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和身邊的人聊了聊彩禮

作者:

‌‌‌‌「你啥時候跟小飛談一下彩禮的事啊,準備談多少‌‌‌‌」

聽到這句話的我腦袋一炸

每年過春節吧,總能被我媽逮住問題抓我小辮,記得頭幾年還是閨女啥時候把男朋友帶回來呀

現在男朋友找着了,得,到適婚年齡了

完全沒有經驗的我立馬呼叫我的姐妹團,本來只是抱着學習經驗的目的,我和她們聊了一個晚上

說着對於彩禮的認知,以及在具體雙方的協調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問題

過程中我猛然感覺她們對彩禮的看法和我想像的很不一樣,從南到北,從城市到農村,真的很不一樣

但這或許就是當下,最真實的彩禮現場

01

8.8萬,給的是父母的面子

從一開始,彩禮就不是湯圓一個人能決定的

作為家裏最大的姐姐,湯圓從小就是那種別人家的孩子

不僅成績優異,家裏大事小事都有湯圓參與,日常輔導弟弟的功課,有時候爸媽吵架湯圓也能上去勸上幾句

而最先提出彩禮這件事的,是湯圓的父母

父母倆都是普通家庭,直接給了兩個數字

6.8萬和8.8萬

可別小瞧這兩個數字,這可不是順口一說,還真是有理有據定下來的

湯圓告訴我,在她父母眼裏有張彩禮檔位表,他們就是根據這張表專屬定製的

最普遍的彩禮價位是8.8萬,少一點就6.8萬,最高的話可以達到18.8萬,無論農村還是城裏都是這幾個數

真能這麼準確

湯圓笑了笑,‌‌‌‌「我爸媽說是照着他們這麼多年吃喜酒的經驗總結出來的嘞,准沒錯‌‌‌‌」

在村裏的飯桌上,哪家給了多少彩禮、嫁妝都會拿出來比較,湯圓爸媽也很在意別人的眼光

有了這張數據表在手,輪到自己女兒的時候爸媽心裏自然也有了底

一來圖吉利,結婚本就是件喜慶的事,6和8都是極好的數字,二來給到兩個數字也是想多給對方一個選擇

當我們單純以為彩禮不過是男女雙方的直接溝通時,其實很多時候

父母,才是彩禮中那個最先的發言者

一邊是父母的期待與堅持,一邊是男友的立場和溝通,單是這兩者之間的協調就能難倒不少人

而湯圓的做法,讓我見識到了一種全新的思考方式

從法規上講,彩禮是違法的

這是湯圓跟我說的第一句話,於是我立馬去翻了翻相關規定,《民法典》中確實有明確指出禁止借婚姻索取財物,當然如果金額適當且雙方自願也是合理的

所以,有這樣想法的湯圓其實並不太看重彩禮,但若是父母要求,金額也還可以,湯圓就會盡力和男朋友商量着滿足

幾萬的價格最多也不過是幾個月的工資,如果男友覺得8.8萬太多

‌‌‌‌「我可以幫男朋友湊2萬,讓爸媽面子上更過得去吧‌‌‌‌」,湯圓很自然的說道

彩禮重‌‌‌‌「彩‌‌‌‌」不重‌‌‌‌「禮‌‌‌‌」,能有個好彩頭就好

畢竟這玩意兒,從來都不是買賣

02

有錢的能給個100萬,重要的是門當戶對

每次聚餐,超哥永遠都是那個最先搶着買單的人,是我們心中妥妥的‌‌‌‌「地主家的兒子‌‌‌‌」

而之所以能有這個稱號,也是因為超哥的出身地

溫州

超哥曾經開玩笑告訴我們,在溫州十個人有九個都是開廠的,只有一個帶着小姨子跑路的江南皮革廠倒閉了

做生意,在溫州是很自然的事,而送彩禮同樣如此

甚至演變成了一套約定俗成的體系

第一步,男方一般出30w-50w的彩禮給到女方家

第二步,女方嫁妝帶回來翻倍,也給到同樣價位的錢

最後,把兩家的錢合在一起,大概70w左右,留給小兩口做家庭啟動資金

更誇張的,經濟實力強點的可以給到100萬

當超哥說出這個數字時,我渾身一個激靈

好傢夥這可不是6萬、8萬,而是整整100萬現金,絕對算得上是一筆真正的巨款了

並且有沒有注意到,超哥有一句話用得很有意思,女方嫁妝帶回來翻倍

換句話說,關於女方按照相同數量還禮,是大家一致默認的事

我很是驚訝,先不說男方,女方家裏也能做到隨便拿出好幾十萬嗎

‌‌‌‌「是的,實在拿不出來才會少給‌‌‌‌」

