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去香港做什麼?

作者:

2020年12月12日,香港媒體大亨、民主運動人士黎明在出庭前由懲教署人員護送上囚車。黎智英在2019至2020年參與多場示威,包括參與六四集會,事後被控以多項控罪。目前被關押在牢獄中。他創辦的獨立媒體『蘋果日報』也被迫停刊。 AP- Kin Cheung

七月一日,香港回歸中國大陸25周年,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要親臨?如成行,將是習近平自武漢爆發新冠病毒後第一次離開中國大陸本土。

習近平是親自指揮中國清零的,很不幸,這時候傳出香港新政府排名第二的候任政務司司長陳國基,及另一位候任高級官員染疫了,甚至都可能無法出席七一宣誓就任。香港無法清零,這使得習近平親臨不親臨又難以定論。

香港為了迎接習總書記,所有現任或候任官員23日起接受點對點閉環式管理,周一,更傳出讓一些官員提前「閉關」,無線電台報道,部分現任及候任官員周一提前進入灣仔君悅酒店和萬麗海景酒店隔離。

總不能讓從未傳出染過疫的習總感染吧!但這樣一來,習主席在香港住不住,停不停又成了問題,星島日報周一傳出的消息是,習近平6月30日及7月1日來港出席活動,但會每日往返深圳,不在香港過夜。習近平對香港還是不放心的?

但是西方媒體這兩天報道這件事的同時也發出疑問,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去香港做什麼?去看那個與他五年前第一次見過的香港完全不同的香港嗎?那個繁榮,自由,人人都想一睹為快的香港嗎?

香港還活着,摩天大樓照舊林立,但是那顆耀眼的東方明珠,那個人人活得不怎麼關心政治,生活無虞,自由自在,媒體發達,司法獨立的香港,已經消失了。

網絡盛傳,中國前總理朱鎔基2002年11月訪問香港時,在禮賓府接受港府宴請時發表一段即興演說,他向台下港府官員說:「如果香港搞不好,不但你們有責任,我們也有責任!」、「香港回歸祖國了,如果在我們手裏搞壞了,那我們豈不成了民族罪人?」

朱鎔基現在不知作何感想,香港成了如今這樣都與習近平有關,習2012年擔任總書記以來,開始步步限縮香港自由,中英聯合聲明,香港基本法承諾的直選前景一一被否掉,迫使港人起來一次次護法,捍衛中共承諾的一國兩制

習端視香港為鬥爭對象,2014年,取消對香港的普選承諾,引發「雨傘運動」,2019年,強推送中條例,引發「反送中」,2020年,習下令全國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藉此在香港大抓捕,以煽動叛亂罪、勾結外國勢力罪清除反政府的聲音。

習近平今年初在新年賀詞說:「祖國一直牽掛着香港」。台灣聯合報社論評論,這是何其諷刺,他正在親手扼死香港。連獨立媒體都不復存的香港,已不是香港,而不過是顆黯淡的珍珠。

世界日報報道,港人因「看不到希望」而爆發移民潮,2019到2021的三年,只走了13萬人,但今年第一季就走了14萬。在港的外國人,與上海一樣,逃走一空。

華爾街日報曾報道朱鎔基等元老對習不滿,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把香港搞砸了".習近平把香港搞砸了!習近平還能來,有些人自然是感覺很幸福的,比如引爆反送中運動即將下台的特首林正月娥。林正月娥對於自己對香港被窒息所起的作用,渾不覺。

她近日頻頻接受採訪,當記者問到她推動修訂「逃犯條例」,引爆香港反送中運動,她是否感到遺憾?林鄭坦然地說,她從來都沒有因為推動修例感到遺憾,也不認為港府有錯失。

彭博社記者問林鄭月娥是否會為她任內發生的一系列事情向香港人道歉,林鄭月娥回應說:「不會。我想向我的丈夫和兒子們道歉,因為他們為支持我為香港人服務的使命以及把香港建設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而做出了犧牲。」有分析指,林正月娥說這話,或許她在想,我只是在忠實地執行習主席的命令?

自從北京替香港製定了港版國安法,便全以國家安全名義,以西方國家在港進行顛覆為藉口,對異議者整肅。香港被噤聲,港人生活在一片肅殺的氣氛中。

那些為了爭取普選的港人,大聲喊出自己意見的人,率領大家抗議的人,憧憬自由的年輕人,還有那些獨立媒體,比如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那些敢於批評港府,甚至敢於批評港府背後站着的北京當局的,硬是以國安法的名義判刑,那些年輕,有為,前途無限的學生領袖,一個個或被抓,或被送進監獄,或逃亡自由世界。

末代港督彭定康,毫不猶豫地直至習近平是「獨裁者「,習是扼殺香港特區自由的責任人。25年前,根據中英聯合聲明,香港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北京尊重香港一國兩制,他與北京領導人完成交接時,沒有想到香港後來的下場。

他對BBC說,中國撕毀了中英聯合聲明,並且報復性地試圖全面剝奪香港的自由,因為北京視自由為威脅,不是對中國安全的威脅,是對中共持久把持權力的威脅。他認為,香港局勢急轉直下,是在習近平成為獨裁者之後。中國大陸的文革那一套,在香港得到複製,這全都歸功於習氏。

習近平要去香港做什麼?去看香港的黯淡,香港的無聲,香港的臣服?香港在21世紀今天,在鄧小平承諾港人五十年不變的時候失去自由,這是這個世界的恥辱,而於習本人,除了顯示跋扈的威風,豈有絲毫的光榮。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28/1768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