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美籍上海人拒改建遭中共驅逐出境

上海封城期間爆發巨大民怨,基層的社區居委會被不少網民爆料「弄虛作假」,因為就在官方宣佈「解封」、吹噓「煙火氣回來了」後,仍有居委會人員在小區里執行封鎖政策,樓門、小區門口和馬路口仍封得嚴嚴實實。2012年移居美國的鄧女士說:「中國人現在很慘,不只是上海,到處都很慘;居委會不是現在才橫,以前就很專橫。」

上海封城期間爆發巨大民怨,基層的社區居委會被不少網民爆料「弄虛作假」,因為就在官方宣佈「解封」、吹噓「煙火氣回來了」後,仍有居委會人員在小區里執行封鎖政策,樓門、小區門口和馬路口仍封得嚴嚴實實。2012年移居美國的鄧女士說:「中國人現在很慘,不只是上海,到處都很慘;居委會不是現在才橫,以前就很專橫。」

2019年7月,鄧女士與夫婿岡薩雷斯(David Gonzales)回上海探親,卻因拒絕簽署房屋改建同意書遭居委會騷擾,最後甚至被毆打、驅逐出境。

鄧女士在上海的房產已出租多年,屬於聯合產權,是文革時期造的老房子,房屋下面有地鐵經過,每改建一次就更加危險。而租客經常向她抱怨,說區政府和居委會人員登門拜訪,要求鄭女士簽署改造同意書。

鄭女士說:「10年之內改建了三次,每改一次,相關人員就可以從中抽很多錢。」她回憶2009年小區第一次以危房名義改建,2016年又進行改建修繕,但「不管怎麼改,改了以後還是危樓」。

2016年改建時,鄧女士打電話給該區黨委書記質問:房屋改建後政府能給予承諾?她要求,若房屋坍塌,政府與相關單位必須負全責。她說:「我自己不住房子,但要對租客負責。」不過最後她還是難抵巨大壓力而同意改建。

2019年,鄧女士房子所在的小區要響應中央政策整治為「文明小區」,所以再次改建。她說:「大部分上海人其實還是都願意改建的,因為有錢拿,也覺得改建後居住環境會比較好。」但事實證明,之前兩次改建的結果更糟,因為工程單位用最次等的東西改造,設計也很糟糕,「新的糞管沒用多久就爛掉了,廚房、廁所的管道混在一起,你想想那有多噁心!」住戶若自行維修,還可能遭居委會以「造成房屋結構損壞」的名義舉報。

鄧女士說:「這真的是雙重標準,我們自己修繕變成造成安全危害,政府一再改建就都沒問題?」

居委會告訴她,因為要搞示範小區,所以必須改建。每天她都接聽十幾通騷擾電話,讓她起疑的是,電話顯示來自河南駐馬店,但對方自稱上海市政府。鄧女士屏蔽騷擾電話不久,就有不明人士趁租客不在家去砸防盜窗,然後陸續有不明人士上門騷擾,「就像黑社會去鬧一樣,怎麼也無法阻止」。她雖報警處理,但警方到場後也只開了一份事件接報回執單,並沒有逮捕鬧事者。

更讓鄧女士憤慨的是,報警時間是2019年9月18日,但回執單卻填寫為2019年10月18日,她要求修改卻未獲回應。鄧女士詰問:「連報案時間都寫錯,還算什麼警察?公檢法系統里還有什麼是真的?」至今她也不明白,警方為何要將報案日期延後一個月。

2019年10月22日,在鄧女士未簽署改建同意書的情況下,小區里來了兩百多個民工開始直接改建。因家中陽台被擺了升降機,她前去制止,被居委會帶人攻擊。她說:「他們抓住我頭髮就往牆上撞,家裏東西都被砸爛了。」夫婿岡薩雷斯被三四個人按着,屈辱地綁在小區大院裏將近五小時。

鄧女士要報警驗傷,卻被強制拘禁在家中,她說:「我真的是覺醒了,原來『拆家』就是建設文明小區的一部分。」她被街道黨委書記、居委會恐嚇,對方聲稱要將夫妻倆關到精神病院,也不讓他們去醫院,甚至不能去上廁所。

岡薩雷斯的護照被直接沒收,他並被以入境後未申報住處為由,遭判「非法居留」,限期驅逐出境。鄧女士打電話向美國大使館尋求援助,美方表示他們夫婦可直接到大使館尋求庇護,但美國官員無法前去幫忙。

鄧女士說:「那時候我天天被監視,家門口有老年人坐着看守,一舉一動都有人跟監。」夫妻倆被居委會變相監禁,無論走到哪都會被「碰瓷」,並被以各種方式阻止出門,她根本無法離開小區。就在他們求助無門之時,2019年11月21日被驅逐出境回到美國。

回想起四個月的上海經歷,鄧女士心有餘悸。她認為疫情像照妖鏡,把所有惡的一面放大、曝光:過去可能是孤立、特殊事件,現在卻都大面積暴露了。她也慶幸自己在大陸疫情爆發前就回到美國,要不然還不知道會遭遇多少麻煩,因為現在的上海封城政策實在太可怕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20/1751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