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楊威:中共圖謀中亞地區卻未展現領導力

作者:
俄羅斯是此次峰會的最大失意者,普京沒有得到習近平支持俄烏戰爭的承諾。克里姆林宮知道,中共很可能落井下石,把手伸向俄羅斯周邊;普京也與各國領導人頻繁會面,但此時各國都會謹慎。印度2017年加入上合組織,當然不是支持中共,而是不想在中亞問題上置身事外,印度不可能不關注國土北方的安全問題。莫迪與普京會面,但沒有與習近平會面,他不會讓中共當「老大」。

2022年9月16日,(前排從左至右)俄羅斯總統普京、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烏茲別克斯坦總統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正走向上合組織峰會的會場

習近平出訪中亞的行程匆匆結束了。俄羅斯衰落之際,中共很想趁人之危,爭奪中亞地區的老大地位;然而,中共領導人宣稱的48小時內近30場外交活動,並未展現出應有的領導力。

中共外長王毅稱,習近平出訪選擇中亞具有「重大戰略意義」,「是以上合『朋友圈』破解美對華『包圍圈』的戰略之舉」。這一說法違背了上合組織的宣言,即「反對通過集團化、意識形態化和對抗性思維解決國際和地區問題」。

中亞各國不大可能跟隨中共對抗美國、北約及其盟友,王毅的說法應該令各國對中共抱有更大的戒心,更不會願意充當中共的小弟。

中共搶先分割俄國勢力範圍太心急

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戰場上失利,中共馬上從支持俄羅斯的立場上後退,俄烏戰爭最終的結局尚難預料,中共卻急迫地要搶奪俄羅斯的勢力範圍。

中共是變色龍。1949年中共靠內戰奪權後,拒絕了美國的橄欖枝,一面倒向了前蘇聯;1950年替斯大林在朝鮮半島開打代理人戰爭,與聯合國軍為敵。十幾年後,中蘇關係破裂、劍拔弩張;1970年初,中共不得不投向美國。

冷戰結束後,中共把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失地正式割讓給俄羅斯,與俄羅斯關係正常化,主要的武器系統技術也來自俄羅斯。為了對抗美國、爭霸世界,中共不斷升級與俄羅斯的關係,幾個月前還宣稱「無上限」。

眼看俄羅斯落敗,中共又變了;不再支持俄羅斯,還迅速要搶奪俄羅斯周邊的勢力範圍。

中共企圖以疫謀霸未能得逞,中共的擴張正遭遇美國和西方的抵制、圍堵。中共無力與西方對抗,卻試圖從自己的盟友身上開刀、擴張勢力範圍。

中亞各國正在尋求安全生存的途徑,中共不會是唯一的選項,中共領導人此次出訪,也沒有展現出領導力。

中亞地區及周邊國家地圖。(谷歌地圖)

走馬燈式的外交會晤有多大意義?

9月14日下午,習近平抵達哈薩克斯坦訪問,當晚又趕到烏茲別克斯坦訪問。9月15日上午,習近平與烏茲別克斯坦總統會談,下午密集會見各國領導人。

中共若想搞定中亞,勢必要先搞定中亞人口最多的這兩個國家,習近平半日訪問哈薩克斯坦、半日訪問烏茲別克斯坦,只把歡迎儀式、會談、接受勳章、宴會走了一遍過場,並不能深入交流。

有限的時間內,習近平連續與各國領導人會面,除了寒暄就是念稿。最後半天的上合峰會,每個人念稿一圈,基本就到時間了。中共黨媒拼命宣傳此次訪問的成果,但實在缺料,不得不又拿被短暫訪問的兩個國家說事。

9月16日午夜,習近平一行迅速回到北京,大概十分擔心內部出問題,中共宣稱48小時內近30場外交活動,與各國領導人的會面太過匆忙。9月17日凌晨3點29分,新華社發出綜述文章,《習近平主席的上合組織撒馬爾罕峰會時間》,實際只是羅列了日程安排、節選了對話稿。

9月15日下午,習近平會見了俄羅斯總統普京、塔吉克總統拉赫蒙、土庫曼斯坦總統別爾德穆哈梅多夫、吉爾吉斯斯坦總統扎帕羅夫、蒙古國總統呼日勒蘇赫、白俄羅斯共和國總統盧卡申科,還有中俄蒙三方會談。

