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取不到現金 上海老人們凌晨兩點去銀行排隊;中共財政曝雷問題頻現!廣東公交發停運告示

投250份履歷石沉大海,中國青年失業率恐飆至23%,科技工作者也謀職難;美下重手禁進口這些中國商品;韓正罕見開座談會 一帶一路連受挫

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將自21日起執法,扣留、排除或沒收來自中國新疆地區的商品,除非進口商能證明這些商品生產過程無涉「強迫勞動」。

日前中共央行已經受理螞蟻集團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的申請,螞蟻集團上市真的進入倒計時了嗎?請看阿波羅網的分析報道。

多重不利因素疊加,中國失業率創下新高。杭州一名大學生投250份履歷,結果石沉大海。分析認為,中國青年失業率恐飆至23%。

中共副總理韓正日前主持「國際工程咨訊」企業的座談會。分析認為,該企業承擔「一帶一路」的咨訊與投資工作,韓正實際是變相承認很多「一帶一路」項目的投資失敗。

再下重手,美國自21日起禁止進口這些中國商品

美國總統拜登2021年底簽署「防止維吾爾族強迫勞動法」,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和國土安全部17日宣佈,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將自21日起執法,扣留、排除或沒收來自新疆地區的商品,除非進口商能證明這些商品生產過程無涉「強迫勞動」。

CBP13日公佈行動準則,進口商若要進口新疆商品,需提供訂單、供應鏈地圖和涉及生產的所有公司及實體的切結書;行動準則提到「棉花」、「番茄」和製作太陽能板的原料「多晶矽」,與新疆產地高度相關。

路透日前報導,進口商可選擇將違規商品「再出口」回產地;任何尋求豁免的商品,都須獲海關批准且向國會報告;若進口商作假欺騙,海關能實施處罰。

Politico報導,一名在上海的供應鏈專家質疑,現在就人手不足的CBP如何落實最新禁令,怎麼樣確定供應鏈範圍,如何釐清與新疆到底有沒有關係。

傳中國央行受理螞蟻成立金控申請,上市進入倒計時【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路透社報導,中國央行已經受理螞蟻集團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的申請。近期種種跡象表明,螞蟻集團已逐步和官方達成共識,擺脫監管打擊,上市進入倒計時

路透社周五引述3名消息人士稱,中國人民銀行本月已接受了螞蟻科技集團提出的相關申請,並已基本完成了對其信用評估合資企業牌照的審批工作,被視為螞蟻集團長達一年整改的關鍵一步。

消息人士表示,最近幾個月以來,螞蟻集團一直與金融監管機構合作並且落實各項改革,中國央行近期同意審查相關的申請,螞蟻集團可能在不久後就能拿到期待已久的許可。

隨着近期螞蟻集團將要重啟上市程序的風聲不斷,許多投資人也在期盼這個契機,監管機構能夠放寬對民營企業的監管。

針對路透最新報導,螞蟻集團及中國央行沒有回應。

受到消息激勵,螞蟻母公司阿里巴巴周五晚在美股盤前交易,股價飆升超過10%。

隨着螞蟻集團的IPO程序推進,可能也象徵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在"一定程度上復甦"。螞蟻的IPO在2020年底被喊停後,馬雲一直保持低調,幾乎未在公眾面前露面。

阿波羅網首席評論員王篤然表示,現在放出批准螞蟻上市的消息,引發阿里股票飆漲,很可能是利益相關方在炒作。路透6月上旬就曾稱,螞蟻集團在香港、上海的首次公開發行(IPO)程序已進入最後階段,最快7月就會重啟。如果真有其事,應該螞蟻自己出來說,而不是靠外媒放風。

王篤然也指出,螞蟻的人事架構已經變了,沒有馬雲等元老什麼事了,新派去的都是中共自己人,螞蟻已經成了黨的囊中之物,現在上市肥的都是中共自己人。這樣來看,也不排除消息是真的,

投250份履歷石沉大海,中國青年失業率恐飆至23%

中國就業市場因整肅民企及封城雪崩,5月份16-24歲青年失業率達18.4%,創新高。隨著1070萬應屆畢業生湧入就業市場,擠破頭也難找到工作,1位即將大學畢業的學生自曝近期投了250份履歷,都石沉大海。美銀證券估計,中國青年失業率將在7、8月衝上23%。

