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我原來生活在謊言中」!大陸女孩:出國後顛覆「三觀」…

大陸福建女孩蘇碧文(以下簡稱小蘇)認為自己是個有頭腦的青年。她反對武統台灣,反對俄烏戰爭;她經常翻牆看外面的世界,知道「六四」、知道共產黨做了很多壞事;看到網上的那些小粉紅,她認為他們被共產黨洗腦太徹底。她覺得自己很清醒,和他們不一樣。

2023年2月5日,大陸女孩蘇碧文參加曼哈頓中央公園內舉行紀念李文亮醫師的活動。(林宜君/大紀元

大陸福建女孩蘇碧文(以下簡稱小蘇)認為自己是個有頭腦的青年。她反對武統台灣,反對俄烏戰爭;她經常翻牆看外面的世界,知道「六四」、知道共產黨做了很多壞事;看到網上的那些小粉紅,她認為他們被共產黨洗腦太徹底。她覺得自己很清醒,和他們不一樣。

然而,在她初到紐約的短短數月里,她遇到的事情完全顛覆了她的認知,崩塌了她的信仰,她才意識到自己原來和中國人一樣沒差別地被洗腦了。這番經歷讓她仿佛「重生」了一般,她決定留下來。

「我已經在中國浪費了25年人生了,我的下半生想生活在美國這樣的國家。」她說。

大陸女孩蘇碧文來紐約後世界觀發生了很大變化。(受訪人提供)

碰見法輪功

小蘇1997年出生,英語專業,在國內搞外貿。去年的「白紙革命」期間飛抵紐約。剛開始曾經住在法拉盛,在街頭,她看見了法輪功攤位。有人塞給她一本《九評共產黨》。她雖然收下了這本書,卻很嫌棄地躲開了給她書的法輪功學員。

因為,她從幼兒園有記憶開始,就被灌輸了各種謊言,在她的認知中,法輪功是「X教」。

「說她們這些人跟傳銷一樣,會自焚、燒死自己⋯⋯到最後你不需要信黨了,因為父母也這麼說,朋友、同學們都這麼說。」小蘇日前接受本報專訪時說,「我就想:紐約可真自由,信什麼都可以。」

從12月以後,小蘇找了一份在曼哈頓的工作,天天路過賓州車站。她看到對面的郵政總局台階上,總有一些人在煉功,他們的旁邊是鴿群。有一天她走近一看,才意識到,「哇,原來他們煉的是法輪功!」

更讓她吃驚的是,煉功的人里不光有亞洲面孔,還有很多白人。今年2月份,小蘇在一個活動上結交了一個新朋友,那是一個既美麗又和善的女孩,給她感覺像「天使一樣」。

後來兩人坐下來喝咖啡,小蘇才得知,這個竟然是煉法輪功的,這讓她太吃驚了。

「不會吧,她怎麼能是煉法輪功的?!她精神正常,狀態比我好很多;她很關心我,還告訴我:『要放鬆點,先活下來,好好睡覺、吃飯,鬆弛一些』——她一個陌生人說出了我爸媽都說不出來的話——這太可怕了,我從幼兒園就知道是『X教』的,怎麼會是這樣一個不抱任何壞心地幫助別人的天使?!我的精神世界一下子崩塌了——原來以前聽說的都是謊言!這太可怕了,哪有真相,我原來生活在謊言中!」

小蘇思索,她也是一個「翻牆」的人,為什麼還是對共產黨的話深信不疑呢?為什麼她在美國遇到的一些中國人、其中不乏高學歷、高智商的人,也相信了共產黨的謠言呢?

「因為大陸人已經不會思考了,只相信共產黨。」她最後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她以前翻牆也只看那些自己感興趣或者對自己的生意、工作有用的東西,對這些大是大非的事情或者有關信仰的事情根本不關心。

「我是到國外接觸到了鮮活的法輪功學員之後,才真正了解了真相。」小蘇說,「我現在還沒有深入了解法輪功是什麼,但他們絕不是『X教』,我感覺他們比一般的人要更好,更善良。」

小蘇說,她能想像得到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會落入什麼樣的境地。

「你的處境是很危險的,你會被人舉報。舉報的人不是『壞人』,他們是為你好,他們舉報你是怕你走火入魔、燒死自己——因為法輪功被共產黨妖魔化了,所有人都被洗腦了,堅定不移地相信黨,你還會從朋友那裏得到驗證,我也翻牆,但是也不會相信(真相),因為環環相扣,別人也是被洗腦的。」小蘇說,「在中國大陸那種環境下,一個正常的人反而是不正常的了,共產黨很容易把你找到。」

這個終於認識到被欺騙了的年輕女孩痛心地說:「我原來也知道共產黨壞,但沒想到壞到這種程度;我也知道共產黨給我們洗腦,但沒想到洗得這麼徹底!」

認識共產黨

小蘇今年2月份在紐約中央公園參加的集會是一個紀念李文亮的活動,她看到與會的中國人都戴着口罩。

「我問:你們怎麼都戴口罩呢?都在紐約了還怕共產黨?不可思議!」小蘇說,「他們不是因為疫情,是因為怕共產黨的特務舉報,這一點我理解他們;我不理解的是,我們都在紐約了還要防著共產黨?!他們的手伸得太長了。」

