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中國985碩士,越來越難進互聯網大廠

UP主「愛吃榴槤的小吳同學」發佈的一則《985本科,卻是全場學歷最低|大廠面試吐槽》的視頻,在B站獲得了353.6萬觀看量。

他在視頻中戲稱:「面試現場堪比甄嬛傳,暗流涌動,組裏的角色分配,有盛氣凌人的華妃、口蜜腹劍的皇后,由於是組裏唯一一個本科生,出身相對來說比較『低微』,全程說得最多的話是『是的』,所以我的定位就是在旁邊給他們扇扇子、偶爾嗻一聲的小太監。」

戲謔的話語下,是大廠招聘學歷內卷的現實。近日有媒體報道,參加華為、騰訊、阿里、網易和百度招聘的員工中,碩士學歷人數遠遠高於本科。在就業人數佔比上,碩士被錄用比例也高於本科。

985和211,曾經是高學歷的代稱,如今這些標籤下的年輕人也面臨找工難的困境。豆瓣「985廢物引進計劃」小組的簡介是:985.211失學失業者的新校園,分享失敗故事,討論如何脫困。組裏目前有123830個「five」(成員),密密麻麻的帖子都在描繪着「失敗焦慮」,細細看來,滿屏都是「卷」字。

一沒有「金三銀四」,只有「裁員滾滾」

「親愛的,恭喜你學業有成,從公司畢業了。」

近日,不少《畢業通知》在網絡流傳。在B站、京東等公司的一番花式操作後,「今天你畢業了嗎」成功取代「今天你被裁員了嗎」,成為大廠員工互相問候的新方式。

從2021年年底開始,愛奇藝、百度、阿里、騰訊、字節、B站、京東等互聯網大廠陸續加入「優化」大軍,發出不少「畢業通知」。去年「金九銀十」的盛況還近在眼前,短短几個月後的「金三銀四」已是人人自危。

據教育部統計數據,2022年高校畢業生規模將達到1076萬人,比上年增加167萬人,規模和增量均創歷史新高。互聯網大廠憑藉發展快、薪資高、有前途等標籤,成為不少畢業生的首選。

此前,中青校媒面向全國5868名大學生發起求職問卷,結果顯示,目前大學生最心動企業前三依次是字節跳動、華為和阿里巴巴。脈脈數據研究院根據平台數據和2169份問卷亦給出了「字節跳動是求職者最關注企業」的分析。

當「金三銀四」撞上「裁員滾滾」,今年的春招對於想進大廠的求職者而言,無疑是壓力倍增。粥多僧少的尷尬下,「卷學歷」就成為大廠校招的一大趨勢。

前程無憂一位負責大廠招聘的員工告訴時代財經,目前大廠縮招的趨勢明顯,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渠道精細化運營(卡成本),限制編制,進行精準化招聘,不盲目進人;多團隊合併,人員需求減少;銷售端人數增長減緩;

另一位前程無憂的員工則表示,雖然目前求職的人數中,本科生佔比更高,但大廠校招中有明顯研究生比例增多的趨勢。其原因,一方面是近幾年碩士擴招,人數更多,畢業後沒有升學需求、參與校招,導致秋招、春招中碩士的比例越來越高。

另一方面,大廠招聘學歷越來越卷,或許是因為現在不少優秀的本科生選擇暫緩就業,即繼續升學,尤其是985、211院校,本科就業率低,導致校招中名校碩士的比例越來越高。

升學已經成為越來越多本科生的選擇。教育部數據顯示,2022年考研報考人數達到457萬,比去年增加80萬,同比增長21.22%,再創歷史新高。可以窺見的是,未來大廠學歷內卷或許更加嚴重。

事實上,從2016年起,中國碩士報考人數就在高位上保持高增長的趨勢,大廠們幾年前就已經將不少985碩士拒之門外。

二校招進大廠:985碩士直呼我不配

儘管近幾年圍繞着大廠的標籤變成了「996」「福報」等詞彙,但它們仍然是求職者眼中與體制內並駕齊驅的好去處,甚至延伸出一條「如何進大廠」的產業鏈。

騰訊課堂中,一門售價2189元的《「金三銀四」一線大廠面試專題》課程,顯示有8498人付款;售價1888元的《一線互聯網大廠面試指導直播精品課》亦有2410人付款。至於在力扣(LeetCode)等網站上刷題,則是面試大廠的常規操作。

