大逃亡,三月迄今已有三千億美元流入貨幣市場基金,創下自二〇二〇年四月疫情高峰以來單月淨流入金額新高。在矽谷銀行倒閉後的一周內,即三月中旬當周貨幣市場基金流入約一千三百億美元,也創下自新冠疫情爆發來單周流入紀錄。

現階段的資金逃出銀行和前階段的性質不同。在銀行擠兌的前階段,存款外流因銀行的償付能力困境所驅動;而現階段是「沉睡存戶的覺醒」,背後是銀行利率和政策利率的利率差所驅動。由於銀行提供的利率無法與聯邦基金、貨幣市場基金的高倍數利率相比,且後者可提供更安全的資產抵押保障。目前,貨幣市場基金主要投資於短期政府債券等無風險資產,在升升不息下,貨幣基金的年利率平均超過四%,遠超過銀行存款利率〇·五%,在趨利和避禍的心理下,這是很自然而合理的自利行為。

於是眾多存戶在追求高利率和低風險的心態下,存款的流出繼續上升,資金流進聯準會的蓄水池隔夜逆回購餘額,截至上月底,蓄水池水位大幅成長至超過二·三兆美元,比二月下旬大幅上升超過三千三百億美元。

聯準會在不調整政策下,存款恐不會回流到實體銀行體系,那麼矽谷銀行危機的後續效應仍會持續,未來更大的擠兌風暴醞釀中,尤其是原本存款已不足有流動性危機的區域性小銀行。

尚且弔詭的是,聯準會一方面希望幫助銀行體系保持流動性及安全性,只是貨幣市場基金並不是存款機構,卻瘋狂吸金導致銀行的整體存款大幅減少,而失去放貸的動力,這項聯準會的常設貸款工具,最終卻可能淪為環環相扣的脆弱環節。

歷史總是一再重演,車輪會不會重複走碾故地,一再上演銀行擠兌的戲碼?

綜觀上述,以流動性和經濟安全雷達來偵測雷區可以發現,美國區域性中小型銀行的傷口未完全癒合,中長期的風險是須要提防的。

進一步說,一旦銀行的存款持續外流,也會影響銀行的放貸緊縮且產生連鎖反應,最後影響經濟的成長。事情總是環環相扣,銀行的流動性𧗠生的問題,也如同製造了聯準會想要的貨幣緊縮政策,但也提高經濟的不確定性,未來經濟是否會從軟着陸演變成轉向衰退,也成為市場的關注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410/18876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