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沈旭暉:清洗「立場新聞」之後:香港2022年7月1日前的劇本

作者:
這一刻的時間,選擇在記協舉辦周年晚會之後一天、被捕的前董事何韻詩舉行網上演唱會之前數日,似乎不是巧合。同日《大公報》頭條新聞是被「協助調查」的「立場」記者兼記協主席陳朗星「嫖妓」,而幾個月來都有奇怪人士跟蹤他,一切也不會是偶然。這種跨部門、動用公權力侵入私人領域的恐嚇,早已超越了純法律層面,而是「三權合作」、「全面管治」的中國大陸才有的傳統。

香港民眾抗議港府打壓《立場新聞》(美聯社)

一覺醒來,「立場新聞」前董事、高層員工全部被捕,已離港的則被通緝。這既是意料之內,也是意料之外。在過去幾個月,不時傳出立場新聞「快將」被清算的傳聞,相信留下來的人都有心理準備。但這次高調拘捕的方式,以及直接動用國安警復刻「古法」的「理據」,似乎要傳達比單純針對《立場新聞》更「立體」的訊號,令人非常不安。以下是十點前瞻:

這一刻的時間,選擇在記協舉辦周年晚會之後一天、被捕的前董事何韻詩舉行網上演唱會之前數日,似乎不是巧合。同日《大公報》頭條新聞是被「協助調查」的「立場」記者兼記協主席陳朗星「嫖妓」,而幾個月來都有奇怪人士跟蹤他,一切也不會是偶然。這種跨部門、動用公權力侵入私人領域的恐嚇,早已超越了純法律層面,而是「三權合作」、「全面管治」的中國大陸才有的傳統。

如果香港還有中間派、中產、「淺藍」存有幻想,這次對方敏生的拘捕,也許比上述發展更震撼。方敏生除了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的堂妹,方家也是各方人物都有的傳統大家庭,不少人和北京關係良好。而社福界剛「選」了一個所謂「1:89」的狄志遠,進去「新香港」「議會」當「議員」。方敏生的立場比狄志遠進步,但界別內形象不會差太多,起碼在從前的社工界會被看作相對保守。在舊香港,潛規則是對這樣的人儘量「寬容」,找人「溫馨提示」就算。但現在方敏生早已退出江湖,也早就辭去「立場」董事,更不聞任何尖銳言論,卻依然要動用國安警,凌晨六時拘捕一位六十多歲行內德高望重的長者,訊號都非常清晰:這是沒有人性的機械處理,起碼在「清理戰場」之前,不會有任何人性的考慮。

「立場新聞」不同《蘋果日報》,本來很難聯繫上所謂「外國勢力」。而現在國安大法的劇本幾乎卻是事先放大,要把所有「大案」的終極老闆都聯繫上黎智英,然後推向「美國搞顏色革命」,反正大外宣的劇本十年前就寫好。於是,前「立場」總編輯鍾沛權的妻子陳沛敏,本身是目前未審先囚的《蘋果日報》被捕高層之一,居然也被「二次拘捕」,「罪名」是參與了「立場新聞」這個「串謀發佈煽動文字罪」。根據國安「邏輯」,將「立場新聞」歸入《蘋果日報》案自然更有「價值」,而且已經在堆砌:《大公報》說,「立場新聞」是「《蘋果日報》B隊」,英國分部是為了「接收外國勢力資助」。使用這種文革式手法,已經再無顧忌。

香港「國安警」出動執行和國安法無關的法律,卻使用「國安套餐」,已經是一個極度取巧的「便宜行事」亂來新常態:國安法說「沒有追訴期」,但香港的普通法可以有無限追訴期;現在「國安警處理非國安案」卻同時可以未審先囚、沒收護照、無限追溯,「雙劍合璧」的「威力」,早就無法無天。早前香港言語治療師工會的「羊村童書案」,正是國安警以這次同一罪名拘捕。本來這是1970年以來就沒有出現過的「古法」,但相信在可見將來會被全面「活化」,成為比國安法更有效率的口袋法。