9月16日上午,習近平會見了巴基斯坦總理夏巴茲、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伊朗總統萊希。9月16日下午習近平參加上合組織峰會後,沒有出席晚宴,直接回國了。

習近平擔心二十大前出變故,未能出現在上合峰會後的非正式場合,如何能帶領一幫小弟反美、反西方?即便只是寒暄、念稿、長途旅行,習近平本人估計也累得夠嗆,隨行侍奉的人更別提了。

普京臨走之前,按西方慣例安排了一場新聞發佈會,回答記者提問,包括敏感的俄烏戰爭,還有與習近平的會晤。普京為俄烏戰爭進行了辯解,並稱與習近平的會談沒什麼特別重要的。

中共領導人一如既往地迴避了媒體,免去了回答問題的尷尬,但也失去了向外界展示領導力的機會。上合組織成員應該不會承認中共是「老大」,聲明中強調「平等」、「互相尊重」。

2022年9月16日,習近平在烏茲別克斯坦的上合組織峰會上

中共硬充「老大」

9月17日清晨4點38分,新華社又發出文章,《滄海橫流領航向,絲路古道煥新機——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談習近平主席出席上海合作組織撒馬爾罕峰會並對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進行國事訪問》,稱習近平「疫情發生後首次出訪選擇中亞具有重大戰略意義」,「是以上合『朋友圈』破解美對華『包圍圈』的戰略之舉」。

普京和中亞國家首腦都稱,上合組織是一個區域性的組織,中共卻偏要誇大,甚至被中共當作了對抗美國和西方的組織。然而,剛剛通過的上合組織《宣言》重申,「反對通過集團化、意識形態化和對抗性思維解決國際和地區問題」。

中共生硬地把自己宣傳成上合組織的「老大」,把中亞國家視為小弟,與俄羅斯之間開始生分。王毅獻媚說,彰顯習近平的「強大自信和非凡影響力」,中共「國際地位和影響力進一步增強」。

這樣肉麻的吹捧,估計是王毅拉開架勢、準備接替楊潔篪的位置,要在二十大上進入政治局。不過,王毅沒有總結出什麼重要的多邊合作內容,僅着重介紹了哈薩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以最高禮遇和最高規格」接待了習近平;最後他還學着習近平談二十大。

此次上合組織峰會,更多只是對話,會後《宣言》主要是意向和原則性的表述,沒有多少實質合作內容;中共提出為各國培訓2000名警察,倒是引發了國際關注。《宣言》稱,「成員國認為,中亞是上合組織的『核心區』,支援地區國家為確保和平繁榮、實現可持續發展、建立睦鄰友好互信空間所作的努力」。由此可見,各國憂慮地區和平,關心本國經濟發展,並不想成為大國的附庸。

王毅談不出外交成果,只能再捧習近平,稱「立足中亞周邊,面向亞歐大陸,總攬全球變局,是習近平外交思想的又一次成功實踐和生動體現」;還稱十八大以來10年間,在習近平為核心領導下,對外工作「取得了開創性、歷史性成就」;要「更加緊密團結」在習近平周圍,開創新時代「外交新局面」。

王毅宣佈習近平即將連任,還暗示自己也能晉升;誰要說自己搞砸了一系列外交,就等於說習近平的外交思想、決策錯誤。中共可以自行吹捧,但各國的態度卻非中共所願。

2022年9月16日,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上合組織峰會上

相關國家的反應不一

俄羅斯是此次峰會的最大失意者,普京沒有得到習近平支持俄烏戰爭的承諾。克里姆林宮知道,中共很可能落井下石,把手伸向俄羅斯周邊;普京也與各國領導人頻繁會面,但此時各國都會謹慎。

印度2017年加入上合組織,當然不是支持中共,而是不想在中亞問題上置身事外,印度不可能不關注國土北方的安全問題。莫迪與普京會面,但沒有與習近平會面,他不會讓中共當「老大」。

