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炫富女遭起底 牽出公安黑幕

「炫富女」遭起底,牽出公安黑幕。

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美東時間7月17日星期日,亞太時間是7月18日星期一。

我們今天談兩個話題,先簡單說說宣克炅的小詩引起的風波,然後重點說說火爆網絡的「炫富女」坑爹事件。在分析這件事的同時,我會講一些大家可能沒有聽到過的關於大陸公安的內容。雖然是星期天,也希望大家堅持看到最後。

影射了!前蘇聯笑話成真

俗話說冷在三九,熱在三伏,但是今年伏天有40天。我看了一下今天(17日)北京上海的天氣,北京最高氣溫是37°C,上海市39°C。這個溫度是非常高的,所以提醒大家做好防暑降溫,如果一定要出行,儘量在早晚出行。

天氣一熱,人就容易煩躁,再加上知了的叫聲,會更讓人覺得心煩意亂。上海廣播電視台融媒體知名記者宣克炅前天路遇知了,就寫了一首打油詩,發在了微博上。沒想到這首小詩招來了麻煩,有人舉報他意有所指。

融媒體中心專門發文說表示,「從宣克炅的微博到刪除不當信息,前後30多分鐘,但相關信息被截屏,經圈群傳播,已經對外造成不良影響」。「中心已對當事記者宣克炅進行了嚴肅批評教育」,「本人也認識到錯誤」,要其「提高政治站位和思想認識,切實增強『四個意識』」,「杜絕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對外造成不良影響」,定性很嚴重!「外界」剛開始不太知道,經上級領導這麼一處理,影響就大了,沒有看到宣克炅微博的,急忙去找,已經截屏的,趕緊去轉。

我也去找了,但是發現宣克炅被禁言了。但我從網友轉發的帖子中看到了這首小詩,這麼寫的:

閉嘴!

說你呢

高高在上

一片雜訊

平添幾分燥熱

自以為聰明

肥頭大耳

土堆里

蟄伏

5年以上

才爬出陰間

卻只會用屁股

喝夏日裏的讚歌

不知人間疾苦酷暑

**************

很多人以為這是個笑話,就說說知了,結果就影射了。融媒體宣傳中心絲毫不敢怠慢,立刻對宣克炅做出了處理,並將處理情況進行了匯報。網上有一份截圖,疑似是融媒體宣傳中心向上匯報的情況。

匯報的文字顯示,融媒體中心已經對宣克炅進行了批評教育,本人也「認識到錯誤,對自己因敏銳度不足、把關意識不夠,衝動之下發佈的微博言論做了深刻反思」。但仍然要進行「認真處理」,以引以為戒。

要求宣克炅認真學習相關準則和規定,並在所屬部門全員會議上做「深刻檢查」;融媒體也進一步嚴明紀律,要求全員提高站位和思想認識,管好個人社交賬號,注意網絡上下的言行等等。

實際上,宣克炅早前也對知了表達過不滿。2013年的那個帖子寫道,「該死的知了在樹上撒了泡尿,淋了我一臉!誰說大樹底下好乘涼的,我要找它算賬,它卻早金蟬脫殼了,還在樹頂一片戲謔尖叫!站在底下果然日子不好過,哪天我也把知了炒來吃吃!」

有很多網友到這個帖子下面留言,也是相當有意思。有網友留言說,「一個敬業的,關心社會疾苦的新聞工作者,居然因為寫了一首詩被禁言,被批評!典型的言者無意,聞者有意。你們閱讀理解有問題,難道怪寫的人有錯?21世紀了,不是大清朝,還興這個?這樣知名的一個記者遭遇如此不公,有沒有記者協會保護他,寫首詩被通報批評是不是法治社會?絕對是過度解讀!」

一位網友表示,「區區一首打油詩就敏感成這樣。這種言論氛圍,真想不到怎麼能夠文化自信與民族復興」。也有網友表示,「13年寫的還在,為什麼22年就不能寫知了了呢」,還有網友跟帖說,「13年可以寫知了,22年要寫檢討。」

