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童大煥:假如突然關閉國門,誰是最大受害人群?

作者:
改革開放42年來,中國藉助市場化補課、城市化補課、全球化補課,獲得了史上未有的飛速發展。國內一些人從此驕傲自滿,狂妄自大,以為自己地大物博,有廣袤的土地和物藏,有14億人口的大市場,有「完整的工業體系」,以為從此,即使閉關鎖國也不怕。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認知,我真祝福他們,萬一國門關閉,他們一家還能吃飽飯。

1

我們不妨做一個極端假設,假定世界各國之間,國門突然嚴絲合縫地全線關閉;或者其它國家之間並非如此,而是中國與世界各國之間的國門突然全線關閉,偌大個中國,孤懸於世界之外,一條縫隙都不留,會發生怎樣的情況?

當然這種情形,不論是兩種假設之中的任何一種,都100%絕對不可能發生。

但我們做思考,做研究,這樣的變量假定是有意義的。由此可以考察「全球化」這個變量對於中國社會的作用,對於普通人日常生活的作用。進而,使人們更清醒地認識當下的現實處境,從而對未來,對世界,採取更積極、更主動、更清醒的——理性選擇。

2

假設中國突然完全地閉關鎖國,我們遇到的第一道難題,將是糧食危機!因為中國進口加走私的糧食總量,已經達到將近國產糧食總量的三分之一左右。

糧食危機的第一連鎖反應必然是糧價上漲!恩格爾係數高、即食物占消費比重高的中低收入人群首當其衝成為受害者!

因為在疫情到來和「去全球化」過程中,工作崗位和收入首先受到衝擊的就是這部分職業和崗位遠非「無可替代」的中低收入人群。如今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基本生活口糧又開始上漲,情何以堪?

改革開放42年來,中國藉助市場化補課、城市化補課、全球化補課,獲得了史上未有的飛速發展。國內一些人從此驕傲自滿,狂妄自大,以為自己地大物博,有廣袤的土地和物藏,有14億人口的大市場,有「完整的工業體系」,以為從此,即使閉關鎖國也不怕。

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認知,我真祝福他們,萬一國門關閉,他們一家還能吃飽飯。

3

糧食和就業危機的第二個連鎖反應,就是走私和偷渡盛行。

走私是物流進入中國,偷渡是人流漂洋出海。

但毫無疑問,走私和偷渡的代價,要遠遠高於普通的貨物往來和人員在世界範圍內自由流動。

就像民間高利貸,風險大,利率也遠遠高於一般借貸和銀行貸款。

平時,有正常的國際物流,那麼走私往往會降低物價,但如果正常物流全線被阻斷,沒有了競爭參照系,走私品的價格也可能水漲船高。

同理,如果貨幣不能在全球自由流通,為地下錢莊付出的交易成本也自然增大。

4

幾千年漫長人類史,從來沒有什麼力量能夠阻擋人流、物流、錢流的全球性流動。

明道不行,就暗渡陳倉。

如果我們用大歷史眼光來看,不帶任何偏見,我們會發現,今日中國,哪怕是全國範圍內所有省份,都經歷了長達42的思想解放和改革開放,但是,最發達的仍然局限於北京上海、江浙、廣東、福建一帶,而後三者,也恰恰是什麼力量都擋不住人流、物流、錢流在全球流動的區域!

5

藉助偉大的互聯網【1998年才開始在全球成熟】,在傳統的人流、物流、錢流基礎上,又多了一項「智慧流」在全球無國界流動。

2013年1月17日,專業IT技術社區CSDN報道了一則消息:

一家美國重要基礎設施公司在安全審計時發現,他們公司基於VPN雙重驗證系統經常會有來自中國瀋陽的用戶登陸,而且使用的驗證信息是來自該公司頂級程式設計師「Bob」。

在進一步調查中他們發現,該公司知名開發人員Bob將自己的工作外包給中國瀋陽某家軟件諮詢公司,而自己卻利用工作時間在網上逍遙。

為了讓他們能夠順利登錄上自己賬戶,他還用聯邦快遞了自己雙重認證令牌。工作外包出去,Bob只用了自己六位數薪水中的五分之一,而他則利用餘下的時間做其他事情:

上午9點:到公司,在Reddit網站上看幾個小時的新聞,看視頻;

上午11點30:吃午飯;

下午1點:上eBay購物;

下午2點:上Facebook、LinkedIn;

下午4點30:發郵件到管理部門;

下午5點:準時下班。

這樣的生活Bob一直過的非常順利,而且在公司人力資源部的績效考核中他表現也非常優秀,他被很多人認為是公司的頂級程式設計師,並是C、C++、Perl、Java、Ruby、PHP和Python方面的專家。

進一步調查還發現,Bob非常具有事業心,他竟然還在其他公司兼職,並且他的工作同樣也是外包出去,這讓他除了賺幾十萬美元外,他還有大把時間在互聯網上閒逛和追看美劇。

事發後,該公司已經不再僱用Bob。

Bob應當被解僱沒有疑問,事涉職業道德和公司信息安全等問題。

但如果Bob自己成立一家技術公司,再進行同樣的商業技術交換活動,就沒有任何問題。

這是一個典型的技術外包亦即智力外包型經濟活動,體現的是一種全球化的新形式——智力的跨國交換。

6

善於理性思考的人,應該順着Bob技術外包這個問題追問下去:

為什麼Bob只用了自己六位數薪水中的五分之一,就能購買到中國瀋陽的傑出智慧,並且這個智慧的傑出程度,可以達到Bob所在公司頂級程式設計師的水平?

這是一個非常要害的問題!

