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賣自家舊車遇到的美國騙子,不是一般的多

我第一次出庭+上法院,居然是在美國??!!

2011年6月份,我決定賣我的車,因為我的車是SUV,現在油價高,加之美國經濟不景氣,所以打算早點賣,很早就在eBay上掛了出去,同時也在密大校友論壇上掛了買車的信息。相關經驗如下:

1、美國騙子不是一般的多,是很多,而且欺騙手段單一。

在eBay上掛了相關信息後,反映強烈,很快收到了一堆郵件,都是表示對我的車感興趣,因為比較遠,沒辦法過來提車,要求我提供Paypal的帳戶給他們,他們直接打錢給我,我開始的時候興趣頗濃,迅速的把Paypal的帳戶告訴他們;結果收到的是類似的回覆:

a.我的帳戶有的問題,需要1200美元來激活帳戶,你先給我1200美元來激活帳戶,然後,我再把錢給你...;

b.我很忙,沒有時間去提車,所以我委託了一家拖車公司去提車,你先幫我墊付一下拖車費用給XXX公司,他們的帳戶是:XXXXX,然後我把錢一併給你...;

在收到的幾十封郵件中,欺騙手法就是所列的a b兩種,跟國內的欺騙短訊的方法類似,後來查了一下相關經濟學的解釋,根據大數定律,在被欺騙的人達到一定數量後,總會有人上當受騙。所以,簡單而愚蠢的欺騙手段得以長期存在,並在一定的歷史時間段內持續進行下去。

我有次心血來潮,給其中一個騙子發了封郵件,看哥們的名字應該是個印度人(莫非阿三的信息外包服務也提供網絡欺騙這麼「高端」的服務?),告知他,我已經給他匯去了1500美元,請他查收。

結果,哥們不依不饒地給我發了近20封郵件,催促並確認我打款一事。我哭笑不得,給他回復了一封信,說道:哥們,下次騙人時,換一個手段,這個手段,20年前中國就不玩了,一點也不專業,且沒有技術含量。

阿三馬上回復道:我沒有騙你,我說的是真的,你沒有給我匯錢,是你騙我才對...。

我欲哭無淚呀。

2、美國人不是那麼守信用,特別是口頭承諾。

在eBay花費了20刀賣車不成後(那幾天正在看新水滸,對楊志賣刀,深有同感),我轉向了美國人經常用的一個二手信息網站:Craigaslist。國內著名的網站:趕集網等就是Craigaslist的「寫真翻版」。

同樣反映強烈,郵件,電話不停地來。我禁不住心中一陣陣的竊喜,終於遇到識貨的買家了。第一次,第二次的預約看車,我都非常認真得對待,眼巴巴地等着買家來看車。長久的塑立在窗口,等着他們出現,除了失望,還是失望。買家壓根就把預約這檔子事忘記了,連個禮貌的cancel電話也沒有打。

經歷過幾次傷痛後,我再也不等老外的預約了,任憑他們如何強調、承諾一定來看車,我還是忙自己的事。實事證明,我是多麼的英明,他們都沒有來。所以,老美給你的口頭承諾,就把它當作bullsh*t吧。

3、千萬不要想着把車以好的價錢賣給咱們同胞。

你要問我全世界哪裏的人最聰明?我一定告訴你:俺們中國人最聰明。我把賣車的信息也掛在了密大論壇上,收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先是出奇的冷漠,當我說沒有人懂車時,終於有幾個同胞出來說話了。一校友以方鴻漸式的方式回復了一個帖子,說道:哥們,你這個「神車」至少應該賣6萬5美元,不應該只賣6千5…;另外一些帖子說道:路虎油耗高,大車不好賣,安全不是最終的考核標準,要看車的使用殘值,日本車殘值高,下次要買日本車…。還有些帖子,拿美國一個二手車評價網(BBK)3200刀的估價來提示我,價格太高了…。

我當時買車的目的很簡單:買國內沒有機會開的車,買不起的車,最好是SUV。當時要買這台車的時候,哥們老王在克利夫蘭幫我在網上同步看車、選車。當看到這台路虎時,我們兩個人興奮的象個孩子:)

我因為價格再三猶豫時,老王說:開路虎是你的夢想嗎?我答道是。老王追問道:夢想有價嗎?我說:無價!他緊跟了一句:那還猶豫什麼?

