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美國航空界在傳:東航正副機長矛盾導致空難

希爾伯格表示,航空史上的確有些空難就是因為正、副飛行員發生衝突導致墜機。在沒有真實數據或相關信息佐證下,官方的闢謠其實不具備太大的意義。他說:「最壞的情況可能是飛行員的報復,或者是因溝通不暢,導致人為失誤。」

2022年4月14日,美國退役軍官大衛‧希爾伯格(David Hillberg)

洛杉磯東航MU5735航班空難,自3月21日發生迄今,已逾廿日,依據國際規定,中國民用航空局(CAAC)需在一個月之內發表初步調查結果。此次空難132名機上人員無人生還,且有諸多疑點,除了引發海內外華人關注,美國航空業界人士也廣泛討論。

美國退役軍官、擁有飛行員執照的大衛‧希爾伯格(David Hillberg)接受採訪時表示,官方調查時間越久,對於真相水落石出越不利。

大衛‧希爾伯格於1977年入伍,新兵結訓後加入了位於阿拉巴馬州(Alabama)魯克爾堡(Fort Rucker)的陸軍航空隊,他是美國聯邦航空總署(FAA)認證的飛機機械師(Aircraft Mechanic),同時也擁有飛機檢驗技師執照(Inspection Authorization),希爾伯格個人還具備直升機和飛機飛行員證書。

東航MU5735航班空難不僅引起華人圈關注,也在航空業界引發諸多探討。希爾伯格說:「我兄弟和他認識的人在談,而且我還有一個朋友也在討論。」在航空界,飛行員們有所謂的「部落」知識(Tribal Knowledge),機械師和飛行愛好者會在自己的圈子裏口耳相傳。

僅管4月11日(周一),中國民用航空局已召開發布會公開闢謠,表示「東航飛機失事鎖定副駕駛」等傳聞是謠言,但希爾伯格與友人們早都輾轉聽說了飛機墜毀與副駕駛張正平有關的傳聞,他說:「你知道,中國航空管理局,他們可以說任何事情,做任何事情。」

大衛‧希爾伯格照顧的直升機Jet Ranger。(大衛‧希爾伯格提供)

大衛‧希爾伯格照顧的飛機Air Combat USA。(大衛‧希爾伯格提供)

希爾伯格表示,航空史上的確有些空難就是因為正、副飛行員發生衝突導致墜機。在沒有真實數據或相關信息佐證下,官方的闢謠其實不具備太大的意義。他說:「最壞的情況可能是飛行員的報復,或者是因溝通不暢,導致人為失誤。」

希爾伯格至少與三、四個同行討論過東航MU5735航班空難的原因,大家都在質疑張正平為何是副駕駛?因為他的年資與經驗,的確應更適合擔任機長。在希爾伯格聽到的「故事」版本中,張正平原先是機長,但是在一個飛行模擬器測驗中沒通過檢查,所以被降級為副機長,後來張正平在東航MU5735航班遇到了讓自己降級機長楊鴻達,所以心生不滿,雙方產生衝突,最後導致飛機墜毀。但這只是一種說法,沒有可靠的相關飛行數據或確切證據去佐證,但希爾伯格認為中國政府(中共)會利用時間的流逝,延後公佈調查結果,直至人們逐漸忘卻了這場悲劇。

關於希爾伯格聽到的故事版本,大陸航空公司前員工、目前定居於美國的常蘇(化名)表示,對於機長的模擬機熟練檢查(考試),只有CAAC的局方檢查員或局方飛行檢查委任代表才有資格進行。楊鴻達作為東航的一位新機長,其資歷不可能對張正平進行模擬機檢查。但這種關於正、副駕駛的傳言,再次說明,公眾需要真相,中共當局需要儘速公佈初步調查結果。

希爾伯格認為要釐清空難原因,最重要的還是分析出黑匣子的數據,但飛機墜毀有可能造成黑匣子嚴重損毀,修復將耗費很多時間。

飛機上的兩個黑匣子分別是「駕駛艙語音記錄器」(CVR),用於記錄飛行員通話和駕駛艙內的聲音;另一個是「飛行數據記錄器」(FDR),用於捕捉包括高度、空速、航向和發動機推力等參數信息。目前這兩個黑匣子都已被尋獲,相關單位,包括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NTSB)的代表,以及波音公司和CFM公司的技術顧問都會協助破譯。CFM是通用電氣公司與法國賽峰集團(Safran SA)的合資企業,製造了飛機的發動機。

希爾伯格說:「黑匣子破譯時間取決於撞擊的嚴重程度,這是一個耗時的過程,因為所有的數據都保存在一個晶片上,但這個筆尖大小的東西,如果它被破壞了,那麼你就不會得到任何信息了。」他認為中方有可能會盡一切方式拖延調查時間,因為「無論結果是好是壞,這並不重要,因為人們會忘記,人們漠不關心,他們要過自己的生活。」儘管目前大眾仍聚焦空難事件,但隨着時間推移,人們會被其它新聞所吸引,空難的調查結果也就乏人問津,最後真相就被掩蓋了。

責任編輯: 方尋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16/1735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