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鍾原:中共宗教工作會議泄漏的真相

作者:
中共所說的「宗教團體」只是一小部分人,並不是全體宗教人士;中共要通過所謂的「宗教團體」,把宗教人士都變成黨的附屬品。宗教人士還要學黨史、學習社會主義理論,明明要灌輸中共的黨文化,卻美其名曰為「弘揚中華文化」。

12月3日至4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悉數參加宗教工作會議,領着一大群不信仰宗教的中共官員,煞有介事地研究宗教工作理論。(視頻截圖)

12月3日至4日,中共召開宗教工作會議,政治局七名常委悉數出席,領着一大群不信宗教的中共官員,探討所謂黨的宗教工作理論,凸顯了中共政教合一的本質,並泄漏了中共試圖操縱所有宗教的真相。

同日,中共還發佈了所謂的「民主白皮書」。一個血腥獨裁、政教合一的惡黨,卻煞有介事地高談闊論民主和宗教自由,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宗教「中國化」還是中共化

新華社的報導主要就是習近平的講話,稱要堅持「黨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

中國大陸是否真有宗教自由,西藏、新疆和信仰各種不同宗教的各民族人士最有發言權。自從中共掌權後,中國大陸就失去了宗教自由和憲法賦予的各種自由,中共對宗教的迫害和各種運動式迫害從未停歇過,活摘器官洗腦班和酷刑的罪惡,已經從迫害法輪功全面延伸到對各類宗教和人權的迫害。

針對中共迫害人權和宗教自由的惡行,西方各國多次實施制裁,目前正在認真考慮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中共此時召開宗教工作會議,毫不避諱迫害宗教的事實,仍然試圖操縱所有宗教,屬於不打自招。

報導還稱,要堅持「宗教中國化方向」。

這種黨文化的詞彙,在世界上絕無僅有,沒聽說過哪個國家提出過如此另類的觀點,難道宗教還要美國化、歐洲化、亞洲化?

不少宗教傳入不同國家時,因為語言、習俗、民族文化的差異,都會自然地發生一些變化,甚至產生不同的分支。在中國幾千年來的歷史中、在民間一直潛移默化地發生着這些變化,基本沒有政治外力的介入;世界上也很少聽到哪個宗教提出過演變成哪個國家化的概念,信仰並沒有國界。

中共提出的「宗教中國化方向」,實際是混淆中共與中國的一種洗腦方式。當局還稱,「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組織和引導信教群眾」,為「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而「團結奮鬥」。

因此,所謂的「宗教中國化方向」,實質是宗教「中共化方向」,只是用「中國化」假裝包了一層外衣。

中共宗教工作的真實目的

新華社報導稱,「黨的十八大以來」,「黨的宗教工作創新推進」,「宗教界弘揚愛國精神,講大局……不斷增進對……中國共產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認同」。

中共自稱無神論,宗教是有神論,按照中共的說法,有神論的宗教都要認同無神論的中共,邏輯完全不通。

報導稱,「必須建立健全強有力的領導機制,必須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宗教理論,必須堅持黨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針」,「必須堅持把廣大信教群眾團結在黨和政府周圍」。

中共想要的不僅僅是簡單的被認同,而是所有宗教都必須服從中共的領導,中共把自己當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政教合一的宗教總壇。然而,中共官員要領導所有的宗教,卻又不允許中共黨員信仰任何宗教。

報導還稱,「黨的宗教工作的本質是群眾工作」,「是黨執政的群眾基礎」。

這句話點出了中共的真實意圖,中共擔憂老百姓信仰宗教後,就不再信中共的無神論宣傳,更擔憂宗教拉走了大批老百姓,動搖中共的執政基礎。中共建政72年來,始終沒有自信,生怕哪一天政權就可能被顛覆,這才是中共非要試圖操縱所有宗教的真實目的。

宗教團體的真實身份被曝光

新華社報導稱,「宗教團體是黨和政府團結、聯繫宗教界人士和廣大信教群眾的橋樑和紐帶」,「要在宗教界開展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教育,有針對性地加強黨史、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社會主義發展史教育」。

中共所說的「宗教團體」只是一小部分人,並不是全體宗教人士;中共要通過所謂的「宗教團體」,把宗教人士都變成黨的附屬品。宗教人士還要學黨史、學習社會主義理論,明明要灌輸中共的黨文化,卻美其名曰為「弘揚中華文化」。

報導還稱,「要加強宗教團體自身建設,完善領導班子」。

中國大陸各個號稱「宗教團體」中的頭面人物,大概就是中共安插的「領導班子成員」。中共還要求「培養一支精通馬克思主義宗教觀、熟悉宗教工作、善於做信教群眾工作的黨政幹部隊伍」,「培養一支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詣」、「關鍵時起作用的宗教界代表人士隊伍」,「推動構建黨委領導」。

中共治下的所謂「宗教團體」,實際都是中共派駐的黨委機構,他們當然不允許信仰宗教,卻要假扮宗教人士,為中共服務。他們中最頂層的人物,才有資格參加中共的宗教會議,聽中共高層的訓話。中共官員頤指氣使,隨意決定宗教場所、家裏不可以有什麼樣的宗教文字,或者不能掛誰的畫像。

梵蒂岡任命的主教不被中共承認,中共卻要自行指定在中國大陸的天主教大主教,當然要服從於中共。中共大陸出現眾多的家庭教會、地下教會,應該就是為了擺脫中共的控制,維護宗教的原義。

結語

人類出現本次文明的幾千年來,中國和世界各地相繼出現了各種宗教,不少都跨越了國界、傳播甚廣;大多數正教的宗旨,都教人敬仰神、避惡揚善,也都講善惡有報的天理。宗教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維繫着人類道德,也無形中起到了穩定社會的作用。

在中國歷史上,大多數君王都尊重宗教人士,不少還虔誠地信仰神和宗教,並大力推動宗教的發展,如雕刻神像、興建廟宇、翻譯整理宗教文獻等,引導人們對天、對神的敬畏,民眾也普遍尊敬、支持宗教人士。歷史上有個別君王滅佛的案例,最終導致了王朝的迅速垮台。

中共不斷與天鬥、與地鬥、與神鬥,也決定了中共紅朝的短命。中共末路狂奔之時,還試圖利用政教合一續命,也是枉然。

中共談民主,實在是對民主的褻瀆;中共的宗教工作會議,更是直接對宗教的褻瀆。中共儘早退出歷史舞台,宗教在中國才會有自由,中國人民才會有自由。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206/1680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