我當時就下了訂金,因為賣家要求有一定的評價基礎,老王和我徹夜奮戰,在eBay上又買了十幾件1刀左右電子書,拿到評價,滿足了賣家要求。

抬頭一看,已經凌晨4點,依然興奮,依然覺得自己佔了天大的便宜。老王在買車方面給我的幫助,真的是難以言表。其言行更象營銷人,而不是搞生物科技的:)

我一路狂奔到芝加哥把車提回來到興奮,至今仍是記憶猶新:)路虎在Ann Arbor大雪紛飛到日子裏,任勞任怨,從來沒有被大雪埋住,鄰居都在奮力在雪堆中拔車的時候,俺與俺車已「揚雪而去」。

鬼子的車從來沒有如過俺的「法眼」。密大論壇的評價深深打擊了俺的選車的價值觀,鬼子的車得以大行其道的原因是:油耗低+殘值高。在諸多考慮因素麵前,最終還是價格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同胞們買車有幾類情況,如下:

A、本科生

一般來講,能夠在美國讀本科的同胞都是有錢人家的孩子,或者說家裏條件不錯,能夠支付起高昂的學費(密大每年收費近4萬美元,僅僅是學費方面的開銷)。此類同胞買車都會買新車,美國的車價與國內一比,真的是很便宜,不買一輛好車享受一把,我個人覺得是虧了;

B、研究生

研究生基本上也算是有錢人一類,因為大多數得美國高校對研究生不提供獎學金,羊毛還是出在羊身上。有錢就能讀好一點的學校,買好一點的車,一般以新車或者說較新的車為主;當然,也不排除志向遠大的貧家子弟赴美攻讀研究生,這類消費者可以忽略不計,因為他們不會買車;

C、博士生

美國這邊所謂的博士生就是國內所講得碩博連讀,會得到導師或者是學校的資金支持,導師被稱呼為「老闆」由此而來。此類學生由於由較充足的資金支持,也是買車的主力軍,由於讀書時間較長,會偏向新車或者較新車。

D、博士後。

在美國,博士後說白了,就是廉價打工仔。美國「老闆」們看準了中國人的小九九(各個想以最快的時間投入美帝國主義的懷抱),修理這幫博後與股掌之中。錢少不說,工作還多。博後們各個敢怒不敢言,為了簡歷的好看,為了混在美帝,只好做委屈求全狀。將對美國「老闆」的憤恨與無奈發泄在砍價方面,下手之狠准,令你敬佩之心油然而生,又恰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E、訪問學者們。此類,最尷尬。

首先,時間比較短,大多是一年為限。當辦妥相關手續(美國駕照、SSN號碼、保險等等)大約要花費1-2個月時間,我以22天辦妥考駕照、SSN、買車、保險等系列手續,創造了一個紀錄。開車不足8個月,就開始考慮如何出手變現,賣車之經歷痛苦異常。

第二,錢少。國家所給得資助僅相當於美國貧困人員所領取救濟金的水平,常常是捉襟見肘,入不敷出。大家來的時候,都是帶了一迭百元美元現鈔入境,作為生活費用得補充。我陪朋友們去銀行開戶時,經常會聽到銀行工作人員的驚呼:你們中國人從哪裏搞來這麼多百元大鈔?而且一存就這麼多?因為,在美國ATM機上,你是取不到100美元的鈔票的,最大面額是:20刀。在櫃枱上取100美元,還要提前預約,讓你頭疼不以。

第三,負擔重。出來訪學的,大多數已經成家、生子,上有老下有小,是社會的主要「脊樑」。訪學時,學校基本上都把工資停掉,僅僅靠國家所發的一千多美元度日。我有時候真的搞不明白,國家、學校就真的少這麼點錢嗎?

