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王丹:共產黨的「三荒防疫」是在對人民發動戰爭

作者:

習近平現在發動的,不是針對病毒的戰爭,而是一場沒有硝煙的針對上海人的戰爭。

中共啟動上海防疫戰至今,整個事情已經到了荒謬,荒唐加荒誕的「三荒防疫」的程度。上海2500萬居民基本的民生物資陷入斷供危機,民眾怨聲載道。簡單粗暴的封城措施不僅導致嚴重的人道危機,而且絲毫沒有解決疫情問題。官方已經開始調動外地武警和解放軍支援,已經有目擊者看到裝甲車和坦克駛入上海。這不能不令人質疑:為什麼要動用坦克?難道坦克可以輾死病毒嗎?顯然,武裝力量進入上海,是為了對付可能暴動的上海人。可以說,習近平現在發動的,不是針對病毒的戰爭,而是一場沒有硝煙的針對上海人的戰爭。

上海防疫的「三荒」程度,可以用三個疑問來代表:第一,3月1日以來,上海累積感染者15萬例,到目前為止只有一例重症,零死亡。就為這一例重症,就封了有2500萬人口的整座城市。這還不夠荒謬嗎?第二,目前,上海因為防疫導致的死亡人數,包括來不及治療的,跳樓自殺的,已經公佈的數字就大大超過疫情導致的災難了,沒有公佈的還不知道有多少。中共和習近平這是防疫,還是在殺人?這還不夠荒唐嗎?第三,上海自3月28日強力實施封城以來,新增的確診病例仍不斷創下新高紀錄,感染人數仍在急遽上升中,4月10日又新增24943例。2500萬人都已經在隔離中了,到底哪來這麼多新增病例?這樣的強行隔離政策的結果,證明一點作用都沒有,但仍然在堅持,而且還誓言不會缺小,這不是荒誕是什麼?

中共啟動上海防疫戰至今,整個事情已經到了荒謬,荒唐加荒誕的「三荒防疫」的程度。(美聯社)

中國不是沒有專家提出反對意見。針對「三荒」防疫導致的次生危機的問題,4月8日的財新網「人口與經濟」專欄,發表專家梁建章的文章指出:上海,長春,哈爾濱,西安深圳等大城市封城造成的經濟損失,將對一季度的GDP造成4%的影響,導致失業率上升,返貧人口增加等等。中共一再表示要用「最小的代價」獲得「最大的勝利」。難道失業,返貧的代價還小嗎?此外,2018年,上海各級醫院一年接診2.7億次,住院手術256萬台,相當於每天74萬人次的門診和7000台手術。這麼多人難道現在都沒有病了?他們現在被封在家中,生病怎麼辦?對比一下這些防疫導致的次生災難,哪個代價更大,哪個對人民生活造成的危害更大,不是一清二楚嗎?中共明明知道,還故意這樣做,這不是「對人民發動的戰爭」是什麼?

上海目前出現的居民普遍陷入饑荒的情況,令人想起曾經導致三四千萬人餓死的1959-1962年的大饑荒。當年的大饑荒餓死那麼多人,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當局攔路設卡,害得很多人想出門要飯都不行,只能餓死在家中。沒想到六十多年後的今天,中共採取的完全還是舊有的那一套,只是使用了更多高科技的手段,包括在用紅外界儀器攔截逃出的人口。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瑪亞森早就說過,現代社會的饑荒幾乎沒有一次是食品短缺造成的,都是來自政治,來自於控制。大饑荒往往來自剝奪市場機制,實行配給。現在上海發生的,就是這樣的悲劇。

事實上,疫情本身根本就沒有那麼嚴重,至少沒有嚴重到需要這樣封鎖的程度。這次防疫,實際上是中共在演練行政權力對社會的全面管控。上海這次封城再次證明:對人類威脅最大的,不是天災,而是人禍。上海的悲劇,完全是國家和官員權力過大,不受制衡造成的。「三荒」防疫再次說明,以強制和控制為核心的制度,才是中國最大的政治疫情。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14/1734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