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追蹤高超音速飛彈 美軍對抗中俄的最新武器…

五角大樓正在制定一項新武器計劃,以便在與中共和俄羅斯的競爭中獲得優勢。這個新武器就是:高空氣球。

2014年12月15日,馬利蘭州阿伯丁試驗場。「聯合對陸攻擊巡航導彈防禦高架網狀傳感器系統」(JLENS)人員正在監督一個浮空器的充氣情況。(U.S. Army Photo/Ronald Sellinger via Getty Images)

五角大樓正在制定一項新武器計劃,以便在與中共和俄羅斯的競爭中獲得優勢。這個新武器就是:高空氣球。

據美國「政治家」網站(Politico)報導,這種將能夠在6萬至9萬英尺(約合18200-27400米)處飛行的高空充氣飛艇,將被添加到五角大樓的廣泛監視網絡之中,並將被用於追蹤高超音速武器。

這個想法聽上去可能很像科幻小說,但五角大樓的預算文件表明,這項新的技術正在從國防部的科研部門轉向軍事部門進行部署。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國際安全項目高級研究員兼導彈防禦項目主任湯姆·卡拉科(Tom Karako)對此表示:「高空或超高空平台,在長時間滯空方面的續航能力、機動性,以及對多種有效載荷的靈活性方面,都有很大的優勢。」

五角大樓計劃將繼續投資這些項目,因為軍方可以利用這種高空氣球執行各種任務。

根據預算文件,在過去的兩年裏,五角大樓已經在該項目上花費了大約380萬美元,並計劃在2023財年再花費2710萬美元,繼續開展多項工作。

與此同時,五角大樓還正在開展自己的高超音速武器項目。儘管最新消息顯示,於上周三(6月29日)進行的最新測試失敗。

新的高空氣球技術的一個亮點是,它可能有助於跟蹤和阻止中國和俄羅斯正在開發的高超音速武器。

中共在去年8月測試了一枚可載核彈頭的高超音速導彈,讓五角大樓感到驚訝。這枚導彈以大約20多英里(約合30多公里)的距離與目標擦肩而過。

俄羅斯也正在加強其高超音速武器的研發,以應對美國從2002年《反彈道導彈條約》的退出。俄羅斯政府聲稱,在3月份對烏克蘭的一次攻擊中,它發射了一枚高超音速導彈。這標誌着它首次在戰鬥中使用。

該新式熱氣球可能發揮作用的一種方式,就是在追蹤導彈方面,對昂貴的衛星進行功能性增強。這款水滴形的高空氣球,將可以收集複雜的數據,並使用人工智能算法進行導航。

隱藏在眾目睽睽之下

多年來,國防部一直在使用高空氣球和太陽能無人機進行收集數據方面的測試,以便為地面部隊提供通信,並緩解衛星方面監控不足的問題。Politico在美國國防部預算論證文件中發現,五角大樓正在悄悄地將氣球項目過渡到各軍種,以幫助部隊收集數據,並將信息傳輸給飛機。

在2019年,一個旨在定位毒販的項目「秘密長駐平流層架構」(The Covert Long-Dwell Stratospheric Architecture,簡稱COLD STAR)曾被廣泛報導。當時,作為演示的一部分,五角大樓從南達科他州發射了25個監視氣球。

五角大樓向Politico證實,COLD STAR項目已經過渡到各部門。由於屬於機密,國防部不便透露這項工作的細節。

另一項舉措旨在將所有的技術聯繫在一起。五角大樓正在對此進行演練,以評估如何將高空氣球和商業衛星結合在一起,發動被稱為「殺傷鏈」(Kill Chain)的攻擊。

卡拉科表示:「高空氣球可以成為承載任何數量平台的『卡車』,無論是通信和數據鏈節點、監視與偵察、跟蹤空中和導彈威脅平台,甚至可以搭載各種武器。而且,它沒有像衛星那樣的可預測軌道。」

美國國防部還正在嘗試為「平流層有效載荷」配備無人機和氣球,來追蹤地面上的移動目標,並提供通信和攔截電子信號。根據預算文件,其想法是最終將該技術過渡到陸軍和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

隨着空軍的偵察機退役,尋找其它追蹤地面目標的方法,成為了五角大樓的優先事項。

不是普通的氣球

雷文工業公司(Raven Industries,又譯:烏鴉工業公司)的一個下屬部門Raven Aerostar正在生產這種氣球。雷文公司透露說,它包括一個飛行控制單元,由使用可再生太陽能電池板充電的電池來供電。Raven Aerostar公司的工程總監羅素·范德韋夫(Russell Van Der Werff)在接受採訪時透露說,它們還有一個有效載荷電子包,以對飛行安全、導航和通信進行控制。

氣流會使氣球沿着所需的飛行路線漂浮,該公司能夠利用不同的風速和風向將氣球移動到目標區域。

范德韋夫說,但這還不是全部。Raven Aerostar還使用了一種專有的機器學習算法。它可以預測風向,並實時融合傳入的傳感器數據。

他還補充說,該公司擁有一個任務操作中心,每周七天、每天24小時都有訓練有素的飛行工程師駐守,並採用了軟件程序,來駕駛和監測其氣球飛行隊。

這種新式的高空氣球,可以對傳統偵察飛機和衛星所做的工作進行補充,而且平流層氣球的建造和發射的成本和時間都很低。例如,發射和運行氣球數周或數月的費用為數十萬美元,而發射衛星或不間斷運行飛機,所需的費用為數百萬或數千萬美元。

已不是第一次

早在20世紀50年代,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就開始了放飛充滿氦氣的平流層氣球的工作。而陸軍近年來也在較低的高度上對這些系統進行了試驗。

此外,私營部門也在對氣球市場進行投資。在2017年的颶風瑪麗亞過後,Alphabet在波多黎各部署了氣球,為該地區提供移動通信。

2010年代中期,美國陸軍投資了一個間諜飛艇項目。該項目被稱為「聯合對陸攻擊巡航導彈防禦高架網狀傳感器系統」,簡稱為「JLENS」。它最終於2017年被取消。

與高空氣球不同,飛艇是拴系的,它被設計用於追蹤船隻、地面車輛、無人機和巡航導彈。而國防部現在使用的高空氣球更小、更輕,可以比間諜飛艇飛得更高。

從2015年開始,美國陸軍進行了為期三年的演習,以確定是否繼續從雷神公司(Raytheon)購買JLENS飛艇。但在一次事故中,演習的飛艇從巴爾的摩(Baltimore)附近的停泊站掙脫,飛行了三個小時,最終在賓夕法尼亞州莫蘭鎮(Moreland Township)附近降落。

之後,美國陸軍決定放棄該計劃。JLENS的開發成本接近20億美元,設計部署在美國中央司令部。

卡拉科說:「如果我們能成長起來,克服JLENS事件帶來的困擾,那麼飛艇、氣球和高空氣球的未來將會是很光明的。」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706/1772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