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盛世?人類或將面臨二戰後最大糧食危機

作者:

二戰之後,世界上出現了人口大爆炸,地球上每增加10億人口所用的時間越來越短(見下圖)。以前已經說過,雖然這一時期種植面積增長了一成多,但最主要的因素是傳統農業轉變為現代農業、讓糧食產量大幅增長的結果,在現代農業中化石能源以電力、肥料、燃油(農業機械化)、農藥等形式對農業活動進行大量投入,再加上科技發展推動了種業的進步,讓全球穀物產量快速上升,這直接推動了全球人口大爆炸。

比如從1961年至2013年,全球糧食總產量從6.7億噸增加到27.5億噸,大約翻了兩翻,在此期間,世界人口從31億增加到71億多,翻了一翻多一點。也就是說,糧食產量的增速遠遠快於人口的增速,這就讓人均糧食產量顯著增加,從1961年的216公斤增加到2013年的387公斤,增長了80%(下圖),而人均糧食產量的增加直接推動了人口大爆炸。

由於人均糧食產量增加,就讓糧食市場體現出供過於求,就會推動經通脹調整之後的糧食價格不斷走低,參考下圖,除了在1973年的糧食危機期間糧價出現暴漲之外,二戰之後經過通脹調整的糧食價格總體上呈現下滑的態勢。

在這樣的周期中,人類沒有生存的壓力(生存壓力不斷下降),自然就會全力追逐物慾,每當資產價格大幅波動時世界似乎都像到了末日一樣,認為是「危機」,包括所謂的東南亞危機、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裂危機、次貸危機等。

1927年以後世界每增加10億人口所用的時間越來越短(作者博客)

世界人均糧食產量與世界糧食總產量之間的關係圖(作者博客)

二戰之後經過調整通脹後的世界糧食價格總體走勢(作者博客)

事實上,這些根本就不是危機,一方面無論股價漲跌上市公司都在正常營業、為社會提供服務,無論房價漲跌每套房子都是一個住所、讓人們正常居住,雖然外在的價格改變了,內在的本質並未改變,將外在價格變化描述為危機就是言過其實;另一方面,在生存壓力不斷下降時(糧食供給越來越充沛時),資產價格波動所帶來的金融、債務等問題,都可以通過央行印鈔來解決,而印鈔對央行來說實在是輕鬆愉快的事情,通過這種輕鬆愉快的手段就可以化解的問題也就算不上危機。所以,二戰之後總體上是沒有危機的時代,也不必聽那些金融人士大驚小怪。

就因為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危機,人們的生存壓力越來越小,才直接帶來了人口大爆炸,這是相輔相成的關係。

事實上,近三十年開始人口與糧食產量之間的關係已經開始出現微妙的變化(參考上面「世界人均糧食產量與世界糧食總產量之間的關係圖」中的紅線),那就是人均糧食產量上漲的速度開始下降,即曲線開始趨於扁平。

但從2018年開始,聯合國糧農組織等專業組織開始頻繁警告全球性的糧食危機可能來臨。一旦糧食危機爆發意味着人均糧食產量下降,人們的生存壓力加大,甚至最終逆轉人口不斷增長的趨勢,生存戰爭就會加速降臨,而生存戰爭是人類歷史上最為頻繁的戰爭。2020年4月,世界糧食計劃署警告要警惕「聖經級大饑荒」(biblical proportions),專業組織頻繁地發佈警告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那是因為從2017年前後開始,全球農作物產量就出現較大幅度的下滑,全球糧食產量與全球人口共同增長的正相關趨勢正在遭到嚴重的威脅。

1969-2018世界人口總數與農作物產量趨勢對比圖(來源:世界糧農組織)

二戰之後世界人口大爆發的基石是穀物產量增長的速度高於人口增長的速度,可當穀物產量增長出現停滯或下降之後,人口還在依照以往的趨勢繼續增長,此時就開始消耗庫存,下圖是聯合國糧農組織所統計的全球庫存數據,2018/2019年度開始,全球穀物庫存開始連續下降。國際穀物理事會(IGC)的數據顯示,全球的糧食儲備已經連續第五年萎縮,這可與聯合國糧農組織的數據互相驗證。當庫存下降到低水平之後,危機就開始醞釀並降臨。

全球穀物的產量、利用量和庫存量(作者博客)

人們很希望這種產量下降的趨勢只是短暫的,就像過去多次發生的一樣。但遺憾的是,目前來看糧食總產量增長停滯甚至下降的現象很可能並不是暫時的,根源來自兩點:

第一是能源危機已經爆發。

任何一次能源危機都不會在短期內結束,這是全球長期錯誤的產業政策所導致的結果,必須通過很長時間的調整(這是能源生產與人的需求之間的殘酷調整)才有可能實現新的平衡。

從去年開始爆發能源危機,而能源是全球肥料生產的最主要原料,能源危機導致的直接結果是肥料價格高速上漲和供給短缺。下圖是北美肥料價格指數變化圖,2020年中,北美肥料價格指數還在300左右,目前已經高達1158.98,接近是原來的四倍。而諾拉尿素(Nola)3月的交易價格更高達每噸880美元,在2020年其價格還僅為182美元/噸,今天的價格已經是2020年的約4.8倍。能源危機不僅會導致肥料價格暴漲,還導致燃油、電力價格上漲和短缺,這劇烈地推動了種植成本。

