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許家印胞兄下落不明,承接恆大全國多地裝修工程

許家印不是一個人在欠債。2021年下半年至今,許家印胞兄許家欽實際控制的廣州雅旭裝飾工程有限公司(下稱廣州雅旭),涉及超過600起數額不等的商票、欠款及施工糾紛,被全國各地的分包商告上法庭。

工商登記信息顯示,許家欽是廣州雅旭的大股東,持股比例為80%,另外20%股份的持有者許火健是廣州恆大實業集團的高管,該公司的法人是許家印的妻子丁玉梅。

此前有媒體報道,由於許家條件貧寒,許家印青少年時期曾隨着哥哥許家欽在周口市太康縣高賢鄉聚台崗村的巷子裏賣醋維生。在一本1985年修訂的《太康許氏家譜》世系表中,許家印父親許賢高、胞兄許家欽、兒子許庭見、侄子許庭森的名字位列其中。當地村民表示,許家欽為許家印同母異父的哥哥。

另有報道披露,許家欽曾於2019年1月現身聚台崗村,料理父親許賢高的後事,據當地村民透露,每年清明節都是由其哥哥許家欽回來掃墓。許家的祖墳已成為聚台崗村的一處「景點」,如果想進去參觀,必須經村委會與許家人許可後方能進入,否則只能在陵園外遠觀。許家還專門聘請兩名保安負責陵園看護。

與講究排場的許家印相比,許家欽低調隱秘,罕有在公開場合露面的紀錄。2017年5月,許家欽出席恆大足球學校太康分校簽約儀式,被冠以太康籍在粵企業家的稱號。其名下實控公司只有廣州雅旭一家,此前承接了西安、包頭、廣州等全國多地恆大項目的裝修裝飾工程,如今成為壓倒眾多分包商「多米諾骨牌」的頭牌。

公開資料顯示,廣州雅旭成立於2002年,在恆大集團創立後的第6年開業,幾位與雅旭合作過的分包商對36氪表示,廣州雅旭是恆大集團地產業務的主要承包商之一,在裝修裝飾工程上,許家欽實際上是最大的總包。

工商登記及公開的訴訟紀錄顯示,廣州雅旭涉訴紀錄高達670條,其中超過600條是作為被告,87%的訴訟案都是2021年8月即恆大集團暴雷之後發生,最新一則有關票據糾紛訴訟的開庭時間,已經排到了2022年7月22日。

其中一位原告是深圳一家裝飾工程公司,因票據追索權糾紛,將許家欽及廣州雅旭告上法庭。該案於今年2月底在廣州市海珠區開庭,該公司向廣州海珠區法院提出被告方財產保全申請,法院於2月底已保全完畢。但因許家欽及雅旭公司下落不明,財產保全通知一直無法送達。

36氪聯繫到了該裝飾分包公司的實控人海山(化名),對方表示,已超過一年聯繫不上廣州雅旭公司及許家欽。2020年,該公司負責恆大在包頭一樓盤的室內裝修工程,雅旭公司是該樓盤的總承包商之一,裝修工程結束後,雅旭一直拖欠這家裝飾工程公司的工程款,數額超1000萬元。

「現在的狀態是兩頭夾擊,雅旭欠我公司的商票兌付不出來,我還在欠着銀行的錢,公司業務已經停擺一年多。」上述深圳分包商對36氪表示。

上述分包商還透露,在與雅旭公司合作之初,對方要求裝飾公司需要提前上繳一筆「管理費」,數額是工程款項的10%,也就是100萬元,如今樓盤都已經交付了,但這筆錢仍然沒有返還。

海山對36氪表示,自己曾嘗試到雅旭公司的廣州總部索要欠款,在與其他分包商交流後得知,不完全統計,單就「管理費」部分,雅旭公司未歸還給分包商的款項就超過1億元。

律師認為,所謂「管理費」是指承包人非法轉包或者違法分包,向受轉包人或者分包人收取提成、掛靠等費用,這屬於非法所得。

另一份案名為(2021)粵0105民初27099號的開庭公告顯示,原告西安紫金建築裝飾工程有限公司向廣州海珠區法院申請:被告濟寧雅旭裝飾履行商業承兌匯票承兌義務,支付匯票款148.6萬元及利息,被告廣州市雅旭對上述商票及利息損失承擔連帶清責任。

被告除了有廣州市雅旭裝飾設計有限公司,還有濟寧雅旭裝飾設計有限公司。該起訴訟的第三人為西安遠聲實業有限公司,由恆大地產集團持股達82.55%。經查,該公司是西安恆大國際城樓盤的開發商。

自2021年下半年以來,恆大各承包商遭遇債務危機,廣州雅旭只是冰山一角。

作為恆大眾多樓盤的園林部分承包商,文科園林(002775.SZ)在2021年業績預告中披露,預估去年股東淨利潤為負18億元,上年同期為盈利1.6億元,業績變動的主要原因是收到恆大集團及其成員企業開出到期的商業承兌匯票自2021年6月份以來遭遇大面積違約。經計算,文科園林在前5年賺到的利潤,都抵不上2021年的虧損額。

另一家與恆大集團合作緊密的總包、承建杜拜第一高樓哈利法塔的南通六建在今年2月申請破產重整,原因是無力償債。南通三建也在今年接連被下調評級,其發佈的公開信顯示,恆大拖欠到期的商票和未到期的工程款(墊付),共計360多億元。

年初,廣州二手房市場有傳聞稱,許家印正在出售恆大金碧華府的豪宅。幾名廣州當地經紀人對36氪表示,「1月對外出售的廣州金碧華府是許家欽的資產,住宅面積775平方米,市場價1.1億元,豪裝1000多萬元,掛牌價8000萬元,已於近期售出,最終成交價格是7000萬元。」

2018年12月,剛滿60歲的許家印衣錦還鄉,到訪位於周口市太康縣高賢鄉的聚台崗村,同行的人包括其妻子丁玉梅、父親許賢高以及胞兄許家欽。

當時現場拍攝的視頻顯示,載着許家印一行人的商務車隊,穿梭在鄉村街道上。村民排隊與許家印握手,人群里還有人喊「別擠」。聚台崗村當時一共1050戶,許家印給每戶發了3000元紅包。一次返鄉,豪撒超過300萬元的現金。

日前,多位聚台崗村的村民對36氪確認,2018年確實收到過3000元紅包,其中一位村民表示,「許家印當上大老闆,給村里發紅包很正常,但自那之後就沒見過他本人了」。

許家印最近一次出席公開活動是在4月21日:廣州恆大中心,恆馳5汽車亮相,他坐進主駕駛艙,體驗AI播歌的功能,點了一首電視劇《漢武大帝》的主題曲《等待》:

「明知輝煌,過後是暗淡,仍期待着把一切從頭來過」。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36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25/1739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