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當局動用了四百多警力,如臨大敵…

—23年來 河北法輪功學員王蓮雙一家的遭遇

2014年4月22日,王占青等四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2015年6月19日,他們被非法庭審,當局動用了四百多警力,如臨大敵。7月2日,他們再次被庭審,辯護律師王宇因抗議合議庭違法,被眾多法警暴力拖出法庭。

海外法輪功學員悼念在大陸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明慧網

二十幾年來,河北三河市法輪功學員王蓮雙經歷了被辱罵、毆打、勞教、非法拘禁、判刑,以及兒子遭冤判和親人受連累等一系列的迫害,於10月9日含冤離世,終年71歲。

明慧網報導,王蓮雙在家期間,每年不止一次地被鎮政府及派出所等不法人員騷擾,家人的正常生活遭到嚴重干擾。

2021年8月17日上午10點多,楊莊鎮派出所五個警察開警車到王蓮雙家騷擾。

2021年3月下旬以來,三河市各派出所警察及街道社區人員在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的壓力下,執行「清零」行動,騷擾法輪功學員。楊莊鎮派出所警察到王蓮雙家騷擾,她當時正在地里幹活。她兒子王占青見警察非法錄像,就讓弟弟給他們照相,警察趕快跑了。

王蓮雙出生於1953年9月,河北三河市楊莊鎮楊莊村人。她中年時患了嚴重的腰腿痛、關節炎等,渾身無力,幹完農活就得吃藥,躺在床上,四處求醫問藥無果,全家人都為她擔心。

1997年,她大兒子王占青介紹她煉法輪功,她跟着兒子煉,不久身上的病都不藥而愈。

自此王蓮雙身體非常健康,她曾告訴律師:「自從煉法輪功20年了,什麼病也沒得過。」

他的二兒子也對律師說過:「修煉法輪功20年來,母親從來沒有生過病,沒有吃過藥,身心健康,種幾畝地支撐着我們這個家。」

法輪功是由李洪志先生1992年5月在中國大陸傳出來的佛家上乘法門,以「真、善、忍」原則指導人們修煉,並傳授祛病健身的五套功法,使修煉者深受裨益。據國家體育總局統計,至1998年12月有七千萬人修煉法輪功。

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因嫉恨法輪功深受人們歡迎而對之發動了延續至今的滅絕性迫害。據明慧網統計,至今有4,870名被確認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實際的死亡人數遠遠高於此。

兩度被關進鐵籠子

1999年7月20日,即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當天,王蓮雙和當地幾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回來後,她被非法拘禁在楊莊鎮政府,非法關押了十幾天後,楊莊村主任陶德貴逼其家人交2,000元人民幣才放人。家人只能拿出500元,之後她被放回家。

1999年9月,王蓮雙去幫助法輪功學員收秋掰玉米。在回家的路上,被騎摩托車的陶德貴擋住。她被陶使勁往道邊玉米地的泥溝里推,推了好幾個跟頭。陶同時給派出所打電話,說抓到煉法輪功的人。

10月的一個深夜,陶德貴帶警察去王蓮雙家,闖進院裏,進屋就翻,搶走許多法輪功的書、磁帶等,說這些是「證據」。

王蓮雙被綁架到楊莊鎮派出所,幾天後被關進看守所,之後又押回派出所。她被關在鐵籠子裏,睡在水泥地上,一關就是一個多月。五十多歲的陶德貴於第二年年底暴病死亡。

2000年的一天晚上,王蓮雙因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楊莊鎮派出所副所長劉江海、警察魏江等銬在牆根的欄杆上,面朝牆站到半夜。之後她絕食抗議,被放回家。回家兩天後,她又被關進派出所,再次關在鐵籠子裏,關了好幾個月。

2001年2月下旬,王蓮雙被非法勞教一年,劫持到唐山開平勞教所。

被關進洗腦班

2004年7月8日下午1點多,前三河市「610」辦公室主任劉富強,帶便衣闖到王蓮雙家,要綁架她。之前一個月,她的大兒子王占青在學校教課時被綁架到洗腦班。

王蓮雙八旬的父母害怕女兒被警察帶走,插上門,緊緊抱着女兒不放手。

劉富強偽善地說他和王占青是朋友,曾一起喝過酒。王蓮雙的父親說:「啥朋友呀?!把占青抓走一個多月了,人關在哪兒,給禍害成啥樣了,家裏一點信兒都不知道。(你)又來抓人,天底下有你這樣的朋友嗎?!」

一直僵持到下午5點鐘,劉富強叫來了兩輛警車,撞開門,把兩位老人的雙手反背起來,銬上王蓮雙的手,把她弄到車上拉走,關進廊坊洗腦班。

依法訴訟遭綁架關押

2014年4月,王蓮雙的大兒子王占青被綁架、構陷。為維護兒子的合法權益,王蓮雙為兒子聘請了律師。

2015年5月27日,王蓮雙代表自己和兒子向北京最高檢、最高法等部門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

郵寄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明慧網)

