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家庭生活 > 正文

能困住上海中產的 可能就是一個阿姨吧…

找阿姨的上海僱主們

阿姨,是在上海對保姆這個歷史悠久傳統職業的尊稱。

上個月初,我家陳阿姨要請假,她說:我要去割個雙眼皮。

我看着旁邊坐在浴缸裏面把褲子往頭上套還試圖鑽出來的娃,再看了眼目光堅定的陳阿姨。本來想脫口而出的拒絕變成了:阿姨,我跟你說,割雙眼皮很容易失敗的。

陳阿姨很淡定:我已經跟醫生商量好方案了。

我繼續極力勸說:阿姨你眼睛很漂亮的很大的,割了之後三庭五眼會受到影響的,眉眼距離會變近,會顯老的。話說到這裏,我自己都感受到了濃濃的PUA氣息,天知道這種技巧需要有一天用到自家阿姨身上。

陳阿姨有些許猶豫:真的麼,我一直覺得現在眼皮塌了,需要這裏這裏,把皮切掉一點。阿姨一邊跟我比劃一邊照鏡子。

我則暗暗捏了一把汗。

對於一個雙職工家庭的上海中年家庭來說,阿姨就是家裏的頂樑柱。

對我來說是這樣,對每個掙扎在職場中的不服輸的大齡少女媽媽都是這樣。

在上海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家政阿姨的產業鏈有多複雜,如果有天你明白了,那你可能已經閱盡千帆。

至於正在看這篇文章的未婚無娃的女孩男孩,請通通讓到一邊,這裏的細枝末節就算都體驗,若想真明白,還要好幾年。

01阿姨才是支持媽媽重返職場的第一生產力

李小佳在一家世界500強公司當hr,面試過的候選人數不過來,她自認為擁有看人的天賦,可以充分從細節挖掘候選人的不為人知的特質。比如,她可以從面試女生的裙子款式和男生的領帶花色來判斷這個候選人能在公司活幾個月,每每彈無虛發從未出錯。

直到她遇到阿姨這個在滬上老母親口中充滿神奇光環的職業。

2020年,眼看李小佳就要休完產假,面對家裏需要吃喝拉撒事無巨細伺候的娃,還有通過微信每天表面噓寒問暖其實迫不及待安排工作的領導,李小佳踏上了找阿姨的道路。

上路的第一天,李小佳就蒙了。

阿姨的招聘世界整真真是群魔亂舞,五光十色。那種感覺好比看到基金公司高薪招聘反向指標預測員一樣,不僅讓人印象深刻還能顛覆三觀。

懷揣着8000塊錢一個月預算的李小佳上來就被朋友推薦的中介價目表給教育了一番。7000塊只能找到剛入行的初級阿姨,和5年以上乃至10年以上工作經驗的阿姨無緣。

李小佳帶着幾分天真跟中介說:經驗不是最重要的,希望找一位素質高點的阿姨能夠引導小朋友行為,中介立馬推薦了一個阿姨:大學本科學歷雙學位,考了一堆證書,甚至包括會計從業證——但是從沒做過阿姨。

中介表達得很巧妙:小趙阿姨學歷素質都很高,有志於從事家政行業,所以目前價格很低。

作為500強的HR李小佳什麼樣的候選人沒見過,立刻猜到這個高學歷阿姨的小心思:這就是典型的有底子沒行業經驗,想找個小公司先刷刷經驗值,然後再跳槽去大公司賺高薪的典型。

等在自己家刷了一年經驗值,配上這背景條件,這不是妥妥的小兩萬工資起的高端家政師了嗎?