也有網友直言,「其實不是指桑罵槐,就是。當槐不大行的時候,不管你說點啥,槐都覺得是在罵他」。

一位網友表示,「那個通報讓這個笑話完整了」。也有網友說「你懂個屁,知了叫是為防暑降溫指明方向」,還有有網友說「哪裏有知了叫,哪裏就是疾苦酷暑人間」。

這麼一首小詩,沒想到被人「影射」了。是不是真的「影射」呢?恐怕只有宣克炅自己清楚。不過不瞞大家,我看了這首小詩,也是笑了。因為其中有幾個關鍵句子,比如「高高在上」、「自以為聰明」、「肥頭大耳」、「5年以上」和「不知人間疾苦酷暑」。

這些句子如果單獨拿出來說,你不會覺得有任何問題。但是這些句子一塊出現的時候,這就微妙了。中國的語言內涵豐富,同樣的一句話,在不同的語境出現,就有不同的涵義。

而這些關鍵句子,如果根據現在網民們對習近平的嘲諷,似乎的確有所對應。但這是網絡上的「不言而喻」,「意有所指」。有意思的是,中共的網警們似乎也都很清楚,所以才鬧出這個風波。

突然想起了前蘇聯的一個笑話。有個人在紅場散發傳單,被克格勃抓住了。克格勃沒收了所有傳單,卻發現不過是白紙。克格勃想了想,還是決定把發傳單的人抓捕,說「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豪車豪宅奢侈品4年創業所得?

下面我們來說另一件火爆網絡的事。最近一個網名「王澄澄」的短視頻賬號引起了許多網友的熱議。其中曬出了一張照片,是「王澄澄」與穿警服父親的合照。這個有300多萬粉絲的賬號還有一些炫富內容,甚至疑似借用瀋陽市警用直升機拍視頻。

如果不是借用警用直升機拍視頻,如果不是她曬與穿警服父親的合照,可能也不至於引起許多網友的熱議。因為這個女網紅每天都曬豪車、豪宅和滿身的奢侈品等等,都是普通百姓想都不敢想的花天酒地生活。

「王澄澄」在視頻中表示,父親的肩膀是自己「豁達的天堂」,還表示她愛自己的父親等等。如果在平時,這都不算什麼。但是恰恰她與穿警服父親的合照,以及那張借用警用直升機做背景的照片,人們開始質疑她是靠着父親才有那麼多錢揮霍的。

對網友們的質疑,「王澄澄」回應稱,「我的車、房,是我自己的,我自己有公司,有企業,22歲以後沒有管家裏要過一分錢」。

對她的回應,網友們的議論更熱烈了。一位網友留言寫道,「清正廉潔的父親,女兒經商天才,22歲畢業以後就自我創業,26歲就成為事業成功的女性,車房都自己買的。4年自己的努力買了400平的房子,買了保時捷的新能源,奢侈品全身,你知道她這4年怎麼過來的嗎?」

翻看「王澄澄」以往的視頻,裏面確實有輛幾百萬的保時捷,還有一個四百多平米的豪宅。我查了一下瀋陽市的房價,新房大多在每平米1萬元以上。即使是以1萬元來說,400多平就是400多萬,這還是最保守的估算。

另外「王澄澄」視頻中還顯示,平時出去消費都是萬元人民幣起步。她在一個視頻中拿着一個愛馬仕的包,她自稱20多萬,身上其它各種奢侈品就不用再說了。

大陸「紅星新聞」聯繫到了「王澄澄」本人,但是「王澄澄」表示不方便回復,隨即掛斷了電話。隨後記者又聯繫到了與「王澄澄」有過合作的短視頻編導韓小野,他說「王澄澄」本名叫王某澄,是瀋陽「一杯鑽石」奶茶店的老闆。

一個小小的奶茶店,即便一上來生意就超級火爆,4年時間能賺到多少錢呢?況且這是根本不可能的,最初要投石問路、然後穩定客戶,這起碼得2年時間。熬過了初期階段,穩定住公司已經不容易了,別說買幾百萬的豪車和數百萬的豪宅,也別說全身奢侈品和萬元起步的消費。我也做過生意,這都是我不敢想像的。

有網友查到了「王澄澄」的資料,她的真名叫王宣澄,是個很年輕的90後女孩。曾留學新加坡大學,但成績如何沒人清楚。據稱是響應瀋陽「三引三回」號召,跑回家鄉做貢獻。

當地媒體曾多次報導王宣澄的情況,投資了500萬創業了奶茶店。但是這個500萬的創業資金從哪來的呢?天下掉下來的餡餅嗎?於是人們開始質疑,這一切跟她的父親有沒有關係呢?即便她真的是「白手起家」、「日進斗金」,那個警用直升機她也弄不來。