2016年8月22日,三河國保副大隊長賈志學、楊莊鎮派出所所長商偉帶十幾人,開三輛車闖到王蓮雙家,翻箱倒櫃,抄走法輪功書籍、資料、四千多元錢等私人財物。

王蓮雙的二兒子王東青和妻子聞訊趕來,阻止他們抓人。幾個警察把王東青架住,還威脅他妻子:再嚷嚷,就把她帶走。

僵持到凌晨1點多,幾個警察把王蓮雙拖出一百多米,抬上車,拉到派出所。

王蓮雙腳背上的筋凸起,一個月之後腳背仍沒有知覺;她左胸鎖骨突出約半厘米、半個雞蛋大,一深呼吸或者按壓就疼。在派出所里,她被關進一個八平米的鐵籠子裏。一整天沒吃飯,當她實在餓得不行要求吃飯時,警察拒絕,只給她一小瓶水,說要她家人給她送飯。

在精神和肉體上承受了極大的壓力下,王蓮雙的血壓高超過190。她三次遭審訊,被送進醫院體驗。警察猛拽她的左手,她感覺手腕子疼得要斷了,一個月後手仍然麻木。

在三河看守所,她每天被逼做三四個小時的奴工,插塑料花花瓣。

2017年2月13日,王蓮雙的老伴王福江拖着沉重的病體,來到三河市政府前要求釋放老伴。

王福江在三河市政府前要求釋放老伴王蓮雙。(明慧網)

幾年前,王福江因腦出血而半身不遂,說不清話。起初他害怕中共的邪勁,反對妻兒修煉,後在他們的幫助下,他了解了真相,誠心念「法輪大法好」,身體好轉。他目睹了兒子被冤判,老淚縱橫地在法院大廳里喊冤。

被非法庭審、判刑

2017年6月16日上午9點,王蓮雙被三河市法院非法庭審,當天早上她才被通知。按規定法院三天前就該給她書面通知。

庭審當天,法院外面停了一輛特警車,三河市「610」副主任劉文利、國保大隊教導員喬春江、副大隊長賈志學等人在東南角把守。

三河市「610」副主任劉文利(中)、國保喬春江(右)、賈志學(左)在法院外把守。(明慧網)

在公訴人趙澤峰讀起訴書時,王蓮雙聽到許多誣衊不實之詞後心跳加快、氣上不來。她的辯護律師程海叫來120救護車,但法警不讓進門。經律師的據理力爭,法院才同意讓她上醫院,推遲庭審。

6月22日,王蓮雙再次遭非法庭審,上午9點10分開始,10點半就草草結束。

兩位律師為王蓮雙做了無罪辯護,說用《刑法》第300條第1款來追究王蓮雙的責任是沒有法律依據的。因為該法條沒有把法輪功列為某教。國務院辦公廳和公安部從2000年到2005年先後明文認定全國有14種邪教,法輪功不在其中。

律師還指出,辦案程序嚴重違法,例如沒有出具檢查證就對家進行搜查,檢查中有暴力行為等等。

在當地「610」的操控下,法院於6月19日冤判王蓮雙1年。

大兒子遭受迫害

王蓮雙的大兒子王占青,現年47歲,畢業於廊坊師專,畢業後就職於三河市第三中學。1996年他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原則要求自己,對學生認真負責,拒收學生家長送的禮。

王占青(明慧)

因修煉法輪功,王占青被學校停止教課、限制自由、非法拘禁。2004年5月,教育局副局長李平帶三河市「610」及警察來到學校,將正在教課的王占青綁架到洗腦班。後來他無奈離開了學校,到北京打工。

2008年,王占青被非法勞教兩年,遭受酷刑折磨。

2014年4月22日,王占青等四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2015年6月19日,他們被非法庭審,當局動用了四百多警力,如臨大敵。7月2日,他們再次被庭審,辯護律師王宇因抗議合議庭違法,被眾多法警暴力拖出法庭。

11月5日,四名法輪功學員均被誣判。王占青被非法判刑6年,上訴後,被廊坊市中級法院非法維持原判。

2016年2月4日下午,王蓮雙和老伴王福江在律師的陪同下,到廊坊市檢察院遞交控告信,控告給兒子製造冤案的三河市公安局警察和三河市法院法官。

王蓮雙(右一)和老伴王福江(左二)在律師陪同下控告警察和法官。(明慧網)

同年6月23日,三河市看守所所長王朝河欺騙王蓮雙和老伴王福江,說王占青被送進承德上板城監獄了。兩位老人凌晨4點坐車,來到三百多里外的上板城監獄,然而兒子根本不在那裏。

蓮雙和老伴王福江到承德上板城監獄去見兒子。兒子卻沒在那裏。(明慧網)

河北省三河市是個縣級市,地處京、津的核心地帶,與北京僅一河之隔。1995年,法輪功洪傳到三河古城,眾多民眾身心受益。

至今,在這場持續23年的血腥迫害中,三河市至少24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迫害致死,8人被迫害致殘,21人(次)被非法判刑,89人(次)被非法勞教,至少274人次被非法拘禁在洗腦班迫害,更多的人被騷擾。

同時,三河市也不斷傳出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遭厄運的消息。明慧網最近披露了該市公檢法司人員遭厄運的案例。

王棟,三河市法院主管副院長,2022年5月13日被免職。他因參與迫害,早已上明慧網的惡人榜,惡人編號為E000097136。

蔡玉秀,三河市法院民四庭庭長,2022年5月13日,被免去三河市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審判員職務。她曾參與構陷法輪功學員。

梁曉光,三河市檢察院副檢察長,於2022年5月13日被免職。在三河市政法委任職期間,三河市法輪功學員10人被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迫害法輪功19年間逾兩萬人遭惡報》一文統計,從1999年7月至2018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的19年,參與迫害而遭厄運者有20,784人。

(案例來源於明慧網)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112/18287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