這些「脊樑」在危難時候不給予援助,反而釜底抽薪,其做法匪夷所思。有些人選擇留下來,做「叛徒」也是情有可原,指桑罵槐者沒有身臨其境,萬難體會所謂「叛徒」們的心路歷程,很多時候還是以「酸葡萄」精神作怪。

想要向此類消費者賣車,那真的是難上加難。屬於20/80法則中不創造任何利潤,而不斷增加工作量的後20%的客戶,其賣車價格落在1500~3000之間(此處置信區間為95%)。

閒話不在多說,直奔主題!

7月底,我把車買給了一個美國人,名叫:Adam,哥們與以往賣家大為不同,很豪爽,直接約我去銀行見面看車,告知我,如果可以的話,就在銀行里直接付錢給我,我興奮異常,欣然前往。

Adam早就在Chase銀行門前等候,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告訴我剎車片不好,要換,要求我減價。哥們人才呀,我心中一動。

賣車前,我為了保證下家的利益,把車做了全面的檢查,又花費大幾百刀,換掉了相關配件。只剩下剎車片沒有換了,主要是沒有錢了,就想在賣車得時候把這部分錢減出來,讓下家直接去修車鋪換掉。同時我跟修車鋪老闆使勁砍價,拿到了一個不錯的deal,讓新車主可以以較低的代價獲取最高的利益。我本人行事的原則:帕累托最優。我利益的提升,是不以其他人利益的損失為前提的。

我問Adam願意多說錢買,Adam給我砍了700刀下來,我想想算了,我拿到的修車鋪剎車片deal是260刀,也給人家多點好處吧,畢竟懂車、愛車的人不多,真心想買這個車的人太少了。咬咬牙,跺跺腳,賣了!

我們步入銀行進行了美元的轉存,然後我們在銀行的休息位置坐了下來,我把Title(相當於國內車輛的產權證)寫給了Adam,Adam隨後也在Title上面簽了字,按密歇根法律,此時,我的路虎已經屬於Adam了:(

激動之餘,忘記了複印我們都簽署的Title,沒有取下我的plate(牌照),看着Adam把車開走了,為後續的法院軼事埋下了伏筆。

賣車當天是美國東部時間,2011年得7月26日中午。下午4時左右,Adam給我打來電話,說車出問題了,讓我退還一部分錢給他,我問他是什麼問題,他說他也不清楚,目前正在讓拖車公司來拖車,等到檢查後才能知道什麼問題。我等候了2個小時,再次打電話問Adam檢查出來問題了嗎?Adam告訴我,要到明天才能知道什麼問題,並說會通知我知道。我告訴Adam,車可能是某某問題,我有修車鋪的一年保修,讓他去找找修車鋪。他含糊過去了。

27號,我收到了Adam的郵件,沒有告訴我具體出了什麼問題,但是要讓我給他1000美元的退款,如不給他現金的話,他就報警。我覺得哥們開始有問題了,我首先聲明一下,我不是一個不負責的人,是我的責任,我一定會承擔,但是威脅我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我諮詢了幫我買車的老王,老王說這個哥們可能是騙子,問了我當時交易的環節,指出正常的賣車交易應該遵循以下幾點,我現在列出來,給大家分享以下,若你們遇到此類情況時,應按以下程序進行,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1、一定要有雙方簽字的Title複印件,這個是必須的必須(有這個複印件在手,你的交易理論上已經完成了);

2、有時間要陪買方去Secretary Of State(美國的車輛管理機關,承擔諸多職能)去辦理過戶手續;

3、把車上原來的牌照取下來;

