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凌晨五點 在上海迪士尼進退兩難:誰去誰是狗

人人皆"牛"

12月28日這晚,趙丹只睡了兩個小時。第二天是上迪聖誕原創玩偶的最後一次銷售。她23點上床,凌晨1點背上暖寶寶、折迭凳、熱水、巧克力,和丈夫出發前往迪士尼。丈夫幾乎支持她的所有喜好,為了這次夜排,專門下單了衝鋒衣、口糧和500個暖貼。

一個月以來,活動的銷售方式改了又改,提前線上報名、抽籤,最後要限時線下購買。為了參加這次限購,趙丹時常焦慮。即便在第一時間搶到早享卡——比8點半開園時間提早一小時入園的特權,她還是怕買不到玩偶。她特意穿上了星黛露的衣服,背上星黛露挎包,很難看出她已經40歲了。

爆火的玲娜貝兒十幾天前就賣完了。這次銷售的是兔子星黛露、小熊雪莉玫、小貓傑拉多尼、小狗可琦安和小烏龜奧樂米拉,粉絲叫它們"六寶。

玲娜貝兒和"六寶"。

前一晚很多人都沒有睡好。20點的官方消息公佈後,29歲女孩田婧的計劃被打亂。她本與朋友約好凌晨出發,夜排世界商店銷售點。這裏位於迪士尼小鎮的開放區域,不需要門票,黃牛長期聚集。但現在通知這個銷售點被取消,就只剩園區內的三家商店可排隊。

4天前,官方價149元的早享卡購買通道開啟時,她就看到消息。因為家離上迪只有10分鐘車程,她猶豫了一下,想着直接去夜排也行。但兩小時後再來看,早享卡已經賣完,她只能等5000位早享卡用戶入園後再進,失去了先機。

早享卡很快被黃牛以翻倍、甚至更高的價賣出。她的朋友索性不去了。可田婧心存僥倖,萬一能排上呢?

凌晨兩點,隊伍排起了上百人。兩個多小時後,喻成宇一行六人到達了停車場測溫點。他參加過2021年的每一次新品發售,從沒有見過這樣的擁擠——隊伍繞了兩圈,又沿着湖邊蔓延,起碼有上千人。在他停車的20分鐘裏,目測人數起碼又增長了一倍。

喻成宇和妻子都是八零後,從上迪營業開始,季卡、半年卡、年卡一路辦過來。妻子是個純粉絲,曾經有人想用800元收購一個星黛露掛件,她都沒出。但他們在這個凌晨來排隊,是純粹為了當代購。

4天前,喻成宇的妻子已經抽中購買"六寶"的資格。這是一次線上抽籤,官方公佈的中籤人數只有2700人。為了能中籤,喻成宇把親戚朋友叫了個遍。而這天凌晨排隊的純粉絲里,有人拉上94歲的外婆,一共30多個人幫忙,都沒中。

喻成宇第一次代購也就在兩三個月前。偶然一次,他幫妻子在二手交易網上掛了一條玲娜貝兒毛毯,原價300多,隨着很多人抬價,最後600元出手。但幾天後他發現,這條毛毯又被買家以1000元再次出售。喻成宇後來逛到其他二手平台,這款毛毯最高價格到達3299元。

再早一段時間,玲娜貝兒的常規款(非節日限定款)剛開始出售,喻成宇用官方年卡8折價——176元,幫朋友帶了幾隻。一個月後,朋友特意來感謝他,因為已經漲到了1000元。喻成宇搜索了日本二手交易網站,它在上面被掛到4萬日幣(折合人民幣2000多元)。

"感覺錯過了一個億。"他開始意識到這東西有空間。這次,喻成宇決定當一個"粉牛"(既是粉絲又是黃牛)。

想撿漏試試運氣的田婧是個純粹的粉絲,但也當過代購。那次她買了一套玩偶,在社交平台一曬出,立刻有不少人留言,"姐妹,(某隻)加價一百,出嗎?"太心動了,田婧想,溢價竟然這麼容易。

"人人皆『牛』。"田婧這樣描述現在的圈子。

"切了"