想到這裏,李小佳立馬婉拒了中介:我太忙了,教不好新阿姨,還是推一個成熟的來吧。

中介話不多說立馬啪啪又甩了三個簡歷過來:初中學歷56歲;大專學歷有駕照的;高中學歷擅長國學教育的。

李小佳看着就覺得頭大:56歲的阿姨經驗有十五年了,但是很明顯年齡偏大,帶娃體力一般;大專學歷那個年齡正好,但是才當阿姨兩年而且沒帶過小月齡寶寶;搞國學教育的阿姨感覺很不踏實,四年足足換了個六個僱主。

這也不能怪中介,在一份以20萬名家政阿姨為樣本的數據調查中,40-50歲的阿姨佔到65%,半數以上阿姨為初中及以上學歷,11.38%的阿姨為大專及以上文化程度,本科生僅佔3.01%。學歷是稀缺的,又有經驗又有學歷是頂級匱乏資源。

眼看這家中介推薦的不行,李小佳一口氣找了五個中介。每一個中介8000塊錢的阿姨都質量層次不齊,就好像你永遠不知道生鮮到家送過來的8424西瓜甜不甜一樣,同樣的價格永遠不要指望同質的服務。

五個中介里有一個特別喜歡發朋友圈,什麼家政行業趨勢,什麼發展前景。李小佳看到這麼一段:

數據顯示,2015年至2020年中國家政服務業從業人員平均薪資不斷增長,2020年家政服務業平均薪資為約九千元,較2019年增長約28%。截至2021年4月28日,中國家政服務業從業人員的薪資區間在2000至20000之間,其中,薪資在6000至8000的從業人員數量最多,佔比24.4%。

果然,根據現在的市場行情上海阿姨8000塊才是中位數,拿個一兩萬工資的白領,其實上班就是為了供養阿姨。怪不得自己找到的阿姨不滿意,可能滿意的就壓根不在自己的價格區間裏面。

李小佳開始考慮要不要辭職在家自己帶娃了。畢竟是為老闆賣命,還是為娃賣命,這個選擇題,聽起來感覺也並不難選。

婦女是能頂半邊天,但沒有阿姨的話,可能婦女只能頂着娃的尿不濕在深夜失眠

02你永遠不知道你的阿姨經歷過什麼

顧文家裏阿姨生病回老家休養了。娃剛剛三歲了,上屋揭瓦,下地挖坑無一不精,家裏老人焦頭爛額疲於應付,再加上顧文工作繁忙需要經常出差,家裏一致決定再找個住家阿姨。

沒有阿姨的已育女性根本無法在職場行走江湖,如果一位媽媽沒有阿姨還行走得挺好,那肯定是有人在背後默默犧牲——不過當然不是老公。

想到家政中介要收阿姨一個月的工資作為中介費用,顧文盤算了下,決定先從小區內部下手。她利用帶娃下樓溜達的時間,跟小區的阿姨們聊天,透露出要找新阿姨的意思。

很快這個消息就傳遍了小區的阿姨圈,沒兩天立馬有阿姨自告奮勇來推薦了。

推薦來的徐阿姨年紀四十出頭,說話一副上海女人溫柔的腔調。一邊說話一邊滑動手機給顧文展示她做的花式家常菜。顧文就問她為什麼上家不做了?徐阿姨說:東家要搬家了,她喜歡目前這個小區,不想離開這裏。

做花式菜是上海阿姨必備技能

這個思路妥妥跟上海人買房一樣——工作可以換,小區絕對不能換。

顧文問她待遇上有什麼要求?徐阿姨說,不多要,也就跟上個東家一樣10000。想着還能談價格,顧文就安排她試工一天。「早八點到晚上八點,或者早上8點半到晚上八點半」徐阿姨非常熟練。

到了開工那天,徐阿姨來了背着一個迷人而時髦的珍珠漆皮鏈條包,進門還從包里掏出了自帶的拖鞋,再立馬先用酒精消毒洗手,看起來就很講究的樣子。

徐阿姨邊做清潔打掃邊和顧文聊天,原來徐阿姨是安徽人,20多歲就來上海做家政工作了,經歷過很多富貴家庭,比如住在徐匯區價值近億洋房的商人家庭,比如住在有錢也買不到的西郊別墅的領導家庭……

