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反習派公開挑戰習近平!前黨魁醜聞被翻出 趙紫陽智囊的心裏話【阿波羅網報道】

阿波羅網記者秦瑞報道/近一段時間以來,所謂「堅持『動態清零』不動搖」已經成為中共各大喉舌的統一腔調。而就在這個時候,江澤民、曾慶紅控制下的一個中共大外宣,在輿論上佔據制高點,公開和習近平唱反調。然而,江澤民在其掌權時期乾的一件大蠢事,卻讓其現出原形。前趙紫陽智囊則想向中國人講一句話。

阿波羅網記者秦瑞報道/近一段時間以來,所謂「堅持『動態清零』不動搖」已經成為中共各大喉舌的統一腔調。而就在這個時候,江澤民曾慶紅控制下的一個中共大外宣,佔據輿論上的制高點,公開和習近平唱反調。然而,江澤民在其掌權時期乾的一件大蠢事,卻讓其現出原形。前趙紫陽智囊則想向中國人講一句話。

日前中共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舉行新聞發佈會,再次強調要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不猶豫、不動搖。此前上海方面則曾經試圖探索一條與封城清零不同的「精準防疫」模式,並且進行了一些與病毒共存方面的嘗試。

但是,從3月25日上海宣佈浦東、浦西輪流封城,3月30日改為全域靜態管理,意味全上海封城。自此,上海從「與病毒共存」、「精準防控」的防疫策略,轉向「動態清零」,明顯是以習近平下達命令作為分水嶺。

也正是因為這個決定是習近平所下,因此,在二十大召開之前,在黨內反對勢力緊盯之下,習近平的權力在無形中與「動態清零」綁定的越來越緊密。習近平為了能夠在二十大連任,就出現了上面那一幕,各大喉舌不斷高喊「堅持『動態清零』不動搖」。

當然,習近平的黨內對手也就找到了他目前最大的軟肋,利用人們對「動態清零」的反感,來大做文章。

12日,江澤民、曾慶紅派系控制下的一個中共大外宣網站,發表文章《上海疫情|精準防疫沒有錯》,搶佔輿論制高點,公開和習近平唱反調。

習近平越堅持「動態清零」,人們對這個政策越反感,江曾派系這種做法就越容易欺騙民意。之所以說是欺騙,是因為江澤民在掌控中共政壇的幾十年中,親手讓老百姓背負上了「教育、醫療、住房、養老」這幾座不斷增長的大山,而他們少數一些權貴家族則變得富可敵國,人民只不過是他們收割的韭菜。現在他們又準備在權力鬥爭中,繼續操弄民意,以達到向習近平奪權的目的。

這是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和人民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但是江曾派系在奪權時卻打着「人民」的旗號。

文章直接質疑「動態清零」,稱「現在的防疫手段,是否與這份初心與目的契合?」挑戰「動態清零」的政策,當然就是直接挑戰習近平。

文章還說「必須正視,現階段謹慎的防疫綱領固然沒錯,但其落實手段與方式卻未必符合防疫綱領的初心,且正造成不必要的次生災難」。

一句「次生災害」,立刻點燃無數人心中的怒火,人們會馬上在心裏想起一個人的名字---習近平。這種嫻熟的操縱讀者心理的手法,根源上來自於中共,現在給中共的總書記習近平用上了。

不着痕跡的挑唆在文中比比皆是,說的還都是關鍵問題。

「值得欣慰的是,即便染疫規模超過彼時的武漢,但尚沒有上海市民因病毒而殞命;但令人揪心的是,反倒有非新冠病患因未能及時就醫而逝世」。

這段話先是暗示讀者,這只不過就是個「大號流感」,因為「尚沒有上海市民因病毒而殞命",再話鋒一轉,點出後面這個被無數人熱議、令無數人切齒的問題。

文章還強調了上海市民最有情緒的一個問題,「缺乏物資就更是上海大多數市民共同面對的窘境」。

如果對江曾派系的這種手法不了解,讀者憤怒的情緒很可能會在其一步步的設計中被點燃。

然而,細思極恐,這樣一幫會操縱輿論、極度狡猾的人要是再度掌權,中國的老百姓哪裏還會有好日子過!

