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走在中國封城時間最長的小城瑞麗的街頭

法國世界報 RFI

位於雲南省的邊陲小鎮瑞麗是與緬甸接壤的小城,也是在中國三年抗疫期間遭遇封城時間最長的城市。在中國即將開放邊界之際,法國世界報在上海的記者西蒙·勒普拉特(Simon Leplâtre)特別走訪了瑞麗。勒普拉特看到,瑞麗的居民們正在焦急地等待着邊境重新開放。三年來,瑞麗經歷了十幾次封城,每次都持續幾個星期的時間。

勒普拉特首先描寫了寬闊的中緬友誼大道的情況。作者看到,今天,在這個綿延約2平方公里的區域,所有的店鋪都在關着門。他說,在瑞麗這個邊境小鎮,過去有數以千計的出售玉石、農產品、家具或小飾品的商店。但是,今天,只是在邊境口岸對面的地方,有幾家商店在開着門。

勒普拉特碰到的正在散步的二十多歲的小麗,是一家玉石商店的售貨員,小麗是緬甸人,在中國生活了八年。小麗指着鄰近的緬甸城鎮繆斯說,她的母親就住在那附近的山區,離這裏只有大約三十分鐘的路程」,可是,最近三年她都沒有能夠回緬甸看母親。

三年來,由於新冠疫情,瑞麗財富的來源--中緬貿易一直處於停頓的狀態。像瑞麗的每一個人一樣,小麗迫不及待地等待着1月8日這一天的到來,因為屆時,中國將開放邊境,貿易將重啟。

勒普拉特繼續寫道,2022年12月7日,面對新冠病例的增加和全國人民的憤怒, 中共當局告別了已經無法再持續下去的清零政策。之後,中國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新冠浪潮,但許多人認為,這是在三年嚴控之後重獲某種表面上的自由所須要付出的代價。位於中國西南部雲南省的邊陲小鎮瑞麗至今仍然深陷三年的創傷:瑞麗在過去的三年中經歷了十幾次封城,每次封城持續幾個星期,成為中國封城時間最長的城市。三年的時間中,瑞麗人口的三分之二都離開了,其中許多人是從其他省份來瑞麗做生意的。

「鋼鐵長城」

勒普拉特還寫道,沿着中緬邊境,有着用混凝土和鐵板豎起來的高牆。修建這樣的「鋼鐵長城」,是為了堵住邊境上605個人們可能穿越的漏洞,從而阻止新冠病毒的傳播。據地方當局稱,2020年和2021年,當地在「防疫」上花費了25億元人民幣,包括建造這個10米高、全長197公里的高牆。

高牆修建在田野上、修建在村莊的周圍以及在瑞麗河的沿岸。一些管道被水泥給堵住了,在人們容易穿越的地方則安裝了多層的鐵絲網和電圍欄。大多數緬甸人都被驅逐出了瑞麗。官方數據顯示,2018年,有5萬緬甸人合法居住在瑞麗,但另外還有數千緬甸人越過漏洞百出的中緬邊境到中國工作,在瑞麗的農田裏勞動、在餐館或按摩院工作。

在一座通向緬甸的橋下,有一條小街完全被這些高牆包圍着。在街道的盡頭,勒普拉特一行人發現有幾間房子,裏邊有一家小商店在出售緬甸服裝、雜貨和同樣從緬甸進口的玉石。經營這家店鋪的,是一個小個子男人和他的妻子。小個子男人是四川人,他的妻子是緬甸的中國人。小個子男人對勒普拉特一行人說,「這裏從來沒有冬天,居民們全年都穿着涼鞋!人們從全國各地來到這座城市定居。他說,疫情前,瑞麗很熱鬧,但是,由於防疫措施,他已經三年沒有賺到錢了。自2020年以來,他至少虧了50萬元人民幣。

批評的聲音越來越多

2020年9月,瑞麗經歷了第一次封城,當時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剛剛慶祝「全民抗擊病毒」取得勝利。

一名中國婦女非法穿越了當時控制得不是很好的邊境,並將當時在緬甸大量傳播的新冠病毒帶回到了瑞麗。六個月後,在出現新病例後,瑞麗市長被免職並在國家電視台上受到批評。他的繼任者的任務很明確:不惜一切代價防止人們穿越邊境。為此,除了修建「鋼鐵城牆」,瑞麗的所有官員也都被動員起來密切關注邊境。

勒普拉特還寫道,瑞麗已成為中國過度防疫的象徵。2021年,網上批評的聲音越來越多。一位居民說,他的小嬰兒在幾個月內就做了74次核酸,其他人則譴責隔離方艙里什麼都缺,包括食物。勒普拉特說,這些能看得到的批評只是冰山一角。勒普拉特在在邊境口岸前遇見的一位楊姓男子憤怒地罵着說,「2021年以來,我們就不能夠再在網上發佈任何有關瑞麗的信息了。微信和抖音都被審查了,那些敢寫一點兒批評的人都被警察找上門給教訓了!」

「就像在監獄裏一樣」

勒普拉特還遇到了一位二十年前來到瑞麗定居經商的河南人。這名河南人在做過幾份零工後,創辦了一家進出口公司,主要經營穀物和水果。他描述說,「有時我們會被連續關二十天。有一次,才剛解除封城5天,就又重新封城了。我們甚至不能夠站在門口和鄰居們聊天,就像生活在監獄裏一樣。」他的業務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他說:「以前每天有上千輛卡車過境,運送玉器、農產品、紅木。現在也就一百來輛車了,還得通過專門的機構批准,貴多了!」

這名來自河南的楊姓男子也迫不及待地等待着1月8日這一天的到來。他說,「以前,我們有通行證可以毫無問題地過境到緬甸一側,我們去那裏做生意,或者去賭場賭博。」

2021年中選擇離開家鄉定居雲南省會昆明的羅拉在電話中說,「一開始,我有一段非常糟糕的經歷。我們整天都在看連續劇,看我們的手機,我晚上睡不着。但是,過了一段時間,就習慣了。我一直在有規律地照顧我的女兒,但是,很多人都瘋了,有很多人自殺。」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3/0104/1850790.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