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處境或比普京還糟?

美國白宮官員日前表示,情報顯示俄羅斯總統普京被其幕僚誤導,導致他不知道俄軍在烏克蘭的惡劣表現,也不了解西方嚴厲制裁下俄羅斯經濟已遭嚴重削弱。情報還指出,普京的幕僚都害怕告訴他真相。那麼不顧各界反抗,執意推動病毒「清零」的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否也是同樣情況?

美國白宮官員日前表示,情報顯示俄羅斯總統普京被其幕僚誤導,導致他不知道俄軍在烏克蘭的惡劣表現,也不了解西方嚴厲制裁下俄羅斯經濟已遭嚴重削弱。情報還指出,普京的幕僚都害怕告訴他真相。那麼不顧各界反抗,執意推動病毒「清零」的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是否也是同樣情況?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京(資料照片)

習近平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前20天與普京一起宣佈兩國無上限戰略合作,結果俄軍的糟糕表現、烏克蘭的頑強抵抗,以及西方的嚴厲制裁使他陷於兩難困境;與此同時,習近平在傳播力超強的奧密克戎在中國肆虐時依然堅持新冠清零政策不動搖,甚至下令各省出動大批醫務人員到上海實行對感染者無差別徹底隔離,使當地百姓生活不勝其擾,釀成許多不該發生的悲劇。

習近平是不是也被其應聲蟲(yes men)幕僚所誤導?

習近平的問題比普京更嚴重

「我相信習近平在這個問題上比普京可能更嚴重。」曾在中國共青團中央宣傳部工作過的獨立歷史學者高伐林說。「很多他得到的信息都是經過過濾的,對疫情下面給他報的時候,肯定會經過很大過濾,程度減輕,大事化小。」

「中共的體制比俄羅斯還要固化,還要更強硬。原因是在信息篩選過程中出現了一種,我一直用一個心理學的詞彙叫做『認知僵化』(Cognitive Rigidity)。」獨立法律學者虞平說。「就是對新的信息和新的思維方式不能有效反應。強化到這個地步後他對新的信息它都排斥。」

虞平說,中共領導人相信自己的中共病毒防疫政策是最好最科學的,「他長期以來這麼宣傳,自己都相信了,」虞平說,再比如,「為什麼國內那些小粉紅這麼狂熱,儘管俄羅斯在烏克蘭打了一個多月了還沒有打下一個重大成果來,他們還堅信俄羅斯必勝,還找各種藉口為其辯護?」虞平解釋,「這就是認知僵化的一個體現。其反面就是『認知偏好』(Cognitive Preference)。」

開放社會基金創辦人、億萬富翁索羅斯去年8月13日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寫道,中共在習近平領導下正在失去應對危機的靈活性。

「他很難根據不斷變化的現實調整其政策,因為他靠恐懼來統治。他的下屬因為害怕激起他的憤怒,不敢告訴他現實情況已經發生變化。這種事態危及中國一黨制國家的未來。」

評論家托馬斯·弗里德曼3月23日在《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文章,稱「習近平、普京和川普是三個強人傻瓜」。

他說:「實際上,在我看來,普京可不是在下國際象棋,而是在玩俄羅斯輪盤賭,而且他氣數已盡,直接給俄羅斯經濟的心臟打出一個洞。習近平則似乎動彈不得,搞不明白該玩什麼遊戲,因為他內心想要對抗西方,但頭腦卻告訴他承受不起這麼做的後果。因此,面對二戰以來歐洲遭遇的最嚴重戰爭罪行,中國保持了中立。」

習近平另有渠道獲取真實信息

但是,美國的情報專家認為,習近平雖有可能被應聲蟲包圍,卻並不意味他不能獲取真實信息。

「我不認為習近平對真相一無所知。」長期擔任美國中情局職業情報官的保羅·海爾(Paul Heer)告訴美國之音。「我覺得他是個聰明人。他有很多很多信息來源。」海爾說。「無論他是否被應聲者包圍,你知道你可以從應聲蟲和其他來源獲得準確信息。」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美國之音說,有些事情幕僚是會報喜不報憂,但鑑於過去的一些教訓,當局對有些事情會有另外的渠道。「包括各地的群體事件,官方看來一般都是些負面消息。但是他一定有人專門搜集這些消息,可以比較準確地一直報告給中央。不是籠統地一概地報喜不報憂。」

