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新州:上海人的砸鍋聲戳破了中共的人權謊言

作者:
大疫中,中共拒不承認自己是投毒者的罪惡身份,更沒有一絲悔意,對外收買世衛組織,阻止國際社會的病毒溯源調查,妄圖以疫謀霸,對內極端防控,封堵禁足、逼打毒針、政治清零,造成許多次生災害和次次生災害,防控不是防疫,而是防人,次生災害遠大於瘟疫之災。中共不但招來大疫之災,又借防控之名製造了次生災害,中共害上加害,惡中行惡,所以中共才是最原始、最大的災害,是製造災害的真正的罪魁禍首。

靜安區彭浦新村街道場中路小區漁4月28日晚上集體敲盆砸鍋高喊:要物資、爭人權。(受訪者提供/大紀元合成)

目前,上海市被中共借疫情強行封鎖了近二個月,瘟疫沒有直接導致上海人失掉多少生命,但當局極端防控措施造成了許多人禍悲劇發生:跳樓、自殺、餓死、困死、病患耽誤醫治而死等,當局極端防控行為,違憲違法,嚴重侵犯了上海人的生命權和話語權等,讓上海人突然發現自己已經被政府置於生死之間,紛紛抗爭維權,其中一個音樂節中的砸鍋聲,規模較大,也非常巧妙精彩,震驚了當局,戳破了中共一直標榜的人權謊言。

說到人權,大陸人時有耳聞,但都是中共對人權概念扭曲後灌輸的謊言。中共認為人權就是吃飯權、幹活權、生存權和發展權,還有什麼所謂幸福權,並且經常炫耀說中共國現在是「人權最好時期」。這完全顛覆了世界人權概念和含義及大陸人權現狀。

因為人權的基本含義,本來是人的生命權、自由權以及不受奴役、酷刑,保證言論信仰自由和財產等權利。這是得到全世界公認並寫入《世界人權宣言》的。中共卻把人權變成了一個簡單的動物屬性,只要讓你活着就是保障了你的人權。百姓只有幹活掙錢吃飯的權利,沒有說話的權利。這樣就把人權最重要的人的道德屬性、社會屬性和哲學人文屬性全部剝離了。但長期以來,在中共的暴政壓制及謊言的欺騙下,大陸人對人權只能奢談和夢想而不能企及,加上大陸浮世的虛假繁榮迷惑,久之也無可奈何的認同了中共的人權說辭。

但這次大疫中,上海人的砸鍋聲終於戳破了中共人權謊言,顛覆了中共人權最好的騙人論調,給認為歲月靜好的人敲響了警鐘。

今年初春,大疫再次突然回歸大陸,遍及全國,其中上海是疫情最嚴重的城市之一,本來當局可以完全仿效西方國家與病毒共存的辦法就能應對疫情,但中共急於展示大國抗疫的手段和制度優越性,依然採取了武漢當時的極端防疫政策,封鎖禁足、刪帖抓人、核酸連測、強送方艙、嚴厲盤查、靜態管理、政治清零、大白施暴。一封兩個月,徹底解封陷入無期,由中共大白們左右上下管理的大上海,幾乎成了鬼城,導致次生災害遠大於疫情之害,居民持續餓昏、餓死、自殺、跳樓、抑鬱、病患貽誤治療而亡等,特別是中共大白們偷拿、截留、倒賣、窩藏、不發送食物實品,導致居民餓死的災害最為普遍,被困在家中的人們感到,如果再保持沉默,等待政府發放食物,到時可能等待的是餓死,於是以各種方法抗爭。

其中,上海人策劃的一個音樂節抗爭活動非常成功,網友爆料說當時約有幾十萬人參加,規模宏大,場面壯觀,大家空前團結,齊心合力敲響自己家中的鍋碗瓢盆,口中高喊「要物資」等口號,持續時間很長。這砸鍋聲雖然不是抑揚頓挫,但充滿了人們對當局違法行為的憤怒、控訴之聲,代表了飢餓的上海人敢於反對中共暴政的決心,成為當晚大上海一個最嘹亮的絕響,讓當局驚慌失措,不敢對砸鍋人發難,為了找下台階,竟然說是「境外勢力搞破壞」,淡化處理。

