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百億私募大佬汪潮湧出事真正原因或涉政變

有「中國創投教父」之稱的汪潮湧(本名汪超涌),在失聯兩周後,16日被多家媒體指遭北京警方抓捕,其創辦的信中利被揭陷巨額債務和涉利益輸送。汪潮湧出身草根,但發家背景涉及中共多個權貴家族。由於習近平持續清洗金融界,汪出事的深層原因引人關注。

汪潮湧出事真正原因引人關注。圖為2021年11月15日,北京證券交易所開市首日,一名男子在交易所前走過。

有「中國創投教父」之稱的汪潮湧(本名汪超涌),在失聯兩周後,16日被多家媒體指遭北京警方抓捕,其創辦的信中利被揭陷巨額債務和涉利益輸送。汪潮湧出身草根,但發家背景涉及中共多個權貴家族。由於習近平持續清洗金融界,汪出事的深層原因引人關注。

債務連爆汪潮湧陷危機

12月16日凌晨,中國知名私募股權投資機構信中利公司發公告,確認公司實控人汪潮湧失聯。根據公告顯示,信中利將自2021年12月16日起停牌,預計將於2021年12月29日前復牌。

媒體曝光的一張北京朝陽區公安的拘留通知書顯示,汪潮湧涉嫌職務侵佔罪,已於2021年11月30日被刑事拘留。信中利公告中則稱,尚未收到由公安、司法的等機關發出的正式通知或協助調查的要求。

公開資訊顯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信中利在管基金36隻(含6隻正在清算的基金),累計認繳規模為161.25億元,在管實繳規模為112.01億元。

第一財經報導,汪潮湧和信中利陷入危機是因為「巨額債務一個又一個到期,法院傳票一張接一張送來」,「再也兜不住了」。

據報導,5年前收購惠程科技成為汪潮湧最大的滑鐵盧。近幾年來信中利一路走下坡。今年上半年,信中利虧損2.88億,淨利同比減少348%。同時,公司有息負債餘額7.04億,其中短期借款9216萬,一年到期流動負債1.44億。而貨幣資金餘額僅有1.73億。另外,公司其他應付款高達15.56億,同比增加52.96%。

12月6日,信中利披露,公司目前面臨6個訴訟案件,涉案總金額超過13億。

報導還說,汪潮湧及信中利此前已多次因涉嫌利益輸送,將所管理企業股權挪作他用以及隱瞞債務、訴訟信息等,被採取監管措施。

信中利公司沒有即時回應大紀元記者的置評請求。

最早進入華爾街工作的大陸留學生之一

汪潮湧是中國創投圈的知名人物,曾被稱為「中國創投教父」、「投資大鱷」等。

翻查網絡,汪潮湧背景關鍵詞還有:朱鎔基、太子黨陳元、2015年中國股災、中信證券、劉樂飛。

汪潮湧,1965年生,湖北省黃岡市蘄春縣張塝鎮瓢鋪村人。平民出身的他,卻是最早進入華爾街工作的大陸留學生之一。

汪潮湧19歲進入清華大學,20歲公派美國留學。他是清華經管學院的第一批研究生,當時朱鎔基擔任清華經管學院的首任院長。朱鎔基造訪美國帶回了留學的名額,這個名額最終給了汪潮湧。據汪潮湧說,臨行前,朱鎔基還告訴他要學金融。

早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汪潮湧就在美國摩根大通銀行任職投資部高級經理。90年代,先後在美國標準普爾和美國摩根史丹利,擔任總裁辦聯席董事和亞洲區副總裁。1998年受國家開發銀行邀請擔任顧問,這時期國開行是太子黨、中共元老陳雲之子陳元主持。任期滿後,1999年,汪與國際投資機構共同創辦信中利國際控股公司。這是中國最早從事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投資的機構之一。

汪潮湧本身有中國基金業協會創投基金專業委員會聯席主席、全國工商聯國際合作委員會委員等一長串頭銜。

汪妻一度傳因中國股災被查

汪潮湧妻子是全球最大上市對沖基金英仕曼集團(Man Group)中國區前主席李亦非。英仕曼發佈的消息顯示,李亦非已於2019年退休。

李亦非在六年前的中國股災中曾一度涉入。

2015年夏天中國證券市場爆發了罕見的股災。6月15日開始,股市全面大跌,雖然當局投入萬億救市,兩市仍然暴跌不已。股市市值縮水約5萬億美元。

這輪股災盛傳是江派等黨內反習勢力聯手惡意做空的「經濟政變」。時任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控制的宣傳系曾多次與北京救市唱反調,稱救市無效。