土耳其臨近中亞,是上合組織的對話夥伴。習近平會見了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但僅稱雙方是「戰略合作關係」,並非「戰略夥伴」。土耳其總統官方網站沒有與習近平會面的內容,只有一條短消息,稱在烏茲別克斯坦出席上合組織會議的埃爾多安總統參觀了哈茲拉特希茲爾清真寺。埃爾多安9月17日抵達紐約參加第77屆聯合國大會的消息,被放在網站最主要的位置。

二十大前,中共領導人選擇去了中亞,應該不準備親自出席聯合國大會,卻妄談國際影響力;中共號稱堅持以聯合國為中心的國際體系,卻忽視聯合國一年一度的會議。

願意給中共捧場的是白俄羅斯,習近平和白俄羅斯盧卡申科會面,並宣佈雙方建立「全天候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這比中俄關係甚至還高了一點。白俄羅斯與西方敵對,眼看俄羅斯要落敗,趕緊與中共靠攏。中共也想把手伸向俄羅斯西部。

伊朗成為上合組織的新成員,習近平會見了伊朗總統萊希。伊方聲明稱,「不會以任何方式屈服於美國的霸凌行徑」;但習近平僅稱,「中方將繼續建設性參與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恢復履約談判」,沒有提及美國。

伊朗的聲明沒有提及台灣,也沒提「一個中國政策」。新華社代替伊朗總統萊希說,「伊方堅信」,在習近平領導下,「中國將有力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但也沒有提及台灣和「一個中國政策」。

2022年9月15日晚,烏茲別克斯坦總統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右)迎接到訪的習近平,米爾濟約耶夫沒有戴口罩。(烏茲別克斯坦政府官網)

中亞另一大國烏茲別克斯坦關注安全

習近平訪問前,烏茲別克斯坦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在《人民日報》上發表文章,稱「世界各地持續不斷的武裝衝突破壞了貿易和投資的穩定性」;「各大國際和地區組織幫助各國彌合分歧」;「確保地區安全、促進多邊合作」理念已成為上合組織發展的秘訣;上合組織始終遵循「和平、合作、發展」原則。他強調,烏中「發揮雙方經濟互補優勢,實現利益最大化」;「共同致力於維護和平、地區安全」。

烏茲別克斯坦希望更多向中共出口,也期望中共更多投資,但不大可能充當中共的小弟去反美。烏茲別克斯坦總統迎接、會見習近平時,沒有像哈薩克斯坦總統那樣戴口罩,應該未接受中共提出的特殊要求。

烏茲別克斯坦是世界第二大棉花出口國,中國是第一大棉花買家。中共也投資烏茲別克斯坦的石油產業,是烏茲別克斯坦第二大貿易夥伴、第一大投資國。俄羅斯是烏茲別克斯坦最大貿易夥伴;哈薩克斯坦、土耳其列第三、四位;韓國列第五位,也是烏茲別克斯坦第三大進口夥伴;烏茲別克斯坦是韓國在中亞最大的貿易夥伴,烏茲別克斯坦有近20萬韓裔公民。

烏茲別克斯坦是中亞人口最多的國家,人口約3200萬,約佔中亞地區人口的一半;2022年GDP估計約730億美元,人均GDP約2,071美元,位列世界第131位。烏茲別克斯坦至少有10%的勞動力主要在俄羅斯和哈薩克斯坦工作。

中共若搞不定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就別想控制中亞地區。

此次上合峰會的《宣言》稱,「建立由阿富汗社會各民族、宗教和政治力量代表參與的包容性政府十分重要」。

中共支持的塔利班政權,仍然難以得到周邊各國的認可,是中共試圖控制中亞的另一大障礙。

結語

9月16,白宮安全發言人柯比說,「(中俄)這兩個國家不像是最好的朋友」;「他們顯然有關係,但這並不是建立在大量相互信任和信心的基礎上的」;「實際上更是一種權宜的夥伴關係,而不是類似於美國在世界各地的那種聯盟和夥伴關係。」

柯比一語道破天機。

習近平在峰會上發言稱,今年以來,「堅持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最大程度穩住了經濟社會發展基本盤」。

中亞國家是否能從中國得到更大的市場機會,是否能獲得更多投資,尚存疑問。中亞國家多信仰宗教,應該知道中共的無神論,如何與中共打交道,值得三思。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919/1804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