北美肥料價格指數變化圖(作者博客)

要說明的是,在這樣的時期各國政府會使用所有手段壓制糧食價格,因為糧食價格暴漲會讓低收入人群陷入生存危機並直接導致政府倒台,而過去一些年積累的庫存也會對價格起到直接的壓製作用,這就導致糧價的上漲嚴重滯後,價格滯後而種植成本急劇上漲就會將種植業推入困境。

國際水稻研究所已經發佈報告預計,肥料價格高漲讓印度、越南、菲律賓的農民只能減少肥料的使用,這會讓下一季的水稻產量下降10%,而且這還是最保守的預計。

在美國,肥料、柴油價格不斷上漲,讓美國農民根本無法實現收支平衡。當農民無法實現收支平衡時他們怎麼辦?要麼減少單位種植面積上的投入,要麼降低種植面積。而澳大利亞已經有農民考慮終止生產活動。巴西等種植業大國也遇到了類似的狀況。

當美國、澳洲這樣的種植大國種植戶無法實現收支平衡的時候,意味着正在面臨破產的威脅,當它們開始破產的時候,世界就會破產並陷入生存危機之中。

只要能源危機不斷持續,電力、肥料、燃油供給短缺的狀態就會持續,就會長期壓制全球的穀物產量。

第二全球種植業產業鏈正在斷裂。

俄烏戰爭導致俄羅斯烏克蘭的穀物出口下降,這已經讓國際穀物市場如驚弓之鳥,事實上這種影響只是次要的,一旦戰爭結束兩國的穀物生產活動就會逐漸恢復正常,對全球穀物生產所帶來的只能是短期的擾動,以今天的全球庫存或可以抵禦這種擾動。

前面已經說過,俄烏戰爭是典型的意識形態戰爭,未來的世界將重新劃分為不同的陣營,這會導致全球種植產業鏈斷裂,嚴重損害全球種植業。

就在有國家認為歐美集中制裁俄羅斯、是自己大量採購俄羅斯農產品的機會時,俄羅斯卻開始擔憂自己會陷入糧食危機之中。4月17日有媒體報道,德國拜耳集團將停止跟俄羅斯和白俄羅斯所有「非必要的往來業務」。要注意的是,在收購了美國糧食巨頭孟山都之後,德國拜耳集團已經是世界種子壟斷巨頭。就在拜耳發表聲明之前,「全球四大糧商」中的兩家美國巨頭——嘉吉和阿徹丹尼爾斯米德蘭公司已經表示會縮減在俄羅斯的非必要活動並停止投資。

俄羅斯是農業大國但卻不是農業強國,它非常依賴進口種子,根據現有數據統計,玉米種子有60%的進口依賴,油菜籽為88%,甜菜為98%,大豆馬鈴薯、向日葵等也由外國種子佔據主導地位,國產種子只在小麥、蕎麥上佔據主導地位。

俄烏戰爭爆發之後外國企業集中撤出,讓俄羅斯面臨着幾乎無解的種子困局:第一是種子短缺;第二是如果採用國產種子(假設還有能力供應的話)就會導致產量下降。這些因素開始讓俄羅斯擔憂自己會出現糧食危機。

在經濟全球化時期,種植業也實現了全球化,「四大糧商」的種子業務遍佈全球,先進的農藥企業也在全球開展業務,這顯然推動了種植業生產效率的提升,也提高了全球的糧食產量。未來,世界的陣營劃分會越來越鮮明,種子產業、農藥產業等的全球產業鏈就會不斷斷裂,部分國家的種植業就會陷入衰退,就會對全球穀物產量形成長期的損害。

二戰之後美國依託聯合國建立起新的國際秩序,這是經濟全球化得以不斷推進的基石,在這個過程中全球產業鏈(能源產業鏈、糧食產業鏈、科技產業鏈是焦點)不斷融合在一起,推動經濟效率的提升,也就推動了傳統農業到現代農業的轉變,支撐了人口的不斷增長。當價值關的戰爭爆發,過去的全球秩序難以為繼之後(現在這已經是定論),就會導致全球的能源產業鏈、種植產業鏈斷裂,生存危機就會爆發。

總結來說,二戰之後構建起基於聯合國穩定的世界政治秩序,支撐的是全球穩定的經濟秩序,帶來的是全球產業鏈的擴張並支撐了人口大爆炸,很多國家都認為自己進入了盛世;當二戰之後穩定的世界秩序難以為繼之後,全球產業鏈斷裂就會威脅人口大爆炸的基石,而動盪和戰爭年代到來人就會還原為大自然中的螻蟻。最近聯合國糧食計劃署宣佈,人類或將面臨「二戰後最大的糧食危機」,這個描述應該十分準確,源於它就是二戰之後的世界秩序難以為繼所導致的。

責任編輯: 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27/1740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