4、打電話到保險公司公司取消所賣車輛的保險。

美國賣車就這麼簡單,手續一點都不複雜,前提是:你遇到的是個君子。

我從芝加哥買車回來得時候,Dealer直接把Title簽了給我,我回到Ann Arbor自己辦理了所有手續。所有,我的賣車流程依然遵循買車的流程,結果,上當了。

老王建議我趕緊去學校諮詢一下法律顧問的意見,因為,在我和老王的談話中,我又收到了Adam另外兩封威脅郵件,郵件內容大致就是,如果我不給他錢的話,他就去報警,取消我的Visa,禁止我出境等等…

我來到密大的國際中心尋求幫助,他們說:理論上我跟這個車沒有任何關係,密歇根關於二手車交易的法律中明確規定,買的車就是「as is」。也就是說,買家在買車的時候,就是買的此狀態下的車,哪怕把車開出去1分鐘就壞了,跟賣家也沒有關係。

但是,Adam威脅我,他們不好說什麼建議,讓我去問問法律中心,接着又說,因為我是訪問學者,不一定會享受學校提供得法律服務,讓我去碰碰運氣。

我硬着頭皮去了,到了法律中心,果然人家對訪問學者不提供法律服務,給我一個律師事務所的電話,並讓我問問我的保險公司,看看他們有什麼好的建議。我打電話到保險公司,服務人員說,此車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我不承擔任何後果。

但是建議我去SOS把Plate取消掉,因為,我當時沒有把牌照取下來,這個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我只好打電話給李宇兄弟,讓他送我去趟SOS。事情進行的很順利,一分鐘不到就搞定車牌的取消。

回到家裏,感覺非常不爽,仔細回想一下交易過程,那麼迅速!

Adam還「好心」的送我回來,一切都是有預謀的?

知道我住哪裏?方便威脅我?

Adam住在窮人區,身上有刺青,萬一有把槍之類的,俺不是就廢了嗎?

為了幾千美元值得嗎?…

我不停的問自己,老王也建議我出去旅遊吧,只剩一個月了,何必惹這個美國「爛人」呢?

Adam繼續給我發威脅郵件,加碼不斷提升,由最初的1000美元,歇斯底里的升到了6000美元(比俺的售價還高出許多)!

告知我,我違反了美國的lemon law(經我查詢,才知道此法律是保護美國新車交易的法案,不適用與美國二手車交易),他已在法院提起訴訟,同時也告訴了密大校方管理機構,搞臭了我的名聲?(事實上,截至到現在,我沒有收到密大官方關於此事的通告),美國海關已經凍結了我的Visa,限制了我的離境等等…

我思前想後,賠錢是小事,不讓我報效祖國是大事中的大事!我要與美帝國主義鬥爭到底!

老鄭是我的好朋友,他的太太在美國做律師多年,我只好求助他們。律師畢竟還是專業,讓我不用理會這個人,並指出,lemon law不使用與舊車交易,但是我沒有完成相關的手續,真的是比較麻煩。

特別是沒有保存雙方簽署Title的複印件。同時安慰我,讓我不要擔心,有什麼新的情況,再及時跟他們溝通….

Adam的郵件攻擊在7月29號嘎然而止,我也欣慰了不少,畢竟在一個人人都有權可以持槍的國度里,小心謹慎是相當的必要。

8月4號,我開信箱,發現收到法院的來信!!!???

打開一看,法院通知我:我的車被遺棄了,要求我在20天之內,交清罰款,不然的話,就要對此車進行拍賣。Adam到底唱的是那出呢?

為了打擊我,損失一輛車?這代價也太大了吧?不划算,不划算,殺敵一百,自損一萬哪?

詢問律師朋友,我不應訴有什麼後果?答曰:沒有任何後果,你只有20多天就離開了,他們拿你沒有辦法。

問題的關鍵:我沒有欺騙任何人,我也沒有坑任何人,我為什麼要不應訴呢?留下一個污點在美國,有損我天朝訪學的形象!此事,我萬萬不能逃避,雖說我從來沒有去過法院,此次,事關我天朝的尊嚴,我不能妥協!決定應訴!

