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一線採訪:離瑞麗條件嚴苛 民眾苦不堪言

瑞麗街道空無一人。(受訪者提供)

緬甸接壤的雲南邊境小城瑞麗已封城七個月,當地幾十萬人無法工作、沒有收入,導致大量民眾想要逃離。當地民眾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民眾不僅生活艱難,當局的離瑞條件更是苛刻繁瑣。同時,他們還披露了當局各種不作為的黑幕。

朝令夕改離瑞條件苛刻繁瑣

在疫情下,瑞麗今年三度封城。自3月底以來,當局採取封城、居家隔離等政策,導致各行各業生計困難,瑞麗人承受着巨大的壓力。

逼於輿論壓力下,10月26日,瑞麗市舉行新聞通氣會,宣佈最新「離瑞政策」。按疫情風險進行「三區」劃分政策:防範區人員非因病、因喪、因公三種特殊情況申請離瑞的,須自費集中隔離7天;管控區須自費集中隔離14天;封閉區則更為嚴苛,須集中隔離21天。

今年7月新一輪疫情爆發後,瑞麗當局每天只允許2個離瑞名額。有不滿隔離政策的民眾,在微信群組建立了「離瑞軍團」,遭到當地警方的詢問與調查。

從四川到瑞麗做珠寶生意的老闆林泉(化名)10月29日對大紀元記者說,「各個群相互轉播,這樣組織起來差不多有兩千人,有的心情不好、很煩躁……在群裏面就發牢騷,你一言我一語,然後政府就找那種帶頭的,十多個人帶去派出所了,後來也沒造成影響,也就放回來了。」。

目前,林泉正在排隊申請自費隔離離開瑞麗,但排了一個星期還沒結果。

「你不符合因公、因商、因產等條件,你就出不去,那門檻太高了,簡直就把你掐的死死的。我排了一個星期都沒法出去(離瑞),排隊批准的話,還要自費隔離七天,隔離七天要1460元(人民幣,下同)左右。」林泉說。

林泉表示,老百姓沒有人權、自由,什麼都沒有,大家都很彷徨。「我只盼著趕緊離開,自由一點。」

在瑞麗從事教培行業的何秀麗(化名)原本打算7月去昆明,剛好那時有一星期的短暫解封。但離瑞的政策要求因公、因喪、因病、因學四個條件及附上相關證明。

何秀麗表示,要準備很繁瑣的文件,然後去排隊等待,政府蓋章後才能走。「當時,我所有的資料準備齊全了,包括昆明的勞務合同、六個月的銀行流水,準備了厚厚的一打資料及兩次核酸採樣,過去提交時,跟我說核酸過期了。」

「我重新去做核酸,我又要等兩天時間,又重新花了將近三百塊錢。最後沒有任何回音,就把我們的(申請)駁回。不是說我們想出去就能出去,采那個鼻咽紙很難受的,又花錢又受罪。」她說。

最後她就放棄了。「我想着說再等一會兒估計(疫情)得好,結果從7月到現在10月,我也沒能出去,一個完全沒有收入的狀況。」她說。

為了此事,何秀麗還投訴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但這個訴求又返回到雲南信訪局,後來到了瑞麗疫情防控指揮中心,最後不了了之。

何秀麗批評,「瑞麗在疫情期間朝令夕改,這是常有的事情。所有東西都是口頭跟我們說,沒法拿到證據,他們直接就是不留證據。」

現在何秀麗打算去申請自費隔離離瑞。她表示,「我寧願出一千來塊錢,總比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外邊好歹還有個工作,還有個收入是吧?」

在受訪中,何秀麗拿全家人的性命發誓。「我沒有收到一分錢是來自政府的補助。隔離那麼久,我們家唯一收到的是一袋五公斤的大米,兩桶香油,兩袋麵條,還有一板雞蛋。」她說。

隔離酒店和快遞業生意火爆

然而,在疫情下,瑞麗的隔離酒店和快遞業反常火爆。

瑞麗一位快遞網點負責人對陸媒說,持續兩個月,自己收到最多的快遞訂單就是寄行李,發往廣東、福建、浙江、江西、河南等全國各地,「一單從幾十元到三四百元,一天快遞費就能收三四千。」

報導引述一位正在酒店隔離準備離瑞的居民表示,自己在提交離瑞申請後,排隊等待了一周,才住進酒店隔離。

瑞麗市一家理髮店的老闆程豪(化名)對大紀元表示,現在能跟政府做生意的,如做核酸的、做政府工程項目的,層層轉包,都是最掙錢了。

強制遷移者每月補貼600元民眾不買賬

面對瑞麗人的沖天怨氣,近日,瑞麗市官方也祭出一些安撫民眾的措施,但民眾不買賬。

10月29日凌晨,瑞麗市舉行新聞發佈會。瑞麗市副市長尹忠德稱,瑞麗市在距邊境線50米至200米的範圍劃定了疫情防控緩衝區,將緩衝區內的居民臨時轉移安置,給予每人每月600元的臨時安置補助,待疫後居民即可回家。

何秀麗表示,只有姐告戶口的人,近兩個月才收到600元。這幾天輿論發酵了,官方才說出來有這個補貼,大家才知道有這個錢,有些人收到,有些人都不知道,能收到錢的人很少。

「(姐告)是疫情區,又是一個戰爭危險區,所以全部被清空了。特別可笑的是,把他們從家裏拉出來,讓他們去投靠城裏的親戚,沒有親戚的,一個人補貼六百塊錢,不是說每個月都有,就讓他們自生自滅。說白了,連個房子都租不到,就是這麼一個狀況。」她說。

由於瑞麗封城實況被外界曝光,當地有關部門接到上級的通知,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採訪,不轉發任何非官方的信息。若有傳媒採訪,須先報告政府部門。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林泉表示,那些政府官員處理的手段、方式太黑暗,太複雜,懶政不作為。

何秀麗痛批,一個城市的公務員一年不上班,隔三差五去山裏守邊,犧牲了多少人。依然阻止不了偷渡者,阻擋不了病毒。民眾無法復工復產,少數人收到半年幾百塊前的補貼,多數人沒有收到任何實質性補貼。政府方方面面,到底哪做到位了?讓他(尚臘邊)說出「我們不需要支援」的言論。

何秀麗自認為她的狀況算是比較好的,現在她也感到很難堅持下去了。「現在瑞麗就是這麼一個狀況,真的很糟糕。」她悲觀地說。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顧曉華、古清兒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30/1666115.html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