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為減碳再留後路 改變政策背後有秘密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日在中共政治局會議和世界經濟論壇上講話,一再釋出中共要為此前承諾過的減少碳排放(減碳)目標留後路的信號。

中共最近連續釋放出要為此前承諾過的減碳目標留後路的信號,並已改變相關政策,以為其高能耗、高污染的產業發展騰出空間。圖為2021年11月12日河北省大唐國際張家口發電站空污。(Greg Baker/AFP)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日在中共政治局會議和世界經濟論壇上講話,一再釋出中共要為此前承諾過的減少碳排放(減碳)目標留後路的信號。

去年年底,中共當局已在減碳相關政策上做了多處重大調整,大大放寬對高能耗、高污染行業的限制,並改變統計方式,為其未來可能無法或按時達成減碳目標,留下更大迴旋餘地。

在1月24日舉行的中共政治局會議上,習近平稱,減碳不是說就必須減少生產,也不是說就不排放了,只是不能「急於求成」,要避免一刀切式限電限產或運動式減碳,以防範可能由此引發的風險。

在1月17日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視訊會議中,習近平稱,中國要實現「雙碳」目標「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在短時間內完成其所承諾的減碳目標。

而在去年和前年的聯合國大會上,中共當局都聲稱,中國將在2030年之前碳排放達到頂峰(碳達峰)、在2060年之前達到相對零碳排放(碳中和),即所謂的「雙碳」目標。

中共官方媒體都聲稱,去年9月以後中國發生的大面積限電停產事件,是因為推行「能耗雙控」(對產生全部GDP的能源消耗總量和產生單位GDP的能源消耗量強度進行控制)政策而引發的。

去年12月10日舉行的中共中央經濟會議,就是以解決其運動式減碳與經濟發展的矛盾為藉口,放鬆了對高能耗、高污染產業發展的限制。

會議還稱,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以燃煤為主的傳統能源才會逐步被替代退出。中國煤炭消耗目前仍占能源消耗總量的6成以上。

中共當局在這次會議上調整了能源消耗計算方法,對所有新增的可再生能源(包括風電、光伏和水電等)和原料用能,都不再納入能源消費總量控制。

該會議還提出,要「儘早實現能耗雙控向碳排放總量和強度雙控轉變」,讓經濟發展與能源消耗脫鈎,避免影響經濟發展。

中共調整統計方式

在上述會議宣佈調整多項減碳政策的第二天(12月11日),中共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兼統計局長寧吉喆,對不納入能源消費總量控制的「可再生能源和原料用能」作出解釋稱,可再生能源包括水、風、生物、海洋能源等,而原料用能則包括煤化工、石油化工等。

他稱,因為在煤化工、石油化工生產中,煤和石油作為原料時的碳排放只有作為燃料時的20%,其餘80%轉化成原料,所以要在統計上分開計算,不計入能源消費總量。

據發電用煤炭單位能耗的每度電400克(g/kWh)二氧化碳排放量計算,20%仍有每度電80克,遠高於風電、光伏和水電(均小於每度電30克);而有些煤化工和石油化工生產的原料,如焦炭和液體燃料等,在消耗時的碳排放量仍然相當高。

海通證券分析說,這些碳排放不計入能源消費總量,有助於高能效的化工增量項目發展。這給中國各地更多能耗和碳排放空間,避免發生去年下半年的全中國大範圍限電限產。

據去年8月中共國家發改委發佈的「2021年上半年各地區能耗雙控目標完成情況晴雨表」,在全中國30個省份中,只有三分之一能耗強度降低進度基本過關,只有一半能源消費總量控制沒預警。

中共發改委通知稱,能耗雙控不達標的省份,20天內不改善,那些基建等能耗高、排放高的項目,就會被擱置不批,而這就會斷了地方政府的主要資金來源。這被認為導致中國超過一半省份從去年9月開始的對煤礦、鋼鐵、化工等高耗能產業的限電、限產,又推動煤炭等原材料價格暴漲,反過來又讓仍以煤電為主的發電量驟減,多個省份因為真正電力短缺而限電。

