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免費的午餐?中共職教中心進駐19個國家

—孔子學院下台,魯班工坊接棒?中共職教中心進駐一帶一路國家

隨着中國孔子學院在各國陸續被關閉,另一個少為人知的中國職業技術培訓中心正在進駐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遍佈19個國家這些職業技校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魯班工坊。

一名中國建築工人站在一帶一路工程項目斯里蘭卡科倫坡港口城工地上。(2018年1月2日)

隨着中國孔子學院在各國陸續被關閉,另一個少為人知的中國職業技術培訓中心正在進駐一帶一路沿線國家。

在南亞,泰國大城商務技術學院的學生正跟着天津渤海職業技術學院的老師學習應用電子技術。在非洲馬里,學生們跟着天津醫學高等專科學校的老師研習中醫手法。在非洲吉布提,天津鐵道職業學院的老師教授當地學生工商知識,以便未來服務亞吉鐵路和吉布提經貿港口。在歐洲,中餐大廚師傅落地英國,教學生們如何炮製正宗中國菜。

在遍佈19個國家這些職業技校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魯班工坊。

魯班工坊由天津市政府啟動,以中國歷史上家喻戶曉的工匠魯班為名,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居民提供職業教育。從機電一體化到應用電子技術,從自動化到機械人,各地魯班工坊教授的項目隨當地的需要進行調整。

從2016年在泰國設立第一個魯班工坊以來,目前在全球19個國家有25家魯班工坊。埃及、埃塞俄比亞、印度、巴基斯坦、泰國、葡萄牙以及中亞國家,到處都可以找到魯班工坊的身影。

「魯班工坊可以塑造中國在東道國行為的敘事,旨在給中國更多的政治活動空間」,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全球管理學院研究員德克·范德克雷(Dirk van der Kley)對美國之音說。

「按照目前的規模,魯班工坊對東道國的貢獻有限,它們作為地緣經濟或軟實力工具的作用也有限。但如果該工坊繼續擴大規模,這種情況可能會改變」,他補充說,「鑑於中國當前的經濟逆風,我們正在觀察這是否會成為現實。」

魯班「出海」

自2017年以來,越來越多人擔心孔子學院成為中國宣傳其軟實力及意識形態的機構。過去四年裏,美國大學裏的118家孔子學院有104家已經關閉。

魯班工坊與孔子學院的輸出模式基本相同:中國的職業技術學校尋找當地的合作夥伴,在當地學校落地並開設課程,教授中國標準的相關技術,而學生畢業後投入服務當地的項目。

2020年2月8日,老撾琅勃拉邦有關「一帶一路」項目的標牌。磨萬鐵路是連接中國和老撾的第一條鐵路線,這是北京跨越湄公河的「一帶一路」項目的關鍵部分。

魯班工坊的中方統籌是天津政府。不過,中國主席習近平多次在國際場合提到這個職業教育網絡。2018年中非合作論壇開幕式上,習近平提出在非洲設立10個魯班工坊。今年,習近平在與土庫曼斯坦總統別爾德穆哈梅多夫,塔吉克斯坦總統拉赫蒙,吉爾吉斯斯坦總統扎帕羅夫會晤時,都提到了在他們的國家建設魯班工坊。

「雖然魯班工坊是由天津政府負責,然而習近平和其他中國高層領導人在與外國元首會晤時頻頻提到這個職高體系」,范德克雷說,「這說明現在這個項目得到了中央政府的支持。」

按照中國教育部的說法,魯班工坊給當地帶去「具有中國特色的教學模式、專業標準和教學資源」。

范德克雷說,這些魯班工坊着眼於東道國的技術短缺,也就是東道國想要的任何技能。

一般來說,這些特定項目與中國在這些國家的一帶一路項目有關。第一個魯班工坊2016年在泰國設立,為配合中國在泰國投資70億美金的一帶一路高鐵項目,魯班工坊設立了鐵院中心,開設高鐵動車組檢修技術和高鐵鐵道信號自動控制兩個專業。在吉布提,魯班工坊的專業是鐵道運營管理和商貿,服務於一帶一路項目,中國企業建設的亞吉鐵路。

除此之外,配合蒙內鐵路、匈塞鐵路、中老鐵路等一帶一路項目,魯班工坊在沿線各地國家開設了自動化、工業機械人、新能源、鐵道、動車組檢修、汽車、機械、電子信息等課程。

在開設魯班工坊之前,東道國合作院校一般會與中方院校討論當地的一帶一路項目需要哪些技能。確定課程之後,中方提供設備、教師和翻譯。

環球時報在一篇報道中指出,魯班工坊是「中國軟實力的更新發展,着眼職業培訓領域,從而幫助一帶一路項目配備人員」。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范德克雷說,中國大力推廣魯班工坊有幾個原因。其一,對於中國官員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宣傳,與其他項目比起來,需要的資金相對不那麼多。第二,這塑造了中國在東道國的積極形象,讓當地人民更加歡迎中國。第三,魯班工坊通過培訓當地勞動力,讓中國的項目性價比更高。例如中國在印尼的一些農業項目,將能夠僱傭當地勞動力。

「這是地緣經濟的考量,讓中國的項目更有吸引力。隨着時間的推移,中國將自然而然的成為這些東道國的首選合作夥伴,當地學生也更加熟悉中國的技術」,范德克雷通過郵件對美國之音說。

沒有免費的午餐

魯班工坊在其開設的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受到歡迎。

「畢竟,這是在急需領域免費的技術培訓」,范德克雷說,「這可能在未來造成對中國技術的依賴。學生們學習中國技術,也更有可能去到購買這些技術的公司工作。」

一些專家認為,魯班工坊將使得中國和發展中國家(Global South)的聯繫更加緊密,從而在地緣經濟上佔據優勢。北京將這個區域視為與美國競爭的重要一環。

「你不能責怪發展中國家接受提供的資源,如果中國是唯一的提供者,他們自然會接受中國的資源」,英國諾丁漢大學當代中國研究學院副教授蘇利文(Jonathan Sullivan)對美國之音說。

「你也不能責怪中國,如果發展中國家對這些項目的需求或胃口為零,那麼沒有人會報名參加,這些項目就會慢慢消亡」,他說。

蘇利文認為,最好的方法就是西方世界提供一個與魯班工坊媲美的項目,進行良性競爭。

范德克雷指出,中國目前的對外貸款大幅下降,但是在發展中國家仍然有很多中國公司在進行直接投資和項目招標。而對員工的免費培訓可能使得這些中國公司更有吸引力。

他認為七大工業國(G7)以及四方安全對話(Quad)應當提供類似的項目,一個更加透明,並且直接與這些國家就業市場相聯繫的項目。「全世界的技能短缺嚴重,能夠容下另一個這樣的項目」,他說。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1106/18261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