求職者用公司的世界五百強排名內卷,而上海阿姨們提高身價的方式就是僱主的住房面積和地段。面積越大說明阿姨能力越強,房子越貴說明阿姨工作過的地方越高端。

像極了那些拼命進大廠的我們。

2020年,中國家政服務人員數量為3504萬人,其中的三六五等就是這麼卷出來的。

徐阿姨非常健談,看着她一邊熟練使用Dyson吸塵器和掃地機械人,一邊給顧文說前僱主的豪門故事。顧文覺得她不是來幹活的,她是來給自己開眼界的。想想用找鐘點工的錢就讓一位中產階級買到了窺視上流社會的機會,還不用通過小紅書看假名媛,這買賣何止划算。

傍晚,徐阿姨給顧文一家擺上骨碟和碗筷,菜是松鼠鱖魚和糖醋小排外加烤麩。這樣的精緻排面,讓顧文嘆為觀止。尤其是松鼠鱖魚這樣的張生記標價198的大菜,做工複雜,極其考驗刀工。徐阿姨輕飄飄丟下一句:阿拉年輕的時候哇,做過江蘇飯店的切菜師傅。

顧文很想留下徐阿姨,又怕自己氣場壓制不住。還沒猶豫兩天,徐阿姨就給她發了消息:有中介機構看中徐阿姨的經驗,讓她當個家政培訓師。顧文有點如釋重負,果然如此優秀的阿姨,就應該去做更專業的事情嘛。

畢竟家政教育在我國已有百餘年的歷史,早在建國前,燕京大學就成立了家政系,後來在1950年教育改革中,家政學科被調整去掉了。

至今家政專業學科教育始終沒有形成規模化和體系化。截至到2020年10月,全國開設家政學本科專業的院校僅12所,開設家政服務與管理專業的高職高專有110所。

徐阿姨這樣的優秀人才如果可以量產,就再也無人擔心請不到好阿姨了。

03阿姨屆的天花板還挺高

趙圓圓生了二胎出了月子之後,第一件事兒就是找到三年前用過的中介,希望這次再介紹一個優秀的阿姨。沒想到時過境遷,上海的阿姨市場已經升級換代了。

中介上來就問:您家多大面積?幾口人?阿姨是負責大寶還是二寶的?老人的飯阿姨負責麼?

趙圓圓覺得簡直莫名其妙,大寶白天上課,二寶基本上都在睡覺,阿姨在家不做飯幹嗎呢?難道是自己爸媽來燒飯給阿姨吃嗎?

中介很耐心:親~有些阿姨是專職帶小朋友的,還要配個家政阿姨。

趙圓圓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荷包,再看了眼三室兩廳的房子,哪怕請得起兩個阿姨,家裏也住不下兩個阿姨。

抱着不甘心的念頭,趙圓圓翻開了中介的朋友圈,朋友圈全是阿姨簡歷和客戶需求,果然現在家政市場已經今非昔比。

除了普通意義上的阿姨,還有高端管家,家教師,家政師,收納師,育兒嫂等等。

樸實的阿姨好像消失了,阿姨的技能都成了:定製個性化教育方案,培養學習心態,打理農莊?看到這裏,趙圓圓覺得一定是自己打開方式有問題。

問了朋友才知道,這家中介已經轉型做高端家政服務了。

畢竟就好像每個學金融的都想當PE,在阿姨界,高端家政管家才是阿姨的天花板,一個管家可以管理司機,家政阿姨,育兒嫂,家教等多個崗位。一個能請得起家政管家的家庭,從來不在乎給燒飯阿姨開的工資是1萬5還是2萬5。

看着那些海外留學甚至讀了藝術的90後阿姨們,趙圓圓瑟瑟發抖,決定要讓大家都感受到這種震撼,就扔了幾份簡歷到寶媽群裏面。寶媽紛紛沒出息得表示,這種阿姨看起來就不正常,請回家啊,感覺要擔心男主人的安危。