面對人們越來越多的質疑,王宣澄沒辦法回答,於是註銷了炫富賬號。雖然王宣澄「沉」入水底,但是網友們的質疑仍然在發酵。終於遼寧瀋陽警方被逼出了水面,可是來洗地了。

機場可隨便出入?「炫父」變坑爹

今天(17日)遼寧瀋陽警方發出一份通報,表示「王澄澄」在視頻平台發佈與身着警禮服的父親合影,並利用直升機做背景拍視進行了調查。通報使用的是「王澄澄」,也說了她的真名叫「王某澄」,但為了大家聽起來方便,我使用她的真名王宣澄。

通報表示,她父親王某江今年2月退休,曾任「瀋陽公安局巡警支隊某中隊教導員,2010年因病退出科級領導崗位。退休時為二級高級警長、三級警監警銜」。

至於視頻中的「背景直升機」,通報稱是遼寧通飛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停放於法庫縣財湖民用機場」的H155型民用直升機。還特別強調,「瀋陽市公安局僅在承擔特殊任務時租用」。因為「通飛通用」公司總經理魯某「未經批准擅自同意」王宣澄拍攝,所以已經將魯某免職了。

通報中還說,「王某澄2017年開始自主創業,2021年結婚,其丈夫趙某為瀋陽一企業法人。其父王某江在職期間,已按規定將女兒王某澄創業經商情況進行了報告。」

看到這份警情通報,不知道大家是否跟我有同感,這是在「洗地」。我沒有查到王宣澄丈夫趙某的資料,所以不清楚具體情況。也許真的是傍上了一個大款,有花不完的錢供她炫富。

咱們也不能把話說得那麼肯定,我願意相信這種情況。但是即便是這種情況,我想問的是,那個警用直升機是花錢可以弄來的嗎?

當然,警方通報聲稱那是「民用直升機」。並且還通過機場工作人員進行「闢謠」,聲稱「機場並不是封閉的,沒有人時刻看守,基本上誰想去看的話,都可以進去,也可以自行拍照」。但是記者問到是否有代理警航飛機時,那名工作人員表示「不了解」,隨即掛斷了電話。

機場誰都可以隨便出入嗎?誰都可以自行拍照嗎?這話聽起來有點天方夜譚的感覺。另外在王宣澄發佈的視頻中可以看到,那架直升機上有「遼寧」的字樣,還有一個警徽logo標誌。這是「民用直升機」可以具備的嗎?所以遼寧警方關於聲稱是「民用直升機」的通報根本站不住腳。

那就不能不讓人想到王宣澄的父親,「二級高級警長、三級警監警銜」的王某江。順便插一句,通報說王宣澄的父親叫王某江,但有網友曬出照片,顯示現任遼寧省紀委監委第十四紀檢監察室副主任、一級調研員王國軍與王宣澄的父親長得很像。不過現在還不能證實是不是同一個人,所以咱們還得跟着說是「王某江」。王宣澄能夠以警用直升機拍視頻,其中很可能有王某江的權力運作和關係疏通。

所以有網友說王宣澄是坑爹的網紅,「炫富」同時「炫父」,給親爹招來了麻煩。胡錫進在今天(17日)的微博評論說「做人要低調,如果一定要高調顯擺,自己願意面對輿論的唾沫和相關風險,不要拉上外部的無辜元素,造成誤傷」。

胡錫進還表示,「王澄澄」在曬自己財富的同時,曬自己與穿警服父親的照片。「她父親沒人認識,但父親的警服所有人都認識,這等於是挑動了網友們對那身警服的各種負面猜測聯想」。

說真的,外人應該沒有人確切知道王某江做了些什麼,我也是一樣。但是我可以給大家講講我在大陸工作時,所了解到的一些情況,可能會幫助大家理解。

巡警權力有多大?「二等人」會幹啥?