上海人這次砸鍋維權有什麼收穫和意義?有,最起碼促使當局改進食物發放措施,不至於有那麼多居民再被餓昏俄死,但筆者認為最大的收穫是戳破了中共的人權謊言。因為話語權即言論自由權才是普世的人權之一,即使按照中共的生存權、發展權作為人權概念,那麼為了生存和發展,人們首先要發聲說話表達這種願望要求,不可能不發聲就能叫別人知道當事人的要求,所以所謂生存權和發展權最後都得通過話語權才能實現。上海人為了活命,齊心協力砸鍋發出抗議之聲,首先使用的是話語權,而不是什麼生存發展權,如果連言論自由權利都沒有,還談什麼生存發展自由?連飯都吃不上,何談人權最好?哪裏有幸福可言?中共的人權觀謊言在這裏一戳就穿。

有人說,疫情非常時期,還講什麼人權?這是中共的思維和話語,非常時期就可以剝奪人權?就可以違憲違法傷害百姓?哪個政府既然承諾依法治國,那首先就得講人權,大難現真容,大事見真情,在非常時期,更能見證一個政府的人權承諾得不得到實現,更能考驗一個政府保護人權的能力,當然也更體現一個國家的人權狀況。反觀中共,在和平時期及非常時期,何時講人權了?中共在數十次政治運動即非常時期,任意製造敵人,宰殺無辜民眾,造成八千多萬中國人死於非命,講過一絲人權了嗎?那時候,中共雖然沒有宣佈依法治國,但也制定了憲法啊;在和平時期,也就是在中共天天喊依法治國時期,依然肆意虐殺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群體,並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至今未停,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而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們爭取的只不過是公民應該享有的法定信仰自由權利。和平時期,中共從來沒有講人權,非常時期,卻成了中共侵犯民眾權利的最大藉口,像這次封鎖上海人,竟然將以前高傲的上海人封困的餓昏餓死。而上海人在被中共逼的最危險快餓死的時候,才絕地反擊,也僅僅是用力敲打自家的鍋碗瓢盆,發出反抗之聲,這說是上海人的機智創舉,不如說是中國人的悲哀。

面對政治防控,上海人用砸鍋敲盆擊碗聲,戳破了中共人權謊言,揭露了中共極端抗疫造成的次生災害,再一次展現了上海人的智慧和精彩,給這座大都市增加了一個創舉,但上海人考慮過沒有?次生災害是中共的極端防疫政策,讓你們成為妖精和敵人,失去了往日的尊嚴和雍容華貴,被中共到處亂抓硬封,造成了許多悲劇,那最原始的、最大的即真正的災害是什麼?許多人可能以為是瘟疫,但中國傳統文化認為瘟疫是天懲惡報,是人間有大罪惡才招來的,那是誰招來了全球大瘟疫?是中共。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突然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滅絕運動,將億萬善良人置於政府的對立面鎮壓殘害,以百種酷刑摧殘虐殺,將法輪功學員們作為活摘器官牟利對象,製造了史無前例的滔天罪惡。由於中共的威脅利誘,這場曠世大惡,沒有得到人類及時有效的制止,逐漸成為人類共罪共業,最終招來了由中共引爆的全球大瘟疫。

大疫中,中共拒不承認自己是投毒者的罪惡身份,更沒有一絲悔意,對外收買世衛組織,阻止國際社會的病毒溯源調查,妄圖以疫謀霸,對內極端防控,封堵禁足、逼打毒針、政治清零,造成許多次生災害和次次生災害,防控不是防疫,而是防人,次生災害遠大於瘟疫之災。中共不但招來大疫之災,又借防控之名製造了次生災害,中共害上加害,惡中行惡,所以中共才是最原始、最大的災害,是製造災害的真正的罪魁禍首。

所幸的是,天懲惡報是有目標對象的,這次是誰?當然是身居迫害大罪的中共惡黨,所以這次瘟疫是針對中共而來的,是天滅中共,凡是與中共同流合污者,都將被清除殆盡,凡是遠離拋棄中共的,都將被上天佑護留存下來,危難中,慈悲堅強的法輪功學員們一直在冒着生命危險傳播這個救人真相,生死存亡之際,就看世人包括上海人如何選擇。

上海人是勇敢的,用砸鍋聲巧妙的戳破了中共人權謊言,應該視為中國人維權史上特有的勇敢行為,但上海人更需要了解真相,需要更徹底的覺醒和得救。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20/1751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