「就拿這次疫情來說,前年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你看當時官方媒體公佈的這個感染病例的數字和死亡病例的數字都非常低,都只有幾百個,死的人只十來個,可是當局就採取封城這麼空前嚴厲的措施,」胡平說。「你要光看當時的染病例和當年的薩斯根本就不能相比,結果薩斯也沒有封城。那這就告訴我們很可能當局有另外一種渠道,他獲得消息就覺得情況是相當嚴重的。」

胡平認為,習近平堅持清零政策也很難說就是一種誤判。「他不敢學別國(與病毒)共存。因為他知道他的(中國的)疫苗效率很低,一旦共存了很可能疫情就會大爆發,以中國的人口基數之大,幾十萬、幾百萬的數字就上來了,死人也會很多。」

「中國疫苗在預防感染方面無效,」外交關係協會國際公共衛生專家黃嚴忠在接受SupChina採訪時說。「這證明維持新冠肺炎清零戰略是合理的。」他補充。

黃嚴忠認為,中共加倍執行強制隔離,但卻並不強調要強制接種疫苗,箇中原因可能就是因為知道疫苗效力不高。

他認為,中共正在把中共病毒政治化。「這不僅僅是哪種方法更有效之間的辯論。這更多的是關於兩種意識形態、兩套政治制度之間的競爭,甚至根據深圳報紙最近發表的一篇文章,這是兩種文明之間的競爭。」因此黃嚴忠認為,「在中國學會與病毒共存之前,需要認真進行靈魂探索。」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加上還有(中共)20大,如果在20大之前死好多人,你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就要承擔責任了。」

習進平與普京仍有不同

前美國情報官海爾認為,習近平與普京雖然都是專制領導人,但他們的性格不同。「我認為普京顯然願意冒險並做魯莽的事情,但我認為習近平不會。我認為習近平是一個更加謹慎務實的領導人。我的意思是他肯定是大膽果斷的。但我不認為他具有普京可能有的那種衝動個性。所以我的意思是,是的,他們有共同點,因為他們都是專制領導人,但我認為他們的領導風格、他們的個性,以及他們對風險的計算存在着差異。」

具體到俄烏戰爭,海爾認為,習近平犯的是很多領導人都會犯的戰術錯誤。「我認為習近平肯定對俄羅斯襲擊烏克蘭的性質、程度和強度感到驚訝。」海爾說,「我的意思是,無論這是否是誤判,我認為這肯定會給習近平帶來問題和進退兩難的境地。我想也許這在一定程度上是個誤判。但我認為很容易誇大這些誤判的嚴重程度,因為總會有意外。」

專制強人對西方民主精於算計並屢有斬獲

「習近平等專制強人其實是精於算計和務實的,並屢有斬獲。」旅居德國的資深時事評論作家長平告訴美國之音,「他們在加強統治對抗民主制度上是成功的。」

長平認為,專制者算計的是保政權的穩定,而非國家和人民的利益。

「人們通常認為,國家強大,專制者的權力自然隨之強大。但是,二者並不能完全畫等號。比如,毛澤東在韓戰中用幾十萬中國人的生命,換來了自己在東亞事務的發言權。文革讓中國幾近崩潰,但是毛本人的權力登峰造極。」長平在給美國之音的書面評論中寫道。

「算計並不需要他們有多聰明。他們只是看透了西方的政治遊戲:民主政治的本性是謀求和平,也會選出善於妥協的領導人。在外交政策上的表現就是對專制國家的綏靖。」

「同時他們也看透了人性的弱點:膽小怕事,容易腐敗,可以賄賂。」

「因此,專制者總有機會。鄧小平六四屠殺引發全球人神共憤,也一時讓中共國家力量變弱,但是他隨時可以改變或者假裝改變方向,會立即贏得西方國家的合作。」

長平繼續指出,「雙手沾滿鮮血的普京也可以依樣畫葫蘆,實在不行退居二線,把權力交給自己人中的『改革派』,西方國家立即會歡呼與合作,」直到另一個「獨裁者」出來才大呼上當。

習近平和普京是強人傻瓜還是精於算計的獨裁者?依照多位專家的解讀,關鍵在於從哪個角度去觀察。出於國家和百姓的利益,他們可能是「愚蠢」和「誤判」的;但如果從獨裁者鞏固統治權的角度,他們一向對西方民主制度精於算計,即便失敗,也會把一切怪罪於「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05/1730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