其實寶媽們想多了,高端家政師是這些年家政行業的趨勢。

不說高端阿姨,現在連燒飯阿姨都以乾的活越少越驕傲,因為越細分越高薪。

而在2019年我國家政服務企業突破74萬家,行業企業數量龐大,但缺乏龍頭企業和服務品牌,以小微家政服務企業為主。找阿姨看運氣,就是因為信息的極度不對稱。

趙圓圓在朋友推薦下換了另外一家中介,這家到是很接地氣,發過來幾個阿姨看起來都不錯,終於像是可以幹活的樣子。

挑了一個阿姨約了個面試,趙圓圓感覺挺滿意,想趕快把這位阿姨定下來,但是沒想到人家阿姨不滿意。中介轉達了阿姨的意見:家裏兩個老人,阿姨怕自己和老人相處不好,覺得自己無法勝任。這麼禮貌而委婉的拒絕方式,讓趙圓圓一臉懵逼。

中產階級太慘了,不僅上班在公司卷,請個阿姨都要互相內卷。

那些向中介拼命表示自己家的活不多,老人不煩,孩子不鬧,吃飯很簡單的樣子像極了找工作的你我他。然而,阿姨的價格呢,卻是居高不下,節節攀升。

為什麼?中介回答說:好阿姨一直供不應求。那剩下供人挑選的是什麼?就是要麼價格高,要麼學歷低,經驗少的阿姨。

家政行業自從疫情後就井噴式爆發,隨着母嬰服務、養老服務、家庭服務等需求日趨增大,家政從業人員缺口達到了3000萬人,而優秀的阿姨都基本上還沒到中介公司,就被熟人介紹走了。

趙圓圓覺得在這個市場上,自己才是被挑揀的對象。但看着脹氣苦惱的二寶和上躥下跳的大寶,外加雜亂無章散落一地的玩具,混亂的廚房和餐桌。趙圓圓明白被挑揀也要找個幫手回家,否則全職在家帶娃就意味着再也無法回歸職場。

04媽媽的戰場以及爸爸去哪兒了

我家陳阿姨還是做了雙眼皮,最後我只能懇求我的母上大人屈尊來帶娃兩周。

兩周後,母上大人走的時候說了句:寶寶再見!外婆會想你的,立馬按上電梯的門,毫無留戀。

陳阿姨在恢復期,上網自學了西餐,尤其是生拌沙拉這道菜,已經做得出神入化:「你這個年齡和身高,應該不超過100斤吧,寶寶媽媽?」回歸的陳阿姨第一句話就驚得我放下了手中的麻薯和奶茶。多麼優秀的阿姨,總讓人清醒並充滿自知之明。

我一時不知道她學做西餐是為了省事,還是為了監督我的健康。

畢竟每次去學校門口接孩子的阿姨們和老人們,都會進行一場無聲的戰役,這場戰役的內容除了娃好不好帶,課外班多不多,工資多少,估計還包括女主人的身材和容貌。

我不能給我家的阿姨丟臉,想到這裏我趕緊在阿姨恨鐵不成鋼的眼神中——又吃了一個麻薯。

至於李小佳,顧文和趙圓圓。我相信她們跟我一樣,吐槽着阿姨,依賴着阿姨,又和阿姨和平共生。這屆娃不好帶,這屆老母親不好當,這屆阿姨實力強。

這屆爸爸呢,爸爸去哪兒了?別問,問了就是永遠的追風少年,至死都是少年。

猶記得2020年春節疫情期間,上海萬千家庭的阿姨都在外地過年,無法按時回滬上崗。另外一邊,小朋友們停課父母們停工。家裏面簡直雞飛狗跳,父慈子孝,亂做一團。大家都不計成本在朋友圈尋找一個合適的阿姨。

那個時候有個能夠在上海的阿姨,是多麼幸福,尤勝升職加薪,畢竟錢確實買不來一切。

沒想到,最後能困住上海中產的,可能就是一個阿姨吧。

責任編輯: 葉淨寒  來源:飯點資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24/1663517.html

家庭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