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宋國誠:中國即將到來的第二危機──經濟寒冬冰霜雪降

作者:
如果習近平繼續執行「政治壓倒經濟」的政策,包括絕不動搖的清零封城,未來十年中國經濟成長數字可能永久盤旋在0~4.5%之間。可以斷言,以不到5%的經濟增長率,中國將很難養活14億人口,難以滿足龐大的就業需求和財政收入,更將波及醫保基金與養老基金,未來中國人民極可能面臨溫飽不足,乃至飢餓邊緣的狀態。在此情況下,中國大陸意圖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願望,將永遠止步,2035年從2020年基礎上GDP翻一番的目標,也必將落空。所有這些問題的根源是來自天災?還是肇於人禍?

中共當局只顧「保紅色江山」,只顧一人集權,完全無視當前與未來的經濟危機,也無意提出任何有效的解決方案。

中共20大之後,在習近平政治安全高於經濟福利、保黨高於利民的「治國理政」之下,當前中國大陸正面臨「多發性經濟風暴」的慘綠局面。從大量失業、企業裁員、商家倒閉、消費萎縮、外貿下降、順差萎縮、股市下跌、金融脫序、財政虧空、外企撤離、外資流出、人民幣貶值到外匯流失……等等,不一而足。以上種種,將宣告中國不再崛起,中國夢已成午夜驚魂,共同富裕只是畫餅充飢,最終將走向共同貧困。然而,至今為止,中共當局只顧「保紅色江山」,只顧一人集權,完全無視當前與未來的經濟危機,也無意提出任何有效的解決方案。

總體經濟陷入谷底

從總體經濟面來看,世界主要的評價機構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評估,全部看壞和下修。「世界銀行」(World bank)預測今年(2022)中國大陸經濟增長將由去年的8.1%急速下跌至2.8%,「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將中國2022年經濟成長預期下調至3.2%,《路透社》調查預測,2022年中國全年經濟成長率將下降至3.2%,遠低於5.5%的官方目標,是近半世紀以來最糟糕表現。據「彭博經濟研究」最新預測,中國經濟未來10年平均增長率為4.6%,10年內難以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在上述數據中,即使比較樂觀的估計,也沒有超過5%。「牛津經濟研究院」預計,未來十年的 GDP年均增長率將從1999-2019年的平均值減半至4.5%,並在之後的十年放緩至3%,這將使中國的人均GDP在2040年降至美國的三分之一以下。

世界主要的評價機構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評估,全部看壞和下修

當前,中國各項經濟數據全面下滑,僅以「財政空虛」和「貿易萎縮」來看。根據中國財政部公佈的數據,2022年上半年31個省市自治區全部財政赤字,就連上海的赤字也高達18億人民幣,以河南省為例,2022年上半年收入僅2362億人民幣,開支卻高達5732億,財政吃緊相當嚴重,即使財政收入第一大省的廣東省,財政收支差距也接近3000億人民幣,財政自給率低於70%。日本「野村證券」初步估計,習近平的清零政策已經打擊了中國12%的GDP。另依據中國《海關總署》2022年11月7日公佈10月進出口數據,其中出口金額年減0.3%,進口年減0.7%,進出口都是2年多來最慘的狀況。進出口的衰退,必將使習近平所謂「內外雙循環」的構想,完全落空。

青年失業創歷史新高

失業問題是經濟情勢的溫度計,也是所有經濟危機的後果表現。

一個案例顯示,在北京一份月薪一萬元人民幣的工作,一天之內就收到超過一千份的求職信,這種「求職無望」的案例可謂不勝枚舉,這顯示中國已出現嚴重的就業問題,形成所謂「失業大軍」。依據《國家統計局》2022年8月份的統計,中國的整體失業率為5.3%,其中16-24歲人口調查失業率高達18.7%;有些專家甚至斷言,這是一個掩飾危機、低報造假的數據,實際的失業情況應達到30%左右。未來在長期GDP低度增長的趨勢下,失業問題將繼續處於高檔狀態。

在YouTube稱為《普通百姓聊真實的中國》的視頻中,揭露了中國百姓這幾年的辛酸血淚,許多年輕人露宿街頭、居無定所,因為沒有一份正職工作,無法負擔房租。還有能力的就搭帳篷睡在河堤旁,更慘的是一個水桶就裝滿家當,睡在公園、大街上,不時還會因為擾亂市容而警察驅趕,多數中國青年正處於抑鬱、茫然、無助的境地。

然而,在基本的經濟結構處於政治意識形態的扭曲與擠壓之下,中共政局對於解決失業問題可謂舉措無方。一般而言,暫時性解決失業問題的補救方式就是救濟與補貼。但是中國的養老體系和醫療體系長期不健全,「醫療保險基金」在清零政策下被淘空,處於失血狀態;養老基金處於杯水車薪的窘境,根本無法減緩失業問題。

外資告別中國

自改革開放以來,外資與外企始終是創造中國崛起的因素與動力。人們原本期望中共20大之後將放寬清零政策,但中國《國家衛健委》11月5日再度強調堅守動態清零不動搖,這一宣示,吹起了外資與外企決心撤離中國的號角。

