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羅正方 :俄烏戰局逆轉終極原因

—這使得俄軍釜底抽薪

作者:
現代戰場上所使用的現代武器,其實不只是火藥、特殊合金與所賴的能源系統所堆砌起來而已,繁複的電子感測元件、高速的邊緣計算與雲端算力、微波通訊的信息串接等,更是構成了戰爭技術的根本底蘊。無論是無人機、巡弋飛彈、新世代的戰機與船艦,乃至於現代地面車輛,越是先進的兵器,越是仰賴背後的半導體電子元件。

俄國看似軍容壯盛,打到後來卻只剩泄憤式狂轟濫炸平民婦孺,背後反映的是其整體半導體與電子零件上的困窘。(俄羅斯發射的飛彈殘骸/美聯社)

隱藏在當前俄烏大戰下的另一條關鍵軸線,正慢慢隨著戰局膠著而逐步浮現,那就是現代戰爭中對於新興戰略科技的佈局,特別是半導體產業,將會是左右持久戰爭的勝敗關鍵!

現代戰場上所使用的現代武器,其實不只是火藥、特殊合金與所賴的能源系統所堆砌起來而已,繁複的電子感測元件、高速的邊緣計算與雲端算力、微波通訊的信息串接等,更是構成了戰爭技術的根本底蘊。無論是無人機、巡弋飛彈、新世代的戰機與船艦,乃至於現代地面車輛,越是先進的兵器,越是仰賴背後的半導體電子元件。

沒有衛星精準導航的天線與接收器模組,無法找到自己的位置;沒有高精度的電子陀螺儀,載具無法確定自己的姿態來進行航跡修正;沒有載具控制元件(VCU)、伺服馬達與電子變速器,載具根本寸步難行;戰場上需要超視距目標搜索的各式雷達,或是高解析可見光或熱像的尋標器,乃至於激光導引機制,這些需要基於光電微波的統合技術;戰場管理的指管通資情監偵(C4ISR),背後是奠基於現代的跳頻保密通訊煉路,甚至衛星為基礎的多工通訊高級技術。

一顆巡弋導彈要精準集中目標,從發射後需要衛星導航才能做遠程自主飛行,飛行途中必須仰賴機載高速電腦與主動雷達回波做地形比對,才能發揮貼着地形的匿蹤前進。在抵達目標區,又需要高速的影像辨識系統做目標確認,最後才能做精準的外科手術式精準打擊。如果整個程序過程中,一個半導體元件或是一個次系統模組失能,或是後勤補給上缺乏足夠更換料件,這些高額昂貴的精密殺人武器,只是一具空中迷航的廢物。俄國看似軍容壯盛的大軍凌境,打到後來卻只剩泄憤式的狂轟濫炸平民婦孺,這背後在整體半導體與電子零件上的困窘,才是暴露出戰局逆轉的終極原因。

美國國安會針對關鍵與新興戰略科技,已經定義出20項的技術領域。半導體與微電子(MENS)當然是重中之重,然而衍生的自主系統(無人自動控制)、人工智能、先進計算、先進感測、人機界面、太空科技等項目,也是高度相互關聯。

這幾年的美中貿易大戰的本質,其實是以美國為首的民主自由同盟,在對俄國與中國的極權國家陣營,進行機敏新興科技的新冷戰防堵,因為在這20項戰略科技項目上面,都對現代戰爭型態有着關係勝負的高度影響。民主陣營為何要杜絕中國紅色供應鏈,為何非要阻斷封鎖中國的華為、海思、大疆…,就是為了確保未來戰爭時期能有生存的優勢,而非純就企業競爭的經濟考量。

在這樣的世界格局下,台灣對這20項關鍵技術的影響力,以及全球打造非紅色的信賴供應鏈上而言,台灣不是微不足道的小國,台灣更是當前全球矽文明半導體產業的戰略高地!也因此,為何美國要求台積電必須交代客戶清單,就是要防止精密的半導體製品用於武器擴散與流入敵國手上。為何烏克蘭的唐鳳,他們的數位轉型部長,要呼籲華碩加入制裁俄羅斯,不要供應高級的電腦給俄羅斯,甚至nVidia也必須表態加入全球制裁的隊伍,就是要讓整個俄羅斯的軍武生態系進行根本的瓦解,從半導體與電子元件的禁運,才是真正的釜底抽薪之計。

台灣不能脫離全球,台灣面對中國高度威脅,未來也需要國際認同與國際奧援,因此「加入美國隊,徹底脫離中國隊」已經是台灣今後的唯一國家發展路徑。

UCLA的賈德戴蒙教授,在其1997年的鉅作「槍炮、病菌與鋼鐵」之中,鉅細靡遺的分析了人類文明演化過程中,世界民族所處的環境條件,如何造成結構性競爭優勢,也形塑了今日世界的不平等面貌。的確,在前現代的世界格局中,槍炮、鋼鐵與馬匹的軍事技術,先進的航海技術與歐亞大陸的傳染病,構成了無敵的征服利器。然而,人類已歷經二十世紀的資訊革命,在當前全球扁平化與高度資訊化之下,這次俄烏大戰令人驚奇的發展,更預告了以半導體矽文明為基礎的新興戰略科技,更是現代國家競爭力的關鍵指標!隨著台積電徵才必須加入具備地緣政治的分析師,我們國家所有相關於新興戰略產業的產業界,也必須加入地緣政治的敏感度,不能再用自由貿易與自由經濟的舊思維來自我催眠。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328/1726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