有8年中國環保行業經驗的東京工業大學環境理工學博士高峰一認為,減碳需要整個社會經濟結構的改變,中共的體制決定了它不會做根本改變,所以中國減碳和經濟發展的矛盾也不可能調和。

他對大紀元說,中共從根本上就沒想要真正地減碳和環保,它所做的就是一直在找藉口而已。

中共稱能源消耗仍將「以煤為主」

在去年9月的限電限產危機後,中共一方面全面放開國內燃煤發電和煤炭生產,同時又到國際上為放緩減少煤炭消耗爭取更多時間。

在去年11月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6)上,中共與美國達成一項協議,中方要求的,是在2025年以後才會讓煤炭消費「逐漸減少」(phase down),而不是按照大會當時正在推動並寫入公約中的要「逐漸停止」(phase out)。不過,中共的要求,卻在最後時刻也體現在了《格拉斯哥氣候公約》中。

煤炭是中國最主要的傳統能源。根據信達證券在去年9月29日發表的報告,2019年中國的煤炭和石油在能源消費總量中的佔比,分別為62.8%和20.8%。

中國化石能源佔總能源消耗的八成以上,而能源行業碳排放又佔中國碳排放總量的80%以上。所以,減少煤炭消費的速度,被看作是中國減碳過程的一個重要指標。

去年12月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還特別提到,「要立足以煤為主的基本國情」,稱從煤和石油等傳統化石能源過渡到新能源,要循序漸進,不可能一蹴而就。

而在去年9月21日舉行的聯合國大會上,中共當局還再次聲稱要實現「雙碳」目標。

中共仍聲稱在氣候問題上合作

在中共私下調整政策為減碳留餘地的同時,習近平則繼續在聯合國演講中聲稱,中共「將積極開展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共同推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

在中美關係緊張以後,減碳被一些人認為是兩國間唯一能夠進行全面合作的領域。美國的氣候變化特使克里(John Kerry)就是積極推動拜登政府與中共在氣候變化上合作的主要推手之一。

習近平因未參加去年11月在英國格拉斯哥(Glasgow)舉行的聯合國氣候大會而遭詬病,美國總統拜登和東道國英國的首相約翰遜對此頗有怨言,因為中國是全球最大碳排放國家。

按照中國產業信息網2021年8月發佈的來源於BP和智研諮詢的綜合數據,2020年中國二氧化碳排放量為98.9億噸,全球排名第一,佔全球總排放量的30.9%;比第二名美國的44.3億噸多出一倍多。

據這個數據,2020年全球碳排放量比2019年下降了6.0%;但中國因為要在2030年前碳排放量達到峰值,在今後9年碳排放將呈增長趨勢,這樣此消彼長,中國碳排放佔全球總量的比率將會更高。

高峰一博士說,中共的本質決定了它不可能因為對人類社會有益而去做環保,它是把氣候問題作為一個政治籌碼去搞。

「中共的環保口號喊了幾十年,中國的環境反倒越來越糟。」他說。

專家:中共一直在耍花招

高峰一博士說,中共最初的2030年碳達峰和2060年碳中和的目標,為中共繼續發展爭得至少10年時間,這也是中共鑽了發達國家空子才得到的。

他說,中共找藉口聲稱全球環境遭到破壞都是發達國家所為,稱中國是發展中國家,現在正在發展中,並指責發達國家用環境保護來限制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的發展。

他表示,但中共在騙得發達國家的寬限後,不但不做根本改變,反而我行我素,繼續按照原來的破壞環境的方式發展。

「它只是以環境保護為藉口、犧牲中國人的福祉來為中共權貴賺錢。」他說。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專題組記者李蓓、王佳宜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204/1704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