那麼,江澤民在其掌權時期,在1998年長江洪水時又幹了些什麼?相信無數人還歷歷在目!

1998年,江澤民為保自己所謂的」龍脈「,完全不聽正確的建議,頑固堅持要」嚴防死守「,拒不分洪,終於釀成巨大人禍,導致長江主幹堤決口,數億人被迫撤離家園,數萬民眾死亡,財產損失達3千多億元。

」事實上針對這次『特大』洪水,江指示中共中央確定了『嚴防死守、力保長江干堤』的方針。在7月21日深夜12點,江澤民打電話給溫家寶副總理,要求『沿江各省做好迎戰洪峰的準備……,嚴防死守』。7月28日第三次洪峰正在通過武漢三鎮,當時新華社報導:江澤民對此『十分關切』,他在給溫家寶的電話中,要求『人在堤在』。8月14日江澤民在湖北省視察抗洪時指示:『堅決嚴防死守,確保長江大堤安全。』」

「『嚴防死守』的口號被喊得震天響。在汛情的發展中,儘管洪水滔天、愈來愈猛,儘管地方多次呈請中央啟用荊江分蓄洪區,分洪的方案都沒有得到江澤民的批准。「

其中,長江嘉魚縣排洲段大堤決口「發生在8月5日深夜,浸泡了一個多月的大堤終於抵抗不住越來越高漲的洪水的衝擊,洪水一下子就決開了50米的大口,以摧枯拉朽之勢向村莊、向工礦區、向學校、向農田奔泄。守衛在堤壩上的近100名武警官兵和民工當即被洪水捲走,睡夢中的老人、婦女及兒童有的還沒驚醒就已被洪水吞噬。驚惶失措的人們有的爬上屋檐、大樹,但不一會兒,屋檐和大樹就在洪水的衝擊中倒下了。祖祖輩輩的辛勤勞作創造的財富及棲身之地頃刻間化為烏有,雞鴨豬牛等牲畜多數葬身洪魔的大口。從8月5日深夜3點到第二天下午,短短的二十四小時裏,天塌地陷,數十公里內一片汪洋,洪流滔滔,哀鴻遍野」。

「到了8月中旬,已有2.4億人因洪水肆虐而撤離家園,與此同時,洪災地區爆發了傳染病,此後災區人民一直承受着難以想像的痛苦。可是,被庫恩稱為「改變了中國」的江澤民,在這段時間做着什麼呢﹖庫恩的書里說9月初,江澤民邀請「15位傑出電影藝術家到中南海做客」,江澤民是要組織藝術家們為災區難民搞賑災義演嗎﹖錯了!照江澤民的話說,那完全是他自己「心目中的開心一刻」。書中寫道,「曾慶紅看到自己的領導江澤民興致頗高,便邀請江背首詩。江從不怯場,他用俄語背了首詩。」「不出任何人的意料,江澤民主動地坐下來開始彈琴。曾慶紅立即請嘉賓們一起跟着唱。」「江演奏的是俄羅斯舊日情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年輕女演員跟着唱了起來。接着,大家唱起了一首很流行的歌曲《大海啊,故鄉》。「由於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歌詞,大家都唱了起來───尤其是江本人,更是引吭高歌。」在長江變成「汪洋大海」威脅着億萬人民的生命時,江澤民卻高唱着「大海啊故鄉」,一向講究避諱的江澤民這時卻又百無禁忌了,其心中何曾有一點關心人民疾苦的影子﹖「(節選自《江澤民其人》)

前趙紫陽智囊吳國光教授在接受大紀元《林瀾對話》專訪時說,「我就總想講一句話:中國不僅有這兩種選擇,中國可以有第三種選擇。中國人不是僅面臨着『要麼毛、要麼鄧、要麼習近平的毛加鄧』。中國人完全可以有另外的選擇,更多的選擇、更好的選擇。」

吳國光教授說的很含蓄,但是相信所有人都能理解他的意思,那就是拋棄中共才是更好的選擇!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記者秦瑞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13/17346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