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童大煥:川普的背影

作者:

【1】

讓全世界屏住呼吸的美國總統權力交接,終於在當地時間2021年1月20日和平過渡了。沒有像挺川者分析、本人也期待的那樣移交給軍方,而是新總統拜登宣佈就職。

不過,準確地說不能稱之為「交接」,只能稱之為新總統「上任」或「登基」,因為卸任總統川普拒絕參加典禮,提前和家人乘座空軍一號,回到了他的佛州老家。離任前夕,川普小女兒還在白宮舉辦了訂婚儀式。按慣例卸任總統給新任總統留一封信在辦公室,據說川給拜的信只有一句話:喬,你知道我贏了。但事實是否如此,要等以後解密了。

美國歷史上第一個拒絕參加繼任者就職典禮的總統是約翰·亞當斯(1735年10月30日-1826年7月4日)。

1800年,老亞當斯在總統選舉中敗給了傑斐遜,謀求連任失敗。老亞當斯與傑斐遜曾是親密戰友,但後來因政見以及選舉等問題產生嚴重分歧,彼此都非常討厭對方。因此老亞當斯拒絕出席傑斐遜的新任總統就職典禮。

美國歷史上第二個拒絕參加繼任者就職典禮的總統是約翰·昆西·亞當斯(1767年7月11日-1848年2月23日),他是約翰·亞當斯的兒子,因此人們又稱其為小亞當斯。

1828年,小亞當斯在謀求連任總統競選上輸給了對手安德魯·傑克遜。小亞當斯與安德魯·傑克遜本來就是競爭對手,而且在1828年的這次美國總統選舉上第一次出現了競爭雙方相互謾罵攻擊的場面,彼此都徹底撕破了臉。因此小亞當斯也跟他父親一樣,拒絕出席新任總統的就職典禮。

美國歷史上第三個拒絕參加繼任者就職典禮的總統是安德魯·約翰遜(1808年12月29日一1875年7月31日)。

1865年,林肯總統遭暗殺去世,約翰遜因此就任十七任總統。然而當時正處於美國內部嚴重撕裂期間,國內形勢異常嚴峻,約翰遜這位臨時上馬的總統被折騰得焦頭爛額。1869年3月4日,尤里西斯·辛普森·格蘭特成為美國第十八任總統。約翰遜與格蘭特政見不一,兩人關係也不好,因此約翰遜便拒絕參加格蘭特的總統就職典禮。

這次川普拒絕參加拜登的就職典禮,顯然是因為他認為拜登的總統職位不是公平競爭選出來的,而是「偷」來的。

川普總統在安德魯空軍基地的告別演說,在線觀看人數是300萬,有14萬人點讚喜歡,4200人不喜歡,隨便一個視頻就超出50萬,上百萬也不稀奇。拜登的就職典禮最多觀看人數不到50萬,2300人喜歡,3500人不喜歡。

「川普離開的時候說了一句話:我會以某種形式回來!備受關注的特赦名單,川普特赦了73人,給70人減刑。其中有他之前的『戰友』班農。但是沒有網絡上呼聲很高的阿桑奇和斯諾登。據說共和黨內很多人威脅川普,如果特赦這兩個人,就一定全力推動彈劾他。另外,川普沒有赦免自己和家人,而前總統奧巴馬是這麼幹的!」(薛靖中《人心是杆稱:川普離職和拜登就職儀式的一些對比》2021.1.21)

【2】

史無前例、並且不斷會被世界各國的人們拿出來評論的是:

為了確保權力順利過渡,數萬美軍將華盛頓圍得像鐵桶,封鎖街道,如臨大敵。美國建國245年,從沒有總統就職搞成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現首都總兵力為2.5萬,超過美軍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總數。而且川普任內不斷從兩國撤軍,美駐軍現已降至各2500。

二十萬面美國國旗代替觀禮群眾飄揚在就職典禮的廣場。拜登的就職典禮台上,裝上了防彈玻璃,碩大的提詞板就在攝影架下面。

不知道這算不算軍隊干政或不干政?

