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千百度:面對歐金中案,媒體為何「得體的沉默」?

作者:
在中國,大多數社會公共事件可以說都是官民矛盾激化的結果,至少與此都有着無法擺脫的干係。如果媒體忠實的履行自己的職責,努力還原真相,反思追責,勢必會令許多官方想要掩蓋的黑幕因此曝光,從而影響中共的形象和統治,這是它歷來都十分恐懼的。為此,真理部近年來對正規媒體對公共事件的報導特別是深度報導的控制越來越嚴,以至於采寫這類報道不但風險越來越大,甚至寫了也發不出來。這就是大陸媒體面對歐金忠案,只能保持「得體的沉默」的關鍵所在。

歐金中在微博上發出求救信息。(網頁截圖)

歐金中死了,警方說他是「畏罪自殺」。

昨天,大多數主流媒體都只是原文轉發了這個消息,千篇一律的成了警方通報的轉發機器。

曾幾何時,孫志剛案、楊永信案、汶川大地震、溫州動車事件……每一個公眾事件之後,都會有幾篇甚至十幾篇來自正規媒體的深度報導,還原真相,反思追責。而這一次的歐金中案,你就是翻遍互聯網,也找不到一篇有關此案的深度報道。一個都沒有,居然!

甚至連肯到現場採訪一下的媒體也不多。我印象中,似乎只有新京報和中國新聞周刊,前者拍了一個很短的短視頻,後者寫了一個不長的稿件,且都是在兇案發生之初的,後面就都沒聲了。

這正常嗎?絕對不正常!

因為面對公共事件,還原真相反思追責,以推動社會進步,乃是媒體的基本責任所在。

記得有一本小說,講述了主人公在社會重壓和自身不幸的雙重夾擊下死去的故事。主人公死後,作者寫到:「他死了,而世界對這場死亡,保持着得體的沉默。」

對社會而言,悲劇的發生固然是可悲的,但更可悲的還在於,悲劇發生後人們對它毫無感觸,甚至連追問一下真相的興趣和努力都沒有。這種「得體的沉默」是一個社會的恥辱、也是終將讓它喪失性命的癌症。而直到歐金中「畏罪自殺」為止,幾乎所有大陸媒體可以說都保持了這種恥辱的「得體的沉默」。

因為媒體的沉默,導致深度報導的缺席,以至於對於這起命案,很多基本而關鍵信息從案發到現在都是模糊、眾說紛紜的。諸如歐金中到底是個怎樣的人?為什麼他在已經辦好蓋房手續之後,卻又住了五年的鐵皮房?他稱自己的遭遇了村霸的阻撓,到底是不是真的?這上訴的五年中,又是什麼擋住了他的維權之路?案發前他與鄰居的糾紛又是如何激化的?所有這些疑問,現在都沒有一個權威的解答。可以說在這起案件中,公眾陷入的是一個「無真相迷宮」當中。而隨着歐的死亡和大眾興趣點的轉移,估計這些疑問,也不會再有得到解答之日了。

其實不僅歐金中案,遍觀近年來的很多社會事件,正規媒體的權威、深度報道早就開始變的越來越稀少了。

談及這種現狀,網友「海邊的西塞羅」說,前兩天他曾經寫過一篇《「老實人」歐金中的生存困局,是怎樣煉成的》的時評,讀者留言批評他寫的過於「理論化」,建議他到當地實際調查之後再發言,因為「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他當時的感覺真是哭笑不得——作為一個曾在媒體供職的前新聞人,他當然知道新聞事實的重要性,也承認「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可是,一個關鍵問題是,他有這個調查權嗎?按照目前官方的相關規定,非公有制實體是無法採編、播發新聞的。其實連點評嚴格說來也算違規。所以這種事情他就是去查了也沒用,作為普通受眾,只能等待正規的傳統媒體去調查真相。但現在的正規媒體,除了發通稿,幾乎都不理這茬事兒了。

「海邊的西塞羅」說,「我曾工作的一家媒體早幾年就取消了深度報道部了。寫稿子之前,我還特意問了一下前同事們,得到的答案是現在那裏已經沒有能寫這種報道的記者了,想派也派不出。問大家在忙啥,答曰都忙着去拍能出『爆款』的搞笑、暖心、小知識或正能量短視頻去了。而那種東西,現在是大部分傳統媒體都在着力『轉型重點』。」

既然公共事件發生後媒體的責任就在於還原真相反思追責,那麼為何面對歐金中案他們卻保持「得體的沉默」呢?

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我想不在於別的,就在於當局對新聞言論越來越嚴酷的管控和封殺。

在中國,大多數社會公共事件可以說都是官民矛盾激化的結果,至少與此都有着無法擺脫的干係。如果媒體忠實的履行自己的職責,努力還原真相,反思追責,勢必會令許多官方想要掩蓋的黑幕因此曝光,從而影響中共的形象和統治,這是它歷來都十分恐懼的。為此,真理部近年來對正規媒體對公共事件的報導特別是深度報導的控制越來越嚴,以至於采寫這類報道不但風險越來越大,甚至寫了也發不出來。這就是大陸媒體面對歐金忠案,只能保持「得體的沉默」的關鍵所在。換句話說,不是媒體不想有所為,而是在真理部的嚴控下,他們已經沒有按新聞規律還原真相反思追問的空間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21/1022/1662571.html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