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周曉輝:美國看透中共 北京仍在編制欺世謊言

作者:

美防長致信美軍:中共威脅是跨世代的挑戰。圖為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美國國防部網站)

中共間諜氣球飛躍美國上空,給了眾多美國人當頭一棒,美國政府和國會隨後出台了更多針對中共的重磅舉措,比如美國高官警告北京勿向俄羅斯提供軍援,否則將付出真正代價;美國高調護台,美軍機穿越台灣海峽;美國能源部得出結論,新冠病毒(COVID,中共病毒)大流行最有可能是由中國實驗室泄漏引起;美國眾議院美國與中共戰略競爭特設委員會(以下簡稱「對中共委員會」)召開聽證會,審視私募股權、風險投資和華爾街公司投資中國的作用,並播放中共罪惡視頻;眾議院外委會通過八部挺台抗中法案,金融委員會通過三項挺台法案;眾議院外委會賦予總統拜登禁止被指危害國家安全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式TikTok和其它應用程式的權力;美國參議院投票通過,要求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解密有關新冠病毒起源的信息;美國國務院已批准向台灣出售價值約6.19億美元的武器,包括用於F-16戰鬥機的數百枚導彈……

短時間內就有這麼多法案和行動直指北京,正在忙於「兩會」、擬進一步將權力集於一身的中南海最高層,能招架得了嗎?

無疑,讓北京高官們最為恐怖的一件事就是「對中共委員會」聽證會釋放的一個最強烈的信息,那就是「美國已經將中共看透」,開始深挖中共的邪惡,並再次傳遞區分中共與中國人。

國會眾議員、委員會主席加拉格爾在開場白中,除了點出中共的戰略就是「利用美國反對美國」,要求採取緊急行動來應對一場與中共的生存鬥爭外,還予以澄清,該委員會不是針對中國人民,要區分中共與中國人民,因為後者也是中共的受害者。

早在川普政府時期,美國政界就對此有了清晰的認知,當時一些美國政要一改以往將「中共」、「中國」、「中國人」一概用「中國」統稱的做法,開始清晰地區分中共與中國、中國人的不同,即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不等於中國人。

去年5月26日,美國現任國務卿布林肯在發表對華政策演講時也表示「美國同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間存在深刻分歧,但這些分歧只存在於美中兩國政府和體制之間,而不是人民之間」。

這表明兩屆美國政府都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如今加拉格爾再次表態,依舊是在告訴一直被中共洗腦的中國人民,敵視美國、對世界構成威脅和挑戰的不是中國人,而是邪惡的中共;不與普世價值擁抱、不給同樣熱愛自由的中國人自主權的正是與世界背道而馳的中共。因此,中國人自己區分「黨」和「國」、「人民」也至關重要。這怎能不讓中共惱羞成怒?

在加拉格爾之後,聽證會上首先發言的是川普(特朗普)政府時期的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他通過播放一段三分鐘的視頻,用中共自己的鏡頭以及習近平的講話破解中共的謊言,如「中共只是名義上的共產主義」、「北京不尋求輸出自己的專制模式或企圖顛覆自由的國際秩序」以及「北京不尋求跟民主的零和博弈或新冷戰」。

顯然,中共高層的言行,尤其在內部講話中透露的真實想法,都在告訴美國人,中共想建立的是超越和替代西方體制的新世界秩序,中共絕不聽從任何人的擺佈。

博明表示,「中國(中共)的最高領導人和他領導的黨是掩飾其真實意圖的高手。他們是向外界展示虛幻形象的高手,而在閉門會議上卻以非常不同的方式說話、計劃和行動。……中共成功地將自己塑造成建設性的、合作的、負責任的、正常的形象,這可說是現代史上最大的魔術伎倆之一。」

對於博明所言,筆者深為認同。不由得想起了十幾年前一位國內的省級資深記者朋友告訴我的一件事。他說中共高官們通常開會前十分鐘說的是給媒體拍攝用的,都是冠冕堂皇之詞,之後在大部分記者離開後,說的才是不讓外界所知的各種真相。

看透了中共邪惡本質的美國,該如何應對中共?博明提出了一些建議,認為「在美國的對華政策上,威懾遠比退縮更可取。」他的建議第一條就是保護美國華人的權利,反對中共的滲透活動;其次是保持美中高層溝通但得洞悉中共的思維方式;三是美國必須懲罰中共的壞行為讓它付出代價。他還形容道:「中共是一條飢餓的鯊魚,它越舒服,就越侵略別人。」美國「現在就要通過強有力的、協調的軍事震攝限制和節制中共的野心」。

與美國這波新的更深層次的抗共、反共浪潮,中共官媒十分低調,甚少提及,依舊在官媒渲染形勢一片大好,重複着中共推行的是「最廣泛、最真實、最管用的民主」、「人民江山」、「不負人民的答卷」、「總書記心中的無我境界和擔當」等等欺世謊言,就連外交部發言人回應提問也少了「戰狼」的味道。裝聾作啞的中共高層或許內心十分惶恐,在已無法繼續欺騙玩弄美國後,北京的選擇並不多,是徹底撕開臉皮,挺俄聯俄,甚至武力犯台,還是順應歷史大勢,改弦更張呢?一念決定生死。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304/1873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