大家注意,瀋陽警方通報說,王某江曾任巡警支隊某中隊教導員。巡警支隊某中隊教導員,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大家,這在中共公安系統,是一個「肥差」。具體「肥」到什麼程度,我沒有辦法知道,也只能跟大家說一個大概。

以前在大陸電視台工作的時候,我經常接觸公安,這點以前就跟大家提到過。所以對公安的一些情況,我多少有一點了解。在我老家那個小縣城,曾流傳着一個關於警察的順口溜

因為時間太久了,很多都忘記了,現在模糊記得其中兩句。大概意思是說,「一等人是刑警隊,案子沒破他先醉;二等人是巡邏隊,抓到小姐他先睡」。

第一句的意思是說,干刑警的警察撈到的「實惠」是最多的,所以被列為「一等人」。刑警經常被與犯罪嫌疑人有關的人請吃喝,當然請吃喝是一部分,送錢送物才是更主要重頭。只要讓刑警高興了,案子問題就好辦了。

巡邏警察被列為「二等人」,撈到的好處僅次於刑警。被抓的「小姐」,實際指的是賣淫女子,在大陸「小姐」就是賣淫女子的代稱。

在90年代中期,中共公安經常有「掃黃」行動。實際這個「掃黃」行動就是撈錢行動,因為他們抓到賣淫嫖娼的人,只是進行經濟處罰,拿到錢後立刻放人。所以當時是警方的「生財之道」,警察和賣淫嫖娼的人彼此心照不宣。

在這種情況下,有的巡警抓到賣淫嫖娼的人後,假稱是審問賣淫女,就把賣淫女子帶到某個房間。但是巡警睡了賣淫女子後,仍然照樣罰款。所以後來就有賣淫女傳出,曾被警察睡過,這種情況並不少。

但這只是巡警的一個方面,巡警還有更多的生財之道。巡警就是巡邏警察,當局的要求是「一警多能、一警多用」。也就是說,巡警的管轄範圍是相當寬泛的,而且有的地方巡警和交警是合二為一的,叫交巡隊。

因為巡警的管轄範圍寬泛,所以「求」他們辦事的人自然也就多。我相信大家都懂得一個道理,底層如果得到1塊錢的好處,那麼上面就可能得到2塊錢的好處,官級越大,得到的好處越多。

在中國大陸,有錢好辦事,這幾乎是每個人都有的體會。我曾親身經歷了兩件事,兩件事都與中共的警察有關,這裏不妨也跟大家聊聊。

第一件事是發生在我的原工作單位某電視台。大概是在1997年前後,一個同事見財起意,拿走了1萬多元公款,但很快就被抓到了。當時1萬多元人民幣可不是小數,警方也說「數額巨大」,可能會被判刑入獄。但我那位同事沒有被處理,沒過多久又回去上班了。

為什麼呢?我這位同事有個哥哥,在當地公安局工作,是專門伺候公安局領導的。當然如何運作的我不清楚,但我認為應該是花錢買通了關係的。也許不會像外人那麼花太多錢,但這種事情沒錢恐怕是行不通的。

第二件事也是一樁盜竊案,這樁案子更大,也是發生在97年前後。我們當地一位企業老闆的座駕日產「公爵王」被盜了,當時那款車的價值大約是50萬人民幣。

盜車人使用「萬用鑰匙」打開了車鎖,盜走了汽車。這樁案子在抓到嫌疑人之前,當地公安很重視,因為涉及到「萬用鑰匙」,就意味着背後可能有個團伙。也就是說,這樁案子可能是團伙盜竊,如果破了案子,那警察會立大功的。所以當時警方投入了很大力量破案,也的確很快抓到了盜車人。

但是很巧,那個盜車人與我們當地公安高層有關係,時任公安局黨委委員、辦公室主任是他的親舅舅。可想而知,那樁可能的團伙盜竊大案立刻變成了普通的案子,過了不長時間,犯罪嫌疑人被放了出來。

我仍然不知道他們在背後是如何運作的,但是我相信,那其中一定有權力的運作和金錢的疏通。

說這兩件事,是為了說明在中共統治下的「有錢好辦事」。那麼大家可以想想,瀋陽市公安巡警支隊某中隊教導員,這是有實權的職位,撈到的好處一定不會少。至於他撈到過多少「好處」,有多少人求過他,只能留給大家去想了。

************************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新唐人電視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718/1777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