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對全民迫害機制 專家分析成因

從強制疫情清零、壓制香港自由媒體,到異議教師「被精神病」,這一整套踐踏全體國民人權的持續性機制,專家表示,是中共22年來打壓法輪功的過程中形成的。

湖南湘西永順縣小學教師李田田懷孕四個月,因聲援上海宋庚一教師被精神病。(推特截圖)

從強制疫情清零、壓制香港自由媒體,到異議教師「被精神病」,這一整套踐踏全體國民人權的持續性機制,專家表示,是中共22年來打壓法輪功的過程中形成的。

去年12月19日,懷孕四個月的湘西女老師李田田,因聲援上海震旦學院教師宋庚一被永順縣當局送進精神病院。前往湘西永順縣尋找「被精神病」的教師李田田,一度失聯的維權律師謝陽和網民程曉峰等5人,12月29日已被國保送回家中,目前行動被監控中。目前,李田田是否回家,仍無法確定。

12月29日,香港「立場新聞」多名現任及前任高層被捕,辦公室遭警方搜查。「立場新聞」當天下午4時發公告宣佈將停止運作,網站及所有社交媒體立即停止更新,並於日內移除;署任總編輯林紹桐已請辭,所有員工已遣散。

2022年的第一天,西安當局內部通告,要求在3天之內即1月4日實現所謂的「社會面清零」,把所有確診疫情的小區居民進行「連坐式全員集中隔離」。大量的民眾被強行拉走集中隔離,苦不堪言。在過去12天,西安的1,300萬居民被限制在家中。

中共對全民迫害機制源於對法輪功的迫害

日前,關注中國人權的專家、律師都發現,中共對法輪功長達二十二年的迫害導致中國的法律體系不斷惡化,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法也被擴展到全體普通民眾身上。

例如大規模肆意抓捕、拘押,正常人「被精神病」,先抓捕後「定罪」等已經成為中共打壓異議人士的慣用手段。

加拿大卡爾加里的紀錄片製片人凱蘭‧福特(Caylan Ford)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近日聯合撰文《專家:睜大眼睛看中共的鎮壓機器》表示,中共為消滅法輪功而建立的打壓民眾機器已經成為其踐踏人權的持續性的機制。

這包括對維吾爾族穆斯林、對虔誠的基督徒的迫害,中共採取的策略與幾十年來針對法輪功的策略相同,包括:大規模監禁、酷刑、強迫勞動、洗腦轉化,還有活摘器官

對李田田事件,大紀元評論員橫河在節目中表示,中共用精神病學迫害異己,大規模出現是始於1999年開始的迫害法輪功,全國各地公安的所謂「安康醫院」由此而來,並很快擴展到了更廣大的民眾。

例如:武鋼的徐武、直播潑墨習像的董瑤瓊、上海民主討論會的「喬司令」——喬忠令、不久前的湘西女教師李田田等,這還只是冰山一角。

中共不斷樹敵以證明其權力的合法性

麥塔斯近日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表示,中共通過不斷地樹立不同的敵人,來證明自己掌握權力是合理、合法的。

麥塔斯說,「隨着時間的推移,許多國家的獨裁政權從打擊真實的威脅,退化為打擊幻想的威脅。這有一個戰略原因,獨裁政權需要通過確定敵人來動員支持自己的力量,無論多麼魔幻,以證明自己掌握權力是合理的。」

他表示,從毛澤東時代最初的敵人——企業家、資本家、地主、殖民主義者、西方人,到法輪功。「法輪功因為修煉人規模大、無處不在、又不是共產黨內的團體,因而成為中共後期選定的敵對目標。」「與中共需要創造某種外部敵人以證明自己掌握權力的必要性有關。」

他表示,中共打壓的理由通常都是不可信的。這種不可信性給獨裁政權帶來了雙重問題。一是很難獲得支持;二是,那些意識到權力不合法的當權者越來越害怕,並因此加劇鎮壓。

無視對法輪功的打壓使中共迫害擴大化

福特和麥塔斯在文章中稱,法輪功受迫害在中國近代史上影響巨大,但對此了解或關注的程度卻遠遠不夠。

他們強調,基於「真、善、忍」價值觀的法輪功是一種平和的修煉,但中共通過迫害將其政治化,並將其視為最強大對手。「雖然法輪功不是中共宗教打壓的唯一目標,但迫害法輪功在範圍、持續時間和強度上都是獨一無二的。」

他們認為,歷屆加拿大政府以及世界各地的其它國家政府都認為,對暴行採取軟性措施會鼓勵中共變革。但是相反,中共為消滅法輪功而建立的壓迫機器已經轉移,成為共產黨國家機器的永持續性打壓機制。

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迫害,以及在較小程度上對虔誠的基督徒的迫害等,都是同一群人實施的,他們採取的策略與對法輪功幾十年來所承受的策略相同:大規模監禁、酷刑、強迫勞動、洗腦轉化,也許還有摘取器官。

「那些幾十年來無視(中共)殘酷打壓法輪功的人,現在不能說自己對此(中共暴行)感到驚訝。」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梁耀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2/0104/1691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