律師朋友建議我先去接案的警察局問清楚到底是誰報的案,為什麼、何時報的?我只好再次麻煩李宇兄弟,跟我跑了一趟警局。

有幾個訪問學者由此經歷?連美國警局都去了,雖說在我剛來的時候,跟Ann Arbor警察局長在歡迎宴會上有過合影,真正跟警察打交道,深入美帝警局內部,還是頭一遭。

美帝警察局裏的辦事人員非常的Nice,相比天朝來講,那簡直是,一在地來一在天。我把買車過程和經歷講述了一遍以後,工作人員很客氣的把當天報案紀錄打印了出來,美帝的信息化程度還是很高的。

告訴我,8月1號晚上,有人發現Adam先生爬在駕駛室里一動不動,可能是生病了,就呼叫了警察。警察趕來時,發現Adam是酒醉不醒,然後就把車輛拖走了。

我的疑雲有所緩解,因為在密歇根州,酒駕是嚴重的刑事案件,除了吊銷駕照以外,還要罰款6000美元(正好是Adam索要的款項),關半年監獄。我猜測:Adam為了逃避處罰,告訴警察,這輛車是遺棄的車,他不過是喝多了,在車上待一會…

至少可以明確,Adam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複雜。

同時發現法院就在警局邊上,我們一行返回,從長計議。

律師朋友建議我寫一個情況說明,並把所有Adam的威脅郵件打印出來,第二天去法院應訴。

法院應訴的前提是要繳納65刀的庭審費用,我跟工作人員說此車已經不屬於我,我僅僅是來說明一下情況,是否能夠特殊處理一下?

美帝法院還是非常通情達理的,給我一份申請免掉庭審費用的表格,讓我填寫一下。我和載我而來的李教授,大眼瞪小眼(李教授是大眼,俺是小眼),抓耳撓腮的填了半天,實在是不知道這些法律文書如何填寫。

踹踹的遞進去後,工作人員很Nice的告訴我,我填錯了,另外給我一份表格,告訴我應該如何填寫,新的一份表格居然沒有收取任何費用。

我不禁感慨呀,如果在天朝,你填錯一份表格,除了會收到「父母官」的精神摧殘以外,還要有一定的「物質損失」:花錢再賣一份表格。

謹慎的填完,交進去後,我又厚臉無恥的向工作人員要求:我9月1號要離境,能否將我的庭審儘快安排一下?

理論上,我向法院提交應訴回復,法院回安排30天以後的庭審,因為:在美國,打官司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法官忙的不得了。

「萬惡」的美帝「衙門」工作人員再一次很Nice的幫助了我,告訴我,先暫時把我的庭審安排在24號早上10點,當我的免庭審費用的申請得到批准後,他們會電話通知我。

我和李教授非常感慨的走了,「萬惡的美帝國主義」怎麼跟想像的不一樣呢?去法院、警局等「衙門」辦事,可以免費停車,沒有惡臉相迎,沒有紅包…

只有人性化的辦事原則,對人的尊重與信任。

我們硬是雞蛋里挑了點骨頭,指着警局邊上特意給警長留的專用車位,如獲至寶。美帝還是有等級差別的嗎?!

我們欣慰的相互點了點頭,受我黨教育多年的忠誠黨員,怎麼能被一點「資本主義的糖衣炮彈」所擊倒?天朝消滅階級的目標早在1953年已經實現,我朝哪裏存在等級差別?我們萬眾一心,眾志成城,和諧一片:)

12號,我就收到了法院的正是通知,人家沒有打電話過來,給我發了正式的文書,告知我,庭審費已經取消了,庭審時間安排在8月24日上午10點。通知顯示:我是原告,我要告拖車公司與警局,因為我對所處理車輛不負任何責任。

24日一早,律師朋友過來接我,特意告訴我,讓我穿上正裝。我帶來的西服排上了用場,想着在正式場合穿的西服,居然是在這樣一個環境下,唏噓不已呀。

進入法院,詢問工作人員,我們在那個審判庭,工作人員非常Nice,我再一次被「糖衣炮彈」擊中?!