背後的根本差別在於——市場!市場的運用平台不一樣,同樣的智力勞動,價值就不一樣。

Bob所在公司,提供的運用場景,也許是一個全球大市場;而瀋陽這家公司,再優秀,沒有自己開闢的全球大市場做支撐,再好的智力也英雄無用武之地。

當然,瀋陽這家公司,還是通過互聯網融入了全球大市場,否則他們連這五分之一的收入都得不到。

這就是全球大市場的威力所在。

7

什麼叫全球化?

經濟學家赫爾曼·德雷(Herman E. Daly)給全球化的定義是:「全球化是指通過自由貿易,資本自由流動,以及較少或完全不受限制的勞動力自由流動使世界各國經濟向一個全球經濟的整合。」

這裏的「全球化」,不是以「國家」身份融入世界,恰恰是以「去國家化」為重心,個人和企業的「國際化」,把一個個獨立的國家經濟實體,融合到一個整體的世界經濟體系中去。

朱海就在文章中寫道:

這些誤讀全球化的人把「全球化問題」視為「國家間的競爭」問題,認為自己的國家在競爭中勝出了,那麼他的利益就增進了。他們把全球化視為國家之間的競爭或博弈,是完全誤解了全球化。

把全球化理解為「國家之間」的全球化的人,也往往持有一種零和博弈的思維,他們認為某個或某些國家衰敗了,自己的國家就強大了。以「國」與「國」之間的競爭或博弈關係來看全球化的人,持有的是一種「叢林法則」思維。事實上,不同國家之間的利益是相互依賴的,其他國家受災受難,對本國居民沒有一點好處。

從走私和偷渡開始,直到互聯網上的智力交換,全球化的本質,從來都是「去國家化」。

但是,在狹隘民族主義的思潮之下,一些人,一邊在享受全球化帶來的各種好處,一邊卻在幻想閉關鎖國「肥水不流外人田」,以妄想達到「抑制」他國強大的目的。

這其實是一種思維混亂的表現。

8

范仲淹在「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岳陽樓記》中寫道:

「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也。」

他指的「去國」,指的是離開當時的京都;「懷鄉」,則是懷念故鄉,思念家鄉。

經過了多年自我感覺良好的打雞血自嗨,經歷了新冠病毒大疫的當頭一棒,每個人都應當經歷一番「去國還鄉」——「去除狹隘家國觀,回到人類一體大故鄉」這樣一種脫胎換骨般的思想解放和觀念洗禮,才能夠逃離農業時代畫地為牢的思維,真正成長為具有人類情懷的現代世界公民。

在人類進步、發展、繁榮、幸福的道路上,所有人都是一個整體,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9

毫無疑問,中國是蘇聯解體後,第三波全球化過程中受益最大的國家,沒有之一。中國改革開放後的全部成就,都來自全球化補課、市場化補課、城市化補課,並不是源於什麼獨特的「中國模式」。

對此,一定要保持100%的頭腦清醒言語謙遜行動謹慎。

我們不僅不應該妄想與世界脫鈎,更要擔心歐美日韓等發達國家和地區主動與我們「脫鈎」。原因就是我前幾天文章寫的,價值觀!

中國古人言:以利交者,利盡則散;以勢交者,勢傾則絕;以德交者,地久天長;

以道交者,地老天荒。

今之人,當念念不忘此古訓也。不要剛剛有了幾個小錢,就得意忘形不知所以,忘了自己的來路和歸程。

10

有人問:想問一下這次新冠對各國政權有何衝擊?

我答:

疫情過後,宗教的力量會進一步衰弱。

同樣,國家的力量也會進一步衰弱。

我估計,以後啊,國家越來越像一個超大型保險公司。

此話怎講?我在這裏詳細闡述一下。

危機其實是一次全人類都看在眼裏的全球總動員。遇到危機,各個國家和地區的人民都在看着自己國家會怎麼做,也都在期待來自所在國家的保護。

不論鑽石公主號也好,最初的疫情暴發中心武漢也好,那些撤僑最早、撤僑條件最低的國家和地區,總是給人更多的安全感,總是更令人羨慕。以後的人們尋找安全的時候,優先考慮的就是這些國家和地區。

還有,一個人,總是傾向於到最能發揮自己才能的地方,或者發揮同樣的能力,取得回報最高的地方——後者,只能是全球化程度高的地方,因為只有那樣,才可以服務更多人,進而取得更多回報。

也就是說,個人與國家的關係,有點像保險公司和投保人的關係。投保人希望用最低的保費(稅收)獲得最高的保障。這就是低稅收國家和地區有更多的有錢人湧入、有更多的公司開業(交稅、交「保」費的人多)的原因。

現代社會,工農業生產已經退居從屬地位,不需要多少土地和資源,就能成就了不起的現代城市和國家。在此基礎上,爭奪人才、智力和有錢人的遊戲在全球範圍內展開,這便是亞洲五小龍在二戰後脫穎而出、在本次新冠病毒疫情中的表現,也格外傑出且迥異於傳統的威權國家,也迥異於老牌歐美民主國家的原因。

2019年8月,深圳要超越香港的聲音在中國大陸甚囂塵上,我當時寫了《理解六座城(紐約、倫敦、中國香港、東京、新加坡、杜拜),理解財富與文明》,專供知識星球會員。認為像中國香港、新加坡(1965年建國)、杜拜(1991年始建)能夠迅速成長為全球六大樞紐城市之一,最根本的就是法治、自由(信息和貨幣自由)、低稅。沒有這些,輕言「取代」是不可能的。

11

人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之中。

這樣的枷鎖,首先是觀念的枷鎖。

但是,很多時候,身體比話語更誠實;行動比觀念更誠實:

當你可以在美國做一個逍遙自在的Bob,拿着5倍薪資的時候,肯定不會願意做一個拿五分之一薪酬的瀋陽程式設計師。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青藤學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516/17491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