在行政、司法、立法(國會)救濟全盤失敗後,支持川普陣營的人們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軍隊身上,但正如風靈《送別川普:那美好的仗已經打過了》(2021.1.20)所言:

始終有人堅信川普會通過軍事力量來奪回權力,但川普自己早就在推特上將戒嚴斥之為「Fake News」。如果冷靜下來,稍加分析就可以看出,不管主觀上,還是客觀上,這都是不可行的,也是不可能的。

客觀上,川普大量從海外撤軍,而且沒有發動新戰爭,這是幾十年來第一回,因此深受普通士兵熱愛,但上層的軍頭是軍工聯合體的一部分,發的就是國難財,戰爭財,對斷了他們財路的川普早就欲逐之而後快。拜登還未上台,七大軍種的軍頭就繞開國防部,聯名效忠拜登,這是美國歷史上從未有過的事。

去年夏天BLM運動鬧得一塌糊塗,連華盛頓特區都燒成一片火海。川普天天喊著「Law and Order」,要派軍隊或國民警衛隊到各地維持秩序。軍隊和地方強力抵制,根本無法施行。可見,川普對軍隊的控制力實際是很有限的。

川普除了We The People的支持外,根本不受華盛頓官僚的待見。司法部及FBI放任選舉舞弊不調查(有人說川普一方指控舞弊證據不足,那麼請對比通俄門通烏門,謝謝);國家情報總監關於外國干涉大選的報告,原定於12月17日出台,結果拖到現在還沒有正式公佈(可能重要部門的人已經看到了)。情報總監不得不寫信給國會,表示他認為報告沒有對外國干涉大選的深度作出準確的描述。情報官員施壓基層情報人員,不允許他們表達外國干涉大選的分析。情報官員放棄了政治中立的原則,因為不認同川普的政策,不希望呈現出能夠幫助川普的情報。也就是說,情報官員根本不願意讓川普得到啟動平叛法的理由;彭斯,麥康奈爾,羅姆尼,小布殊,利茲·切尼(小布殊副總統切尼之女)等一大堆RINO紛紛叛變,落井下石。

在此情況下,川普貿然啟動反叛亂法,幾乎等於自殺。

主觀上,川普是保守主義價值的捍衛者,注重的是Law and Order,他在海外都沒有發動任何戰爭,又怎麼可能在國內挑動暴力內鬥?更重要的是,川普是民選總統,不是革命家,他知道他的權柄來源於人民,來源於憲法,他不做沒有明確得到人民和憲法授權的事。(包括最近左媒天天鼓譟,川普要特赦自己和家人,也是公然造謠。)即使大選被竊,大多數保守派選民還是希望在既有的憲法框架內活動,因此川普也始終堅持合法維權。當然,這條路走得通走不通,以後該怎麼辦,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3】

有人說川普敗於疫情。錯!川普是敗於深層政府,他是一個人大戰風車。

川普離去的背影后面,看得更清楚,他所面對的,確實是一個盤根錯節的深層政府,他們窮盡一切手段,非要把川普拉下馬。他們超越了黨派,超越了媒體,超越了三權分立和軍隊中立。他們寧願製造騷亂,寧願荷槍實彈搞總統就職典禮,寧願撕裂美國社會,寧願全面封殺川普及其支持者的社交賬號,也絕不讓川普的舞弊舉證正式進入行政、司法、立法的質證程序,乃至最後的軍隊平叛程序。

黑命貴,新冠疫情,都只是他們用來推翻川普的藉口。

拜登正式上台後,紐約時報等主流媒體已經開始適時改口說疫情不過像感冒,而此前他們渲染的像是要天崩地裂。多少人注射了疫苗、感染人數和比例大幅度下降之類成了報道重點。「曙光閃現,疫苗作用顯著,加州疫情開始好轉」等等。

【4】

川普的身後,是一個撕裂的美國社會。而這個撕裂,不是川普造成的,是深層政府、既得利益集團過去4年處心積慮堆砌成功的。川普則以一個政治素人的無畏,把這個撕裂揭開給全世界的人們看。如今,深層政府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必須自己來收拾殘局。

