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體育 > 正文

專訪楊偉東:中國運動員服用禁藥的歷史和現狀

中國藝術家楊偉東(左)與其母薛蔭嫻

目前旅居德國的前中國國家體育運動隊隊醫薛蔭嫻的兒子楊偉東,將其母親擔任隨隊醫生的工作日誌整理成書《中國毒品》,並即將出版。本台記者專訪了楊偉東,請他介紹本書中談及的中國運動員服用禁藥的歷史和現狀。以下是本次專訪的內容。

記者:現在離北京冬奧會召開還不到一個月時間,您打算在近期出版這本和中國體育體制有關的書,是有什麼想法嗎?

楊偉東:主要就是提醒國際社會,中國現狀不光是人權問題,她也在違反奧林匹克精神,就是公開、公平、公正這些原則。她表面上是遵守,但私底下她實際是在用興奮劑,是在有組織、有預謀地使用興奮劑。

服用禁藥從1978年之後就開始了

記者:這本書的一個重點是梳理中國參加國際賽事的運動員服用禁藥的歷史。最早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楊偉東:從1978年10月11日,當時的國家體委副主任陳先,他主持召開了一次國家體委訓練局醫務處的會議。他在會議上說,現在國外都在使用興奮劑,我們為什麼不能使用?

記者:你母親薛蔭嫻女士當時參加了這個會議嗎?

楊偉東:對,她參加了會議,她當時是醫務處籃球隊的隊醫。

中國國家隊前隊醫薛蔭嫻(楊偉東攝)

記者:為什麼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之前就沒有嗎?

楊偉東:粉碎四人幫之後,中國開始搞經濟,當時經濟不行,就需要振奮國民精神,得有一個凝聚力。就是想表明,我們現在也開始起飛了,也可以在國際上拿冠軍了。

但中國剛剛從一個百廢待興,而且還要憑票供應的階段出來,這些運動員進入職業序列後,他們的身體怎麼可能就能那麼快變得強健,而且還要和國際上的運動員比拼呢?那肯定就是要用興奮劑嘛。

記者:那個年代我們都知道,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中國女排在國際上接連拿了冠軍,她們也是服用過禁藥嗎?

楊偉東:是的。女排在走向國際的過程中,我母親在1979年大約有一年的時間,擔任她們的隊醫,那個期間她們沒有服用過興奮劑。但我母親離開之後,她們換了隊醫,換了按摩師,就開始研究吃興奮劑。1982年的《體育科學》雜誌上就刊登了當時的隊醫羅維絲兩篇文章,就是談運動員吃鐵片(硫酸亞鐵)。一個普通人一天對鐵元素的攝入量是10到15微克,但那些運動員每天大劑量服用鐵片,攝入量是600-800微克。吃了以後,身體消化不了,這些鐵元素就沉積在體內,很多年後才會出現問題。

記者:在這種體制下,是不是所有參與國際賽事的運動員都服了禁藥呢?

楊偉東:一開始的時候,首先使用禁藥的是乒乓球隊,舉重隊,田徑隊和游泳隊。

原中國女排運動員郎平(美聯社圖片)

郎平服用過禁藥

記者:到後面一個階段,所有運動員都服了禁藥嗎?

楊偉東:在試驗階段,實際所有運動員都吃了。前段時間有媒體採訪郎平,問她以前有沒有吃禁藥,她說沒有,但這些話聽起來很心虛。她在80年代的時候才20來歲,怎麼有這種能力去反抗體制要求你吃興奮劑的安排?對於1982年的情況,郎平就是在撒謊。羅維絲在當時發表的文章就點了誰的名字,說她吃興奮劑。

記者:點了誰的名字?

楊偉東:郎平的名字。

記者:你母親薛蔭嫻在中國體育總局擔任過很多不同的隊醫職務,她具體是怎麼了解到運動員是否服用禁藥的情況呢?

楊偉東:我母親從1978年到1985年在國家體委訓練局醫務處擔任醫務監督組的組長。她並沒有親眼看到這些運動員是如何使用禁藥的。但是,這些運動員吃了興奮劑後,產生了副作用,出現了莫名其妙的頭疼,全身疼痛,並且造成一些本來不會出現的運動傷害。每周醫務處都有各個隊的業務學習,這一周來各個隊遇到的問題,都要向我媽來匯報。我媽在日記里就記述了這些問題。

記者:所以她有一本日記,是嗎?