依據中共《商務部》統計,2022年1至8月中國實際利用外資金額為1,384億美元,但扣除從香港「回投中國」的資本(佔37%),實際利用外資不到1000億美元。據「國際金融協會」(IIF)統計,外國投資者在2022年10月份從中國市場撤資規模達到88億美元;此一統計還顯示,外國投資者的股票投資組合資金外流達76億美元,債券市場資金外逃12億美元,至今,中國市場有大約1051億美元的資金流出。「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也指出,中國的債券市場可能在今年(2022)面臨20多年以來的首次外資撤離潮,總規模超過千億美元。

未來中國已不是外資投資的首選,中國市場的吸引力和獲利率將大幅下降。(美聯社)

在外企流出方面,根據「中國歐盟商會」(EUCCC)2022年4月的調查,有23%的歐洲企業考慮將現有或計劃中的投資從中國移出,此一外移比例,創下10年來最高紀錄;另據「上海美國商會」(ACCS)2022年6月的調查顯示,有44%的外籍製造商已經減少或延緩在中國的投資,有33%的廠商正將部分工廠或全球產品供應鏈移出中國。以三星、東芝、蘋果等為代表的外資企業為中國創造了近50%的對外貿易的規模,但是習近平的清零政策,已使許多國際廠家已經無法續留中國,它們選擇搬走或準備離開。

總體而言,未來中國已不是外資投資的首選,中國市場的吸引力和獲利率將大幅下降,出現一種「外資空洞化」與「外企空巢化」的失血局面。這對一向依賴外資、外企、外貿來支撐經濟增長的中共而言,將是一場深重的打擊。

國有經濟惡靈再現

為了推進習近平「國進民退」的路線,中國再度出現國有經濟回潮的惡夢。2022年9月以來,中國開始出現國有企業入主民營企業的消息。「中國移動」與「京東科技」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中國聯通」與「騰訊」成立了「合營企業案」,各種國企電信也與民營網絡科技公司進行所謂「公私合營」。

實際上,「公私合營」一詞又是中共一種偷換概念的政治詭辯。一般所謂「公私合營」又稱「公私夥伴關係」(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PPP),是指公部門以招標或委託的方式引入私人資本,進行在基礎建設或公益事業領域的合作經營,是一種「市場經濟社會化」的協作關係(collaboration),其好處是把私人資本引入有利於社會公益的方向,例如「台灣高鐵」就是採取BOT的公私夥伴模式。絕不是中共這種公部門強制介入私營經濟,強制入股並干預經營權,掠奪私營企業的利潤,將私營(個體所有)改成國營(國家所有)的做法。換言之,中共的所謂「公私合營」實質上是一種「土匪經濟」,一種對私營經濟的侵佔與掠奪,不是一般所謂「公私夥伴關係」。

在習近平的腦子裏,根本沒有自由競爭、市場機制、商品經濟、私有財產、知識產權等等概念,在習近平眼中,像馬雲馬化騰劉強東等人,在西方被視為「創業企業家」,但在習近平眼中,卻是「無產階級的吸血鬼」,正是這些人造成了「資本的無序發展」。習近平的思想就是一種「紅色經濟」、「延安精神」、「窯洞政治」,所以即使像「特斯拉」(Tesla, Inc.)總裁馬斯克(Elon Musk)這種人,在中國也一樣被割韭菜

供銷社:農業集體化儲糧備戰

近兩年來,中共開始在地方各地成立「供銷社」以及「社區食堂」。「供銷社」是毛澤東「農業集體化」(合作化運動)統購統銷制度的產物,是中共歷史上左傾機會主義的悲劇結果。

從經濟學角度來看,「供銷社」的成立是為了應付「短缺經濟」。在生產不足或供需失調情況下,政府介入生產、流通、消費領域,以「調配性供給」的方式,降低整體消費水平的情況下,在滿足多數人「基本溫飽」的情況下讓多數人可以維生。但中共現在既無糧食短缺,也沒有通貨緊縮,所以不是一種「應變措施」,而是一種為未來的某種情勢預做準備。為了什麼情勢呢?就是為了「戰爭體制」做準備。

以不到5%的經濟增長率,中國將很難養活14億人口,難以滿足龐大的就業需求和財政收入,更將波及醫保基金與養老基金

11月8日,習近平視察了「中共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並以「軍委聯指總指揮」身份,強調全軍「全部精力向打仗聚焦」。此一行動,是在發出「對外作戰」的訊號。一方面向美國宣示「中國完全統一」的決心不會改變,對美國及其盟國的軍事威脅絕不低頭,特別是對於美國的干涉,中共已做好「反對外力干涉」的戰爭準備。所謂「供銷社」,就是這種戰爭準備的一部分。

中國經濟寒冬的來臨

如果習近平繼續執行「政治壓倒經濟」的政策,包括絕不動搖的清零封城,未來十年中國經濟成長數字可能永久盤旋在0~4.5%之間。可以斷言,以不到5%的經濟增長率,中國將很難養活14億人口,難以滿足龐大的就業需求和財政收入,更將波及醫保基金與養老基金,未來中國人民極可能面臨溫飽不足,乃至飢餓邊緣的狀態。在此情況下,中國大陸意圖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願望,將永遠止步,2035年從2020年基礎上GDP翻一番的目標,也必將落空。

所有這些問題的根源是來自天災?還是肇於人禍?實際上,只要習近平的路線不改,中國將面臨即將到來的經濟寒冬。

※本文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政治與文化評論家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114/1829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