當然,他們本來就把集團利益置於國家和民眾利益之上,收拾不收拾,恐怕也無所謂。

最新民調顯示:八成受訪者認為美國社會正面臨嚴重分裂。據「今日俄羅斯」電視台20日報道說,美國一家民調機構近日的調查顯示,大約八成的美國民眾都認為「美國社會正面臨嚴重的分裂」。新冠肺炎疫情、種族歧視問題和日益嚴重的社會裂痕,都是擺在拜登新政府面前的難題。(環球網2021-01-2109:41)

拜登就職演說,反覆提到要團結:「我們需要民主中最難以捉摸的東西,那就是團結。團結。我知道,現在談論團結可能聽起來像是愚蠢的幻想。我知道分裂我們的力量很深厚,而且是真實存在的。我們可以把彼此視為鄰居,而不是對手。我們可以有尊嚴地相互尊重。我們可以聯合起來,停止喊叫,減少憤怒。因為沒有團結就沒有和平,只有痛苦和憤怒,沒有進步,只有令人精疲力竭的憤怒。團結是前進的道路。我們必須以美利堅合眾國的名義迎接這一時刻。」

誰的演講都動聽。但是,四年來,民主黨在炮製通俄門的時候,在發動左媒全面污衊川普的時候,在行政、司法、立法機構全面堵死川普大選救濟途徑的時候,在社交平台全面封殺川普及其支持者的時候,甚至在川普任期只剩最後十幾天仍然違憲啟動第二次彈劾的時候,他們有「團結」二字嗎?

據說,迄今為止,二百多年歷史中,美國總統被彈劾過四次,其中兩次是針對川普的。

【5】

川普的身後,美國的三權分立、言論自由、軍隊中立,基本上已經名存實亡。

幸虧美國自由進步200多年,最重要的價值不是表面宣示、書生曲解的上面這些東西,而是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證的民間自由,以及聯邦體制保證的州權獨立,和由這些獨立派生出來的州際競爭。

換句話說,公民自由權利與權力之間的楚河漢界,才是美國繁榮的根基。不管廚房(公共權力)多麼骯髒,進出酒店的客人(公民權利)文明有序。

除了第一修正案確定的十條,以下幾條憲法修正案,對此的作用意義重大:

1795年2月7日,限制聯邦法院對各州的管轄權;

1913年2月3日,國會對所得稅的徵收權;

1913年4月8日,代表各州的聯邦參議員必須直接選舉。

是的,美國二百多年來最根本最重要的價值不在共和,而在聯邦制下的各州獨立和公民自治。正如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三十年前在演講中說的:

「我們英國人對歐洲的貢獻是非常獨特的。數百年來,我們一直努力阻止歐洲陷於單一強國的統治,我們為歐洲的自由而戰,並為歐洲的自由而死,要是沒有這種戰鬥、犧牲的意志,歐洲早就實現了統一,但那種統一既無自由可言,也無正義可言。」

今天,英國脫歐了。而美國200多年來的聯邦制,保證了美國的自由和競爭。

不論在政治還是經濟領域,自由、競爭的價值都高於民主的價值。這一要害,通過經濟和技術創新的觀察,一目了然:是極少數「以一勝多」的自由和創新,帶來了一次次商業和技術革命,引領着人類的經濟和社會繁榮,以及個體自由的擴張。

而官僚階層的僵化、腐朽,「以多勝少」的民主制度,恰恰是扼殺活力、創新和自由的。

所以,不排除川普的身後,醞釀着美國新的裂變可能。

【6】

川普的背影,大地蒼蒼,越遠越清晰。

據美國媒體布萊特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1月19日發表的專欄作家諾爾特(John Nolte)的評論文章中表示,根據拉斯穆森報告(Rasmussen Reports),川普總統在任職的最後一天,獲得了51%的支持率,這是僅有的三家在合法性和準確性方面都有良好記錄的民意調查公司之一。川普的不贊成率僅為48%。(學者講壇2021.1.21)