股災後習近平當局展開針對金融證券業的反腐調查,參與救市的中國最大券商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等高層人員接連受到調查,公司董事長王東明退休。中共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和證監會副主席姚剛等人被視為「內鬼」先後落馬。

中信證券背後是中信集團公司。中信集團由「紅色資本家」榮毅仁在七十年代末創辦,「中信系」公司涉及各個經濟領域,多由紅二代、官二代掌控。包括江派前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

股災期間劉樂飛任中信產業基金董事長兼CEO,兼中信證券董事、副董事長。股災後劉樂飛在2015年12月被迫辭去中信證券副董事長職務,但仍控制中信產業基金。

而在這年8月31日,時任英仕曼集團(Man Group)中國區主席李亦非也傳出涉股市波動被公安帶走協助調查。但李亦非丈夫汪潮湧否認李被調查。9月6日,李亦非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她是「開一個行業會」已於9月4日回到家中。

公開報導顯示,時任中信證券董事長王東明與《財經》雜誌創辦人王波明是親兄弟,其父是中共前外交部副部長王炳南,而李亦非是王東明、王波明兄弟的好友,英仕曼公司與中信證券亦有多次交集。

習近平於2017年4月25日公開稱「加強黨對金融工作的領導」。2017年起央視開始披露部分股災期間的高層訊息,其明確定義「此波股市猛升猛降,為一場金融犯罪行為」。

2017年,保監會原主席項俊波、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等也先後落馬。被廣泛認為是權貴白手套的明天系創辦人肖建華、曾是鄧小平外孫女婿的安邦集團創辦人吳小暉,均在2017年先後出事。

汪出事與習近平設立北交所有關?

在2015年中國股災後的當年10月,信中利在新三板市場掛牌,主要由汪潮湧及其妻李亦非實際控制,持股比例63.59%,其中汪潮湧持股30.71%。

之後信中利一度是新三板明星公司。但近年來業績大虧,還訴訟纏身。信中利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共虧損18億元,2018年12月籌劃摘牌新三板,但因未完善異議股東保護措施一直未摘成。

今年9月起,中共當局開始有針對性的打壓私募巨頭。9月2日,習近平宣佈設立北京證券交易所(簡稱北交所),深化新三板改革。第二天,北交所成立,央行即發表報告稱,要維護股市、債市、匯市平穩運行,嚴密防範外部風險衝擊。

9月7日,私募巨頭天演資本宣佈階段性停止募集工作。此後,幻方、九坤等多家知名的量化私募企業也傳出被中共監管部門約談。

11月15日,北交所開市。而汪潮湧的微信朋友圈停留在了兩周之前的11月29日,內容就與北交所有關:「希望能有流動性,應該把北交所的平台用起。」

時事評論員陳思敏在大紀元撰文表示,北京當局口中要防範的金融「外部風險」其實並不在境外,而是在境內。就以2015年股災為例,許多信息表明,外資成了空襲代罪羔羊,真正最大空頭與權貴組成的既得利益團體脫不了關係。

業界人士揭私募壞規則

原上海金融界資深從業人士朱先生對大紀元分析了私募行業的一些敗壞的潛規則。

他說:「公募的監管要求更高一些,相對操作難度更高,所以幾乎所有權貴的手套都用私募形式操縱股價」。

他們操縱股價的一個不變的根本手段就是用「對倒」,朱先生說,「也就是在把股價抄到高位或打到低位的過程中,買進賣出都是自己的不同賬號,這樣股票(籌碼)始終在手上。而到了真正需要進貨或者出貨的關鍵核心位置,就會利用政策或消息配合,引誘中小散戶投資者跟風。」

朱先生說,操縱股價的原理百年來沒有變化,只是在中共治下,法律為權貴服務,完全沒有制衡,不良手段被中共的操盤手發揮到極致。

他說,現在國際上那些大的私募、對沖,都在向中共學習。為什麼?不是學技術,而是學無所不用其極的邪惡理念。中共沒有道德約束,沒有做不出來,只有想不到。

朱先生說,包括汪涌潮也好,早年江澤民孫子江志成,還有朱鎔基的兒子,都去西方學,然後回來。他們是學金融概念,知識,技術,不可能學西方的真正的遊戲公平理念。這個很關鍵。因為環境土壤完全不同。任何東西到了中共手裏,就變成最壞最骯髒的了。

