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普京聖彼得堡經濟論壇講話:把東方大國往溝裏帶

聖彼得堡是俄羅斯第二大城市,被稱為俄「北方首都」。波羅的海邊的聖彼得堡,是兩個世紀的俄羅斯帝國首都,現在仍然是俄羅斯的文化中心。它以其世界級的芭蕾舞和歌劇,以及許多橋樑和巨大的藝術博物館而聞名。

一、聖彼得堡往事

1703年,為了給俄羅斯大陸獲得波羅的海出海口,彼得大帝率軍北上,在涅瓦河口的兔子島上建造了強固的彼得保羅要塞。經過血腥戰爭,在從瑞典人手中奪得這片土地後,俄國人立即着手經營,1712年,作為俄羅斯的新首都,這座初具規模的城市易名聖彼得堡。

幾個世紀以來,聖彼得堡作為俄羅斯瞭望歐洲的窗口,俄國人在城市建設上傾注了大量心血,該市的建築橫跨了三個世紀,從18世紀到20世紀,即使在斯大林時期,建築風格都做到了整齊劃一。

1941年至1943年,這座城市經歷了地獄般的圍城,德國人意圖用炮火和飢餓征服人們,但俄羅斯軍民藏身在堅固的建築和工事中,吃紙屑和鋸末做成的麵包,以死亡90萬人的代價,挺過了噩夢一般的三年。在這些餓斃的列寧格勒市民中,就有普金的哥哥,三歲的維克多,值得一提的是,當時普金的母親也只剩一口氣了,被埋屍隊當作屍體扔到了大車上,就在大車即將去往埋屍場的時候,此前一直躲在鄉下的普金父親——那位脾氣暴躁的殘疾軍人正好回來,一見老婆要被活埋,大怒咆哮,掄起拐杖就要打架,埋屍隊不敢得罪殘疾軍人,只好退讓,於是這個男人用一口湯把普金母親救活。

戰後的1952年10月7日,普金在這裏出生。

普金在聖彼得堡的青少年時代,顏色是鉛灰的,除了要忍受酒鬼父親的暴力和辱罵,一年四季,全家6口人擠在20平米的筒子樓中,直到有一天,普金母親帶着他去雜貨店買東西,店主沒有零錢找,就給了她一張彩票,然而,這張彩票中了大獎,由此,普金家的生活才得以改善。

900天圍城中有90萬人餓斃(有研究稱150萬人)

此後的故事就簡單多了,普金上了本地的大學,結婚生女,進了克格勃,1990年,失去了所有上級部門和一切指示的普金中尉沒有了歸屬,只好回到了這座城市,最初過得很落魄,眼看就要被時代的塵土所埋沒,一個偶然的機會,被大學老師舉薦到市政府,從此開始步入政界。

窮人家的孩子普金,善於察言觀色,做事為人恰到好處,又善於在複雜的利益關係中左右逢源,遊刃有餘。到後來,因為將灰色物資的買賣弄得有生有色,使得各方有利又有面子,所以他在聖彼得堡的黑白兩道中威信越來越高。

直到有一天,有魄力、講義氣、有分寸的普金被克宮的葉老師相中,仰天大笑出門去,從此搭上了開掛的政壇電梯。

佇立在父母墓前的普金

二、搭台唱戲:聖彼得堡經濟論壇上的表白

當地時間6月17日,回到家鄉的普金在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會議上發表長篇講話。

很顯然,普金在這個敏感的時刻,來到這樣一座跟彼得大帝緊密聯繫在一起的敏感城市,其意並非止於經濟,畢竟,除了出售西伯利亞凍土下的石油天然氣,這個國家很難說有什麼「經濟「。

在普金冗長的講話中,作為擁有最終解釋權的活動舉辦方,他對「特別軍事行動」作了最新的解釋。

他對此作出二點闡述:

一、俄羅斯在烏克蘭的特別行動是一個主權國家基於捍衛自身安全權利作出的決定。

二、俄羅斯在烏特別軍事行動的所有任務都將完成。

他說,「我們戰士的勇氣和英雄氣概就是保證。」

其實,在為入侵辯解的同時,在此他已經暗示了戰爭的前景:

一、他不可能吐出已經吃到嘴裏的赫爾松、扎波羅熱、馬里烏波爾等1/5烏克蘭國土。

二、等俄軍拿下全部頓巴斯地區,「所有任務」就完成了。

這一切憑什麼?沒有法律,沒有公道,也沒有解釋。憑的是:「我們戰士的勇氣和英雄氣概。」

換句直白的話來說,那就是:不惜一切代價。

隨後,他猛烈地批評了西方主導的「單極世界」、打壓中東、非洲的委內瑞拉「不公平競爭」。

他說:「儘管所有西方既得利益者,都試圖不惜一切代價維護單極世界,但是,單極世界已經走到了盡頭。西方精英生活在一個夢幻世界中,拒絕看到全球變化的發生。」

美國在冷戰中宣佈勝利後,標榜其利益神聖不可侵犯,商業和地緣政治遊戲正按照美國制定的單一規則進行,在這種情況下,世界不可能穩定向前。

西方世界似乎沒有注意到,在過去的十年,這個星球上已經形成了美國單極以外新的強大力量,而且聲音越來越大。這些新的多強力量都在發展自己的政治制度、自己的經濟增長模式,當然有力量保護自己的國家主權。「

在這裏,他所指的「全球變化」、「新的強大力量「,無疑是指新興大國的崛起。很顯然,從來不甘人後的俄國人此時如此謙虛,不過是想靠幾句一文不值的吹捧,就把別人推到前面,不但為他的軍事冒險背書,還想讓新興大國替他頂雷罷了。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歷史文化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19/1764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