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黃嚴忠:一場新冠海嘯正在中國農村醞釀

作者:

圖為2023年1月5日,新冠患者在安徽省鳳陽縣鳳陽人民醫院輸液。資源匱乏的診所擠滿了病人——中國東部最貧困的省份之一安徽,在遭受新冠疫情重創。

今年春運客流總量將高達近21億人次,隨着中國新年的逼近,返鄉潮引發了專家對農村地區疫情激增的擔憂。全球衛生問題專家黃嚴忠(Yanzhong Huang)在CNN上發文,以專家視角從多方面說明農村地區應對新冠(COVID-19)襲擊的脆弱性。

1月18日,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問題高級研究員黃嚴忠發表了題為「在中國農村,一場新冠(COVID-19)海嘯正在醞釀」的文章。

他說,早在2022年12月中旬,許多農村地區就已經出現了大量病例。在河南省中部的一個村莊,一名醫護人員在12月17日至24日(一個星期)期間,接診的發熱患者比去年全年都多。

黃嚴忠在文章中分析了農村人口和醫療設施的幾個特點,以說明為何疫情海嘯正在醞釀。

人口老齡化問題

黃嚴忠說,中國廣大農村的人口老齡化速度比城市地區快。根據2020年的人口普查,超過1.2億60歲及以上的人生活在農村——占農村人口的23.8%,而城市地區這一群體的佔比為15.8%。

他說,說到COVID-19,年齡很重要。人口老齡化與非傳染性疾病——包括糖尿病癌症和心血管疾病的發病率高度相關。根據2015年的一項研究,多達83.4%的農村老人有這類疾病,這使他們極易受到COVID-19的影響。

農村的醫療系統脆弱

「不幸的是,2009年啟動的政府醫療改革未能顯著增強農村衛生系統應對重大疾病爆發的能力。在農村,每1,000人中有4.95張病床和5.18名衛生專業人員。相比之下,在城市,每1,000人對應的是8.81張病床和11.46名衛生專業人員。」黃嚴忠說。

此外,他說,農村地區的大多數基層衛生工作者接受過的醫療培訓很少,擁有大學學位的人不超過1%。更糟糕的是,醫療改革並沒有改變醫療衛生提供者的逐利行為。浪費性的過度服務,包括過度使用高科技檢查和進行不必要的手術,在農村仍然很普遍。也許是因為對醫療質量和費用的擔憂,農村病人經常繞過社區衛生診所,直接到縣醫院或城市醫療中心尋求治療。

「雪上加霜的是,在過去的三年裏,清零的實施擴大了農村衛生系統的能力缺口。政府對購買發燒和咳嗽藥物的限制導致其供應短缺。」黃嚴忠說,「農村診所被禁止接收發燒病人,迫使一些鄉村衛生工作者關閉診所,改行干別的。在2019年和2021年之間,村級診所的數量從61.6萬個下降到59.9萬個。而村衛生工作者的數量從145萬下降到136萬。」

他說,執意實施清零政策也為農村應對疫情爆發的準備提供了很少的空間。直到2023年1月初,很少有鄉村診所配備氧氣罐,甚至沒有氧氣計來檢測病人的氧氣水平。國家媒體報導說,中國東北地區縣級醫院的一些醫生不知道如何操作呼吸機。

疫苗接種問題

黃嚴忠說,清零政策沒有為推動老年人口打疫苗強化針提供強有力的動力。在2022年8月至11月的三個月里,在提高老年人的疫苗接種率方面的進展很少。因此,在中國結束清零之前,由滅活疫苗引發的抗體已經下降到一個非常低的水平。

他說,2022年12月1日,政府發起了一場為老年人接種疫苗的運動。但是,隨着COVID-19病例的爆炸性增長以及醫護人員和老年人的感染,該運動很快就失去了動力。

「毫不奇怪,當政府取消(防疫)限制,有效地打開了COVID-19的閘門時,鄉村診所的發燒藥物儲備立即用完。抗原檢測試劑盒和有效的抗病毒藥物也很短缺,這也許可以解釋為何在大多數村級診所和鄉鎮衛生中心,首選的治療方案是抗生素、維生素、荷爾蒙和葡萄糖。」他說。

雖然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居民有機會得到像Paxlovid這樣的抗病毒藥物,但農村人不得不依靠傳統的中醫藥。症狀更嚴重的病人被轉到縣級醫院,那裏的重症監護室(ICU)沒有配備治療所需的必要設施。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119/1856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