袁紅冰:汪潮湧事件涉中共高層政治鬥爭

就信中利出事,熟知中共政商內幕的旅澳法學家袁紅冰對大紀元表示,中國的這種企業都是權利和資本結合的結果。大的民營企業家,都是以官權為背景的。汪潮湧的靠山背景,眾所周知「主要就是朱鎔基的兒子(朱雲來)和陳雲的兒子陳元」。

前中共總理朱鎔基長子朱雲來曾任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任投資顧問、高級副總裁。後來回到香港,加入王歧山任董事長的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香港分部。2000年,朱雲來進入中金公司管理委員會。2004年,出任中金公司CEO。2014年,辭去中金公司總裁及管理委員會主席的職務。

中共元老陳雲之子陳元,曾任北京市委常委、中共央行副行長、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以及全國政協副主席,2018年3月退休。

「他(汪潮湧)是背靠着這兩個權力支柱,迅速的積累起了巨大的財富,而且可以做許許多多的違法的事情」,袁紅冰說,另外汪背後還有江派前常委張高麗、劉雲山家族。

袁紅冰說,之前當局沒動汪,最近才進行整肅,背後涉及的是政治方面原因,而不是什麼經濟的原因。

袁紅冰說,上月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是一次分裂的大會,政治路線鬥爭的核心問題就是:對鄧小平設計、江澤民執行的,以中共權貴市場經濟為基本價值的改革開放,到底是應該肯定還是應該否定;對於習近平的回歸毛澤東原教旨主義,是應該肯定還是否定。

他說習近平本來要在六中全會的決議中否定中共權貴市場經濟,公開點名批評江澤民的執政造成了極端腐敗。但從會議公報的結果可以看到,習近平沒有達到目的。而且黨內所有的反習派都在擁護鄧小平所謂改革開放的旗幟下抱團。

近日中共官員曲青山在中共《人民日報》發表一篇文章,核心內容就是把鄧小平的權貴市場經濟的改革開放視為「偉大覺醒」。但文章絕口不提習近平。袁紅冰說,就在這樣的一種背景下,習近平對汪潮湧進行整肅。

袁紅冰說,習近平對這些反習派的反擊仍然會用反腐敗和整頓金融的名義來進行。他的其中一個基本策略就是要打掉政敵勢力的經濟基礎。包括對澳門小賭王周焯華的打擊、對肖建華的打擊,還有馬雲等這一系列民營企業家的打擊。在中共二十大之前,黨內的兩條路線的鬥爭會越來越激烈。

李恆青:習近平主要是想自己說了算

旅美經濟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汪潮湧盤裏資金到了這個規模,這麼迅速的積累財富,肯定是有一定的背景的,作為中共權貴的白手套。

但李恆青對於汪潮湧事件涉高層權鬥,有不同看法。他認為習近平整頓金融的目的,「針對誰或者針對派系可能有,但實際上的核心思想是什麼呢?就是習近平要都聽我的,我說了算。」

李恆說,過去周小川做央行行長提到,金融系統要有自己的一套體系,按經濟規律辦事,完全是獨立於政權。這和習近平現在已經訂立的所謂國際、國內雙循環的戰略是背道而馳的。現在要想做國內大循環,習近平最希望做的就是銀行放水,因為房地產馬上就要崩盤了。央行行長易綱開始也頂着,想按照這個市場經濟方式,使得習近平有想法。現在易綱也出來表態,說要緊密團結在習核心周圍。

李恆青說,中共現在解決金融危機是通過抓人質的方式來解決。「比如汪潮湧這個案子,說他是不是犯罪,還應該是司法的問題。中共一直在講法治,卻可以跨過一國兩制到香港執法抓肖建華。我想這個汪潮湧也一樣存在同樣的問題。」

他說,要想解決中國的金融的問題,走出這一次危機,最重要的要建立一個有民主與法治的國家,沒有這個基礎,中國的經濟不會好,中國的政治也不會好。繼續一黨獨裁的這種做法,會害了中國的金融界。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寧海鍾、駱亞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18/1684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