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純鈎:動態清零,習近平來到十字路口

作者:
動態清零對中共的好處是,維護習近平「一尊」的英明形象,吹噓「中國解決方案」,展示中共政權無遠勿屆的管控能力;動態清零的壞處是,打擊瀕危的經濟,招致民間抗爭,政府疲於奔命,消耗國家財政,最終必然影響中共政權的穩定。 但要中共放棄社會主義大方向,只怕比登天還難,中共勢與社會主義共存亡,中國人被中共綁架了,也只有與社會主義共存亡。幸虧,中共會死,中國人是不會死的,中共死後中國人還在,社會主義死了中國人還在,問題只是中共死得快不快而已。

除非中共放棄一黨獨裁的體制,否則中共國與全世界、與時代潮流都是無法和解。(美聯社)

中共二十大後,外交動作頻頻,向外釋出某種和解姿態,經濟上鼓勵私企,挽救房地產,放鬆動態清零,有輿論甚至認為習近平永久執政後,又準備走回改革開放之路了。

事情當然沒有那麼簡單,改革不改革,開放不開放,不是基於習近平能不能永續掌權,而是決定於中共的終極目標。

中共「江山」觀念根深蒂固,紅一代打下江山,紅後代要永遠坐下去,利益不可分沾,政權不可動搖。政治路線之選擇,只服從權力穩固這個終極目標,其餘都只是花招和手段。

二十大後內政外交有鬆動跡象,是面對現實權衡利弊之後,發覺天天在倒自己米,再搞下去經濟要死,人民要反,政權要垮。

本來,若奧密克隆(Omicron)沒有變種,病毒毒性強,重症與死亡率高,動態清零尚有一點作用,因為同等條件下,民主國家不可能採取同樣違反人權的社會管控措施,只能在疫苗和藥物上下功夫,被動抵抗病毒的攻擊。

但奧密克降變種了,輕症多,死亡率比流感還要低,民主國家便因利乘便,採取與病毒共存的政策,社會恢復正常。與此同時,中共的動態清零政策便顯得極之「戇居」,等於幾個游兵散勇在城外叫囂,滿城的人都要半夜爬起來備戰一樣。

動態清零對中共的好處是,維護習近平「一尊」的英明形象,吹噓「中國解決方案」,展示中共政權無遠勿屆的管控能力;動態清零的壞處是,打擊瀕危的經濟,招致民間抗爭,政府疲於奔命,消耗國家財政,最終必然影響中共政權的穩定。

要不要放鬆動態清零,習近平舉棋不定,他的性格就是不肯認輸。一旦取消清零政策,即證明三年來的動態清零搞錯了,不但搞錯,而且錯得很「戇居」。此外,一旦放鬆了,病毒長驅直入,到時全國各省市大爆發,政府束手無策,最丟臉的也還是他自己。

二十大後,剛把門開一條縫,又碰上廣東重慶大爆發,這個關口若全面放鬆,等於製造一個不設防的國度,病毒全面反撲,攻城略地,把全國搞得人仰馬翻,到時要收又收不回來,不收又會死得很難看,所以剛一放鬆,看看勢頭不對,又趕緊把門關死。

三年來嚴格實行動態清零,中國人打疫苗的比率不高,疫苗有效性成疑,染疫人數少,普遍人群沒有抗體,又沒有特效藥治療染疫病人,更不甘心進口外國的疫苗與特效藥,因此松也是死,緊也是死。

人家西方民主國家好端端地與病毒共存了,只剩下中共國還在與病毒掙扎,不但掙扎,而且掙扎得很難看,是放鬆好還是清零好,中國沒有人知道,習近平也不知道。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松一松又緊一緊,然後看看有什麼事情發生。

現在形勢便是,習近平走到一個十字路口,往左看好像有地雷,往右看好像有陷阱,往左走一步趕緊收住腳,往右走一步又只好退回來,他站在十字路口,擔天望地,還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

豈只是動態清零,中共所有內政外交,都在這種擔天望地進退維谷的狀態中。經濟不救已經不行了,但要救經濟,又要國進民退,全面管控,兩種政策互相打架。回歸社會主義經濟一定死,不回歸社會主義又保不住政權,於是只有在集體經濟與市場經濟這個十字路口,向左走一步,又向右走一步`,來來回回折騰自己,折騰到最後,還是得個橘。

出盡吃奶力氣要救房市也一樣,房市不救,拖垮整體經濟,拖垮中共政權,但房市體量那麼大,杯水車薪等於白做,於是又把金融系統搭進去。房市的問題不是錢的問題,比如一個人要餓死了,給他吃一餐飯不能救他,要讓他米缸里有米,讓他自己種出糧食,要讓他能買種子肥料。房市低迷是果,經濟低迷才是因,現在是實在沒招了,所以拿錢來出氣。

回歸社會主義的大方向錯了,再多小修小補的臨時措施都是白搭。正如一時對外示好,不能解決中西價值對立的根本衝突一樣。中共今日的處境,不是政策的錯,是國策的錯,除非中共放棄一黨獨裁的體制,否則中共國與全世界、與時代潮流都是無法和解的,與中國人民也是無法和解的。

但要中共放棄社會主義大方向,只怕比登天還難,中共勢與社會主義共存亡,中國人被中共綁架了,也只有與社會主義共存亡。幸虧,中共會死,中國人是不會死的,中共死後中國人還在,社會主義死了中國人還在,問題只是中共死得快不快而已。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126/1834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