在此前一趟回國時,小蘇因為不願意配合中共的隔離,被當作精神病患者。

「在中國,只有一個政黨,我無法決定什麼,只能聽天由命,共產黨就是天。」小蘇說。在美國經歷了一些事情後她認識到,「它已經不是一個政黨了,它是一個宗教一樣的存在;我在國內早就開始翻牆,早就知道六四運動,我知道共產黨做了很多壞事,我自認為很清醒,但還是被洗腦了。因為大環境在那裏,很難不被影響。」

除了法輪功的真相讓她震驚之外,小蘇還遇到了很多讓她產生強烈對比的事情。比如,在大陸,共產黨消滅了所有宗教,所以她小時候填表格的時候在「宗教」一欄都要填上「無宗教」,因為「不想給自己惹麻煩」。

但是到美國後,「整個都顛倒了」。

「這裏人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反而沒有信仰的人成了少數人。當我跟別人說:『我什麼都不相信』的時候,他們都很震驚。他們說:『什麼都不信的人是很壞的人,是很殘忍的人』——我也很震驚,因為這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樣。」

小蘇說,「共產黨看信教的人,不管你是什麼教,都是腦子有點問題的人,因為你是不相信科學你才信教,而且這套思想在全國得到推廣。但是到這裏之後,不管你是法輪功、還是基督教、猶太教,如果你信教,至少說明你是心存善念的人,人們會覺得你很善良;否則你就跟中國大陸的人一樣,只是追求世俗意義上的成功的人。」

還有一次她得知,她的一個在美國出生的華人室友信仰佛教,還給她講了歷史上中日韓三國在佛教上的交流等歷史;她又從台灣朋友那裏聽說,道教在台灣一直存在。

「這都給我文化上的震驚。因為我學的知識是:這些宗教都消失了。可原來都在世界各地流傳着,我非常震驚,這些歷史是我不知道的。」小蘇說,「道教、佛教存在幾千年,都是傳統宗教和文化,經歷過很多民族的統治,即使在外族統治下都沒有消失,只有在共產黨統治下才能毀壞到這麼徹底。」

「這件事讓我認識到,中共當局的歷史書就是笑話,沒有多少基本事實,只有觀點;文革比我想像中的要惡劣得多,我在國內,沒辦法看到這些信息,一句話,哪怕天天翻牆看新聞,只要人在牆內,就只能被洗腦。」

一系列的衝擊讓小蘇對共產黨有了重新的認識。

「共產黨才是一個邪教,它消滅了所有宗教,消滅了一個種族的文化,把中國人毒得渾身是毒,像《飢餓遊戲》中描寫的那樣沒有信任,它異化了中國人,真的很可怕,但是大陸人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不知道自己被洗腦了。」

愛上美國

在看到種種美國和中國之間的不同後,小蘇感覺,她的「內核」更像美國人,美國更適合她的生存,她感覺在這裏能夠實現她的人生夢想。

大陸女孩蘇碧文來到美國後認清了很多真相。(受訪人提供)

小蘇一直想從事律師工作。但是在中國,每個人都在打擊她,說25歲的她想要再學一門專業「太老了」。而在這裏,人人都在鼓勵她,建議她先做房地產賺錢,然後再讀法學院。

「美國人不會否定你,都在鼓勵你;而在國內,父母說我要先找人結婚;同學說我本科不是學法律的等等,讓我覺得很喪氣——在中國就是特別累,你做什麼都會遭到反對,這是一種巨大的反差感。」她說,「在中國沒有希望,不管你幹什麼、學什麼專業,你會想共產黨喜歡不喜歡,這個專業有沒有前途,要不要轉行⋯⋯人生的路很狹窄。」

而且,和美國相比,中國人因為沒有精神追求,一味拼命地賺錢,活的很辛苦。

「大陸人活得都很累,不像美國或者台灣的人有宗教信仰,具有更人性的思考,不用功名來奴役自己,能停下來放鬆自己。」她說,「大陸人太想要成功了,富人也想要掙更多的錢,他們拼搏、攀比,不停地工作,沒有休息,年輕人有的就猝死在工作崗位上,我有兩個同學已經死了。」

讓小蘇最感到舒暢的是美國的自由。她說她是一個有思想、敢於發聲的人,她在美國受到了歡迎,這是在中國那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享受不到的。

「在中國,你不能顯得突出,你不能說你不支持打台灣,那樣就成了少數派,你很危險的,你要隨大流;在教室,老師問你有什麼問題:你要說沒有問題。」她說,「在美國正好相反,你要表達,你要有觀點,可能你的觀點和別人不一樣,你也要發出聲音來;人家說你有人格魅力;他們不喜歡沒有觀點的人。」

小蘇說,美國讓有雄心壯志的人成功,特別是對那些在大陸面臨年齡歧視和被催婚的中國女性來說,美國是讓她們的夢想「大放光彩」的地方。雖然這裏「不是天堂」,也存在槍擊案、吸毒、遊民等不好的現象,但這裏自由和包容的環境讓人充滿希望。

「我每天醒來的時候,覺得到處都是機會,就是有一種希望感!」小蘇說,「我感覺自己重生了。受到這麼大的衝擊,讓我感覺自己原來好像生活在另外的星球上一樣,而我現在是生活在一個新的星球上。」

小蘇說,人生苦短,她不想再浪費生命了。「我已經在中國浪費了25年人生了,我的下半生想生活在美國這樣的國家。」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324/1881176.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