工作人員不僅進去核實了一下我的出庭時間,而且還一直把我們帶到了審判庭的門口。儘管工作人員年近50,相貌平平,臨別之時,再次給我們報以甜美的微笑,使人心曠神怡,一刻緊張的心,緩解下來。「美帝的糖衣炮彈」,徹底的將我打到了。

審判庭里坐滿了人,法庭結構非常簡單:法官、書記員與警官。法官一遍詢問,書記員一邊用電腦紀錄,效率很快,有的案子僅僅只用15秒?

我正在努力學習聽懂法官的口音,外面一個美帝沖我揮手,讓我出來談談。我出去一看,他與一名警官在等候我,我們進入審判庭邊上的小房間,我估計這個房間是給原告與被告協商專用的。

見到這兩個人,我才想起,我是原告呀!我告的是拖車公司和警察局。兩人分別代表拖車公司和警局前來應訴。拖車公司的美帝名叫:Bill。

他大聲跟我說:你去SOS申請一個一天的Title,交20刀;然後去警局申請release,交40刀,然後在到拖車公司交40刀。把Title寫給他,這個事情就算結束了,跟我沒有關係。

就這麼簡單?100刀搞定我在美國第一次訴訟?律師朋友和我都很欣喜,感覺不錯。

我問Bill:你知道這個事情的所有經過?他說知道,我又問警官,這樣做可以嗎?警官說:Bill就是靠這個吃飯的…

於是,我很欣慰的進入審判庭等候法官的審判。法官明顯對我名字得發音掌握的不是很好,總算是沒有特別跑調。開始審判前,讓我們三方舉起右手,宣誓所說得一切都是真實的,我們都照做了。

記得我上次宣誓的時候,還是在1996年6月22日入黨的時候,怎麼稀里糊塗的把第二次宣誓留在美帝的法院?

我把情況大致的講述了一下,法官很詫異的問我:你來打官司的目的是什麼?我答曰:我是良民,不想在美國留下任何不良紀錄。法官追問了一句:你就是為了不想有不良紀錄來打這個官司?我答曰:是。

法官問我,你們交易時為什麼沒有留下複印件?我答曰:我是首次交易,不知道流程。法官繼續問道:你們簽署Title的時候,還有什麼目擊證人嗎?我答道:因為我們實在Chase銀行內簽署的協議,如果有疑問的話,可以去調取當天的錄像。律師朋友也過來做了一些專業性的補充,一些專業術語,我真聽的不是很懂。

法官於是宣判:此車在7月26日就不屬於我了,拖車發生在8月1日,我與此事沒有任何關係,不承擔任何費用。

律師朋友和我都異常的開心,這個就是我們所商量的最好結果!「萬惡美帝」的法官真的這麼好?絲毫沒有欺負俺這個外國人,照顧自己的鄰居(警局)?「萬惡的美帝」到底是怎麼了?俺百思不得其解!

Bill還是那套邏輯,催促我們趕緊去辦理後續事項。我們詢問法官,什麼時候能夠拿到判決書,法官回答:稍等一下,你們就能在前台拿到判決書。5分鐘後,我們拿到了判決書。律師朋友馬上載我們去SOS辦理一天的Tile。

到了SOS我們跟「美帝衙門」的工作人員說明了相關情況,律師朋友問道:如果我們開了新的Title,Adam要是拿着原來得Title來SOS過戶,會有問題嗎?這個是否是犯罪?