為什麼能這麼肯定

超哥咧嘴一笑,‌‌‌‌「我們很少有自由戀愛,一般媒婆介紹的,都是家庭基礎相當的‌‌‌‌」

本質上還是門當戶對

是的,門當戶對

在超哥看來,因為媒婆的存在,一開始大家就大概知道彼此的家底,找個家庭水平一樣的,婚姻也更容易穩定些

而在雙方溝通彩禮的過程中,還有一個人扮演着關鍵的角色,那就是媒婆

所謂的媒婆,大多也是親戚朋友,很少是專業人士,他們承擔着潤滑劑和通報員的角色

不止負責初期男女雙方的牽線,後期溝通彩禮的事也是需要媒婆在中間傳遞信息,提前問好彩禮的價格

當然,事成以後,按照習俗也要包一個大紅包

我常常在想為什麼老家的電視上,每年過年都會播放那種新娘帶着一堆金銀首飾,舉行着極其豪華的婚宴,旁側的新聞欄里還標註着動輒幾百萬的天價彩禮

現在想來,天價彩禮並不是憑空出現,也遠沒有那麼多小說里的夢幻情節

不過是兩個差不多的家庭拿出了那差不多數量的錢罷了

從一開始,就是門當戶對

03

0元的彩禮,真是免去了不少麻煩

小妹和包子是大學同學,小妹是包子小一屆的師妹,因為一起參加學校組織的志願者活動,包子對小妹格外的照顧,讓她第一眼就動了心

從學生時代的相戀到畢業工作,兩個人已經經歷了8年的愛情長跑

這麼多年的陪伴與磨合,也讓包子和小妹比常人多了一份默契

而他們選擇不談彩禮的原因也很一致,怕麻煩

還記得參加小妹和包子婚禮的那天,小妹接連打了幾個哈欠,好不容易趁着化妝的間隙和我聊了下,小妹第一句話就是

‌‌‌‌「這婚禮辦的,比我上班還累,賊累又花錢‌‌‌‌」

毫不誇張的說,別說彩禮了,小妹連婚禮都不太想辦,最後還是在男方媽媽的堅持下給辦了

按照小妹的想法,直接領個證就完了

本以為小妹還真就是因為太懶不想操心,所以才會不要彩禮

後來小妹的看法,讓給我對彩禮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小妹是土生土長的寧波人,其實按照當地的習俗,一般都會要求男方有一套房,然後再加上10幾萬左右的彩禮,條件好的再往上加

而從小到大,小妹見過太多因為彩禮而談崩的情況

大多都是女方的要求超出了男方的承受範圍,要麼硬湊出來結了婚,要麼真就因為實在沒錢最後不歡而散

彩禮可以是婚姻的開始,也可以是結束

很多情侶熬過了風風雨雨,卻熬不過一份彩禮

漸漸的,身邊的經歷也讓小妹懂了一件事,彩禮談不好真的會傷感情

在後來和男友的相處中,因為大學同學的關係加上戀愛的時間也還挺長了,父母也比較放心,所以彩禮的事全權交給小妹拿主意

結果可想而知,那個最怕麻煩的小妹,笑呵呵的吐出了一個數字

0

04

彩禮,本身就具有雙面性

在和這三位朋友聊之前,我甚至對彩禮有點恐懼

就好比你永遠不知道這玩意兒的上限在哪裏

當我以為38萬元彩禮的江西,已經是全國彩禮天花板時

直到我看見了憑藉1888萬現金彩禮被直接頂上熱搜的上海嚴公子,再次刷新了我對彩禮的認知(此故事後被知乎官方證實為杜撰)

更誇張的,還有人把天價彩禮當作婚姻炫耀的利器:砸200萬彩禮招媳婦兒

而當我以為即使再貴,彩禮也只不過是錢的事

對於大多數中國家庭來說,該不該收彩禮,從來不是什麼可以輕鬆划過的話題

而在這次和三個朋友聊天后,我反而有一種釋然感

0元、8.8萬、100萬

無論是哪個數字,至少大家都在彩禮這一命題下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處理方式

當我還在為彩禮發愁時,她們仿佛在身體力行的告訴我

嘿,這真不是啥大事,還有城市根本不要彩禮呢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真叫盧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201/18616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