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對高校學生監控趨嚴 知情人:洗腦無效

中共當局針對社會的網絡監控持續升級,其中高校成為重災區。四川一大學有專人監控班級群及所有學生的空間、微信朋友圈等,任務細化到每天的工作量。有知情高校教師對大紀元表示,這其實顯示中共的意識形態工作失效,也代表着中共更加害怕大學生的覺醒,但無濟於事。

2022年11月27日,在北京參加白紙運動、抗議中共清零政策的年輕人。

大陸高校針對學生監控的細節曝光 知情教師:中共意識形態工作無效

有網民發出四川某大學的輿情監測群圖片,顯示每個班級都有一名輿情監測員來監控班級群及所有同學的空間、微信朋友圈、微博、超話和抖音。時間段包括寒假期間,規定每天上午9點要交記錄,每天不少於三次的監控。

(網絡截圖)

大陸的李律師4月5日對大紀元表示,中共對大學生的監控一直有,但是到現在這樣公開的、細緻的監控做法,還是第一次看到。這說明中共對維穩的極端焦慮已經到了嚴重病態的程度,很難長久。

東北高校女教師楊華(化名)4月4日對大紀元表示,學校的輿情監控到了這個程度,從另一角度看,說明中共意識形態控制失效了。

「高校的所謂黨支部,政治學習現在非常的頻繁,而且總是要交各種各樣的作業,但是達不到它所期望的效果。即使是有一些人想借着這樣的運動往上爬,但是遠遠不會像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那樣在整個社會意識上形成一種控制。現在只是形式上做得很緊張,實質上達到的效果相當的弱。」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授李元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在高校搞監控,過去的做法比較單一,就是每個班都有一個教學信息員,主要向教務處反映教師的情況,暗中監視老師。現在是全面監控整個班級,把老師和同學都作為監控對象。「因為社交媒體發達,監控的範圍和途徑多了,但是核心沒有變,還是中共搞人整人那套,就是特務,有特殊任務。」

畢業4年的北京高校畢業生趙雷(化名)向大紀元介紹,自己上學時班裏就有「信息員」,一般是學習委員組成的,多數是所謂入黨積極分子,然後換取入黨和保研的資格。這種人員以前是由學校統戰部門培訓,後來改為國保大隊的進校園培訓。

他說,當「信息員」在特殊節點有補貼,每個人大概一天70元(人民幣,下同)至100元。

另據多位網民透露,目前許多學校要求班主任管好學生微信聊天群,同時實行聊天群群主負責制,由班主任和輔導員負責建群,學生在群內的留言內容受到約束,包括不得評論發生在校內的熱點事件,不得議論社會性公共事件,不得轉發所謂「負能量」等不利於社會穩定的貼文、圖片等。

一份中國石油大學克拉瑪依校區的通知稱,因學校網絡意識形態管理規定,所有學生群聊都需要交由校方統一管理;班級群、同學交流群、課程交流群等,需要老師和學生幹部介入管理;老鄉群、公寓群、二手交易群、外賣群等,由學校保衛部統籌管理。

湖北大學還要求學生上交微信個人信息界面截圖。

圍繞「翻牆」的交戰 知情者:並非「翻牆」都會被罰

翻牆軟件成為網民從境外了解真相的常用工具。不過,中共法律規定違反者最高罰款15萬元;構成「犯罪」的,會被追究刑事責任。

一份網傳的3月18日的四川工業科技大學電子信息與計算機工程學院的「通知」顯示,一名學生因近期多次翻牆瀏覽境外網站並將部分內容搬運轉發至微信群中,被處以警告處分。

去年曾有一位中國律師發視頻,直言「(防火)牆是非法的」,中共工信部等政府部門對內對外從未承認過「防火牆」的存在,也沒有法律法規依據。該視頻在大陸一度刷屏。

楊華表示,中共一定是不允許翻牆的,但實際上有人被處罰,有人沒被處罰。

「據我所知,有一些警務人員,他們也都半公開地在和家人、朋友聚餐時承認,現在如果你沒有一個VPN的話,就像傻瓜一樣,很多信息你不知道。就是輿情員的情況是半公開的,而人們有VPN其實也是半公開的,可能他會抓幾個,但是我也知道有一些人,他就是不怕。」

楊華還表示,各個學校可能不同,有的執行任務者可能是給個雞毛就當令箭,認為這一份工作會給他帶來政治前途;但有的人可能就會應付一下。「這是一種無序和混亂的狀態,把這個任務給他,具體執行任務的人,他用多少心思會有很大的差異。」

分析:中共無法阻止年輕人追求自由

2022年11月底的白紙運動,被認為是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中國大陸爆發的最大規模針對政府的集會示威運動。抗議人群喊出「共產黨下台」等口號,令當局恐慌,因此加大了網絡審查力度、封堵人們與境外的信息溝通。當時上海警方要求檢查路人的手機,看他們是否有翻牆工具等。

楊華表示,上海當時查手機是因為發生公民行動,北京那邊應該也是,但在長春和瀋陽沒有,「它(中共)還沒敢在全國範圍那樣去做。」

楊華說,中共在白紙運動之後加強對各個大學網絡的嚴控,是因為它很害怕,歷次變革中,青年人有熱情也有力量。

「據我看,二線城市以上的年輕人,真正糊塗的一定有,但是也有很多並沒有像中共高層所希望的達到他們思想控制的結果,恰恰還是很活躍的。」

李元華認為,當局加強校園監控,和現在接連搞《國安法》《反間諜法》《保密法》一樣,是政權垮台前的反應。

但他認為中共管制翻牆未必有效,因為大學生喜歡探索,互相之間的信息交流比較快,有的學生就是學這些的,有一個人得到方法,慢慢地就會傳播出去。

「就跟文革時期很多人都拿着短播去聽美國之音一樣,這是追求自由、跳出專制暴政的枷鎖,一種天然的追求。」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大紀元記者寧海鍾、駱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4/0406/204020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