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強國交通」的出現釋出危險信號…

—「強國交通」APP來歷撲朔迷離 或一統客貨運平台,成為「超級央企」

政治經濟評論人士秦鵬表示,「強國交通」的出現釋出了危險信號,他擔心,民企在中國的生存空間會不斷萎縮。 秦鵬說:「互聯網有太多的服務理念和技術(成分),不是國營資本上場的地方,所以中國互聯網的巨頭都是具有外資背景的,或者民營資本的企業。這並不是國營企業擅長的東西。它們擅長的是『壟斷』,但是可怕的是,它既可以當裁判,又可以當運動員。它自己可以制定政策,也可以以這種國家安全的名義,想方設法指令市場。大家也都在開玩笑:有了『強國交通』,回頭是否還有『強國食堂』,『強國印刷』,『強國快遞』呢?」

滴滴出行在北京一輛汽車上的標識(2018年10月18日)

中共中宣部主管的「學習強國」平台早前高調宣佈,即將推出結合貨運和航運等服務的交通出行平台「強國交通」APP後,隨即遭中國交通部撇清關係,其後「學習強國」負責人也澄清「強國交通」不是國家級平台。有評論卻認為,具濃厚黨國背景的「強國交通」絕不簡單,終極目標是打造一統民企的「超級央企」。

「學習強國」微信公眾號1月19日傍晚發文說,近日,有媒體報道「學習強國」學習平台與有關部門共同建設「國家級出行平台」。對此,負責人表示,「這一報道不準確」。

文章表示,「學習強國」與交通運輸部下屬的中國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合作開發的專案,並不是個別媒體所報道的「國家級出行平台」,而是在中國國務院APP「貨運行程寶」基礎上的轉接應用程式,在「學習強國」上設一個界面,實現互聯共用、熒幕展示,以便為用戶提供便捷和高效的數位惠民服務。目前這一界面尚在開發中。

文章還稱,「學習強國」已接入多個協力廠商平台。使用者從「學習強國」點開這些小程序圖示,可直接跳轉到主辦方的小程序頁面。這也是許多網路平台都具備的功能。

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主管的機關報《北京日報》1月18日曾報道,「強國交通」是「學習強國」學習平台與「相關部門」聯合打造的數位立體交通應用服務平台。

報道說,作為國內首個「國家級交通出行平台」,涵蓋約車、貨運、水運、航運等功能的「強國交通」近日已完成內測,進入上線倒計時。將率先推出約車服務,已接入數十家網約車運力公司,未來預計接入運力將佔市場全部運力的90%以上。

「強國交通」遭嘲諷「碰瓷」

中國交通部翌日透過媒體以不具名方式,火速澄清與「強國交通」毫無關係,強調事先不知情;交通部官員還通過多家媒體以不具名方式指責「強國交通」有「碰瓷」之嫌。

北京日報的獨家報道原文與多家陸媒的轉載文,當天已被刪除。

時事評論員秦鵬(資料照片)

旅居美國紐約州的政治經濟評論人士秦鵬告訴美國之音,「學習強國」APP作為中共中宣部宣傳習近平和中國高層思想的工具早已是公開的秘密。

秦鵬說:「這個『學習』實際上是一詞雙意。表面上是學習共產黨的治國理論,實際上『習』代表的是習近平。這件事情是從上到下中南海親自抓的一件大事,但是實際上它背後是非常龐大的,整個中共最高權力主抓的這麼一件事情。通過這種方式來統一思想。從2019年1月1日正式上線,到現在已有三億多用戶。它不是一家野雞公司或普普通通一家公司的概念。」

畢業於山東大學、目前旅居澳大利亞的金融學者司令對美國之音表示,目前看來,「強國交通「有意把一系列客運和貨運方式整合統籌起來,有理由相信,中共當局有意成立類似於中國國家鐵路集團的「超級央企」,把全國的運輸行業,尤其是以往民企經營的領域給搶過來。交通運輸部若承認與「強國交通」的關係,等同要承擔政策的風險。

畢業於山東大學的金融學者司令。(司令提供)

司令說:「這個『強國交通』事實上是和交通部下面的交通信息合作中心這樣的事業單位進行的強強聯合。這個單位事實上給它開發了整個安卓、IOS的架構,包括整體測試和市場適應性等等都是由這家單位完成的。如果沒有交通運輸部的部領導,也就是主管事業單位的副部級領導點頭同意或者內部批示的話,是絕不可能有這個交通運輸部的相當於廳局級的二級單位,直接出來參與這樣一個社會化的APP的項目開發當中。」

分析:「強國交通」無把握當局不願承擔風險

他說,表面上,中國中央政府的部委對外聲稱與」強國交通」等個人企業行為河水不犯井水,但從「學習強國」APP專門提及名不見經傳的「強國交通」上線,卻又顯得此地無銀三百兩。

司令說:「這個問題在於,中國對於成功的把握性似乎還沒有十成把握。事實上,它釋放這個APP的時候就會顯得很小心,也就是說,讓擁有深厚官商人脈背景,資源充足的這些人,由他們個人去運作這個事情。由一些中央部委,像交通部的這個二級單位交通信息交流合作中心,治理平台和先行儲備人才,但是整體上這整個東西還是個人運作的行為。在必要的時候,如果這個事情運作不成功,那麼就可以成為替罪羊。」

司令相信,「強國交通」聲勢浩大與背後獲得多個中央部門支持有關。

司令說:「給我的印象是,中國的中央政府也好,中宣部也好,國務院新聞辦也好,都在給『強國交通』這塊APP造勢助威,儘可能的開綠燈。這恰恰能夠佐證我的判斷:這款『強國交通』APP確實是中國政府的政策行為。它不光是任由自生自滅的實驗品,而是以政策無形的手向市場以及國內外宣告,這款APP的來歷絕對不簡單。」

滴滴出行恢復用戶註冊重新上架

因違反網絡安全法等,被中國國家網信辦重罰的叫車平台滴滴出行上周表示,配合中國國家網絡安全審查,進行全面整改,經由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同意,1月16日起恢復新用戶註冊。據了解,滴滴出行應用程式已在中國大陸重新上架。在小米、華為和蘋果公司中國版的手機應用程式商店,都再次顯示有滴滴出行應用程式可供下載。

金融學者司令估計,滴滴出行已就中國政府要求的公私合營股份制改造達成協議,就企業整體轉置和股份重置有了默契。

司令說:「這次握手言歡一定是企業服從於政府的結果。即使滴滴出行上線,我也不認為民營企業的日子重新又開始好過了。融來的錢更多會流到國有控股或國有資本的大股東掌握之中。現在滴滴出行已變成類國企或者一潭死水。就算『強國交通』APP的平台里也設置了很多模塊,事實上也是把滴滴出行等納入其中。大有進一步整合中國客運和交通運輸佈局的意圖在其中。」

政治經濟評論人士秦鵬表示,「強國交通」的出現釋出了危險信號,他擔心,民企在中國的生存空間會不斷萎縮。

秦鵬說:「互聯網有太多的服務理念和技術(成分),不是國營資本上場的地方,所以中國互聯網的巨頭都是具有外資背景的,或者民營資本的企業。這並不是國營企業擅長的東西。它們擅長的是『壟斷』,但是可怕的是,它既可以當裁判,又可以當運動員。它自己可以制定政策,也可以以這種國家安全的名義,想方設法指令市場。大家也都在開玩笑:有了『強國交通』,回頭是否還有『強國食堂』,『強國印刷』,『強國快遞』呢?」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122/1857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