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2021的世界年度詞:極變

作者:

何清漣:2021的世界年度詞:極變 2021年1月20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美國國會大廈宣誓就職後,坐在橢圓形辦公室里簽署了一系列命令。包括決定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 (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

本文的「極變」是指世界局勢從兩極變為多極。世界從美國的單極變為兩極,發生於小布殊第二任期後半期。2021年,拜登駕馭着美國這駕列車高速行駛在Change的軌道上,並向世界頻頻揮手:美國回來了,但除了台灣熱情歡呼之外,傳統盟友的掌聲寥落。經過一年多的拜-哈執政與美國回歸世界領導者寶座的努力,世界多極化 格局已經初現雛形。

世界20年滄桑:單極→兩級→多極

冷戰結束之後,美國是世界當然的領導者,中國自2003年宣稱「和平崛起」 (China’s peaceful rise)之後,世界認為中美兩極格局已經形成。2006年底,曾任哈佛大學、倫敦經濟學院教授的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和德國柏林自由大學教授莫里茨·舒拉里克(Moritz Schularick)創造了一個英語新詞「Chimerica」(中美國),又譯中美聯合體、中美共同體等,指中國和美國間的互利互依關係。從那以後,世界認為中國已經有能力與美國共同領導世界。中國自己也如此認為,在2011年夏威夷APEC峰會上,一向對北京友好的美國總統奧巴馬要求中國「停止玩弄國際體系」,「要像成年人那樣行事」, 中共外交部官員龐森在回應奧巴馬這一批評時稱:「如果這些規則是通過協議共同制訂出來的而且中國是其中的一部分,那麼中國將會遵守這些規則。如果規則是由一個國家或是幾個國家決定的,中國沒有遵守它們的義務。」——此後,中國多次明確表示要參與制定國際規則。

歐盟在2007年正式提出「多極世界」這一說法。2007年3月,法國《世界報》刊發了法國國際關係研究院(IFRI)院長蒂埃里·德·蒙布里亞爾(Thierry de Montbrial)的文章《多極世界正在形成》,文章說,兩極世界隨着1991年蘇聯解體宣告終結。自那後誕生的單極世界,在2006年11月美國中期選舉之後也難以為繼,因為那場選舉結束了布殊至高無上的權力,法國長期以來不斷呼籲的多極世界開始變為現實。自那以後,法國一直為重新成為世界中心在思想上努力。2021年10月中旬,190個IMF成員國的財長及經濟官員們齊聚華盛頓參加會議。在會議前,法國經濟、財政與重振部部長勒梅爾(Bruno Le Maire)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公開表明:歐洲應被視為21世紀三個超級大國之一,「美國想與中國對抗。歐盟希望與中國接觸」,因為美國是世界頭號大國,不希望「中國在幾年或幾十年內成為世界上第一的超級大國」。他提出,相比之下,歐洲的戰略重點是獨立。

美國還沒想好是否要承認「三極世界」,沒想到土耳其那邊又整出大動作。2021年11月12日,土耳其、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阿塞拜疆六國領導人,在伊斯坦布爾突厥語國家合作委員會第八屆峰會上,宣佈 「突厥語國家委員會」改名為「突厥國家組織」。此前土耳其方面曾表示,土耳其與中亞五國在宗教、語言及習俗上淵源極深,「六個國家,一個民族」,理應仿效阿拉伯聯盟體制,建立一個突厥國家聯盟。成立一個統一的突厥國家聯盟的提法,肇始於1991年在土耳其召開的歐亞大陸新格局研討會上。如今這一想法終於落地。

俄羅斯雖然國勢早已衰落,但普京雄心猶在,一直想通過各種方式將前獨聯體國家重新納入麾下,成為一極。為了對抗歐盟,蠶食原來的獨聯體國家,俄羅斯與中國在很多問題上聯手。

美國的領導力正在迅速衰落

由於內政外交雙重失利,美國領導力嚴重下降。至少有三件事情嚴重影響世界對美國的信心:

拜登政府 領導的美國內政完全改變以往的施政方向,其外交新方針是帶領全球應對人權、氣候變化、公共健康以及其他種種挑戰,氣候變化是重中之重,但除了歐洲之外,亞非拉美大概沒將此當作首要問題,它們各有自己的側重,共同的重要問題是經濟問題。具體實踐上,這幾件事情讓盟友信心受挫:

一,形同潰退的阿富汗撤軍對美國的國際聲望傷害甚大。儘管拜登努力辯稱撤軍的方針是川普時期定下,但美國媒體包括一直稱頌拜登的紐約時報與CNN都知道這是拜登的撤軍方式的錯。不僅北約國家英法對此頗多指責,就連本國不太想事的那些美國人,在媒體展示「阿富汗的美國賬本」並揭露其中的巨額腐敗之後,也對美國的世界維穩發生懷疑。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29/1689118.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