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大陸地方財政吃緊 內蒙古多地清退編外人員

在地方政府已債台高築的背景下,中共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中提出按比例精減國家機關人員,內蒙古也開始清理、清退編外人員。目前,大陸多地都在清理編外人員。專家認為,地方政府清理編外人員的原因主要是疫情3年經濟下滑財政吃緊,地方財政吃緊。

內蒙古清理、清退編外人員

編外人員是指機關、事業單位在編制外自行聘用的員工。

「澎湃新聞」4月2日報導,近期,內蒙古多地發佈有關「機關事業單位編外人員和經費支出統計工作」的進展,內容包括對政府機構的編外人員摸底,剔除不符合聘用要求的編外人員,以實行「總量控制」。

烏蘭浩特市財政局3月23日稱,在前期調研統計過程中,該地清理了一部分不符合聘用要求、聘用時間、聘用崗位、未簽訂勞務合約的外聘人員,進一步規範用工人員身份,通過勞務派遣、退休返聘、政府購買服務等市場化方式用工的人員不再納入編外人員統計範圍,降低了政府用工風險,實現了政府自身精簡。

巴彥淖爾市五原縣委編辦亦稱,在分類整理後,已將編外聘用人員中不符合聘用要求的剔除,清理部分已辭職、退休人員,切實將編外聘用人員數控制在合理範圍內。同屬巴彥淖爾市的烏拉特後旗則表示,要確保對編外聘用人員規模和經費總量實行雙控,只減不增。

專家:疫情3年經濟下滑地方財政吃緊

財經博主「財入門」2日發博文表示,前段時間哈爾濱已經開始裁減編外人員了,各地財政都比較緊張了,養不起那麼多吃財政的人了,首先被裁的肯定是編外人員。編外人員裁完,要是還不夠,編內人員也可能要降薪甚至裁員。或者,養老金比較高的群體有沒有可能降低?也不是不可能。

中共全國人大3月10日通過的《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提到,中央國家機關人員編制將按5%的比例精減。隨後官媒《中國青年報》發表《精兵簡政不養閒人》,文章稱,「該減的要堅決減下來,該加強的也要加強。」

多家陸媒報導,哈爾濱3月20日發佈清理編外人員的工作方案,明確規定市級機關事業單位現有編制人員能夠保證正常工作的不允許使用編外人員,對於市直屬機關單位編外人員的精簡必須在5年內完成。這一消息引爆了相關話題的熱度。

除了哈爾濱外,據不完全統計,浙江衢州市、安徽桐城市、邵陽市大祥區等地也發佈了類似的通知。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聶輝華表示,哈爾濱釋放的開始清理編外人員的訊號,其它地方政府可能也會跟進縮編。

聶輝華說,地方財政吃緊,疫情3年經濟下滑,財政支出加大,清理編外人員可減輕財政負擔、提高治理效能。

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教授、中國人力資源研究會測評專業委員會常務理事白智立也表示,當前多地會推進編外人員的清理工作,主因有三:一是地方政府因疫情等因素財政壓力加大,清理編外人員可節約行政資源;二是執行精兵簡政、減員增效;三是需要對編外人員進行規範管理。

政府債台高築 隱性債務至少30萬億

中共地方政府債台高築盡人皆知。中共前財長樓繼文近期發表文章提到,根據財政部的數據,截至2020年底,中共政府債務為46.55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地方政府債務餘額25.66萬億元。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餘額數據沒有官方統計,市場方估計在30萬億~50萬億元。

另外,根據中共地方政府年度預算報告,中國各省份2022年僅在疫情防控方面就至少花費了3,520億元。雪上加霜的是,中央為刺激經濟而實施減稅政策,使地方政府財政收入減少。

3月1日,中共財政部部長劉昆在新聞發佈會上強調,「堅持黨政機關過緊日子不動搖」,「政府過緊日子不是短期應對措施,而是應該長期堅持的方針政策」。

其實從2019年起,中共當局就多次下發通知,要求各級政府「勒緊腰帶」,做好「過苦日子」的準備。

民眾質疑清理編外人員是否合理

大陸網民表示,說白了,編外人員就屬於「合同制」,有的工作單位的編外人員除了沒有編制之外,其它待遇幾乎都不亞於編制內的員工。但是也有一些單位的編外人員平時幹着最複雜、最累的工作,但是薪資卻不高。

針對「內蒙古多地精簡部分編外人員」的報導,擁有321萬多名粉絲的頭條文章作者「徐記觀察」2日在微博發文說:有人說編內人員不干(活)全讓編外人員幹了,這只是一部分情況。其實很多地方不管編內編外,有些人就是「權力尋租」進來的。不管編內編外,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胃口特別好,幹啥啥不行。這類人在單位里吃吃喝喝、遊山玩水,閒庭信步,很多編內年輕人累得要死,這類人卻很輕鬆。有些人沒編制可待遇比有編制還高、(工作)還輕鬆。其背後就是權力邏輯。這種情況必須糾正避免。改革深水區,真正該裁撤的是這些人。這些原本是不該吃那麼好、那麼飽的人。

微博大V、河北的「蝶谷小青牛」發文表示:單位要清理編外人員,最慌的竟然是正式工。妹妹說,他們的系統,有三十來個編外人員,他們拿着微薄的工資,卻幹着最繁重的活兒。正式工們剛聽說要辭退這些人,都慌了。由於他們的系統是有工程項目的,很多事情都是勞務派遣的年輕人在做,正式工只是起個監督、指導的作用,這下,編外人員被清退,那些活兒都得重新分到正式工手上,有些本來坐着領工資的人慌了。反倒是那些臨時工不着急,反正工資也不高,到哪不是幹活,大不了去私企。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403/1885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