但《蘋果日報》、《羊村》畢竟都是刊物和出版物,「立場新聞」卻是網絡媒體,這次也以「煽動文字」拘捕,這反映任何網絡平台、個人平台、個人專頁的任何文字,都可以用這條「罪名」拘捕,門檻接近零。不知道「立場新聞」被指「煽動文字」的是哪些「文字」?但相信無論如何上崗上線,以「立場新聞」的尺度都不會比一個普通網民的個人言論激進。假如一個網民在自己的個人專頁對300個朋友說,「我討厭特區政府」,似乎定義上已經是在「發佈煽動文字」。這種白色恐怖,已經和大陸完全一模一樣。

但香港又畢竟說是繼續行普通法,也就是國安法對《蘋果日報》、「立場新聞」的「定性」可以影響到無數人。日前已經有法官表示,收藏《蘋果日報》也「可能」有罪;而「立場新聞」假如整份被定性為「煽動性刊物」,定義上,瀏覽也可能有罪。曾經在上面發表文章的人、捐款的人,邏輯上,都有犯罪風險。

這次拘捕的人已經非常溫和,但代價可以很嚴重。以吳靄儀為例,她今年已經因為「818遊行案」被判監一年,只是因為社會貢獻被「開恩」緩刑兩年;同案其他人大多已經坐牢。由於緩刑當中再被捕,就更難全身而退(參考緩刑中再犯六四晚會案的梁耀忠)。又如何韻詩,本來已經有加拿大護照、台灣就業金卡,現在一拘捕,而且以「國安套餐」拘捕,最低消費起碼就是扣留所有旅行證件。而這宗「案」可以一審幾年,也就是未來幾年恐怕她都不可以離開香港。

方敏生曾經擔任社聯總監多年,陳朗升是現任記協主席。社聯和記協是極少數還沒有被瓦解的民間團體,這次多少都會有連鎖衝擊。特別是記協,一直是北京眼中釘之一,假如國安警「順便」株連過去,後果堪憂。

香港剩下來境內運作的正常媒體基本上只剩下「眾新聞」、「獨立媒體」、「大紀元」等。「大紀元」涉及非常複雜的研判,政權有可能等待23條、假新聞法等立法來作為案例,但其他則可能首當其衝。當本地自由媒體全軍覆沒,海外媒體就成為最後接觸真相的渠道。屆時再建立網絡長城,再效法大陸制定「翻牆罪」,一切就大功告成。

2022年是中共二十大的「大日子」,7月1日是「萬眾同心慶回歸25周年」的大日子。傳聞習近平可能親自到香港「慶祝」,並宣示「一國兩制2.0」勝利登場。因此有關人等需要在這死線之前,讓所有雜音、聯繫到2019年「反送中運動」或任何可能引起習近平尷尬的痕跡,全部清除。所以各大院校國殤之柱、民主女神忽然年底前消失,剩下的自由媒體已經所剩無幾,但還是很可能過不了那一天。「淺藍」、中間派也可能有一些人要被祭旗,像方敏生那樣,去警告香港人必須躺平,而且能夠躺平已經是黨的恩賜。

習近平來香港,除了將「平暴」、「擊敗美國顏色革命圖謀」當作個人政績工程,也要把將在香港實行的「新政」算在自己「功勞」上,不讓任何地方官員、市長一類閒雜人等搶光環。相信他屆時會宣佈的「新政」還是那兩招:房屋政策(之前需要批鬥一些地產商)、壓樓價(港人移民令樓價下跌屆時也是「政績」),同時可能宣佈重啟政改,讓香港人在這樣的「國安框架」下「普選」特首,然後以大外宣將香港作為宣傳「中國全程序民主優於西方才是人類文明希望」的樣板。這樣的劇本,終極目標指向何方?中國的未來,把事做盡做絕,又會步向何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31/1689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