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驚曝:中共軍隊在邊境「綁架」一名男孩

中印邊境前往班公湖途中的印度軍隊的站點。

一名印度執政黨議員指責中共軍隊從東北部的阿魯納恰爾邦(Arunachal Pradesh)「綁架」了一名印度少年。

阿魯納恰爾邦的人民黨國會議員塔皮爾・高(Tapir Gao)周三告訴記者,17歲的米朗・塔倫(Miram Taron)是阿魯納恰爾邦(對應中國藏南地區)上桑朗縣(Upper Siang)縣區Zido村居民,他在周二(18日)被中共軍方「綁架」。

高說,事情發生在阿魯納恰爾邦Siang河左岸印中邊境上的最後一個印度村莊。

高周三推特上寫到:「中共軍方於2022年1月18日在印度境內,阿魯納恰爾邦上桑朗縣的Siyungla(屬於比辛村,Bishing)下的Lungta Jor地區(中方於2018年在印度境內修建了3-4公里的公路)綁架了Zido村的塔倫,17歲。」

印度媒體周三援引高的消息報道說,塔倫與他27歲的朋友約翰尼·亞英(Johnny Yaying)一起去比辛村打獵,結果亞英逃脫了,並將綁架事件通知了他們村的居民。

「塔倫的朋友從中共軍方手中逃脫,並向當局報告了(這一事件)」,高在另一條推文中說,「所有印度政府的機構都在為他早日獲釋而努力。」

上桑朗縣副縣長沙什瓦特·索拉布(Shashvat Saurabh)周四(20日)也告訴半島電視台,1月18日事件發生時,有兩個人正在比辛村附近打獵。

他說:「有兩個男孩,據說其中一個被中共軍人抓走了,」並補充說,地區政府正就此事與軍方官員聯繫。

「他們正在聯繫」,他說,「我們將努力儘快把他找回來。」

另一位地區官員告訴半島電視台,他們認為事件發生在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LAC)的印方一側,LAC是兩國在1962年全面戰爭後商定的一條鬆散劃定的3500公里的事實邊界。

「我們的假設是,綁架地點在我們這側,而不是在另一側。他們去打獵,這在當地人中是很常見的,」上桑朗縣的警察局長朱瑪·巴薩(Jummar Basar)說。

「打獵很常見,但這種綁架並不常見。」他補充說。

周四,駐提斯浦爾的國防部發言人說,印度軍隊已經與中國軍隊建立了聯繫,以幫助找到並送回此人。該發言人說,這名少年是在中印邊界LAC對面「被俘」的。

「據報道,17歲的青年塔倫來自阿魯納恰爾邦的Zido村,在LAC對面被中方軍隊抓住。在收到信息後,印度軍隊立即通過熱線電話與中方聯繫。印方已經尋求中方的協助,以找到塔倫並按照協議將其送回。」印度軍方的發言人通過推特發文說。

這不是第一起被中共軍方綁架的印度國民事件。

在2020年,至少發生兩起此類事件。3月,一名來自阿魯納恰爾邦上蘇班西里(Upper Subansiri)的男子被中方士兵關押,並在4月獲釋。

9月,五個人打獵時被中國士兵帶走,他們在當月晚些時候被交還給了印度當局,軍隊發言人說,這群人是「迷路穿過了LAC」。

同月,印度軍隊說,它已將在阿魯納恰爾邦東卡蒙地區誤入的13頭氂牛移交給中國。

長期以來,北京一直聲稱印度東北部邊境的阿魯納恰爾邦是其藏南地區的一部分,並開始在那裏駐軍。

五角大樓在提交給美國國會的關於中國軍隊的年度報告中說,中國在阿魯納恰爾邦的一個有爭議的地區建造了一個大村莊,並一直在採取漸進的行動,強化它對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的主張。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民族小報《環球時報》周四刊文反駁印度媒體報道,指稱印度政客再次炒作、誣稱中國軍隊「綁架17歲獵人」,它也列舉了2020年9月5名外出打獵的印度村民的例子,當時印度媒體稱,這5人遭到中國軍隊綁架。

《環球時報》則引述消息人士的話說,這是印度情報人員,然後說,遇到這種情況,中方會堅決扣留印度人員,在進行警告、教育後才予釋放他們。

自1962年達成不安的停火協議以來,這兩個擁有核武器的亞洲超級大國之間的緊張關係達到了最高點。戰爭結束後,大部分地區的邊境實際控制線仍沒有獲得雙方的認可,小規模衝突時有發生。

2020年夏天,印度軍隊和解放軍在印控克什米爾的拉達克地區沿LAC進行了一次軍事對峙。雙方互相指責對方非法入侵。

雙方對峙在當年6月變成了致命的流血衝突,造成20名印度士兵死亡,中方聲稱至少4名中國士兵死亡,但外界質疑中方掩蓋了士兵死亡數字。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21/1698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