大廠招人有多卷?能考上985碩士,不一定能「考」進互聯網大廠。

畢業於某985院校的碩士爾爾感受頗深。她在2020年秋招的時候投遞了騰訊的崗位,簡歷篩選環節就被淘汰了。

「可能大廠對本科的學歷也比較看重吧」,她對時代財經無奈表示。

思思是廣州某985院校的碩士。在去網易面試時,同期求職者幾乎全是985、211的碩士,大多數來自中山大學、華南理工、華南師範等知名院校。他表示:「經過第一輪簡歷篩選後,本科生確實是很少見了。」

畢業於武漢某985院校經濟類專業的碩士姍姍是「幸運兒」之一,她在校招中成功上岸華為。在武漢當地面試時,她的競爭對手是來自武漢大學、華中科技大學、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的碩士。由於學校排名靠前,姍姍在學歷上沒有感受到壓力,「但如果站在全國範圍看,要和清北的學生PK,就會有壓力」。

目前姍姍已經在華為工作了一段時間,她告訴時代財經,較早入職的同事中,碩士學歷沒那麼多,但是現在大廠對學歷的要求明顯越來越高了,尤其是校招。「初篩簡歷基本就是按照學歷來,至少是985碩士,或者是重點財經院校的碩士。」

跟她同批次或比她晚進公司的同事,90%都是名校碩士,國內有人大、復旦、廈大、中大、華科等重點985院校,以及央財、上財、西財、中南財大等重點財經院校,海外則有牛津大學、帝國理工等知名院校。

三專科、「雙非」生還能進大廠嗎?

學歷一卷再卷,專科生和「雙非」(非一流大學建設高校和非一流學科建設高校)本科生徹底與大廠無緣了嗎?

在騰訊PCG部門工作的柒柒不這麼認為。他對時代財經表示,大廠招聘地緣上有優勢,不缺人才,學歷內卷主要體現在校招上,社招會更看重能力。

柒柒畢業於武漢某「雙非」本科院校,在來到深圳加入騰訊之前,曾供職於鬥魚。他表示,比起大廠,獨角獸企業的學歷內卷更加明顯。

「公司前幾年在上升期,從獨角獸公司發展為上市公司,加上武漢不缺高學歷人才,每年校招生學歷越來越高,14、15年進去的大部分是專科、普通本科生,後來16、17年,學歷慢慢變成211、985,再後來進來打雜的實習生都是研究生了,還有國外名牌大學的。」

就在兩年前,學歷內卷的現象還沒出現。2020年,柒柒通過社招進入騰訊,他對時代財經笑稱:「可能是我們業務團隊對學歷要求一般,身邊同事沒有特別誇張的學歷,我這普通二本還是進來了。」

曾供職於北京某大廠內容優質運營崗的玖玖也有同樣的感受:「之前我們公司中專的也有,而且不是邊緣崗位。不過,具體還是看個人能力以及過往經驗,曾經有個畢業於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在英國某知名報紙工作過的同事,也因為能力問題被解僱了。」

玖玖坦言,目前感受到了競爭壓力。12月底,她從大廠離職,「開年到現在,屬實有點找不到金三銀四的感覺了」。去年10月,玖玖開始陸續參加一些面試,當時拿到的最高待遇是月薪28k,此外也有月薪22k的offer,但今年開年後,20k+的崗位都很難找了。

離職後,玖玖也投遞過其他互聯網大廠,結果並不理想。

幾年前,知乎、虎撲等社交平台有很多人發問:「雙非本科能不能進大廠?」2020年之後,類似的帖子逐漸消失。社招是專科、「雙非」本科生進大廠的主要途徑,但裁員風波下,未來「進廠」條件恐怕會更加嚴苛。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新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404/1730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