臨近凌晨6點,測溫點的隊伍終於動了。從停車場和地鐵站兩個測溫點到安檢口,平常是一段500米左右的直線距離,現在被隔離帶分開,像一條足有1公里的蛇形跑道。喻成宇和所有排隊的人開始第一次賽跑——測溫之後,他們要迅速湧向安檢口,這意味着一次重新排隊。

為了六個人一起行動,喻成宇不得不放慢速度,後面不斷有年輕女孩超過他。在安檢口站定,他發現旁邊的人5點半才來,而自己4點40就到了。為了爭奪數量有限的娃娃,每一個環節都變得不容出錯。

第二次賽跑在安檢口到檢票入園處之間。98年的女孩魏可帶着早享卡,凌晨5點到現場,將近7點才進入入園通道。因為是鑽石年卡用戶,有資格選擇人臉通道。但她很快發現,這不是個明智的選擇,人臉識別反應很慢,旁邊刷卡通道進去五六個人了,自己前面還卡着不動。

喻成宇站在刷卡通道,也在為自己沒有選對隊伍懊悔。有人卡住了,隊伍里躁動起來,"怎麼不讓他去別的地方處理!"後面的人大聲抱怨。

7點一過,早享卡用戶開始入園,這一天當中最聲勢浩大的奔跑和最關鍵的選擇都在此時發生。入園後,他們有三家商店可以選擇:甜心糖果屋——離大門最近,部落豐盛堂——要再走近300米,而米奇米妮同心鋪在另一個方向。

上海迪士尼地圖。

"一定要買到!"抱着這樣的心態,40歲的趙丹拼命往前跑。在人臉識別檢票口時,她排在第四。進入園區後,她果斷直奔甜心糖果屋,到達時站在了隊伍的第24位。丈夫則去遠處的部落豐盛堂,這是他們早就商量好的策略。

在這座1.16平方公里的園區里,路線選擇在這一天成為了關鍵。喻成宇感到懊悔。他剛入園時,一位朋友先到了甜心糖果屋,說工作人員告知預計要排5小時,喻成宇決定轉向部落豐盛堂。等他幾分鐘後到達,又聽說那裏要排10小時。

因為沒有搶到早享卡,一位4歲孩子的媽媽訂了迪士尼樂園酒店,2000多元一晚,有早享免排隊服務,跟迪士尼官方早享卡一樣,可以在開園前一小時進入。她7點乘酒店專車出發,十幾分鐘後從酒店專享入口入園。她也盲選了部落豐盛堂,到達時已經排在隊伍後端。

7點34分,她掏出手機,跟群里的小夥伴匯報現場情況,聽到工作人員正告知剛到達的遊客——停止排隊。"部落豐盛堂切了。"用圈裏的話這樣說,但誰也不能確定原因。

即便排進了隊伍,這位媽媽仍非常不滿——早享卡遊客原定7點半入園,但這一天提前了近半小時,她覺得是這個原因導致自己排在了後面。"這分明就是信息不對稱。"事後,她還去和入住酒店做了交涉。

此時,原本打算撿漏的田婧被堵在檢票口。網上傳出消息,裏面不讓排隊了,旁邊的小姐妹立馬低下頭哭起來。田婧回頭一看,檢票口和安檢口的蛇形通道里人挨着人,心想,走都走不了。

進退兩難

徐煜文覺得自己快受不了了。在隊伍里,他早就有了尿意,憋到8:40,憋不住了。

10分鐘前,官方通告的8點半正式開園時間到了,但隊伍依然沒動。這位23歲的男生沒有搶到早享卡,為了買星黛露,他專程跟領導請了假,前一晚租住在附近80元/天的民宿里。

徐煜文後來回憶,他第一次撥打了上海迪士尼客服電話,無人接聽。3分鐘後,再撥過去,電話通了。他跟對方說,自己想上廁所,"那邊回,不好意思先生,目前這邊無法滿足您的需求,您在現場找一下演職人員。"