工作人員很Nice,為什麼「美帝衙門」的工作人員都這麼的Nice?俺不習慣呀!很細心的跟我們講:理論上,你拿着法院的判決書,這個車就不是你的了,但是你要補開Title是可以開的,因為Adam還沒有過戶,車還是屬於你。但是Adam如果來過戶,你又把車簽給了別人,這個就是犯法了,你不能將同一輛車賣兩次….

我和律師朋友聽的一驚一咋的,幸虧律師朋友專業,不然我們就進入了Bill同志的圈套?工作人員看我們將信將疑,於是又使出「糖衣炮彈」,告訴我們:她去找領導確認一下,她給我們的解釋。然後轉身進屋,跟領導商量。不一會兒,回來告訴我們,她講的是正確的,讓我們仔細考慮一下。

我和律師朋友決定不補Title了,Bill讓我們辦的目的就是:他不用花一分錢,可以憑空的得到一輛車!我就真的坑了Adam了,不管他是否以前威脅過我,做昧良心的事,我還是不行的。這時,我才想起警官在法院說過的一句話:Bill是靠這個生活的…,真正的回味無窮呀!

我們返回警局告知,法院的審判結果,警局的工作人員跟SOS一樣的態度,我們沒有義務也沒有權利處置已經不屬於我的車輛。我們於是釋然。

開車到拖車公司,Bill開始躲着不見我們,他手下的工作人員滿以為會拿到:我給Bill的Title,警局簽署的release的表格。

結果我們給他的僅僅是法院的判決書。「馬仔」畢竟是「馬仔」,一時間不知道如何處理,要求我們等一下,他打電話給Bill。看來「美帝」宣傳的人人平等,不攻自破呀。

Bill從後面的辦公室中閃出來,讓我們進到他的辦公室,問我們:為什麼沒有拿到Title?我答道:SOS的人不給我開。他追問道:為什麼?律師朋友裝糊塗道:我們就把法院的判決書給了他們,他們就說這個車不是我們的,我們不能申請Title…

我發現Bill的臉漲的通紅,煮熟的鴨子飛了,是人都會覺得鬱悶與煩躁。Bill追問道:你們為什麼不說你們的Title丟了?此語一出,此「妖怪」原形畢露。如果不是我們謹慎小心,差一點中了「美帝」的圈套,「美帝」還是狡猾狡猾地…。

Bill恨恨的說了一句,沒有什麼事了,你們可以走了…,我們以勝利者的姿態,雄赳赳的走了出去。

試想,如果Bill跟Adam串通一氣,我跟Bill交易在先,Adam拿着原有的Title去SOS要求過戶,那麼我就真的是在美國犯罪了。

此連環計,環環相扣,對於我們這些求學在外的異鄉人,如果沒有律師的幫助,不知道要死多慘。律師朋友建議我把所有的經過寫下來,供同胞們參考,以免遇到類似的事件。

Red Lobster是美國著名的連鎖海鮮餐廳,我們近中午2點的時候去奢侈了一把。以此慶祝中美外交史上的又一次偉大的勝利!天朝人民與「美帝人民」鬥志鬥勇的結局,又一次證明了最高領袖: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的英明論調,其偉大,光榮、正確的思想必將永遠指引着我們不斷前進!

再報個猛料:Adam在8月14號的時候,又一次對中國學生下手了!該中國學生也是轉讓路虎,Adam依然約其在Chase銀行見面(跟我交易的銀行是一個地方),但當天沒有交易完成。恰巧,該中國同學就是我的新室友,密大大四的學生,臨時Sublease(借住)在我這裏。我分享了我的前車之鑑,告訴他打算賣車給Adam的話,一定帶着Adam去SOS過戶,不然多高的價格都不能賣。果然,當我室友提出交易當天去SOS過戶時,Adam取消了交易,消失在「空曠的」美國大地上,沒有帶走一片雲彩。

責任編輯: 李華  來源:柒感研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13/16953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