楊偉東:是的。

記者:那麼這本日記,你們是至今保留,沒有向外公開過?

楊偉東:沒有公開過,這本書就把日記的很多內容公開了。

記者:你母親在擔任隊醫過程中所了解的,吃興奮劑最嚴重的副作用是怎麼樣的?

楊偉東:1987年11月的體操雜誌上,我母親以體操隊醫務組全體醫生的名義發了一篇文章,叫《體操運動員跟腱斷裂的病因分析》,其中講述了國家體操隊運動員李東華,他在連續服用激素一個月後出現了問題。他在做一個後空翻,落地時,兩隻腳的跟腱斷裂了,這裏就是吃興奮劑的一個副作用。效果就是血管壁會變得很脆弱,稍有外力的碰撞就會跑了,跟腱就斷裂了。

這篇文章還可以引申到2008年,劉翔跟腱斷裂治療的整個描述,我媽看了之後就說,這個跟李東華跟腱斷裂的成因是一樣的。

記者:你母親1998年退休,她對這之後運動員服用禁藥的情況有切實的了解嗎?

楊偉東:我講1995年的時候我比較了解的一個例子。鄧亞萍在當時世界錦標賽之前人工受孕,懷孕之後,她體內的雄性激素都有所增長,她在比賽之後去打胎。其實這也是一個做法,用人工受孕增加激素的辦法。

1999年的世界錦標賽或世界盃賽上,劉國梁藥檢陽性,被抓住了,之後做了兩次飛行藥檢,還是陽性,但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個消息被壓下來了。

原中國乒乓球運動員劉國梁

反抗是為了良知

記者:您在書中提到,您父親是紅二代,實際上從小您是在受到體制蔭蔽的這樣一個家庭中長大的。當你們的家庭了解到中國運動員服用禁藥的情況之後,你們是如何理解這個事情的?

楊偉東:我父母都是紅二代。我父母上學的時候,在紅軍保育院裏,他們學的都是要講真話,他們對我們的教育也是如此。但他們走向社會後,感覺到這個社會說真話行不通,處處碰壁,受到排擠打壓。直到我父親去世,他去世之前還說,換一個領導或許會好。但這個體制有問題,換一個領導怎麼會好?

記者:您母親任職的過程中,也知道體制是這個樣子,為什麼她敢於提出批評和反抗?

楊偉東:她是出於醫生的職業道德。她在做這個事情的時候,根本沒有考慮到是中國共產黨需要金牌,需要金牌去蒙蔽更多的人。她當時的想法是,運動員吃了興奮劑之後,會給這些年輕的孩子在二十年後對身體造成傷害。她是在這樣一個很無知、善良的狀態下,走錯了房間。

記者:當時表達批評立場的只有你母親一個人嗎?還是有其他人?其他提出批評的人是什麼遭遇?

楊偉東:很少有這樣的人。曾經有一個中國體操隊的總教練宋子玉,1984年奧運會之前,他就一直在體操隊阻止興奮劑的使用。但他手下的教練就認為吃了興奮劑出成績比較快,就偷偷摸摸在底下吃。後面就找了一個理由讓這個總教練下課了。這個教練下課後,過了幾年也就鬱鬱而終了。

記者:書中提到中國女子羽毛球運動員李玲蔚在1986年漢城亞運會比賽中,因服用中藥的興奮劑藥物被查。但她現在是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副主席、國際奧委會委員。她有服用禁藥的歷史,為什麼還能擔任這些職務?

楊偉東:就是思想過硬嘛。她在運動員時期就是黨代會的代表了。在體制內,你不光是要成績好,還要會表演。

記者:所以她對體制的服從是一種表演,而不是真正地信仰共產主義嘛?

楊偉東:她,她怎麼可能信仰共產主義。其實真正信仰共產主義的是我母親她們這一輩人,都八九十歲了。你讓她們背誦毛選,她們現在都能背出來。李玲蔚現在能背什麼?

記者:感謝您接受我的採訪。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07/16928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