徐煜文看向周圍,蛇形的圍欄里,前後左右是密密麻麻的人頭,除了保潔,沒有演職人員。他痛苦地蹲了下去。

將近20分鐘後,徐煜文入園,在遊客中心使用了衛生間。他發現自己的尿液變成了棕紅色,並伴有灼燒感。

徐煜文回憶,順着米奇大街,他來到了在鐘樓前。在這個常舉辦盛大活動的地點,他發現十幾個上迪高管模樣的人出現了。他沖向他們,用英文朝一個外籍模樣的人大喊髒話。後來,在警察的詢問中也承認了這一點。

"我排隊排到尿血啊!尿血啊!"他大喊,並被圍觀的人拍下了視頻。他看上去憤怒極了,雙腿前屈,攤倒在了地上。被人拉拽起來,又跪坐下去,戴在頭上的那頂星黛露帽子凌亂地歪向一邊。

後來,這段視頻被起碼5個不同的機位發在網上。陌生的網友在傳,有人因為沒買到娃娃而下跪了,傳到後來說他是黃牛。徐煜文說自己只是在想,"哪怕這個星黛露我不要了,我也要尿尿啊……"

這個時間段里,導遊羅琪帶着的10個普通家庭還沒入園,光安檢就等了兩個多小時。一個6歲的孩子開始不停地哭鬧,孩子母親反覆地問羅琪,有沒有什麼辦法快點進入?

"進退兩難。"羅琪說,即便當場買下1299元/位的禮賓服務,也難以立刻從安檢通道里退出來,更別說進去。為了買玩偶排隊這麼多人,她工作兩年來第一次見,蛇形圍欄也只有在國慶、新年這樣的盛大節日才會安置。聽說園裏已經停止排隊,多數人還是靜靜地排着,沒有放棄的樣子,羅琪說,"不懂他們究竟在堅持什麼。"

另一邊的園區里,有些人排得站不住了,到服務中心去借輪椅。排隊間隙,98年的女孩魏可得知一名尊貴的33VIP會員(有專屬停車場,看煙花 VIP位置,年消費萬元以上)也站在自己前面排隊,心裏平衡了些。

有人過來詢問她,"你排的位置1000塊賣不賣?""不賣!"肯定是職業代購,她想。

到上午9點多,有人聽說商店貨已經不全了,索性從職業代購那裏先買一套,原價500多元,已經賣到4000元。

魏可還發現一位中年婦女,推着嬰兒車在隊伍里。"那孩子是不是她借的?"周圍的人討論。一個人頭就意味着能多買兩套娃。在圈子裏,大家對黃牛保持了一種高度敏感。自從玲娜貝兒火了,粉絲群里時常出現從炒鞋圈來的人,問"現在什麼款式賣得好?""都賣多少錢了?"

一個沒機會排隊的女孩看上去快哭了,她站在隊伍外面,一上午也不肯走。後來,魏可的朋友把位置讓給了她。讓位的人出來後被更多女孩圍住,大家紛紛求他,"大哥,能不能再給一個位置?"

快樂無邊

10點左右,趙丹買完了所有東西,從甜心糖果屋裏出來。她瞅瞅店門口的長隊,工作人員又放了20個人進到店裏。她想,自己大概算是最早買完的那批人。

她帶着自己拿下的兩套玩偶及周邊,走到廣場上。數不清的人過來詢問她,賣不賣?也有女生打身邊的男生,怪他沒有買到。

"迪士尼的女孩永遠年輕。"萬聖節那天,趙丹和丈夫一起看了特殊煙花,"浪漫到想哭。"

趙丹辦過鑽石年卡,入園聽見花車巡遊主題曲《快樂無邊》就好開心。魏可也說,就是喜歡這裏大家都笑臉盈盈地樣子,"同樣是消費,與其去專櫃看櫃姐臉色,樂園裏的人們更讓我快樂!"

