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馬斯克與中共在太空的較量

4月25日,當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以440億美元收購社交媒體巨頭推特(Twitter)時,他最著名的太空競爭對手、億萬富翁、營銷巨頭亞馬遜的聯合創始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在推特上發帖稱,「中國政府是否剛剛在市民廣場上獲得了一點影響力?」

2020年5月30日,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在佛羅里達州卡納維拉爾角(Cape Canaveral)的甘迺迪航天中心成功發射SpaceX Falcon9火箭後參加慶祝活動。

4月25日,當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以440億美元收購社交媒體巨頭推特(Twitter)時,他最著名的太空競爭對手、億萬富翁、營銷巨頭亞馬遜的聯合創始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在推特上發帖稱,「中國政府是否剛剛在市民廣場上獲得了一點影響力?」

儘管亞馬遜對中國有巨大的依賴,但貝佐斯的說法並非沒有根據。

雖然美國媒體沒有報導,但4月9日,馬斯克在由新任中國駐美國大使秦剛主持的中國大使館宣傳論壇上做了簡短的視頻亮相,表面上是尋求推進美中之間目前不存在的太空合作。

這提醒我們,中國共產黨對馬斯克有一些影響力,因為他在中國的大型特斯拉電動汽車工廠的持續成功需要中共的全面合作,儘管中共肯定會試圖竊取特斯拉的技術,以主導這個全球市場。

但是,令4月9日中共大使館的宣傳活動具諷刺意味的是,在太空中,馬斯克和中共是巨大的競爭對手,他們各自的野心將決定誰控制地球-月球-火星系統。

美國和中共軍方領導人都明白,對低地球軌道(low Earth orbit)的控制將越來越依賴於對地球和月球之間地月空間的控制,而那取決於對月球的控制,或者至少是控制拒止。

但馬斯克、美國或中共的成功或「勝利」也將取決於他們各自充分利用其截然相反的體系的能力。

如果不是美國的民主和自由企業制度及其擁有的大量資本,馬斯克就不可能在不到二十年的時間內將他的SpaceX公司打造成全球領先的創新者,生產越來越大的可重複使用的太空運載火箭(space launch vehicles),提供革命性的低成本太空通道。

他也不可能開展諸如移民月球和火星,或部署其計劃中的星鏈(Starlink)4.2萬顆巨型寬帶衛星群之類的項目。

中共在地球和太空霸權的目標是結束民主,從台灣的民主開始,摧毀美國領導的民主軍事聯盟和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取而代之的是由中共主導的秩序,這個秩序將決定一個國家的繁榮、安全和進入太空的權力。

特別是在太空領域,馬斯克及其SpaceX公司的日益成功與美國政府的利益聯繫在一起。

2020年,美國用載人「龍飛船」( SpaceX Dragon)打破了俄羅斯對國際空間站載人運輸的壟斷。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選擇了具有100噸貨物裝載能力的SpaceX星際飛船,以確保其在2025年左右重返月球。

2022年4月27日,在佛羅里達州NASA甘迺迪航天中心的國際空間站,一枚SpaceX Falcon9火箭發射升空。(NASA)

如果成功,馬斯克的星際飛船可能會使美國及其有19個國家參加的阿耳忒彌斯登月計劃(Artemis moon program)比中共的月球計劃提前五年開始。這是至關重要的。據報導,中國的登月突擊行動可能在2030年之前開始,然後中共將每年生產多達10艘運載能力50噸的長征九號太空運載火箭。

看起來,中共現在正將馬斯克視為太空中的巨大挑戰對手,取代了其以前的優先事項——竊取特斯拉電動汽車技術。

這始於2021年12月,當時中共向聯合國提出投訴,稱馬斯克的星鏈衛星在2021年7月和10月威脅到中共新的天宮空間站。

這之後,在2022年5月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主要機關報《解放軍報》發表了對SpaceX公司的嚴厲攻擊,其主要憤怒針對現在有2,200顆衛星的星鏈。

據《解放軍報》報導,星鏈的「威脅」包括已被用於向美國F-35戰鬥機傳輸數據,這意味着它還可以啟用未來的「忠誠僚機」(loyal wingman)無人戰鬥機,「這意味着操作員可以指揮大量無人機同時執行任務。」

《解放軍報》還認為星鏈規模太大了,並指出低地球軌道「能夠容納大約50,000顆衛星,如果星鏈按計劃發射42,000顆衛星,那將佔據80%以上的容納量。SpaceX正在太空中進行圈地運動,以佔據有利位置並壟斷戰略資源。」

在過去三十年裏,中共一直試圖在地球上主導互聯網。現在《解放軍報》擔心星鏈可能成為一個獨立的「不可觸及的」太空互聯網。

《解放軍報》稱:「它打破了地理和地形的限制,為空中、遠海、高山、沙漠或偏遠地區的目標提供無線寬帶互聯網接入服務,並有可能重塑全球互聯網格局。」

《解放軍報》進一步指出,「有專家表示,如果SpaceX在太空安裝幾台根伺服器,可以使星鏈成為第二個獨立的全球互聯網,這將對各國捍衛網絡空間主權和保護信息安全構成嚴重挑戰。」

這意味着星鏈對中共獨裁政權構成了直接威脅。然後,這篇文章攻擊了馬斯克的SpaceX公司的更大威脅:

「SpaceX已經成長為一個空間『巨頭』,控制着一個完整的,獨立的產業鏈,集衛星製造,地面站建設,火箭發射和回收,以及衛星運營和服務為一體。如果再與無人駕駛、物聯網、雲數據和智慧城市深度融合,它將擴展成一個全新的產業和價值鏈,催生一個巨大的星鏈生物圈,並壟斷未來的空間應用市場。」

《解放軍報》詛咒道:「壟斷和霸權是孿生姐妹。星鏈很有可能被痴迷於霸權的美國利用,將世界帶入另一場混亂或災難。」

中共通常把自己的欲望說成是敵人的罪行,結果反而向全世界昭示了其野心。但正是中共通過拒絕任何最終可能尋求威脅中共在地球上的霸權的國家獲得太空資源來尋求太空霸權。

馬斯克的星鏈系統正在取代烏克蘭的地面互聯網,並被用來打擊俄羅斯入侵者。因此,台灣也可以利用星鏈來對抗中共入侵者或維持入侵後的主權。

此外,馬斯克的星際飛船可以為美國在確保地月星空間方面提供一個至關重要的領先優勢,並進而成為一個「高地」,從而保衛關鍵的軍事偵察衛星,和星鏈這樣的星座衛星,從而打擊中共在地球上的霸權目標。

在這場泰坦尼克級的較量中,到目前為止,馬斯克比中共更有優勢。

馬斯克和其他私人太空企業家的成功符合美國的切身利益。但預計,當中共會把他們的資產和野心作為目標,因為它正在建造對美國發動太空戰爭的武器。

作者簡介:

里克•費舍爾(Rick Fisher)是國際評估和戰略中心(the International Assessment and Strategy Center)的高級研究員。

原文「Elon Musk Versus China」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22/1751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