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笑意背後 中共官媒隻字未提斯里蘭卡三大訴求

 

 

繼炒作中國「一帶一路」令南亞島國斯里蘭卡陷入債務危機,並以無法償還在該國南部建造漢班托塔港的14億美元貸款為由,迫使斯里蘭卡將港口租給一家中國公司99年後,中國拒絕斯里蘭卡債務重組要求又成為西方媒體炒作的新素材。

2022年新年伊始,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出訪非洲三國及亞洲兩國,最後一站是斯里蘭卡。當地時間1月9日,斯里蘭卡總統戈塔巴雅(Gotabaya Rajapaksa)在科倫坡會見了王毅。2022年是中國與斯里蘭卡建交65周年,也是兩國簽署《米膠協議》70周年,中國外長新年首次外訪包含斯里蘭卡充分展現了中國對斯里蘭卡的重視。

不過,據英國路透社報道,斯里蘭卡對王毅的到訪寄予厚望,對中國有三大訴求。一是「請求中國幫助其重組債務償還,以幫助斯里蘭卡應對不斷惡化的金融危機」;二是要求中國為其對斯里蘭卡的出口提供「優惠條件」;三是如果中國遊客遵守嚴格的防疫規定,包括只住預先批准的酒店和只參觀特定的旅遊景點,就允許他們返回斯里蘭卡。

斯里蘭卡三大訴求歸結為一點就是「錢」,受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影響,經濟嚴重依賴旅遊業的斯里蘭卡外匯耗盡處於債務違約的邊緣,連國內超市的食品配給和基本商品都告短缺。據報道,到2021年11月底其外匯儲備已經下降到15億美元,勉強夠支付一個月的進口費用。到1月7日,斯里蘭卡主要能源供應商開始實行限電,並按額配給電力,電力供應商據信用完了所有外匯再也沒有錢購買能源發電。

據路透社報道,王毅並未對斯里蘭卡的三大訴求表態,法新社報道稱中國駐斯里蘭卡使館也未對上述消息發表評論。王毅結束訪問回國後,1月10日就此次訪問接受「中央媒體」採訪時也未提及。由此,一些西方媒體開始炒作中國作為斯里蘭卡最大的雙邊結契的貸款人,王毅恰在國際評級機構警告斯里蘭卡政府可能處於違約邊緣後到訪,卻拒絕斯里蘭卡的債務重組要求,進而再度拋出中國一帶一路「債務陷阱」論。

當地時間2022年1月9日,斯里蘭卡總統戈塔巴雅(右一)在科倫坡會見來訪的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中共外交部)

事實上,自新冠肺炎疫情以來,中國對斯里蘭卡從未袖手旁觀。2020年3月,中國政府批准向斯里蘭卡提供5億美元貸款,以對抗新冠肺炎疫情衝擊。10月,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訪問斯里蘭卡時,斯里蘭卡還曾謀求再從中國獲取7億美元貸款。彼時,斯里蘭卡外債已經高達550億美元,其中中國佔50億美元。斯里蘭卡經濟規模僅為880億美元,僅外債就已經超越債務餘額佔國內生產總值60%的國際警戒線。

中國海上絲綢之路旗艦項目、由中國投資建設的斯里蘭卡科倫坡港口城全景。(科倫坡港口城項目公司)

2021年3月,中國與斯里蘭卡達成100億元人民幣約合15億美元的貨幣互換協議。所謂貨幣互換,本是中國為了促進雙邊貿易與投資、防範匯率風險的一種舉措,實際上卻以人民幣的信用為斯里蘭卡提供了15億美元額度的提款權。受中國刺激,印度2020年7月與斯里蘭卡簽署了3億美元額度的貨幣互換協議。2021年12月,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稱,印度正在制定總額19億美元的對斯里蘭卡經濟援助計劃,包括用於進口食品、能源等必須品的15億美元貸款與4億美元貨幣互換安排。

在西方媒體炒作中國拒絕斯里蘭卡債務重組請求的同時,曾擔任美國財政部主管國際事務的副部長的世界銀行行長戴維·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在2022年1月全球經濟展望報告發佈會上致開幕辭時談及債務透明度和可持續性問題,稱僅2022年國際開發協會(IDA)成員國就必須為其公私部門償還約350億美元外債,其中40%屬於中國,要求中國全面參與國際債務減免工作,不僅中國政府要參與私營部門與商業債權人也要參與。

從炒作斯里蘭卡一帶一路「債務陷阱」,到炒作中國拒絕斯里蘭卡債務重組,再到世界銀行行長的發言,中國似乎成了眾矢之的,解決不發達國家債務問題的最大障礙。事實上,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後,中國就積極落實二十國集團(G20)緩債倡議,同19個非洲國家簽署了緩債協議或達成了緩債共識,是G20成員中緩債金額最多的國家。單就債務內容來看,中國也與別國不同。

中國拒絕斯里蘭卡債務重組要求,看來確實是迫不得已。外交官笑容的背後,是不得不面對的中國經濟壓力。

責任編輯: 劉詩雨  來源:香港01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4/1695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