《華爾街日報》報導,疫情導致中國經濟成長喪失動能,習近平掀起的監管風暴又重創長期以來吸引年輕人的行業,大學畢業生正面臨最嚴峻的就業形勢。

根據中國最新統計,5月份16-24歲年輕人失業率達到18.4%,不僅高於去年同期的13.8%,還創下自2018年有數據以來最高紀錄。

年輕人求職艱辛程度可見一班,杭州一所大學學生Wang Shusheng下周畢業,過去幾周投了250多份簡歷,有些簡歷是在凌晨2點提交的,面試後更沮喪。他現在願意降薪,接受月薪人民幣5000元(約台幣22.5萬)的工作,相當於年薪不到9000美元(約台幣26.5萬),低於杭州市去年約1萬美元(約台幣29.5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

極端防疫重創經濟,中國科技工作者難謀職

在中共當局的打擊與監管之下,中國科技業早已遭到重創。加上今年年初以來的清零封鎖,使得許多中國科技公司不得不大規模解聘僱員,這使得中國科技工作者的求職之路更加雪上加霜。

據《金融時報》報導(連結),貝姬‧孫(Becky Sun)在今年年初遭北京一家中型互聯網集團解僱後,已向80家公司提交了她的履歷,並進行了約20次面試,但她得到的職位薪水只有原本的一半不到,並且需要降職。

現年三十多歲的孫小姐說:「我現在看到的職缺都不是管理層的了。」她還說,目前的就業市場是「我見過的最糟糕的」。

「找工作從來沒有這麼難過。」37歲齊先生說。他原本是一名客戶經理,去年12月他失去了滴滴出行團購部門的工作。

齊先生說:「我的新工作工資少了30%,我不滿意,但今年太困難了,我必須得將就着做。」

《金融時報》指出,在過去的一年裏,中國的科技工作者們面臨了福利縮水、裁員、員工人數凍結以及工資停滯或減薪等狀況。這類狀況從小型公司開始,逐漸蔓延到大科技集團,包括社交媒體巨頭騰訊和電商龍頭阿里巴巴等。

根據中共官方公佈的就業統計數據,5月份,18至24歲的青年失業率上升到創紀錄的18.4%。然而,還有超過1,000萬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將很快加入求職者的行列。

面對令人無奈的現實條件,許多中國年輕人說他們只想「擺爛」。一些年輕人表示,他們的「理想」根本無法實現,很多人已放棄了嘗試。

一位北京的獵頭顧問(headhunter)說,她的公司已從招聘科技職位轉向填補外國跨國公司的職位。

杭州另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科技獵頭顧問說,「以前,工作機會多於求職者,但供求關係正發生變化。」

地方財政問題頻現,廣東國企一度發佈虧損「停運」告示

近日,中國地方財政頻繁亮出紅燈。廣東省陽江市一家國資控股的公交公司發佈公告,宣佈由於公司虧損嚴重,資金鍊斷裂,因此決定從本周五(17日)開始停運,引發輿論熱議。與此同時,深圳一家供應鏈公司因貸款被拒、資金鍊斷裂,導致大量貨物在港口積壓。

據天目新聞網站報道,廣東省陽江市一則《關於公交線路停運的告示》引發網友熱議。

告示稱,「由於公汽公司虧損嚴重,現資金鍊斷裂,已無法支撐公汽線路運營,決定從2022年6月17日開始停運公交線路,復班日期視情況另作通知」。公告落款是陽江市粵運朗日公共汽車有限公司。

財經評論人士蔡慎坤本周五就此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陽江暴露出的公交車經營困難的問題,在其他地方也存在:「這肯定不是一個單獨的例子。我也看到最近沿海地區在降工資,尤其是公務員,還有雲南公務員和事業單位的職員被拖欠工資的現象特別嚴重。如果經濟沒有大的轉機,如果繼續實行疫情『清零』政策,下半年的經濟會出現重大問題。」

金融學者司令認為,公交公司作為國有企業如果基本運營都難以維持,表明地方政府的財政出了大問題。

圖:深圳一供應鏈公司因貸款被拒\資金鍊斷裂,導致大量貨物積壓在港口。

與此同時,中國進出口貨運公司也面臨巨大的困境。十天前,深圳一家供應鏈公司宣佈因銀行貸款被拒,造成資金鍊斷裂,無力交付國際集裝箱抵達深圳港口的巨額滯港費,以及後續清關派送操作等費用。

蔡慎坤說,「所謂的國進民退,把民營企業基本上逼上了絕路。儘管偶爾有某一個領導出來喊話說,對民營企業要怎麼樣。實際上現在所有的政策傾向國企,打壓民企,而且給民企製造各種各樣的障礙。」

責任編輯: 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618/17640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