【7】

美國的前方,道路茫茫。

華人生活網2021年1月22日以《西部騷亂!拜登剛剛上任,左翼組織掀起全國新一輪打砸搶!BLM:戰鬥才剛剛開始!》為題披露:

雖然極左翼團體數月來對前任總統川普政府發起了數十次抗議示威,甚至建立了西雅圖自治區等,但隨着新政府上台,卻沒有平息他們的不滿。

雖然一直有右翼極端組織發誓要破壞拜登的就職典禮,但周三右翼組織並未發生抗議和暴力事件。

相反,左翼團體Antifa(安提法)和BLM(黑人的命也是命)在新總統拜登就職後幾小時後,在全美西部地區範圍開始了大規模的示威和暴亂。他們與警察發生衝突,民主黨辦公室遭到襲擊,不少商店也被砸毀。

據悉,BLM組織發言人強調20日極具紀念意義,因為「今天是拋棄川普的日子,不過仍需擁抱抗爭,戰鬥才剛剛開始」。示威民眾散發傳單寫着:民主黨執政並不代表受壓迫的人民因此獲得勝利。

誰打開的潘多拉魔盒?誰能把魔鬼重新裝回盒內?

【8】

而拜登之路可能會走得踉踉蹌蹌。

吳小曼《拜登呼籲團結帶來的是愈加對立,這個冬天有點慢長但還不是結束的時候!》(2021.1.22)披露:

「昨天(1月21日)亞利桑那州參議院已經公佈「選舉欺詐」,共和黨議員也在議會官網貼出了新解密的「奧巴馬支持基地組織」、「通俄門」解密資料、甘迺迪遇刺調查案等,這一系列舞弊與腐敗、甚至「賣國行為」,還有22日高法的「選舉違憲」審理,這些都還沒有開始。

「德州司法部長已經對拜登發起了挑戰,要與新政府的許多違憲和非法行動做鬥爭。所以,對於拜登來說,這是噩夢的開始。他在19日告別家鄉的演說中淚流滿面並提及自己的死亡。

「拜登說,「我是愛爾蘭人。愛爾蘭詩人喬伊斯說:我死後,都柏林會寫在我的心上。我也想說,當我逝世的時候,特拉華會寫在我的心上。」而特拉華為他送行、聽他演講的人只有25人,這就是精英政治與民眾的割裂。」

拜登在就職演說中呼籲要團結,而他在演講中強調的左派意識形態下判斷的「政治極端主義、白人至上、國內恐怖主義興起,我們必須與之鬥爭,並且我們會戰勝他們」,恰恰是美國撕裂的根源!

【9】

美國大選暫告一段落,但它會像暮鼓晨鐘一樣餘音裊裊。

石訥先生留下了兩段非常深邃雋永的文字,大家一起共賞:

「支持川普,究竟支持的是什麼?硝煙已散,戰聲已遠,這個叩問浮上無數挺川者心頭。你支持一種古老、雋永而親切的常識,你懷念寧靜的原野和它輕輕飄拂的晨霧,你耳邊聽到教堂清越的鐘聲。要之,你珍惜文明的歷史遺產,珍惜秩序、財產和文質彬彬。川普是一個遒勁的符號,一個能量吸引子,他使你的欲求和激情獲得了行為的形式。川普的失敗是文明失敗,是每一個文明人的失敗,我們分擔着劇痛。」

「同意人類沒有歷史記憶的說法。死亡帶走一部分信息,其餘的由活着的人去揩掉(大煥註:還有塗抹和修飾)。但是懲罰從無缺席,它一次比一次兇狠。左化凱歌高奏,而難於持久,否則它就是正確的了。人類需要節奏頻密的懲罰,以減損它的無所不能。生靈塗炭之後,它就會向理智求援,暫時做回人類。」

人類文明,是原始森林之火,平時不讓燃燒,積累太久,腐質就會釀成毀滅一切的熊熊大火。

而這平時燃燒的小火,正是超越黨派和權力的思想和言論,真正自由、平等的傳播。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22/16991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