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愛乾淨的人,窮不久

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

陳行甲曾在一次演講中,說起自己的一段經歷。

他任巴東縣委書記時,來他辦公室的人絡繹不絕。

有一次,有人送來一件普通品牌的襯衣,打開包裝盒,裏面裝的是1000元面值的港幣,足足有200張。

在這間辦公室里,他還拒絕過一大摞一大摞的現金、名牌手錶,還有金條……

面對巨大的誘惑,他堅決固守底線,因為他始終記得母親的一句話:

愛乾淨的人,窮不久。

這句話,一直被陳行甲刻在腦海,對他的影響深入骨髓。

契訶夫曾說:「人的一切都應該是乾淨的,無論是面孔、衣裳,還是心靈、思想。」

人活於世,不一定要富貴榮華,但求活得清清白白,無愧於心。

一個人的福氣,也並不在遠處,乾淨的人生里就藏着最上等的風水

01

心地乾淨

相傳早年間,明朝開國功臣劉伯溫在趕路途中,乾渴難耐,便找了一戶人家討水喝。

那家的女主人舀了一瓢水,卻在水中撒了一把秕穀皮。

劉伯溫雖心中不快,可方圓幾里只有這一戶人家,他只好一邊吹一邊慢慢喝。

後來閒談之中,女主人得知他會看風水,想請他幫忙選塊地,劉伯溫為剛才之事不悅,就隨手指了一處。

多年以後,劉伯溫再次經過此地,卻發現當年那戶人家竟然家富子孝。

女主人認出他後,連忙將他迎進門。

劉伯溫提及自己當年討水卻被撒秕谷之事,女主人笑着解釋道:

「那時我看你趕路着急,又滿頭大汗,若是讓你猛灌解渴,怕是會招致病患,因此撒些秕谷讓你緩緩氣,慢慢喝。」

劉伯溫不由得感嘆,主人家連一個陌生人都照顧得如此周全,也難怪家中會有上等風水了。

道德經》裏說「善行無轍跡」,心地乾淨的人,積德行善全憑一個單純的心境。

但行好事,不問前程之人,往往能在漫長的人生中收穫意外的驚喜。

2007年,曹德旺的公司來了一位實習生,五一回家探親時生病,到醫院一查,竟然是白血病

這位實習生並未納入公司編制,按理說,他生病治療的費用,應該自行承擔。

但曹德旺知道後,二話沒說,讓人將這位實習生送進醫院,高達80萬的治療費用,全部由公司承擔。

一年以後,一個健康爽朗的小伙子,微笑着回到了曹德旺的公司。

此後數年,他一路成長為曹德旺最得力的助手之一,為其創造了不可估量的財富。

作家冷瑩曾說:人與人相處,不如用心去成全彼此,因為你對別人的好,最後成全的都會是你自己。

處世最高的境界,是心地乾淨,以誠待人。

世界是一面巨大的回音壁,你付出什麼,就會收穫什麼。

為他人送清風,他人也會贈你以明月;為他人搭橋,自己的路也會越走越寬。

02

品性乾淨

顧城說:「一個人不能在醒來的時候看見自己,覺得不堪入目。」

喧囂繁雜的世界裏,多少人隨波逐流,在名利場上丟失了做人的尊嚴與底線。

在看過世人的虛偽狡詐,嘗遍了人情冷暖後,還能保持良好的品行,才體現一個人骨子裏的高貴。

蘇軾,才華橫溢,生性灑脫,朋友們喜歡他,世人讚頌他,除卻他的才華與天性,更多的是因為他高潔的品性。

蘇軾任官期間,有個叫張商英的人來投靠,說可以給蘇軾當眼線,幫助他肅清政敵。

他話音未落,就被蘇軾厲聲呵斥了出去。

在那個風雲詭譎的時代,面對複雜的朝堂之爭,拉幫結派、剷除異己,是人本能的選擇。

但蘇軾卻認為,互相攻訐傾陷並非臣子所為,所以他從不參與權謀之爭,在他眼中,是非黑白全憑原則去評判。

正因他剛直不阿,所以一生坦蕩,青史留名。

《孟子》說: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

一個人的品性,是人格的試金石,也是人生賽道上的助跑器。

陳行甲從不收受賄賂,一心為民辦事,守規矩,講原則,才被網友尊稱為「最有風骨」的書記。

稻盛和夫與人為善,從不投機取巧,事事追求極致,才成為一代「經營之聖。」

行事乾淨,是處世的策略,也是做人的格局。

不用擔心正直的人清貧,內心坦蕩的人,有所為,有所不為,守得住底線,自然能迎來風光無限。

03

靈魂乾淨

錢鍾書先生曾說:「人生在世,想要活得通透,心上無掛礙,就要活得清白乾淨。」

靈魂乾淨的人,不與世俗同流合污,身處低谷不自棄,超然物外而內心不受損傷。

木心老先生這一生,飽經憂患起伏。

年輕時遭遇過戰亂,中年相繼失去至親,後來又幾度入獄,受盡折磨屈辱。

然而,他始終是體面、乾淨的。

他被關在陰暗潮濕的防空洞裏,被造反派逼着「歌功頌德」,可是木心寧願每天吃爬滿了蒼蠅的饅頭鹹菜,也不願意「說鬼話說謊言」。

他是樂觀的,困苦難熬之際,在昏暗的囚室里摸黑寫字,在白紙上畫琴鍵彈奏莫扎特和蕭邦。

木心曾在接受採訪時說:在一切崩潰殆盡的時候,我對自己說,在絕望中求永生。

烏雲蔽日的歲月里,他守着內心的乾淨,體面淡定,功成名就之後,他秉持自己的初心,豁達淡泊。

晚年的木心住在烏鎮,不參加任何文學活動,也拒絕任何以他為名義的炒作。

他在祖宅的廢墟上建了一個小房子,取名「晚晴小築」。

他在房間裏畫畫、寫作、整理書稿,一心避開俗世喧囂,只在內心修籬種菊。

書評人顧文豪曾在有幸拜訪木心後感嘆道:木心才是真正的貴族,他像雕琢時光一樣雕琢自己。

靈魂乾淨的人,內心強大而純淨。

歲月苦海里,他們不臣服於命運的捉弄;喧囂塵世中,他們不隨波逐流,只願守住內心的清明。

在苦厄中依舊仰望星空,在繁雜的世界始終秉持初心,活出了自己風骨的人,不會一生潦倒。

《明朝那些事兒》裏,有這麼一句話:

「在這個污濁的世界上,能夠乾乾淨淨度過自己一生的人,是值得欽佩的。」

清白做人,坦蕩做事,自然能在世事繁蕪間,尋到心安。

責任編輯: 王和  來源:洞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721/17784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