"大家都很可愛啊!"還沒有玲娜貝兒的時候,趙丹喜歡迪士尼的其他卡通人偶。後來,她被玲娜貝兒的人設一眼迷住,這隻粉色狐狸首發那天,她凌晨3點來等。從那時到現在,趙丹在這裏花了幾萬元,幾乎所有新款她都買。

這喜歡也不是毫無由來。過去的某一天,因為工作壓力大,又和丈夫有摩擦,趙丹索性請假調休來到迪士尼。

那天下着小雨,遊客不多。她看到迪士尼卡通人物——花栗鼠兄弟奇奇和蒂蒂蹦跳着過來,就湊過去問,你們覺得花栗鼠女神克里斯喜歡你們倆中的誰?這對兄弟打了起來。趙丹瞬間開心起來。那天,他們還為她跳舞,耍帥。

"所以對我來說,喜歡『七寶』是很自然的事情啊,就……後花園裏老朋友。"趙丹幾乎每周都要去迪士尼,將這裏視為"做有氧運動的後花園"。

也是在10點多,"尿血"的徐煜文也從鐘樓離開了。去年11月份,他第一次在園區跟"星黛露"互動。那天他戴了一個耳朵會動的帽子,"星黛露"注意到了他,驚訝地捂住了嘴巴。在這一瞬間,這個生活里只有上班、下班和偶爾見朋友的98年男孩,感到這個玩偶圓溜溜的眼睛裏有光。

後來他辦了年卡,隔三差五就來看"露露",還做了水晶相冊帶來給"露露"看。現在,他想自己再也不會來上迪了,儘管微信簽名上還寫着:真的好愛星黛露啊。

從早晨得知不能再排隊開始,田婧的朋友哭了一路。田婧哄了很久,朋友才決定下午回去上班。中午12點左右,兩人往出口走,路過鐘樓,看見許多人聚集在那裏。

"是不是我們也下跪,你們才會給東西?!"有人在人群中喊,是凌晨四五點來"夜排"的人在表達訴求。田婧聽說有一個女的沒有買到,給工作人員跪下了,迪士尼給她特批了一套。後來她才得知,大家傳的就是尿血的徐煜文,大概因為他留着長發,當天扎了個馬尾,被誤認為女生。

那時田婧心想,那我也去跪一下?這念頭一閃而過,最終她們出了門,隊伍還像早晨一樣,有源源不斷的遊客往裏涌。

15:45左右,導遊羅琪也出了園。她覺得這是工作以來尤其累的一天。自己帶的10個家庭都沒玩到幾個遊樂項目,最少的只玩了兩個。

這天,除了三個銷售點,整個園區裏的其他地方,幾乎沒什麼人。而排隊的遊客數量太多了,部落豐盛堂門口的路在上午就被封了。平時通過只用3分鐘的路,需要繞到後面的寶藏灣,走上10多分鐘。

羅琪看到純遊玩的遊客在質問工作人員,"憑什麼因為排隊買東西影響到我們普通遊客的權益?"對方只有抱歉,遊客還是不得不折返出去。

因為插隊,因為某些店缺貨……爭吵還發生在很多地方:一個20歲出頭的男生罵旁邊的女生,來買這鬼東西幹什麼?

尾聲

20點32分,官方在網上發出公告:2021年達菲和他的朋友聖誕系列商品售賣活動結束,並稱"非常抱歉不能滿足所有遊客的需求,我們將不斷改進和持續優化,努力給大家帶來更多歡樂、更好體驗"。

結束了瘋狂的一天,徐煜文很煩,情緒崩潰的視頻在網上流傳,網友指責他作為一個男生竟然為了一個玩偶下跪。當晚,警察上門找他詢問情況,單位領導也知道了。好在家人不知道,他一直隱瞞着,怕被他們覺得不務正業。

代購喻成宇最終有兩個掛件沒買到,轉手之後能賺6400元,只用了10個小時。但他不着急出手,當天原價219元的玩偶,已經在網上漲到600元,現在又漲了,已經900多元。

但當天排隊間隙,喻成宇問過妻子,以後還來嗎?妻子否定了。趙丹也說,經歷過這天后,"我圈子裏很多妹子都退坑了,我和朋友們互相監督,誰去誰是狗,寧可花錢收。"

當園區里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直播的人,排隊要兩三個小時打底,一個100元出頭的周邊能賣800元的時候,粉絲都覺得這顯然是不正常的。

這兩天,網上又有了新年星黛露的款式圖。喻成宇的妻子立馬改變了注意——還是很想要這款。

"難說到時候(出新款時),我就是狗。"趙丹說。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網易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5/16961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